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七章 斂息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斂息術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劉長青接過寒蟒內丹和地圖玉簡,看了一眼。剛才他用神識掃描內丹的時候,發現一絲神識竟然被內丹吸收了進去,而且裡面似乎不是死的,而是有極為微弱的氣息,這內丹竟然是活的!

劉長青右手握住寒蟒內丹,運轉靈力,寒蟒內丹沒有任何反應。劉長青想了想,悄悄調動丹田內的妖元,妖元如同大潮找到了傾瀉口,立即向劉長青右手的內丹涌去,只瞬間,就流失了十分之一!

內丹在吸收了劉長青身體妖元后,立即散發出一陣耀眼的藍芒,向四周擴散開來,藍芒中散發出極為寒冷的氣息,以劉長青為中心,方圓五丈之內全都出現了一層冰霜!而冰霜不是白色的,而是淡藍色的,彷彿是一朵朵藍色冰花一樣,燦爛多彩!一旁的夥計都驚呆了,連身上都布滿了冰霜都不知道。

這是什麼?還是普通的寒蟒妖丹嗎?掌柜的眼睛瞪得溜圓,多年玩鷹卻啄瞎了眼,丟人啊!到了此時,他怎麼可能看不出那不是普通的妖丹啊!

寒達堅臉色驟變,剛才一瞬間,他從妖丹內感受到令他心悸的寒冷,彷彿有一種蠻荒巨獸埋藏在妖丹內!這妖丹一定不同發現,要想辦法弄到手!

寒達堅身形微晃,來到劉長青身前,身上向妖丹抓去:「此丹老夫要了!」

劉長青剛才也感受到那一剎那的寒意,比雪域平原里的寒風冷上數十上百倍!正在思考裡面是什麼,卻見一個人影向自己撲來,伸手就要搶奪寒蟒妖丹,心中不覺有氣,左手一伸,擊在來人手掌上。

的一聲,那人後退一步,劉長青卻紋絲不動!

夥計、掌柜的還有其他顧客全,要知道寒達堅可是金丹圓滿修士,怎麼會被一名築基修士擊退了?

「你是體修?」寒達堅臉色露出驚疑的表情,眾人才明白其中的奧秘。

「此丹本人已經買下了,屬於私人物品,你打算硬搶嗎?」劉長青淡淡的道。他此刻也不必隱藏修為,金丹中期巔峰修為顯露無疑。

「道友●●●●,m.●.co▲m誤會了,本座是寒家家主寒達堅,就是想此丹,如果可以,本座願意出雙倍價格收購此丹!」寒達堅猶豫片刻,終究沒有用強。

「不賣!」寒家家主?不就是剛才囂張子的爺爺嗎,自己正好還要找他們寒家的晦氣呢,看著他們一家人就討厭。

「你」寒達堅氣的臉上青一陣紫一陣,在雪花城還沒有人敢對他這樣話的。

劉長青瞥了一眼寒達堅,走出了玲瓏七竅盟,隨便找了一家客棧住下。先拿出地圖玉簡,認真的看了幾遍,記住地圖內容,然後又取出一枚古樸的玉簡。這玉簡是大長老洞府儲物袋裡的,上面記錄了一門古老的法術斂息術。這個斂息術和書靈把他所有靈力吸走有很大區別,書靈吸走靈力后,劉長青看上去就是一個凡人,可以矇混過關,卻無法使用法力。

斂息術就不同了,可以收斂渾身的靈力,光憑神識而不用眼睛看,是無法發現其蹤跡,而且還可使用法術,是暗殺偷襲的必備法術!這個和隱身術還有一定區別,隱身術隱藏起來后需要一動不動,逃生可用,一旦有所動作,也是會被發現,所以斂息術是隱身術的高級版本,修仙界常用的就是隱身術,而斂息術幾乎絕跡了,沒想到大長老竟然有此法決。

本來劉長青學會了隱身術而且還製作了隱身符,還有書靈幫助收斂靈力,就不打算耗費時間再修鍊斂息術,可要求寒家救她,增加安全性,還是抽出一定時間學習一下吧。

在房間四周布下禁制,劉長青開始修鍊斂息術。以劉長青目前禁制水平,金丹後期修士想要破除也得半柱香時間。

寒達堅在劉長青走後也跟著走了出去,見劉長青並沒有走遠,而是住進一家客棧,心中冷笑,這子是傻嗎?得了異寶還不趕緊離開,我寒達堅看上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區區一名金丹中期修士也敢跟我叫板,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寒達堅袖子一抖,發出一枚聲訊符,找了兩名築基後期修士,把劉長青的相貌告訴二人,讓他們二人盯著客棧,如果劉長青離開客棧立即告訴他。

兩名築基修士老老實實的守住客棧,可三天過去了,沒有看到劉長青的身影,立即著急起來,連忙走入客棧,找到劉長青居住的房間,裡面已經人去屋空!兩人立即懵了,他們可是十二個時辰一直盯著客棧啊,怎麼會讓人跑了呢?

其實,劉長青第二天就離開了客棧,不過他用化骨易筋決改變了容貌,從兩名寒家弟子眼皮子底下,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劉長青用一天時間就學會了斂息術,把斂息術施展出來,整個人就飄飄渺渺,如果閉上眼睛,都不會感覺到存在,好像變成了空氣一樣。不過斂息術每天只能使用一個時辰,時間一到立即會露出真身。

劉長青此刻變成了一名三十多歲的疤臉大漢,經過打探,已經知道了寒家所在。

寒家位於雪花城東南方位,佔地足有數十畝,整個寒家建築大氣恢弘,門口有四名築基中期修士看家護院,不停的注意來往的人群。

劉長青散開神識,發現寒家裡面也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戒備森嚴,而且裡面無論是亭台樓閣還是花園路里都有禁制存在。

劉長青微微一愣,一個寒家怎麼會如此戒備,好像一副大敵臨近的樣子,現在是白天,等到了夜晚再吧。

寒家,寒達堅房間內。

「爺爺,你的是真的?九頭鳥尤家老祖要和咱們寒家聯姻?」一名年輕的修士向寒家家主寒達堅問道,如果劉長青在,一眼就會認出他就是寒寧。

「不錯,尤山給本座發來聲訊符,看中你的堂姐寒葉婷,要納為第九房妾!」

「啊?是他這個老不死的要娶姐姐,他不是已經三百多歲了嗎?真是老不羞!」寒寧怒目圓睜,張開罵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