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三十三章 活捉大長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活捉大長老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這玄天一劍可比之前施展起來威力大了數倍,而且光憑靈力幻化的玄天一劍其威能已經超過了一般法寶,急吼吼衝過來的化形大妖立即收住身形,滿臉驚恐的看著劉一鳴,感覺有些不對,在劉長青身上,他感受到一股從來沒有過的危機!

可眼前青芒一閃,一支兩丈長的巨大青劍就出現在眼前,帶著絲絲破空之聲,眨眼就來到身前。↑,化形大妖也不是吃素的,大吼一聲,一雙拳頭布滿鱗片,瞬間變成丈許,迎頭轟向玄天一劍!

對於自己的一雙拳頭,此妖還是充滿自信的,因為剛才,他就憑藉一雙拳頭轟碎了那老頭的一件法寶,何況眼前不過是靈力幻化而成的劍氣罷了。雖然他心中對劉長青充滿恐懼,但只要拖延一點時間,等同伴收拾了那個老頭,二人夾攻眼前的年輕人,自然不在話下。

可當拳頭落在玄天一劍上,右手拳頭被玄天一劍唰的斬下一半,疼的他慘叫起來。這怎麼可能?對方一個人類修士用靈力釋放的劍氣而已,怎麼會如此犀利?因為事出突然,此妖並沒有注意到玄天一劍已經不能算是普通的劍氣了,整個劍身大氣磅,劍刃犀利,劍柄栩栩如生,在陽光下散發著陣陣寒芒,跟真正的寶劍一模一樣!這就是大成境的法術威力!

雖然玄天一劍切掉了化形大妖的半邊拳頭就消散了,但劉長青還是非常滿意,手掌一翻,裂天弓一閃而出,整個弓玄都被劉長青拉成圓月形狀,一支讓人心悸的靈力箭矢出現在弓上,散發出強大的威壓,化作一道黑光,射向化形大妖!

劉長青之所以使用裂天弓,就是因為裂天弓生成的靈力箭矢能夠吸收化形大妖的身體,變成真正的箭矢,威力提升數倍,眼前正好有兩個靶子,當然不能放過!

化形大妖突然看到激射而來的靈力箭矢,嚇得魂飛魄散,雖然只是數尺長的小小箭矢,但他對此箭產生了強烈的恐懼,立即掉頭就跑,也不顧上同伴了,還是小命要緊。但他失望了,雖然他的速度驚人,但靈力箭矢更是快若閃電,化形大妖只飛出了百十丈,就被靈力箭矢追上,慘叫一聲就變成了一支土黃色箭飛回到劉長青的手中。

整個過程兔起鶻落,大長老和另外一頭化形大妖全都驚呆了,雖然裂天弓曾經是大長老的本命法寶,可從來沒有被來開一半的時候,也沒有出現能夠把靈力箭矢變成真正箭的現象,怎麼同樣一件寶物在不同人手裡,發揮的威力竟然天壤之別?

那頭化形大妖一呆之後,顧不上殺死大長老,,化作一道紅芒向遠處飛去。可劉長青怎麼會放任此妖離去?冷笑一聲,沒有移動腳步,而是把裂天弓拉成滿月,又射出一箭,只片刻,一支紅色的箭矢就飛了回來,那化形大妖隕落在裂天弓之下了!

如今,劉長青已經有了五支不同的箭,全都不盡相同,完全根據被射殺的化形大妖的不同而不同!劉長青滿意的收起兩支箭矢,笑吟吟的看著大長老。

大長老滿嘴苦澀,幾年前看不在眼中的少年竟然成長到如此地步,舉手投足之間就滅殺了兩頭化形大妖,自己恐怕一個回合就會喪命,求饒管用嗎?

「大長老,多日不見,別來無恙?」劉長青率先開口道。

「呃,這個老朽實在慚愧,如今成了喪家之犬,惶惶不可終日,道友所來為何?」大長老抱拳訕訕的說道。

看著大長老狼狽的模樣,劉長青心中也有些不忍,當初他可是意氣風發,屬於人類修士金字塔頂端的人物了,跺一跺腳修仙界都會顫抖兩下,如今卻像一個乞丐,蓬頭垢面,身上衣服破爛不堪,傷痕纍纍。

劉長青有心放過此人,只要他把紫霄雷鑿交出來就行,在他看來大長老的紫霄雷鑿和自己從寒墨蛟那裡得到的紫霄雷錘有幾分相似的地方,有可能是一套法寶。可書靈的一番話讓他改變了主意:「主人,你想辦法把他活捉,抓出他的元嬰,小靈有辦法讓主人暫時擁有真正的元嬰!」

劉長青眼睛一亮,書靈說有辦法自然是真的,書靈可是從來沒有欺騙過自己,它活了上百萬年,各種方法多的是,心中有了計較,但臉上卻不動聲色的道:「道友離開聖山來到這危機四伏的黑海又是為了什麼?不要說是為了避險而來的。」

「這個,這個確實是為了避險,因為被三長老他們追殺,無處可躲,就打算來到黑海中,尋找一處安靜的島嶼,了此殘生罷了。唉,老朽的壽命不過二百年了,剛剛踏足元嬰期,今生恐怕無法進入化神期,也只能這樣了。」大長老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唉聲嘆氣,眼角卻偷偷飄向劉長青,希望他能有憐憫之心,放過自己一馬。

「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當然無法預測未來如何,不過既然選擇了修仙一途,自當勤勉不惰,才能更進一步,做一名苦修士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道友珍重,本座告辭了,希望你咦,怎麼來了這麼多化形大妖?」

大長老聽劉長青如此說,心中鬆了一口氣,放下心來,自己賭對了,此人果然心慈手軟,哼,等本長老找到了那寶物,二十年後,定讓你嘗受抽魂煉魄之苦,此仇不報非君子!可突然見劉長青一臉驚恐的看著身後,連忙回頭張望,身後卻空空如野,連一個化形大妖的身影都沒有!

不好,中計了!大長老立刻醒悟過來,可惜身體一緊,周身法力已經被禁錮,連元嬰都無法溢出,「道友這是為何,怎麼突然就對老朽動手了?」

「為何?你當初追殺本座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會落在本座手中?我劉長青不是聖人,有仇怎麼會不報?當初可是被你追殺的狼狽至極,如果不是手段頻出,恐怕已經遭了你的毒手了。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你可知道這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