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六十一章 危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危機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你、你怎麼沒有被定住?」化神期元神大吃一驚,獃獃的望著劉長青。自己所修鍊的定身印屢試不爽,從來沒有失手過,就算是化神修士也能定住一息時間,不過代價稍微多一些罷了,可對方不過是元嬰初期修士,怎麼會沒有用?

化神期元神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即又施展了一遍:「天地囚籠,畫地為牢,封!」

可劉長青已經退出一百多丈了,氣的化神期元神哇哇大叫,想要想起繼續追下去,可距離太遠了,這裡的屍氣還非常厚重,單純的元神已經經受不起,連忙向屍體飛去。

誰知還沒有飛回屍體附近,一條灰色的大蛇衝到屍體旁邊,大嘴一張,咬住屍體飛向遠處。

這、這是怎麼回事?化神期元神懵了,沒有了屍體,自己就沒有了避難之所,就會一直暴露在屍氣當中,時間一長,元神就會被屍氣侵蝕,喪失了靈智,就算活下來也不是自己了!

化神期元神害怕了,他從來沒有如此害怕過,作為化神期修士,高高在上,睥睨天下,害怕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但如今卻實實在在的感到恐懼。這灰色大蛇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叼走自己的屍體,這都是剛才那元嬰修士的手段!

化神期元神戾叫一聲,元神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激發了剩餘不多的魂力,捨棄屍體直奔劉長青而去,他要以最短時間進行奪舍,只要奪舍成功就能活下去,哪怕掉級都不是問題,不然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可劉長青能如他所願嗎?當然不能,此時劉長青不再藏拙,身後的風雷翼撲稜稜伸展出來,強大的靈力灌入到風雷翼中,一道道闊翼見流動,只一下,就飛出了近二百丈距離!

化神期修士鬱悶的要吐血,從來沒有見過元嬰初期修士的飛行速度能趕得上一般化神修士了,雖然自己比一般化神修士強大一些,可光憑一個元神是不可鞥一下子就能追上劉長青的。在屍氣侵蝕之下,化神期元神氣息越來越弱,讓他焦急起來:「小子,你別跑!」

劉長青聽到化神期元神呼喊差點沒樂了,你讓我不跑就不跑嗎?不跑就等著你奪舍嗎?劉長青沒有停下,反而以更快的速度飛向遠處。

化神期元神失望了,不再緊追劉長青了,獃獃的懸浮在空中,一股悲涼湧上心頭,自己叱吒風雲數千年,最終卻落得魂飛魄散的地步。他不甘心啊,他資質非常,短短四百多年就進階為化神修士,被視為花海大陸第一天才,還有大好前途,而且擁有神秘的仙術,百戰百勝,雖然一直腥風血雨的走來,可一直是笑到最後之人。可偏偏自己就要隕落了,不甘心啊!可不甘心又能如何?

就在他絕望透頂時候,眼前人影一晃,劉長青重新出現在眼前,元神來不及細想,立即呼嘯著鑽入劉長青身體內。

「哈哈哈,本君成功了,看你如果能逃脫本君的奪舍!呃你的魂魄呢?」元神囂張的大笑起來,突然就嘎然而止,慌張起來,這個修士身體內沒有魂魄,自己如何奪舍?

正在焦慮當中,劉長青丹田中的地牢飛出無數黑色絲線,把化神期元神包裹的像一個粽子,拉向地牢部。

「你、你怎麼也有三界天書?這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元神大叫著被拉入地牢部,剛剛進入就被綁縛在審訊堂的木樁之上,任憑他如何掙扎都無濟於事。要是放在化神元神全盛時期,劉長青自然不敢強行綁縛此元神,因為他太強大了,可如今已經被屍氣侵蝕的萎靡了七成,只剩下三成,當然就可以痛打落水狗了。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劉長青神識一掃,命令伏魔鞭帶回屍體,把屍體的腰間儲物袋收入懷中,然後重新返回白骨湖,如法炮製的又煉製了一具煉屍。對於這一具化神期乾屍,他更加期待,因為此乾屍體內的元嬰已經快要變成殺戮之珠了。如果有兩具化神期煉屍相助,自己可就橫掃整個修仙界了,下一次遇到黑鯊妖王,定叫他魂飛魄散!

劉長青以最快速度飛出了這片屍氣區域,身形一晃,向烏金山脈疾馳而去。他心中有許多問題要問那元神,必須找一個安靜、安全的地方,而且他有種預感,那化神修士身上有三界天書的秘密,或許到時候地牢部又要發生巨變了,必須找一處靈力充沛的地方。

飛行了數個時辰,劉長青來到一片連綿起伏的群山之前。群山山峰一座連著一座,無窮無盡,看不到頭,而且其他的山峰都是蒼翠之色,眼前的山峰卻是灰色的,樹木的灰色的,雜草是灰色的,一切都是灰的。

雖然這些參天大樹都是灰色的,但山裡面散發出來的靈氣卻很濃郁。不時有一兩頭妖獸鑽進跑出,渾然不知道劉長青已經到來。

劉長青滿意的點點頭,降落下來,來到一處陡峭山峰下面,手指微點,玄天劍氣魚游而出,很快就乒乒乓乓的開闢出一個簡易山洞。劉長青十分熟練的布置下隱匿禁制和五色火雷陣,然後又把小虎放出來,畢竟它是四級中階妖獸,一般闖入的妖獸都能收拾了,增強一分防禦力。

布置好一切,劉長青這才放心的坐下,整個心神沉入到地牢部中。

審訊堂空氣一晃,劉長青的身形顯現出來,被綁縛在木樁上的化神期元神立即吼叫起來:「該死的小輩,快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劉長青當然不會理會他,穩穩坐在案台之後,伸手一指,打神鞭立即呼嘯著抽向元神。

啪!啪!啪!十幾鞭子打下去,化神期元神都受不了了,表情痛苦扭曲,說不出的痛楚從內心湧出,無法形容。

「你、你」化神期元神氣喘吁吁,沒等說完,又是十幾鞭子打來,讓他痛不欲生,恨不得立即死去,可偏偏又死不了,只好開口哀求道:「好了,好了,不要再打了,本君投降,我投降!」

劉長青微微一笑,這打神鞭果然了得,無論是妖獸還是人類修士,一頓鞭子下來,沒有不認輸求饒的。

「本座問你,你叫什麼,是哪裡人士?怎麼會有三界天書?」劉長青等化神元神不再嚷嚷這才開口問道。

「本君,不,老朽獨龍神君,是花海大陸的修士。本來是一名獵戶,一次上山打獵,墜入一個山洞,撿了一部仙書,就是《三界天書》。按照上面一些內容,走上了修仙之路。老朽是一名散修,從來都是獨來獨往。」化神元神乖乖的回答道,不回答不行啊,打神鞭就懸浮在他身邊,如果不滿意,一鞭子就會抽來的。

「哦?那《三界天書》在你的儲物袋裡嗎?」劉長青接著問道。

「是,那仙書就在老朽儲物袋裡,你打開就能看到了。」化神元神回答道。

劉長青心中奇怪,自己得到《地牢經》后,會出現在丹田內,可對方丹田中卻空空如野,沒有出現,反而是留在儲物袋中,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主人,如果小靈沒有猜錯,他的那一部《三界天書》殘本沒有書靈存在,只能算是真正的殘本,無法融合其他殘本。只有擁有書靈的《三界天書》才能融合其他部分。」書靈開口道。

劉長青一愣,怎麼還會有其他的書靈嗎?無論是法寶還是仙器都只會擁有一個書靈,如何出來其他書靈?莫非

「」書靈沉默半晌,嘆了口氣,道:「主人已經猜出來了,沒錯,小靈不是最原始的書靈,而是經過百萬年孕育而生,重新生成的書靈,所以才記憶不全。既然小靈是新生的書靈,自然其他部分的《三界天書》也會生成新的書靈!」

書靈的話證實了劉長青的猜想,還是不由自主的大吃一驚,他感到一種強大的危機,如果對方是修為遠遠高於自己,自己身上的地牢部恐怕就被剝奪了,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他萬萬沒有想到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直以來都認為只要找到其他部分的《三界天書》殘本,讓書靈融合了就萬事大吉,誰知還會有其他強大的存在。

眼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如果對方不是被屍氣侵蝕,而且他得到的《三界天書》沒有生成新的書靈,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想到此,劉長青有一種罵人的衝動,額頭冷汗涔涔,大意啊,也是幸運!怒火無處可發,不由分說一指打神鞭,鞭子如同狂風暴雨般抽向獨龍神君元神!

啊!啊!

慘叫聲連連,獨龍神君元神都不明白為什麼挨打,開始還能慘叫,到後來連叫聲都沒有了,幾乎是奄奄一息了。

發火之後,劉長青出了審訊堂,返回肉身,取出懷中的儲物袋,抹去上面殘留神識,一片霞光飛出,整個山洞都幾乎被堆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