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七十章 絕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絕壁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一路上劉長青走走停停,不時的停下採摘各種靈藥。因為找到去除靈藥中殺戮之線的方法,這些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的靈藥就珍貴起來,他怎麼可能放棄?這烏金山脈根本沒有人類修士敢來,所以各種靈藥豐富,而且年份久遠。劉長青甚至還找到了幾株十萬年以上年份的靈藥,讓他喜出望外。

不過,劉長青還是發現周圍有十幾頭四級、五級妖獸跟著自己,看來地背龍妖王還是不放心自己啊。不過這沒有關係,劉長青又不是真的想要逃跑,他不過是想進入上古戰跡中,尋找感悟,看看能不能領悟上古戰跡中存有的道韻、規則之力而已。

走了三天,劉長青採摘了數百株靈藥,已經距離烏金峰兩千八百里遠了。就在此時,一股驚天的殺氣迎面撲來,就像一個人類被一頭絕世凶獸盯上一般,劉長青一動都不敢動,渾身汗毛豎起,心中竟然有了匍匐在地的想法。

這就是上古戰跡顯露出來的殺氣嗎?

良久,劉長青才艱難的活動了一下幾乎麻木的雙腿,渾身上下汗如雨下,衣衫都已經濕透了。要知道這裡距離上古戰跡還有百多里啊,那戰跡到底是什麼級別的人物留下的?

劉長青邁步向前,可他身邊的那些妖獸卻不敢繼續前行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劉長青一步步走向讓它們恐懼的地方。

「我說老袁,你看他又向前走去了,大王不是吩咐咱們盯緊他嗎?可哪裡是禁地,咱們不敢去啊,怎麼辦?」一頭雪白絨毛的豹妖對一頭高大的猿妖說道。

高大猿妖看了一眼劉長青遠去的背影,沉聲道:「大王要咱們跟著他,一來是保護他,免得他受到傷害,無法為大王煉丹;二來是監視他,不要讓他偷偷跑了。而且大王限制他的活動範圍是三千里,目前還沒有到三千里之限,就讓他去吧。只要他一直留著三千里範圍之內就行了。他固然重要,但咱們的小命也重要啊,禁地可不是誰都能亂闖的。」

豹妖點點頭,猿妖說的有道理,此時此刻,就算它們想要近身跟著劉長青也是有心無力了,那禁地發出的殺氣讓它們不寒而慄,沒有人敢上前的。

劉長青沒有飛行,而是一步步走了過去。每走一步都好像深陷泥潭,艱難、澀滯。不是身體難以行進,而是心中對前方上古戰跡的恐懼,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那殺氣宛如實質般無孔不入,一旦有任何不善的舉動,就會被無情的滅殺!

這就是上古戰跡中存留的道韻、規則之力散發出來的力量嗎?太讓人震撼了,對所進入這片區域的活的生靈充滿了威懾力,感覺如同在刀刃上行走,稍有不慎,就萬劫不復!

劉長青的內心已經足夠強大了,修仙后,經歷無數風雨,歷經數次九死一生,可如今走的比百歲老人走的還要緩慢,一個時辰才走了百十丈距離!

劉長青身後的猿妖等不解的看著劉長青,不知道他為何行動如此緩慢,想要出聲催動,可又不敢上前,只能焦急的等待著。

第一天,劉長青不過走了一千丈左右,第二天他前行了兩千多丈,第三天傍晚,劉長青才終於在太陽下山之前來的一處百丈絕壁之前。

這處絕壁是一條數里長、百丈高的小山脈,中間不知被什麼厲害的寶物劈成兩截,地上的一半山脈,另外一半卻不知所蹤。斷面出光滑如鏡面,光可鑒人。劉長青緩步來到斷面處,立即驚呆了,這不高的小山脈不是石頭的,不是各種岩石的,而是一種名叫玄鐵礦石煉器材料構成的。玄鐵礦石堅硬無比,是煉製飛劍類法寶常用的材料,可偏偏被人一下子劈成兩截,那可是百丈高啊!

他是什麼修為?用的什麼樣的兵器?

站在光滑如鏡的斷面處,劉長青感覺自己非常渺小,好像一隻螞蟻站在一頭巨獸面前,那殺氣就是從斷面處噴涌而出,向著四周散發開去。

劉長青獃獃的站著絕壁之前,望向石壁,石壁中是他的相貌。滿臉、滿身金色的鱗片,裸露在外的雙手上也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鱗片,就像一個人形的妖獸。這是他第一次看見自己妖化的模樣,完全不認識了。這還是自己嗎?還是人類嗎?

而石壁中一陣恍惚,裡面有一頭張牙舞爪,灰色的怪獸沖了出來,直撲劉長青而來。那怪獸模樣像狐狸,轉眼就又變成了飛奔的獵豹,緊接著又變成獨立腦袋的鬼怪,沒有具體形態,瞬間就撲倒劉長青身上。

劉長青大吃一驚,絕壁中怎麼還隱藏了一隻怪物?劉長青連忙倉促後退,同時祭出了玄天靈盾,期盼能抵擋一二。可那百變形態的怪物速度實在是太快,玄天靈盾幾乎沒有起到任何作用,怪物就沖入了劉長青身體內。

眼前場景一變,劉長青發現自己不是站在絕壁之前,來到一個灰色的空間內,四周靜悄悄的,沒有蟲鳴鳥叫,沒有風聲,沒有任何聲音,靜的可怕。

劉長青定了定神,散開神識,邁步向前走去。腳下是灰色的沙土,軟綿綿的,上面沒有任何植被,彷彿這一切只有一種色調,灰色!

就在劉長青走了十幾里后,神識當中出現了無數數尺大小的蟲子,每一隻蟲子六條腿,腿上長著長長的灰色絨毛,尤其是最前面的兩條腿,模樣就像兩把鋒利的鐮刀。而最詭異的是它的腦袋,獠牙外露,上下頜都有兩顆尖尖的獠牙,樣子像蠍子的口器,不過腦袋卻是猴子的模樣。眼睛里全都是灰色的眼珠,空洞無神。

這些怪異的蟲子沒有一絲生機,卻有著驚人的嗅覺,發現劉長青后立即沖了過來。身體前端的兩把鐮刀足揮舞著,向劉長青身上招呼。

雖然只是數尺大小的蟲子,可劉長青從它們身上感到一種讓他心悸的殺戮氣息,每一隻蟲子不過是三級低階靈蟲,可看不到邊際的蟲海讓人發瘋。

劉長青驟然色變,立即想要飛身躲避,看他突然發現在這灰色空間內渾身法力全都消失了,無法飛行,無法使用法術,唯一能用的就是神識!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會這樣?劉長青有些驚慌,這讓他從內心深處湧出了無力之感,好像變成任人宰割的羔羊。

可他甘願受死,坐以待斃嗎?當然不能,除了法力,他還是一名體修!好在神識還能用,劉長青一拍儲物,紫金盤龍槍就出現在手中,他大喝一聲,手中長槍挑、刺、劈、掃,如同一條出海蛟龍上下翻滾。

噗噗噗!

無所畏懼撲上來的蟲子被紫金盤龍槍一個個打爆,綠色的體液橫飛,一會兒就把劉長青弄得滿頭滿臉都是。但靈蟲數量太多了,劉長青每前進一步,至少殺死上千隻靈蟲,而且那些蟲子更本不知道害怕,瘋狂的衝來,踏著同類的屍體不停的衝擊劉長青,彷彿不把劉長青吞食了誓不罷休!

劉長青卻越戰越勇,沒有了靈力,反而把很久之前學到的金剛伏魔棍法用在紫金盤龍槍上,只見棍影重重,威力反而比槍更大,一棍下來上百隻靈蟲死於非命。劉長青雙眼中沒有疲憊,反而越來越明亮,看到一隻只靈蟲在棍影之下爆裂開來,心中反而越發的興奮。

兩個時辰之後,劉長青身後是一條由靈蟲屍體鋪就的路,數以百萬計的靈蟲橫死!但四周看不到邊際的靈蟲還在瘋狂的湧來,毫不畏死的向前沖。

劉長青心中煩躁起來,表情猙獰,「該死的蟲子,你們都去死,去死!」劉長青大吼著,手中盤龍棍沒有了章法,胡亂揮舞,出現了紕漏。

一隻靈蟲躲開紫金盤龍槍,從劉長青身下鑽到他的腿上,揚起兩把鐮刀前足狠狠的劈在劉長青腿上。

當!鐮刀前足砍在腿上卻發出金屬相交的聲音,兩把鐮刀前足被磕飛出去,如果不是靈蟲後面四條腿用力抓住劉長青的腿,早就飛出去了。

不過靈蟲並沒有氣餒,不停的揮舞鐮刀,一刀刀的劈下。而此刻,劉長青已經陷入了瘋狂狀態,沒有注意到腿上的靈蟲,兩隻眼睛通紅,不滿血絲,之前的清明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兇狠、暴戾和無盡的殺戮之氣!

靈蟲不斷的撲來,殺戮還在繼續,方圓十幾里被劉長青衝天而起的殺氣充斥著,漸漸的在劉長青身後形成了一道灰色的虛影。

如果有人能來到劉長青身邊,就會發現他一直靜靜的站著絕壁之前,身體發抖,面部表情猙獰,不斷的變化著,時而痛苦,而是露出笑容,時而又悲傷不已,彷彿陷入了某種幻境。不過在其周圍,無數密密麻麻的殺戮之線向著他這裡蜂擁而至,飛快的湧入他的身體中。可惜他現在神智不清,無法利用殺戮之珠吸收身體內的灰色殺戮之線。

劉長青這一站就是十天,日升日落,十個晝夜一晃而過,劉長青臉上露出疲憊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