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零七章 戰大長老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 戰大長老二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塵土消散,劉長青看著前方的黃色獸皮牆,獸皮牆上出現了一個深深的凹陷,雖然沒有轟破獸皮牆,但獸皮牆明顯的靈性大失,受損嚴重。

「真是後生可畏啊,沒想到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竟然能逼老夫動用法寶,你也死的瞑目了!」大長老陰森森的聲音從黃色獸皮牆後面傳來,緊接著獸皮牆一閃,一道紫色電光就出現在空中,以閃電般速度向劉長青攢射而來!

就在紫色電光剛剛一閃的時候,劉長青懷裡的示警珠就發出警示,他身後風雷翼唰的一扇,就閃出三十多丈,紫色電光就落在空處,露出真容,是一把紫色的鑿子,上面雷光閃爍,鑿子並沒有回到大長老手中,而是化作一道紫色閃電,以更快的速度劃過數十丈距離擊向劉長青!

我靠,這法寶還會自動跟蹤目標!

劉長青嚇了一跳,立即伸手一點,玄龜盾激射而出,滴溜溜的一轉,變成一個圓龜擋在劉長青身前。

刺啦!紫色鑿子只是稍微一滯就從玄龜盾中間傳了過來,玄龜盾竟然沒有擋住鑿子法寶!這怎麼可能?雖然被黑魚妖王攻擊受損,可玄龜盾的防禦力還是非常強大的,可在紫色鑿子面前就好像一張紙一樣!

劉長青心中一沉,這紫色鑿子已經不是法寶範疇的了,不然不會輕易的就能穿透玄龜盾,毫不猶豫的祭出破寶錢。

嗡!破寶錢發出一陣嗡鳴,一片黃芒照射在紫色鑿子上,無往不利的落寶黃芒第一次失效了,紫色鑿子法寶並沒有被破除了靈力,而是像喝醉酒的醉漢一樣,搖搖擺擺的衝過落寶錢的落寶黃芒,繼續向前衝去!

劉長青和大長老都大吃一驚,這是什麼寶物?

劉長青一咬牙,祭出幽鬼血盾,一口鮮血噴射出去,鬼面銅鑼就由一面變成十六面,飛快在他身前旋轉起來,幾乎連影子都看不見了,十六個鬼面雙眼中冒出陣陣鮮血,一道厚重的血牆出現了,被劉長青護在中間!

大長老頗為玩味的看著劉長青,這個小傢伙的寶物還不少呢,剛才的龜甲盾牌、能讓紫霄雷鑿行動變緩的銅錢,還有眼前詭異的防禦銅鑼,哪一樣都是古寶級別的,尤其是眼前的防禦銅鑼,更是散發一種上古氣息,防禦力驚人!不過只要殺了他,這些寶物都是我的了!大長老立即興奮起來,雙手不斷的打出法決,紫霄雷鑿發出一聲吼叫,變成一條數丈長的紫色獨角電蟒,向幽鬼血盾撲去!

劉長青心沉入了谷底,這是有史以來最為激烈的鬥法,可不能只守不攻,神識微動,命令血池裡的嗜魂藤向外池中的那些正在轉變金丹的修士飛去,來一個聲東擊西,擾亂大長老的心神!

嗜魂藤化作一道黑煙,向外池飛奔而去,瞬間,十八根長長的藤蔓就刺入十八名金丹修士身體內,大肆吸收起來,慘叫聲立即響徹在峽谷內!

「豎子敢耳!」大長老沒有想到劉長青還有幫手,兩個眼睛瞪得通紅,一拍儲物袋,一柄血色長刀立即飛向嗜魂藤,想要把嗜魂藤斬殺於刀下!可因為距離較遠,神識控制不精確,而且嗜魂藤已經達到了三級中階巔峰,無論是速度還是防禦力都大大提高許多,血色長刀一時半會都沒有傷到嗜魂藤,反而讓嗜魂藤吸幹了三十多名金丹修士的精血,變成了一具具骷髏!

劉長青見狀,張嘴吐出伏魔鞭,伏魔鞭在空中一轉,立即變成一條巨蛇,沒有攻向大長老,而是向那些金丹初期修士撲去,有了伏魔鞭的加入,金丹修士傷亡更加慘重,那些高高在上的金丹老祖彷彿變成凡人一樣,在嗜魂藤和伏魔鞭的夾擊下,只有恐懼、慘叫,忘記了戰鬥!他們畢竟不是真正的金丹老祖,而是由築基修士強行提升上來的,實戰經驗和法術都非常弱小,而且他們都沒有法寶,誰會想到在聖山上還能受到攻擊?

大長老氣的渾身發抖,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一拍胸口,一團精血噴出,飛入紫霄雷鑿幻化的獨角電蟒身體內,電蟒又增大了一分,腦袋上的獨角不停的撞在幽鬼血盾上,發出陣陣雷鳴般的響聲。然後大長老身形晃動,就要衝到外池,去救那些金丹弟子們。

誰知空中一暗,兩片紅色葉子飄在空中,兩個奇怪的印記飛出,只覺得自己的動作慢了下來,頭頂上一道烏黑的大刀就迎頭落下!這一刀,彷彿把空氣都劈成了兩半,遠遠的就能感到犀利的刀芒和殺氣!

這小子還有重寶?這怎麼可能?大長老此時已經麻木了,一個小小的金丹期修士接二連三的祭出了眾多法寶,他神識能比自己還要強大嗎?

眼見墨鱗刀已經不足數尺,大長老大吼一聲,身軀一震,整個上衣就變成了飛蝶,露出裡面骨瘦如柴的肩膀,一條右臂完全枯萎,半邊身子也都布滿了細細的青色羽毛,單手就狠狠的抓向墨鱗刀!

一道鮮血激射而出,大長老受傷了!墨鱗刀被磕飛了出去,但大長老也踉踉蹌蹌的被墨鱗刀轟退了數丈,一條右臂鮮血淋淋,不過只是有一道數寸的傷痕罷了!

「好,好,好!老夫上百年都不曾受傷過,今天去傷在你這個小娃娃手中了!」大長老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已經足以稱雄修仙界了,同階修士沒有人是你的對手,可惜你遇到了老夫!」

說完,大長老憑空飛起,整個臉部都慢慢生成一層層絨毛,嘴巴變成鷹的尖嘴,一條受傷的右臂變成了不滿羽毛的翅膀,鳥喙一張,一個小巧的無玄弓飛了出來,躬身覆蓋著一層紫煙,周圍空氣都彷彿被燒著了一樣,散發蠻荒氣息,讓人心生驚懼,連看都不敢看一眼。

這、這是道器?不,好像不像,比迴音谷那弒魔彎月槍要弱上幾分,應該不是道器,而是半道器,可就算是半道器自己也接不下了啊,怎麼辦?劉長青額頭開始冒出一顆顆汗珠,莫非再使用附神術或者服用嗜血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