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八十章 再見殷破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 再見殷破山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萬里傳音符聲音是大長老的,讓他回來后立即趕往秦國邊緣城鎮,共同抵禦千年一遇的海妖潮!

海妖潮,劉長青也聽過,就是每隔百年,黑海里的無窮無盡的海妖就會從海里跑出來,爭奪人類和妖獸的陸地,必須把它們趕回黑海,不然人類和妖獸的生存之地就沒有了,最終就會走向滅亡!此事事關人類修士的生存大計,全玄月大陸的修士都會加入到抗擊海妖潮的行列當中。

劉長青眉頭一皺,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就打算凝成一層魔煞鎧甲之後找地方再一次閉關,提升修為,沒想到大長老竟然知道自己沒有死,還發來了萬里傳音符,去還是不去?

他目前所在的一切全都是為了三百年後進入幽冥界做準備,通過多目鬼王遺留下來的玉簡,劉長青對幽冥界也有所了解。

幽冥界也被稱為陰司界或者是陰曹地府,共分為: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阿修羅道,臭名卓著的十八層地獄就在地獄道中,而級別最高的就是阿修羅道。百萬年前仙魔大戰,幽冥界沒有參與,給了他們休養生息的機會,慢慢壯大起來。因為鬼物的成長極為緩慢,而且又掌管著眾生的生死輪迴,所以修仙界、靈界、仙界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他們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就不會插手幽冥界的事情。

但數百萬年以來,幽冥界的阿修羅鬼帝卻不死心,想以幽冥界的龐大鬼軍佔領人間界,再以人間界為基礎,統治人、靈、仙三界!於是才有了墜魔淵的異變!

當劉長青知道這個消息也被驚呆了,這可是驚天的大秘密啊,就算自己知道了,出去,有人會相信嗎?自己不過是一名金丹修士,人微言輕,想了想還是算了,天塌下來還有大個著,又輪不到自己。

按理,如今驚天的秘密是不會泄漏出去的,多目鬼王他們只是奉命前來玄天大陸,就是掠奪一些生靈,然後魔化,讓他們慢慢的變成鬼卒、鬼將大軍,就是培植鬼軍的力量,誰曾想過一名元嬰級別的鬼王能喪命於一個金丹修士之手?

,m.♀.com

style_tt 此玄天大陸他們已經打探過,元嬰期修士鳳毛麟角,一隻手掌都能數過來,三名鬼王鎮守此處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何況還有數以萬計的鬼帥,一旦發起攻擊,很快就會佔領玄天大陸,但他們不想如此,就是怕打草驚蛇,引起其他大陸的驚覺,等時機成熟后一起動手!誰知多目鬼王偏偏就是死了,秘密泄露了出去,雙角鬼王和另外一個瘦的像竹竿一樣的鬼王正在惶惶不可終日,擔心秘密泄露出去,壞了阿修羅鬼帝的大事,那十八層地獄里的酷刑連他們這些鬼王都不寒而慄!在裡面想死都死不了!

經過兩年多時間,外面的人間界沒有任何動靜,他們才放鬆下來,又繼續培育鬼將、鬼卒,壯大鬼軍!

因為如此,劉長青才對眾多的鬼卒、鬼將和魔化的野獸動手,能消滅一個是一個,可鬼卒、鬼將實在是太多了,數百里就殺了數千頭,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還是有限,還是挑選鬼帥,凝成魔煞鎧甲才是正事。可他沒有神識,一切只能依靠眼睛,很容易陷入包圍當中,雖然擁有了兩顆金丹,外加一顆妖丹,也經不起數以萬計的鬼物襲擊,既然大長老有命令還是趕往黑海沿線吧。

打定主意,劉長青向著萬里大陣方向飛去。

作為禁制大宗師,劉長青輕而易舉的從防禦大陣穿了過去,祭出一把法寶飛劍,向秦國方向飛去,這時候他就非常懷念遁地梭了,如果有遁地梭,自己就不用耗費法力,讓細鱗駕駛,自己就能修鍊的度過飛行時間,可惜被蝕骨罡風陣給摧毀了。沒有神識,只是無法用神識控制法寶,但並不影響御劍飛行,只要有充足的法力,飛劍就會一直飛行。

劉長青在飛了數千里后,遠遠的望見前方一個鎮子黑煙翻湧,陰氣沉沉,隱約傳來哭喊聲,難道是鬼物在作祟?

劉長青調轉方向,立即飛了過去,誰知來到近處,七竅生煙,肝膽俱裂,哪裡是鬼物,分明就是身穿引魂門服飾的弟子在肆意屠戮凡人,把他們的魂魄收入奪魂旗內,滋養奪魂旗!

劉長青恨的咬牙切實,二話不,也祭出奪魂旗,漆黑如墨的旗面展開,一手一個,瞬間就把幾名引魂門築基弟子抓住,扔進奪魂旗里,連魂魄都沒有跑出來。這是以牙還牙!因為沒有神識,只能祭出寶物,卻不能讓寶物攻擊,只好人為的抓捕引魂門修士,扔進奪魂旗內了。

得救的村民對著劉長青叩頭拜謝,但見這個仙人拿著的武器和那些人一樣,又全都擔心起來,惴惴不安的看著劉長青,不知所措。劉長青收起奪魂旗,扶起一眾人,道:「你們不要待在這裡,能走的全都向秦國方向走,這裡以後會很危險!」

就在劉長青祭出奪魂旗,滅了幾名引魂門弟子的時候,數百裡外的殷破山立即感應到了,來不及和化血尊者,立即風馳電掣的趕往事發地,在他看來,此人還用一柄極品法器,修為不能高到哪裡。數百里的距離對於金丹中期老祖來,也不過兩柱香時間。

劉長青送走了千恩萬謝的居民,繼續向前,又碰到了幾波引魂門弟子,當然毫不客氣的全都抓住,扔進奪魂旗中,誰知一道強大的氣息飛來,烏黑遁光一閃,引魂門門主殷破山出現在對面。

「是你?六聖子?」殷破山看見頭戴面具的劉長青立即驚呼起來,他萬萬沒有想到拿著愛孫寶物的人竟然是六聖子,他不是失蹤兩年多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是抓住他替愛孫報仇,還是忍下去?六聖子雖然表現出是金丹初期修士,但對於他殷破山來還是不夠看的。

就在殷破山猶豫不決的時候,劉長青心中已經對殷破山判了死刑,能縱容門下弟子隨意殺害凡人,就不配當一名修仙之人,新仇舊恨就在此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