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六十四章 被栽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被栽贓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三天後,一道青煙從烏金山脈邊緣的一座山中飛出,向著山脈縱深方向飄然而去。

本來以為煉化區區一面鼓很容易,誰知這一煉化就用了兩天時間,雖然有些惱火,不過在得知此鼓名為震天鼓,而且是半道器級別中級法寶后,樂得合不攏嘴了。震天鼓,敲動起來,聲震天宇,威力無窮!

那鼓面上的符文就連獨龍神君都沒有弄明白是什麼東西,不過在鼓面震動後會產生驚人的效果,符文會從鼓面飛出,然後飛入對手身體內,暫時控制他們的行為!這神奇的作用就讓劉長青頗為驚訝了,有些類似傀儡控制術的意思,具體如何還待真正使用后才能知曉。

劉長青滿意的收起震天鼓,然後又煉化了那金色鱗片。這就非常簡單了,因為這鱗片不是法寶,只是妖獸身上留下的,可大可,防禦力遠遠超過劉長青以前得到任何防禦法寶。使用起來倒是簡單,只留下神識印記即可。

本來煉化完兩樣寶物就應該離開,劉長青又想起之前得到的寶物中還有一對圓環、無蓋的水壺以及從秦宗大長老哪裡得到的一半黑色一半白色的陰陽棍都沒有煉化,不如趁此機會一併煉化了事。

劉長青袖袍一抖,圓環、水壺和陰陽棍,雖然知道陰陽棍是道器,可他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一旦能煉化成可是最厲害的攻擊寶物了。可結果讓他失望了,三樣寶物只煉化了一對圓環,水壺和陰陽棍都依舊無法煉化。

不過讓他驚喜的是圓環是一級古寶,名為日月環,日環在上,月環在下,可攻可守,攻擊力劉長青並不看重,看中的是日月環的防禦。當日月環展開防禦後日環懸在頭,月環在腳下,形成一道圓形光幕,把劉長青護在中間,可以豁免同階法術攻擊!這就非常了不起了,比一般防禦法寶可強大的多。

劉長青滿意的收起日月環,然後把洞口的五色火雷陣陣旗和虎收了,飛向烏金山脈。

在路上,劉長青讓書靈詢問一下獨龍神君為何要跑到白骨湖,答案讓他頗為吃驚。

5555,mco□m

獨龍神君是在一千年前開啟黃天絕境時候進入的,因為他得到了一份藏寶閣。不過這藏寶圖只是七份藏寶圖之一,需要集齊七份藏寶才能最終得到寶藏,這就需要走遍黃天絕境的紅、黃、藍、綠、黑、白、灰七個不同顏色的區域才行。

可這樣非常難了,所以獨龍神君不甘心,他手中的藏寶圖就是灰色殺戮域的,因此他抱著一絲希望,想要按照藏寶圖所示去看看,誰知被困在屍氣之地上千年。如果他不是化神初期修為,早就隕落了。

知道了前因後果,劉長青在獨龍神君寶物中重新搜尋一邊,終於找到一塊獸皮模樣的地圖。之前整理寶物時候不曾注意到此物,誰曾想是藏寶圖呢。上面描述的地貌就是白骨湖附近。

不過劉長青心中非常疑惑,按照獨龍神君所描述的,要想找到寶藏必須集齊七張這樣的獸皮地圖,可地圖上的內容卻是每個區域中的不同地,那要如何取寶?因為是不同地啊。如此縝密的藏寶,那寶物是什麼?先天靈寶?仙寶?劉長青不敢想象。

寶物雖好,但劉長青不是自大之人,雖然他承認自己擁有大氣運,可也沒有爆發到如此程度,這藏寶圖自己就先收著了,其他的誰得到誰就去找寶吧,自己反正不去趟著渾水了。人貴在自知之明,貴在知足!

劉長青不想惹麻煩,可麻煩偏偏卻要糾纏於他。

剛剛飛入烏金山脈三百多里,遠處就射來一道遁光,原本是向著另外一個方向,可見到劉長青后立即調轉方向,向劉長青這邊飛來,其身後有數道驚人的妖氣緊追而來。

「道友,道友請看在同為人類修士份上出手相助!」那遁光還沒有降落,就出聲求助道,遁光一斂,現出一個衣衫襤褸的老道,氣喘吁吁,神情狼狽。修為也是元嬰初期。

劉長青靜靜的站在虛空中,並沒有著急出手,而是把目光投向他身後的數道妖氣。如果沒有看錯,來著不善啊,能動用五頭四級高階妖獸追殺一名人類元嬰修士,這人類元嬰修士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惹來如此大敵?

「道友就沒有什麼可解釋的嗎?它們可不會無緣無故的追殺你吧?如果道友不,本座可就走了,相信它們也不會為難我!」劉長青冷冷的問道。

老道尷尬的一笑,訕訕道:「老朽也沒有做什麼,不過闖入它們大王洞穴中偷了一些寶物而已。不過時間倉促,才偷了三樣寶物,有些失算了,唉!」

劉長青兩個眼睛立即瞪得溜圓,這個傢伙膽子太肥了吧,聽虎過,這烏金山脈中的妖王是一隻五級巔峰妖獸地背龍,防禦力強大到古寶都不能破開其防禦!而且手下四級、五級妖獸數不勝數!

劉長青感覺有些不對,按理這個貪得無厭的老道偷了地背龍妖王的寶物,它怎麼才派出五頭四級高階妖獸來呢?連忙神識散開,不由的苦笑不已,五百里之外,周圍已經聚集了上百頭四級妖獸,而且還有十幾頭五級妖獸,自己和老道被包圍了!

老道見到劉長青臉上先是吃驚然後苦笑,也是一愣,隨即也發現被包餃子了,臉色慘白,渾身發抖。他是貪心,可還是性命重要,此時此刻,腸子都悔青了,難道就要隕落了嗎?唯一的希望就落在眼前年輕人身上,可他能救自己嗎?想到此,老道不再猶豫,立即一拍儲物袋,取出三樣東西拋向劉長青,然後頭也不回的向外飛去。

好歹毒的心腸!劉長青臉色一沉,他沒有想到老道竟然來了一個栽贓嫁禍,直接把贓物拋給自己,讓自己充當替死鬼!劉長青袖袍一抖,接住三樣寶物,看都不看先收入一個空的儲物袋中,老道已經飛出數百丈了,眼看就要消失在天際,但劉長青沒有出手,相信那些妖獸是不會讓盜寶賊輕易逃脫的。果然,十幾道妖氣攔在老道身前。之所以收入空的儲物袋裡,是因為這三樣寶物不是自己的,是那地背龍五級巔峰妖王的,到時候可是要還給人家保自己一條命的。如果放入蛇戒中,還有可能讓地背龍妖王覬覦自己其他寶物,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老道驟然色變,驀然折返回來,口中急呼:「道友,救我,道友救我!」

劉長青冷笑一聲,伸手一,一道黑線從手中射出,正是黑血神針這針形法寶。老道沒有想到劉長青會突然出手,倉促之下,只能祭出靈力護盾,可靈力護盾在黑血神針之下如同紙糊的一般,瞬間就被洞穿。黑血神針一分為七,分別射中老道的面門、胸口、四肢,最後一枚射在老道心臟之上!劉長青最痛恨被人利用,對待敵人自然不會手軟!

老道慘叫一聲,從空中墜落而下,在半空中就渾身發黑身中劇毒,轉眼就變為一灘污血,就連元嬰都沒有跑出。劉長青伸手一招,黑血神針帶著老道的儲物袋飛了回來。

周圍圍攏上來的妖獸見兩個人類發生了內訌,全都面面相覷,人類真是太奇怪了,危機時刻還在內鬥。

「那個人類,乖乖的把大王的寶物叫出來,然後再把腦袋交給我,我還向大王交差!」一隻四級高階虎妖對劉長青喊道。

劉長青聞聽一樂,這個傢伙看來腦袋缺根弦啊,於是調侃道:「這位仁兄,你先示範一下如何把自己的腦袋交給別人,如果成功了,本座在按照你的示範把腦袋交給你如何?」

旁邊幾天妖獸全都噗嗤一聲樂了,這人類還真有意思,深陷囫圇還淡定自若,很不一般啊,不過虎大哥的話也是有毛病,哪有人能把自己腦袋割下來的?

虎妖先是一愣,立即明白劉長青在揶揄自己,勃然大怒,大吼一聲沖了上來,揚起巨大的爪子,迎頭拍向劉長青的腦袋。這一下如果拍結實了,劉長青的腦袋可就開花了。但劉長青沒有動用任何法寶,而是單手握拳,一拳徑直轟向拍來的虎爪!

妖獸要比人類還要直接,你越強大,它就越對你敬佩,尤其是用它們擅長的肉身擊敗它們,取得的效果會更好。

拳爪相交,虎妖巨大的身體被震飛了出去,一直飛出數十丈才停住,而且這還是劉長青沒有動用半妖功的緣故,不然此妖已經被劉長青震傷了。他可不想引發更加劇烈的衝突,如今周圍可是上百頭妖獸,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一旦自己失手傷了它們其中的任何一個,它們都會找自己拚命的,到時候想活命可就難了。

見劉長青肉身如此強大,一眾妖獸全都吸力一口氣,而虎妖則滿臉驚訝的來到劉長青面前,繞著他看了看,道:「你真的是人類嗎?怎麼肉身比我的還要強大?」人類可是從來沒有這樣強的肉身的,難怪它如此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