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六十三章 巨大收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 巨大收穫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四肢傳來的陣陣巨痛讓劉長青汗流浹背,視線模糊,身體搖搖欲墜,在堅持了一炷香時間之後,終於挺不住了,混到在蒲團之上。但聚靈陣內的靈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湧入他的身體內。

好在書靈需要的靈氣漸漸少了起來,已經不需要拚命吸收了。山洞安靜下來,疲憊不堪的劉長青陷入了深度睡眠當中

一天一夜,劉長青才緩緩醒來,身體已經沒有傷口,不過依舊渾身酸痛。他一咕嚕坐起,看向丹田,吃了那麼多的苦就是為了書靈,為了地牢部,不知道變化成什麼樣子了。

當他看到丹田內的地牢部后驚呆了,這還是以前的二十幾間低矮的地牢嗎?只見一座雄偉的建築懸浮在丹田之上,散發出逼人的氣息,渾然厚重!一座座牢房林立,足有上百間,而且上方的天牢部也聳立著二十多間牢房,裡面森然之氣油然而生,讓人不敢靠近。

變化最大的還是審訊堂,原來的院子已經不見了,變成一棟高高的二層閣樓,一樓是大堂,十二把殺威棒左右陳列。正中是一個寬大的案台,上面擺放著驚堂木、令箭等物品,案台後是一把金色的高大靠背椅子,散發出強烈的威壓。

在大堂兩側是木樁、打神鞭、夾棍等刑具,不過木樁變成了五個,除了打神鞭外,其他各種刑具全都是五套。其中一個木樁上就綁縛著獨龍神君的元神,此刻更加萎靡不振。

二樓是做什麼用的,劉長青不清楚,還有待於他親自上前查看。

「主人,您來了!」書靈恭敬的聲音突然想起,劉長青只感覺眼前一陣虛幻,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孩漂浮在空中,不像之前只有一片青色的影子。小孩張著嬰兒肥的胖臉,眼睛眯眯著,笑吟吟的看著劉長青:「主人,辛苦了,小靈在這裡多謝主人!」

劉長青大度的擺擺手,「無須客氣,你進步了,我也會更好,咱們兩個是唇亡齒寒的關係。不過我可真的不想再承受那樣的痛苦了!真不是人能受得了的!」想起那生不如死的感覺,劉長青不由的打了一個寒戰。

「如今,雨過天晴了,主人可以放心大膽的修鍊了,不用考慮靈力不夠用的情況了。而且靈元液也從每七天凝聚出一滴,變成每天一滴!主人可以用靈元液當水喝了!」

劉長青撇撇嘴,一天一滴就能當水喝?別騙人了好不好!但他沒有說出來,而是滿意的點點頭,對於這種結果,他已經非常滿意了,罪沒有白遭!一切都是值得了!

讓劉長青比較奇怪的是一直昏睡的細鱗和小狐狸都相繼醒來,完成了進階,各自佔據了一個牢房不出來。細鱗已經不是筷子粗細,而是長大成丈許,好像一隻巨大的蜥蜴,身上依然的密密麻麻的鱗片,腦袋像蟒蛇,又有所不同,原本只有前肢,如今又多出兩條後腿,一條長長的尾巴搖來搖去,很是愜意的躺著牢房中。

小狐狸變化更大,個頭沒有變,不過卻多出兩條尾巴,一共是三條尾巴,把它的身子都包裹起來了,雪白的絨毛遍布全身,沒有一絲雜色,還在沉睡。

唯一沒有變化的就是那枚寒蟒卵,在吞噬了妖帝舍利后依舊還是一枚卵,不過生命氣息一天強大似一天,或許不久就會破殼而出,劉長青都有些期待起來,這寒蟒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巡視了一圈,劉長青來到審訊堂二樓。書靈一直恭敬的在劉長青身前帶路。

書靈一邊飛一邊介紹道:「主人,這二樓被稱為『納川閣』,凡是被捕獲到地牢和天牢的妖獸、修士的所有信息全都會自動留下卷宗,便於主人查看。如今不過才區區一百零八間地牢,和三十二間天牢,所以目前用處不大,等日後主人找到更多的《三界天書》殘卷,數以萬計妖獸和修士被捕獲進來,卷宗自然就會多了。」

劉長青聽后心中一動,走到一個柜子之前,拿起上面一個卷宗看起來。卷宗封面書寫的是「雙翅狼虎妖王」,裡面介紹了雙翅狼虎妖王的概況:年齡一萬七千零八十六歲,級別為四級中階妖獸,正常情況還需要四百九十年才能進階為四級高階妖獸。擅長飛行和近身搏鬥,戰力九品。

劉長青放下小虎的卷宗,拿起另外一個卷宗,封皮上寫的是「獨龍神君」。獨龍神君年齡兩千三百歲,三百九十歲就進入化神期,可一直處在化神初期瓶頸近兩千年,戰力九品。對於獨龍神君的描述更加簡單,連其擅長的功法法術都懶得描述。不過他和小虎都被評為戰力九品,這是什麼樣級別的評定?四級中階妖獸才被評為九品,那一品是什麼樣的?劉長青不敢想象!

返回肉身,劉長青心滿意足的笑了,有了如此多的牢房,可以捕捉大量妖獸供自己驅策,豈不妙哉?

不敢還有另外一個事情等著他去做,就是整理獨龍神君的儲物袋物品。開闢出來的山洞幾乎都被堆滿了,好在兩千多上品靈石被消耗一空,剩下一堆飛灰,節省了許多地方。

劉長青先是尋找瓶瓶罐罐的靈丹,畢竟進入元嬰期后,可用的靈丹稀缺。經過一番查找,找到了一瓶天元丹,和十幾瓶其他元嬰期所用的靈丹,剩下的數十瓶靈丹都是化神期用的,目前根本用不上。不過也能緩解燃眉之急。

另外各種法寶數十件之多,在法寶中劉長青又看到了熟悉的匕首。不過這匕首不是一把,而是七把,比劉長青得到的三把還多出四把。劉長青剛剛拿出自己的匕首,從獨龍神君那裡得到的匕首就飛過來,倏地和劉長青手中的匕首合二為一,外表看上去依舊是普通的匕首,沒有一絲一毫的驚艷模樣。

劉長青對於這匕首越發好奇起來,如今可是十把匕首了,翻來覆去的看也沒有看出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不過鋒利無比,切割堅硬的地面如同切豆腐一般,摧古拉朽。

收起匕首,劉長青逐一翻看其他法寶。一面巴掌大小的紅皮鼓引起了他的注意。

紅皮鼓鼓面平整,不過正反面都印有奇怪的符文,如同蝌蚪模樣,在鼓身兩側是兩個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鬼頭,青面獠牙,看著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如果沒有猜錯,這是一種比較稀有的聲波類攻擊法寶,尤其是針對魂魄,應該比較厲害。劉長青滿意的單獨收起,繼續盤點。他把注意力放到防禦類法寶上,攻擊性的他已經有不少了,裂天弓、神雷鑿、紫金盤龍槍、山河扇、黑血神針等等,防禦類的玄龜盾、幽鬼血盾等全都在一場場戰鬥中變成碎片,失去了作用。如今只有紫玉金剛甲這唯一的防禦法寶,而且只能護住前胸後背重要地方,四肢卻無法保護,只能依賴強大的肉身。

盤點了一翻,劉長青有些失望了,數十件法寶中都沒有一件像樣的防禦法寶,有的只是和玄龜盾相當的防禦寶物。如今,劉長青已經看不上眼了,就在他準備全都收起那些法寶的時候,在一堆法寶最下面出現了一塊鱗片。

鱗片呈現扇貝形狀,凹凸不平,一邊整齊化一,一邊圓弧鋸齒狀。鱗片是金色的,只有三寸大小,但劉長青在鱗片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威壓,幾乎和黑鯊妖王相當,或者還稍微高出一絲。

這是什麼妖獸身上的鱗片?如果沒有看錯,這一塊小小的鱗片防禦力就遠超幽鬼血盾了!真是撿到寶了!這還多虧獨龍神君被屍氣侵蝕了七七八八,不然只要他祭出這防禦寶物和攻擊法寶,死的就是自己了。

想到獨龍神君,劉長青忽然想起一個問題,獨龍神君為什麼要去白骨湖?他是這一次黃天絕境開啟才進來的,還是上一次開啟進來的?不過等整理完各種寶物再好好盤問吧。

接下來,劉長青用了三個時辰,才把所有物品分門別類的整理出來,收入了蛇戒中。其中極品靈石找到了六塊,上品靈石雖然用去了兩千多塊,可還剩下三千多,靈丹就不用說了,各種沒有煉製成靈丹的靈藥數百株,有七成劉長青都叫不上名字。各種珍貴煉器材料上百種,大多劉長青都不認識。對於數十件法寶,劉長青只留下了那面鼓和金色鱗片,其他的全都收入蛇戒中。

不過獨龍神君數十枚玉簡他都單獨留下了,打算找時間好好研究一番,當然不是其中的功法玉簡,而是花海大陸的風土人情以及靈藥、煉器材料、靈丹方面的知識。一直以來,劉長青都疲於奔命,苦於修鍊,一直沒有時間好好系統的學習這些方面的東西。在清點收穫的時候才知道所缺不少,許多靈藥和煉器材料都不認識,自然無法使用了。

收好所有物品,劉長青並沒有閑下來,而是把留下的鼓和金色鱗片放在身前,先拿起那面鼓開始煉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