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九十二章 滅化血尊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滅化血尊者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劉長青心中可非常好奇起來,一次躲開誅心針或許是意外,兩次就不可能是意外了,此人身上一定有什麼寶物能提前示警,讓他避開兇險!想到此,劉長青五指張開,朝前一揮,剛剛修鍊的碎心掌浮現在空中,變成兩丈大小,拍向化血尊者!

化血尊者大驚失色,這六聖子怎的如此厲害,不僅寶物厲害,連神通也厲害非常,若是被此掌拍中,半條命都得沒了,顧不上失血過多,大吼一聲,身上冒出絲絲血水,尤其是斷掉的左腿處,更是血如泉涌,整個人化作一道血光向縱深方向極飛而去。雅文言情.org

竟然施展了血遁之術,劉長青搖了搖頭,扇動風雷翼,架起黑色中略帶一絲絲雷電的遁光追了上去!

轟!原地,一個深達數尺的深坑出現在碎心掌落下的位置,裡面所有巨石全都化為了粉末!

「聖子大人為什麼對本座緊追不放,就不能放過本座一命?」一處山峰上,氣息微弱的化血尊者怨毒的看著劉長青,祈求道:「如果聖子大人能饒本座一命,本座會把數百年的收藏贈送給你!」

「不用,殺了你本聖子自然會找到寶物所在!」

「你」化血尊者剛剛說了一個「你」字,就見一個紅色的葉子飛到空中,一個奇怪的印記飛出,自己竟然連一個手指都動不了了,而六聖子一個閃身就出現在他身邊,一手抓住他的腦袋開始搜魂!

化血尊者雖然是金丹中期修士,但丟了一條腿,而且強行激發血遁,喪失了大量精元,氣息微弱,自然抵抗不了劉長青的搜魂,何況劉長青的神識強度已經媲美金丹後期修士了。三十幾息過後,劉長青揮出一道玄天劍氣,切下化血尊者一隻手掌和腦袋,先把腦袋收入一個空的儲物袋內,然後袖袍一卷,收走了化血尊者的儲物袋,神識掃過,意外發現化血尊者懷裡有一顆綠色的珠子,他為什麼不放在儲物袋裡,而是放在懷裡呢?

顧不上許多,劉長青捲起斷手和珠子,向某一方向飛去。

通過搜魂,劉長青得知化血尊者混的並不好,剛剛投奔墜魔淵的魔物,就因為一隻鬼王要重鑄肉身,需要大量的血食,血魔宗的築基修士就被它吞噬了近百人,還是他苦苦求情才勉強保留下剛才的數十人,誰知又被自己滅掉了,至此,血魔宗已經煙消雲散了。

但血魔宗的寶物全都留在原來的宗門處,因為墜魔淵異變,魘魔城等全都半天時間就淪陷了,血魔宗損失了大量領地,就在召開弒鬼盟大會後,化血尊者就帶著一部分寶物匆匆離開了宗門,遷往他處,引魂門等宗門也都是如此。他投靠墜魔淵鬼物另外的原因就是想要回來再取回寶物,可惜連弟子都保護不了周全,他也就心灰意冷了,魔修畢竟不是真正的鬼物,如果想要真正的融入鬼物當中,就必須進行魔氣灌體,而他又不甘心,所以沒有想黑煞那樣。

來到血魔宗舊址,劉長青輕鬆的就找到了寶庫所在,把攜帶來的化血尊者的手掌扔到空中,靈力凝成一隻大手,的把手掌捏的粉碎,靈力手掌一揮,血水噴洒在寶庫大門上,然後打開化血尊者的儲物袋,拋出一個鬼頭狀的令牌,令牌發出一道烏光,寶庫門就緩緩的打開了。剛才搜魂,劉長青得知每次打開寶庫大門都需要化血尊者的鮮血,故而切下他的一隻手掌。

劉長青緩緩走進寶庫,裡面一片狼藉,顯然是當初走的匆忙,憑藉搜魂的信息,劉長青找到了幾處秘密藏寶地點,一一取來收起,神識掃描一番,見沒有遺漏就要離開,忽然想起一事,一拍腰間的靈獸袋,一直尺許的灰色老鼠滾了出來,看見劉長青,諂媚的說道:「見過主人,不知主人有什麼吩咐。」赫然是尋寶鼠。

當初劉長青幹掉了黑煞,也把他的靈獸袋收了,可惜後來沒有了神識,就一直沒有打開靈獸袋,等過了兩年多,重新擁有神識后,打開靈獸袋,尋寶鼠已經餓得奄奄一息了,如果再晚一段時間,恐怕就是第一個被餓死的靈獸了。按理說黑煞死了,它也應該跟著一起死去,因為它和黑煞簽訂的是靈寵契約,主人死靈寵死!但黑煞被魔氣灌體,已經不能算是人類了,所以靈寵契約就莫名其妙的解除了,反而讓尋寶鼠保留了一條性命。

見到劉長青的強大,自然歸順於他了,經過一段時間的休養,又逐漸恢復了原樣。

「放你出來,自然是尋寶了,難道你還能戰鬥不成?快點把附近的寶物都找出來,不能有遺漏!」

「是,主人!」尋寶鼠尷尬的笑了笑,快速的尋寶去了。

過了一炷香時間,尋寶鼠就興奮的返回,帶領劉長青來到寶庫的一個角落,指著地下說道:「主人,向下挖掘七丈左右,裡面有寶物!」

劉長青心中好奇,在化血尊者腦海里並沒有這個地方,莫非的在血魔宗建立寶庫之前就有了?尋寶鼠的鼻子是天下最靈的,應該不會有錯。於是祭出墨鱗刀,雙手握住刀柄,用力狠狠的斬在那一處角落!

轟!亂石紛飛,山體震動,這一擊足有數萬斤重,可地面只出現一個一尺深的小坑!是岩石太過堅硬嗎?細心的劉長青發現就在墨鱗刀落下的一瞬間,一道微弱的光芒一閃而過,這地面是被布置了一種強大的防禦禁制!

要說破禁的高手非小狐狸莫屬,劉長青立即放出小狐狸,讓它去尋寶,小狐狸一閃就消失在地面上,不到兩息,小狐狸就吊著一個一尺見方的錦盒返回,然後就迷迷糊糊的回到劉長青的袖子里繼續睡覺去了。

劉長青打開錦盒,裡面是兩個巴掌大小的小人,一個是青銅色的,一個是銀色的,小人雕刻的惟妙惟肖,就跟真人一模一樣,青色小人是一個身穿青袍的道士,銀色小人卻是一個羽扇綸巾的書生模樣。在小人旁邊還有一枚玉簡,古樸而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