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五十六章 小和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小和尚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和尚可急了,連忙高呼道:「道友慢走,道友慢走。小僧答應就是,不知道友需要什麼?靈石、法寶、還是靈丹?」

劉長青裝模作樣的思考一番,「如果道友可以的話,本座需要一部功法!」

「什麼功法?」

「就是道友你煉體的功法!」

「啊?不行,這可不行!」和尚吃了一驚,他怎麼知道自己有煉體功法,自己和此人又不認識,低頭看見身上破爛不堪的僧袍,裡面紫銅色肌膚若隱若現,立即恍然大悟,「小僧就是死了、破戒也不會把鎮宗之寶送給你!」

因為和劉長青交談,擾亂了心神,兩頭黑熊妖獸中的一頭居然突p了重重禪杖影,猛撲倒近前,一雙巨大的爪子重重落在和尚身上,和尚慘叫一聲,倒飛了出去。

這一爪重若萬鈞,雖然沒有讓他斃命,可也受了重傷,嘴裡噴出一口鮮血,精神有些萎靡。

「看來小僧要大開殺戒了!罪過,罪過!阿彌陀佛!」和尚左手持杖,右手單手合十,念了一句佛號,渾身金光大作,無數金色光芒飛射而出,就像一個大大的太陽,光芒萬丈!

和尚年輕的面孔寶相莊嚴,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右手向前一掌拍出,一個金色的靈力巨掌閃著金光,印向黑熊妖獸!

!黑熊妖獸被佛掌擊飛了出去,卻激起了它的凶性,吼叫一聲,嘴裡飛出一道丈許的黑色巨大風刃,劃過空間,飛向年輕和尚。另外一頭黑熊妖獸前肢一抬,後肢直立,推山倒玉般直撲和尚。

和尚把手中的禪杖向空中一拋,嘴裡叱道:「疾!」,一道法決打出,禪杖化作一道烏光,流星般直撞到撲來的黑熊妖獸身上,黑熊立即被撞飛了出去,慘叫著噴出一口鮮血,不過卻不足以致命,反而重新沖了上來。

而後面那黑熊妖獸嘴裡噴出的黑色風刃已經呼嘯著來到和尚身前,和尚不慌不忙的祭出一個紫色缽狀法寶,紫光一閃,巴掌大小的紫金缽立即變成數丈大小,擋在他身前,正好黑色風刃,結果黑色風刃在紫金缽中轉了一圈,以更快速度折返回去,撲哧一下子就把剛剛衝上來的黑熊斬為兩截!

劉長青一呆,好奇怪的法寶,竟然能夠把對shu發出的法術反彈回去,果然不能小覷天xi英雄!

另外一頭黑熊妖獸見狀驚恐的吼叫起來,轉身向外逃去,不敢繼續攻擊和尚了。但只跑出數十丈,就被一支靈力箭矢射穿了身體,只來得及慘叫一聲,就變成了一支黑色三尺長的箭矢,飛回到劉長青手中。這一箭,自然是劉長青用裂天弓射出的,他怎麼能讓獵物逃走呢。

不過劉長青心中好奇,既然和尚有如此厲害的手段,剛才為什麼被兩頭畜生逼迫的手忙腳亂,而且還受傷了。就見和尚臉色慘白,嘴裡不停的念叨著「罪過,罪過!小僧迫不得已才大開殺戒的!罪過罪過!」。

劉長青有些無語了,黑熊妖獸他都已經殺了,怎麼還在假惺惺的請罪,這是不是有些太假了?誰知下一刻卻讓他目瞪口呆了。就見和尚放下手中禪杖,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對著黑熊妖獸屍體叩起頭來:「施主請饒恕小僧,佛祖請饒恕小僧!阿彌陀佛!」臉上全是悲戚之意,痛不欲生的樣子。

這是怎麼了?不就是殺了一頭妖獸嗎?至於如此嗎?和尚可是元嬰中期的修士,雖然是一名佛修,講究佛家八戒:一戒殺生,二戒偷盜,三戒淫邪,四戒妄語,五戒飲酒,六戒著香華,七戒坐高廣大床,八戒非時食,但作為一名修士,怎麼可能一個生靈都不曾殺害呢?

看著小和尚誇張的痛哭的表情,劉長青覺得不像是做作,而是真情流露,這下可真的震驚了,莫非眼前的小和尚真的不曾殺生過?真的是「掃地不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嗎?如果是真的,劉長青有些佩服眼前的年輕和尚了。

過了半柱香時間,小和尚才收斂其悲痛的心情,站了起來,看都不看劉長青一樣,手提著禪杖向遠處走去。

劉長青連忙手一揮,收起地上兩截的黑熊妖獸屍體,那可是四級中階妖獸,渾身都是寶,不能浪fi,浪fi可恥!然hu他向小和尚緊追而去。

「這位小師傅是不是還在為那妖獸悲傷呢?」劉長青和小和尚肩並肩的一起前行,漫步在灰色的荒原之中。

小和尚沒有說話,臉上還尤帶著悲戚之色,不過嘴裡卻念叨起來:「罪過,小僧又犯了嗔戒,阿彌陀佛!」之後,嘴裡一直默念一種奇怪的佛咒,不再搭理劉長青。

雖然感到無趣,可劉長青還是一直跟著小和尚,一直到了太陽下山,二人一前一後來到一處灰色森林之前,小和尚不走了,依靠在一棵大樹之下,打坐起來。

劉長青在小和尚旁邊三丈之外的一棵樹下也有模有樣的坐下,取出幾粒靈丹吞服,開始修lin。修仙逆天奪靈,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所以只要有時間,劉長青就要修lin。雖然這裡是黃天絕境的殺戮域,但在小和尚身邊,他感到非常安全,一個潛心禮佛的人,就連殺掉了一頭妖獸都感到不安的人,是不會加害自己的。

誰知到了半夜,劉長青驀然睜開雙眼,周圍出現了一一雙雙紅色的眼睛,散發著嗜血的光芒,在黑色的夜裡彷彿一顆顆紅色火球,奪人心神!那是長著灰色長毛的巨狼,身長四丈左右,身高兩丈,尾巴拖在地上,好像一條骨鞭,尾端是一個倒刺的尖刀。嘴裡獠牙外翻,發出低吼,兇相外露,腳下不住的踐踏,就要馬上撲將上來。

劉長青自然不會害怕,那巨狼妖獸雖然樣子可怕,不過才三級高階級別,自己眨眼就能逃出它們的包圍,可那小和尚呢,他該怎麼辦?劉長青側目瞧去,小和尚依舊閉目禪坐,彷彿不知道身邊的事情一樣。

劉長青嘆了一口氣,長身而起,罷了,既然他不忍殺生,這惡人就讓我去當吧!雙袖一拂,雙尾雷火蠍化作兩道紅光,射入狼群之中,兩條尾鉤不停的亂刺,凡是被尾鉤刺中的巨狼,無不慘叫幾聲,沒有跑出多遠就化為一灘腥臭血水。

劉長青也沒有閑著,五指虛抓,憑空凝聚出一隻靈力大手,一頭巨狼就被他凌空抓來,任憑巨狼如何掙扎都無濟於事。右手貼在巨狼頭頂,開始施展搜魂術,想要知道它們這些妖獸都是從哪裡來的,數量有多少。誰知搜魂術剛剛滲入巨狼的腦袋,狼頭就的一聲爆裂開來,紅的血、白的**就飛濺一身,什麼都沒有發現。

劉長青臉色陰沉下來,這樣的結果有些怪異,是誰在這些妖獸腦海中布置了反搜魂術禁制,防止泄露消息。

既然找不到原因,那就殺個乾淨!劉長青臉上露出狠戾之色,十指微張,一道道青色玄天劍氣嗤嗤飛出,構造漫天劍,青光閃過,一頭頭巨狼變成了一塊塊碎屍,內臟橫流,屍橫遍野!零星的一兩頭妖獸衝到劉長青身邊,也無法對劉長青五級妖體造成傷害,殺的興起,劉長青還雙手成拳,和巨狼妖獸進行近身肉搏,可惜那些巨狼妖獸全都被劉長青一拳拳打爆了腦袋,一命嗚呼!

圍攏上來的巨狼妖獸不過五百多頭,在兩隻雙尾雷火蠍和劉長青的合作之下,很快就被屠戮的一乾二淨,濃濃的血腥之氣在森林中瀰漫開來,讓人作嘔。

劉長青袖子中發出一片霞光,地上屍體中灰色珠子被收了起來,不過才十幾顆,但比之前雙翅狼虎妖體內的要大一些。

「走吧,小和尚,這裡不宜久待。血腥氣這麼大,一定會把其他妖獸引來的。」劉長青一身鮮血,彷彿殺神降世,身上煞氣越來越重,讓人不寒而慄!

「阿彌陀佛!唉,施主為何作此殺孽?趕走它們就是,它們也是生靈啊!阿彌陀佛!」小和尚睜開雙眼,眼中顯出憐憫之意,嘴裡念了一句佛號,站起身,拄著禪杖向森林中走去。對於劉長青的幫助,他熟視無睹。

劉長青搖了搖頭,凝出一個巨大水球,從頭到腳澆落,把身上污血沖洗乾淨,然hu向小和尚方向追去。

誰知避開妖獸的想法是好的,可惜現實卻讓他們失望了,劉長青和小和尚不過才走了十幾里,前方就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巨狼妖獸。在狼群後面,是一頭十丈高的超大黑色皮毛的狼,兇狠的目光從冰冷的眼中散發出來,盯在劉長青二人身上。

「就是你們兩個人類殺了本王的子孫?」巨狼開口發出人言,問道。

劉長青沒有說話,小和尚也默不作聲,二人肩並肩的站在一起,靜靜的看著狼王。

「好,既然不說話,你們就給本王的子孫陪葬吧!孩兒們,殺了他們兩個!」狼王語氣平淡的嚇人,毫無感情,也沒有失去子孫的怒火,好像散步一樣輕鬆。

,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