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五十七章 論因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 論因果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劉長青就在狼王開口之後,身形一轉,立即向一旁飛掠而去,他想看一看,小和尚陷入巨狼包圍中后,面對死亡,他還會不忍殺生,大發慈悲嗎?

狼群在狼王的命令之下,立即向劉長青二人撲來,巨大狼頭張開,露出鋒利的狼牙,在夜光下發出寒芒,咬向二人。

小和尚突然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把手中禪杖往地上一插,然hu盤坐地上,一動不動,任憑巨狼鋒利的狼牙咬在他的身上。誰知他身上發出一陣紫色光芒,那些咬在他身上的狼牙全都一個個被硌斷,疼的巨狼慘叫連連。

劉長青搖了搖頭,這個傢伙還真是迂腐不堪,連還手都不還了,莫非他是一心求死不成?

劉長青一邊注y小和尚的動妓ng,一邊祭出伏魔鞭和紫金盤龍槍,二者飛到空中,立即幻化成一條灰蛇和一條紫色蛟龍,沖向狼群。劉長青之所以祭出這兩樣法寶,就是因為這兩樣法寶中各自存有尖吻蝮蛇的妖魂和蛟龍妖魂,可以自主攻擊,不需要太多的法力和神識。雖然有些大材小用,可殺傷力巨大。

區區三級高階妖獸在伏魔鞭和紫金盤龍槍強大攻勢之下不堪一擊,四散潰逃,劉長青閑庭信步的向狼王走去。

狼王見一灰一紫兩條化形大妖妖魂盤旋在劉長青周圍,所到之處,自己的子孫非死即傷,勃然大怒,區區妖魂就敢如此猖狂?

「嗷!」

狼王仰天長嘯,放開四蹄向劉長青衝來,相隔數十丈,四蹄騰空,前爪向劉長青一劃,數道風刃應運而生,裂空聲傳來,斬向劉長青!

劉長青吃了一驚,雖然是狼王用狼爪釋放出來的風刃,可從風刃中他感受到危險,不比法寶差,立即收起小覷之心,伸手一張,透明的玄天靈盾出現在身前,誰知噗噗幾聲,風刃穿透了玄天靈盾,繼續飛向劉長青。

劉長青神識微動,紫色蛟龍盤旋而來,擋在身前,張嘴噴出一團紫火,迎向風刃。

轟!

紫火和風刃相撞,發出巨大的爆zh聲音,四周數十棵參天大樹連根拔起,被轟飛上了半空,在空中就燃燒起來,化為灰燼飄落而下。

劉長青雖然躲開了風刃,可被宣揚而起的塵土弄的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紫金盤龍槍所化的蛟龍氣息有些萎靡,低吟一聲,變回原形,落在劉長青手中。此刻,劉長青有些懷念幽鬼血盾來了,如果幽鬼血盾還在,就不至於如此被dng,讓不擅長防禦的攻擊武q紫金盤龍槍進行防禦了,看來自己必須要找到一件防禦法寶。

收起紫金盤龍槍,劉長青左右手一抖,神雷鑿出現在手中,左手持鑿,右手握錘,猛地砸在鑿子之上。

當!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一團紫色光團從鑿子前端冒出,呼嘯著向飛來的狼王轟去。

狼王眼睛露出駭然之色,它從光團中感受到一種心悸和恐懼,這是萬年來都不曾有過的,不由的飛快後退,想要避開紫色光團。

可紫色光團迅雷無比,眨眼就來到它身前,眼看就要落在它身上。狼王眼中露出決然之色,嘴巴一張,一個拳頭大的灰色珠子從其嘴中噴出,一股讓劉長青都感到驚懼的殺戮氣息噴薄湧出,灰色珠子的炸裂,正好和紫色光團撞在一起,灰紫色的氣浪向四周擴散,方圓百丈之內寸草不生,飛沙走石,天昏地暗!

煙塵消散,劉長青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深坑,而狼王已經逃入了密林之中。劉長青雖然沒有受傷,但也驚出了一身冷汗,而且讓他發現灰色珠子原來還有這樣的用處。狼王雖然逃走了,可劉長青強大神識已經鎖定了它,立即展開身形追了過去。

在密林當中,玄風遁卻遊刃有餘,劉長青很快就追到狼王身後,手中神雷鑿再一次揚起,就要擊落。狼王嚇得魂飛魄散,身上灰色長毛都根根豎起,驚恐的吼叫一聲,數道風刃從嘴裡蜂擁而出,盤旋著向後飛向劉長青,試圖阻擋一二。

劉長青已經試出風刃的威力,不去管那些疾馳而來的風刃,雷錘穩穩落在雷鑿之上,一團更大的紫霄神雷光團從鑿尖飛出,轟向狼王。

狼王感覺到身後追來的那股駭人的殺意,周身冒出一團灰色火焰,速度驟然增快,就要脫離紫霄神雷的轟擊範圍,可劉長青早就預料到了一樣,右手的定身印已經揮出:「天地囚籠,畫地為牢,封!」

狼王身形微微一滯,紫霄神雷就在剎那間落在它的身上,三尺大的紫霄神雷瞬間膨脹開來,把十丈高的狼王身軀覆蓋當中,爆射出耀眼的紫光,看不清裡面的情況。等光芒消逝,狼王半邊身子已經被熔化了,剩下後半截軀體噗通摔落地上。

而此時那些風刃落在劉長青身上,發出噗噗的聲音,紫玉金剛甲護住軀幹,但四肢卻被風刃划割出一道道傷口,鮮血淋淋。好在劉長青不死之身的癒合能力極強,只片刻,傷口就癒合了,鮮血止住。

劉長青對紫玉金剛甲還是比較滿意,可惜沒有全套鎧甲,不然連一絲傷口都不會出現。袖子一揮,收起半截狼王屍體,劉長青向li路返回,小和尚還在那裡呢。他雖然不解小和尚的迂腐,但對於小和尚的執著還是非常欽佩,不會見死不救。

當劉長青返回現場后,立即驚呆了,只見小和尚依舊盤坐地上,周圍十幾頭灰色巨狼不停的攻擊他,尤其是一根根骨尾,從縫隙中刺到他身體上。雖然有煉體術護體,可還是被刺的鮮血淋淋,腦袋上被巨狼咬下一個個傷口,血肉模糊,鮮血橫流!

這真是一個呆瓜,榆木腦袋,如果時間再長一些,不被咬死就已經鮮血流干而亡了。

劉長青沒有猶豫,伸手一指,伏魔鞭沖向巨狼妖獸,很快就掃清了小和尚周圍的巨狼。沒有了狼王指揮,巨狼四散潰逃,留下一具具屍體。

小和尚倒在血泊中昏迷了過去。劉長青嘆了一口氣,他這是在求死啊,為的就是救贖他內心中的殺戒嗎?伸手一抓,凌空抓起小和尚身體,向遠處飛掠而去,連巨狼身體中的灰色珠子都顧不上拾取了。

劉長青隨便找了一處乾燥的山洞,把小和尚放在山洞裡乾草堆上,然hu在洞口布下五色火雷陣旗和隱匿禁制,這才掏出一粒靈丹放入小和尚嘴裡。靈丹入口化作一縷甘津,開始快速滋養小和尚的身體。他因為有神功護體,並沒有重傷,不過是失血過度而已,只過了半柱香時間,小和尚就悠悠醒來。

而劉長青已經在一旁升起了一堆火,正烤著一條狼腿,香味一陣陣飄來,讓人食指大動。妖獸的肉因為充滿了妖元,所以對人類修士來說是極好的食物,可惜不能多吃,因為妖獸肉中所含的妖元會和人類修士身體內的真元發生衝突,但劉長青不同,他身體內本來就有一顆妖丹和滿丹田的妖元。

「是你救了小僧?」小和尚醒來后第一句話就是這樣問道,「你為什麼要救我?我已經犯了殺戒,破壞了戒律,罪過,罪過!阿彌陀佛!」

小和尚的話讓劉長青徹底無語了,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怨自己救了他,真是迂腐不堪,迂不可耐!

不過劉長青眼珠一轉,開口道:「小和尚,你們佛法講究因果是不是?」

小和尚一愣,道:「是,佛曰『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這就對啦,本座剛才救了你,這就是『因』,你說『果』該是什麼?是不是你該聽本座的話?」

「這、這,你這是強詞奪理!」小和尚氣憤的說道:「小僧又沒有讓你救,是你主dng救小僧的!」

劉長青樂了,道:「你們佛法講的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說我應不應該救你呢?」

「啊?這、這好像、好像應該救吧」小和尚額頭開始冒汗,有些口吃起來,論詭辯,他怎麼是劉長青的對shu。

「你都說應該了,本座殺眾妖獸而活你,是不是沒有錯?」

「沒、沒錯,可」

「沒錯就行,那本座救你就是對的,你是不給應該聽本座的話,以完成本座救你的『因』?達成你活命的『果』?」

「是、是」小和尚凌亂了,雙手捂著腦袋,大汗淋漓,「我到底要遵循哪一個,我錯了嗎?殺生是對的?不!師尊講的『八戒』沒有錯!可他說的明明又很有道理,這是為什麼?為什麼?」

劉長青在一旁大口朵頤啃著狼腿,讓小和尚靜靜的獨立思考。這小和尚實在是太單純了,也不知他如何修lin到元嬰中期的,一般人能進入元嬰期,哪一個不是從屍山血海中爬上來的,哪一個不經l九死一生才站到人類修士的頂峰的!元嬰期修士在如今修仙界已然是金字塔最高點的了!可小和尚偏偏純凈的像一張白紙,真是妖孽!

,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