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七十一章 領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 領悟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而在蟲海中,劉長青如同一葉扁舟,在無邊無際的靈蟲群中上下起伏,好像隨時都能傾覆,青色的衣衫,又似一片一望無際的灰色海洋中一隻青色燈火,忽明忽暗,似乎隨時都能熄滅,卻又堅強的亮著。

十天時間,劉長青不眠不休,雙臂已經麻木了,已經不知道殺死了多少只靈蟲。身上掛滿了一隻只從縫隙鑽來的靈蟲,雖然劉長青是五級妖體,一下不能致命,但經過靈蟲鐮刀狀前足不停的切割,劉長青身上同樣是傷痕纍纍,血肉模糊。

紫玉金剛甲和魔煞鎧甲都顯現不出來,神識也消失了,唯一的武器就是手中的紫金盤龍槍!如果沒有此槍,劉長青早就倒下了。如今,他臉色灰白,牙關緊咬,渾身力氣一點點被抽空,眼睛空洞無神,嘴唇乾裂,生命氣息在逐漸減弱。

可靈蟲還是那麼多,無情無盡。

劉長青停下手中的紫金盤龍槍,不再去苦苦的戰鬥,把紫金盤龍槍向身邊一立,手握住槍桿,免得身體摔倒,看向四周蜂擁而來的靈蟲,自己就要隕落於此了嗎?

唉,死就死吧,看著無盡的蟲海,劉長青徹底絕望了,根本沒有一絲轉機。自己只用了四十多年就完成了其他人二百多年才能完成的目標,進入了元嬰期,已經知足了。唯一可惜的是無法完成對鄧萃雯的承諾了,無法去幽冥界拯救她的魂魄!

劉長青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疲憊臉上的笑容好像冬日裡一縷陽光,讓疲憊盡釋,反而顯得淡淡。腦海中回憶的是和鄧萃雯的點點滴滴,心中一絲溫馨升起,狂躁和戾氣變成了寧靜,眼中的血絲逐漸消退。

擁有美好的回憶真好!

此時,因為沒有紫金盤龍槍的攻擊,無數的靈蟲把劉長青包圍覆蓋住了,看不到一塊完整的地方,身上的肉一片片被靈蟲鐮刀前足削掉,露出裡面的森森白骨。鮮血染紅了灰色土地,血氣氣息讓靈蟲更加瘋狂,劉長青所站的位置變成了一座蟲山!

劉長青自始至終一直保持著微笑,心中對鄭翠雯的思念越發強烈,自己死了是不是就會在幽冥界見到她了?到時候自己一定要讓她成為自己真正的妻子,哪怕一天時間也行!

劉長青眼中血絲一點點變淡,終於沒有了,殺戮之氣也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情,一片深深的思念。此刻,他身上已經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雙臂、雙腿、前胸後背,全都露出了白骨,唯一完整的就算腦袋和內臟。但他的身子卻挺拔如峰,死他也要站著死!

就在劉長青眼中最後一絲血絲消失的時候,壓在身上的數不清的靈蟲全都的爆裂開來,變成一團團灰色的煙霧,蜂擁著鑽入劉長青身體中。手掌的肌肉恢復了,手臂的肉也長了起來,然後是大腿、胸部、後背,所有消失的肌肉全都飛快的恢復。

數以億計的靈蟲全都變成了灰色的煙霧,變成一縷縷細線,鑽入劉長青身體中。

而站在絕壁之前的劉長青肉身發生了變化,周圍不斷蜂擁而來的殺戮之線開始急劇彙集,劉長青身體慢慢的以肉眼速度開始乾癟,而他身後的灰色影子逐漸變的清晰起來,是一把長三尺二,寬兩寸的長劍!

長劍懸浮在劉長青頭頂,劍尖向下,逐漸的開始刺入劉長青百會穴中!

劉長青面部出現了痛楚的表情,隨著灰色長劍的深入,四周的殺戮之線越來越多,居然發出陣陣呼嘯聲音,揚起了陣陣狂風。

而被蟲海包圍的劉長青同樣遭受著巨大的痛快,失去血肉痛快,白骨生肉同樣極為痛苦。而且那些灰色的細線無孔不入,鼻孔、眼睛、耳朵、嘴巴,甚至每個毛孔都被侵佔了,渾身上下好像已經不是自己的,無法控制,無法行動,只能等待。

時間一點點過去,劉長青的身體好像一個巨大的無底洞,所有的灰色絲線全都湧入了他的丹田中,一個雞蛋大小的灰色珠子形成了。此刻,劉長青肉身腦袋上的灰色長劍也完全沒入他的身體中,劍尖刺到灰色的殺戮之珠上,倏地就沒入珠子內,不見蹤影。

劉長青身軀一震,睜開緊閉十天的雙眼,眼中沒有血絲,沒有空洞,沒有絕望,而是犀利如刀,明亮深邃,一股淡淡的殺戮之威油然而生,哪怕如今站在地背龍妖王之前,他也敢一站!

雖然肉身乾癟下去,但不死之身正發揮著作用,慢慢的血肉重生,一點點身體增漲起來,雖然沒有了之前的魁梧,但卻如同久藏入世后的利刃一樣,鋒利無比。

丹田內的灰色殺戮之珠緩緩停止了旋轉,周圍那些殺戮之線也全都止步於劉長青周圍,不再湧入他身體內。看著丹田中雞蛋大小的殺戮之珠,劉長青鬆了一口氣,並沒有想象中那樣,殺戮之珠出現在腦海中,那樣人就失去理智,變成一具只知道殺戮、沒有任何感情的傀儡!之前他可是親眼所見,一名修士經過一番殺戮之後,腦海中多了一枚殺戮之珠,雖然戰力大幅提升,但他也失去了神智,不具有靈魂,反而更快的死在妖獸口下。

如今沒有了這樣的後顧之憂,劉長青就可毫無忌憚的大肆殺戮了。

雖然不知道這灰色的殺戮之珠具體有什麼用處,不過,他明顯感覺到絕壁上殺氣凜然的那股氣息對自己沒有作用了,而且再看向絕壁,絕壁深處已經沒有了任何靈蟲,就如同一塊鏡子一樣,照映出一個濃眉大眼的年輕人相貌。不知什麼時候,劉長青恢復了人類相貌,而不是人形妖獸模樣。

莫非自己經歷的就是掌握了一絲道韻法則?那是什麼?是丹田中灰色殺戮之珠嗎?

劉長青百思不得其解。因為他只能算剛剛碰觸到一絲道韻規則之力,也就是一粒種子,還需要時間灌溉、等待,然後才能發芽、長大。不過這道韻規則應該和殺戮有關,因為這裡是殺戮域!

劉長青不由的欣喜,三個月的等待沒有白費,還真讓自己等到了機會,不過剛才雖然是深陷幻境中,但一切都那麼真實。那奇怪的靈蟲一口口咬在身上,痛徹心扉,而且真的感覺到死亡在臨近。或許就是自己對鄭翠雯的一縷思念和一份愧疚,讓心中的殺戮之氣散開,衝破了幻境。

就在此時,丹田中的殺戮之珠急速的旋轉起來,遠處數百里之外一股驚人的氣息向這裡疾馳而來,瞬間就跨越了百里。劉長青只感覺好像被什麼盯住了一樣,一動不敢動。不過他還是趁那氣息沒有來到之前飛快的運轉半妖功,重新變成了一個人形妖獸。而且丹田內妖元掀起滔天巨狼,把丹田上方的黑漆漆的天牢、地牢全都覆蓋住,不露出一絲氣息,好像地牢部消失在劉長青丹田中了一樣。

那紅色的驚人氣息幾息時間就來到十幾裡外禁地邊緣,正好和猿妖等撞見。

「大膽,是誰擅闖烏金山脈禁地?」一頭四級高階妖獸跳出來,對著來人喝道。

就見紅光一斂,露出一名儒生打扮的修士,蠶眉、目若朗星,相貌俊朗,好像是三十多歲,可細看又像四十,轉眼卻變得滄桑起來,看不出具體年紀。嘴角帶著輕蔑的微笑,一股淡淡的威壓彌散開來。

「滾!」聲音不高,卻遠遠傳了出去,那妖獸勃然大怒,呲牙咧嘴撲了上來:「小子,你是找死!」

修士搖了搖頭,也不見他祭出什麼法寶,只伸出一隻光潔如玉的手掌,對著撲來四級高階妖獸遙遙拍出一掌。

轟!

半空中的妖獸立即身形一滯,然後的炸開,鮮血四濺,屍骨無存!

猿妖、狐妖等以及站在絕壁之前的劉長青全都驚呆了,那可是四級高階妖獸啊,劉長青就算想要殺了,也都動用裂天弓。光憑法術是絕對做不到的,可修士卻只遙遙的拍出一掌,就打爆了那妖獸,這怎麼可能?

但修士好像沒有住手的意思,一掌掌不停的拍出,一直跟著劉長青而來的十幾頭妖獸全都死於非命,爆體而亡,就連巴掌大小的骨頭都很難找到了。珍貴無比的妖獸材料在那修士眼中好像糞土一樣,毫不珍惜。

殺了十幾頭四級以上妖獸,修士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舉步向劉長青這裡走來。之前劉長青如同陷入泥沼般,艱難前行,那修士卻如履平地,沒有一絲障礙。

遠在烏金峰上的地背龍妖王臉上一變,身形微晃,就消失在洞內。

劉長青一動不動的站著絕壁之前,剛才修士出手對付那些妖獸時候,劉長青本來想要趁機離開,但修士神識牢牢鎖定了自己,不敢動彈分毫。

只瞬間,修士就來到劉長青百丈之外,剛要繼續邁步,腦袋偏向右前方,似乎發現了什麼。

空中傳來破空之聲,一道青色妖氣從天而降,妖風一斂,露出裡面的地背龍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