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八十八章 奇異的白骨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奇異的白骨湖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周剛四人獃獃的望著劉長青,連後退都忘了,這個人膽子真大,剛才煉屍可是一拳就打爆了司馬啊,他怎麼會如此大意的招呼煉屍呢?

聽他的意思,莫非認識裡面的化神期煉屍?

就在他們驚詫的時候,讓他們更加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就見白骨湖裡兇悍的煉屍縱身一躍,凌空飛到劉長青身邊,低垂醜陋的腦袋,撒嬌般在劉長青身上蹭來蹭去!

他、他是煉屍的主人!這怎麼可能?他們在這裡呆了二十年,沒有注意到有人進入裡面,他們也是第一次來到白骨湖,才知道裡面有一個巨大的骸骨湖,難道此人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安排下了煉屍,或者是一千年前?

但他們看出劉長青不過是元嬰後期修為,而且模樣非常年前,不像是千年老怪。

劉長青自然不知道周剛等人的想法,伸手拍拍獨龍神君煉屍,滿意的點點頭:「不錯,比那個傢伙強多了,速度也快。這裡屍氣極重,而且非常純正,你還是在這裡修鍊一段時間吧。」

煉屍點點頭立即返回白骨湖,選擇一處屍氣較重的地方沉入了湖底,修鍊去了。

劉長青轉過身,看向周剛幾人,周剛等人這才注意到劉長青身上穿著一套藍色奇怪的鎧甲,好像、好像是火焰!

周剛眼睛瞪的溜圓,火焰居然能用來當成鎧甲?今天遇到的事情怎麼會一件比一件詭異,他還是人類修士嗎?

「前、前輩!不知前輩有什麼吩咐,晚輩等人自當儘力!」周剛結結巴巴的說道,生怕惹怒了劉長青,他們四人可一個都走不掉了。

劉長青看了看四人,他是一路跟著幾人來的,這裡面就屬周剛比較穩重,做什麼事情不貿貿然,而且剛才兩男一女對他產生了歹意,他不會不知道,但此刻卻還盡量維護三人,可謂是有情有義。

「本座倒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想問一問你們都是從什麼地方進來的,哪裡人士。」劉長青淡淡的說道。

周剛幾人一愣,這個前輩好奇怪,可又不能拒絕連忙回答:「晚輩周剛,是從無花大陸進入黃天絕境的,這三位都是火元大陸修士。」

無花大陸?劉長青一愣,這不是卜元子上元宗的大陸嗎?自己還欠著卜元子一個承諾呢,要把他的宗主令牌交還給上元宗修士。

「你是無花大陸的?可知道上元宗嗎?」劉長青問道。

周剛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前輩知道無花大陸的上元宗?晚輩就是上元宗的修士!」

劉長青心中一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完成了卜元子的承諾也就了了一件心事。不過他可沒有直接拿出宗主令牌,而是接著問道:「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上元宗的修士?」

周剛連忙從儲物袋裡取出一件令牌,交給劉長青,劉長青認真看去,果然是上元宗宗主令牌相似,應該錯不了。

劉長青手掌一翻,一塊長方形土黃色令牌,一併交到周剛手中:「既然你是上元宗修士,這宗主令牌就可以物歸原主了,也免去本座一件心事。」

周剛接過兩塊幾乎一模一樣的令牌,不過自己的是白色的,另外一件是土黃色的,一看之後大吃一驚:「這、這是宗主令牌?前輩是如何得到的?我們老宗主何在?」

劉長青就把經過簡單說了一遍,不過省去了許多,只說碰到卜元子的遺物,為了完成承諾,尋找上元宗弟子,並把宗主令牌交給上元宗的弟子,其他全都省略掉了。

聽卜元子已經身死道消,周剛淚如雨下,悲痛不已。周剛真情流露,讓劉長青頗為感動,這樣的人真是不多了,對周剛的好感的大大提升。

周剛痛哭之後,跪地向劉長青砰砰砰磕了三個響頭:「多謝前輩!謝前輩送還宗主令牌!晚輩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可否能把宗主遺骸位置告訴晚輩。晚輩想把宗主骸骨送回宗門,進行安葬!」

劉長青讚賞的點點頭,拿出一枚空白玉簡,把當初碰到卜元子的山洞位置刻錄在裡面,然後拋給周剛,周剛又是連連道謝。

對於卜元子所說的送還宗主令牌的重謝,劉長青沒有放在心上,他的身家已經足以震驚化神期修士了,何必在乎什麼重謝呢,了卻了一樁心事都是不錯。

周剛叩謝后就要帶著另外三人就此離去,劉長青卻伸手一指:「你可以走,他們三人卻要留下!」

劉長青的話宛如晴天霹靂,把火元大陸的兩男一女震在當場,剛才劉長青和周剛交談,三人心裡惴惴不安,一直擔心劉長青會對付自己,原本見周剛要帶著他們三人離去,心中剛剛鬆了一口氣,誰知劉長青竟然要留下他們三人,他是要幹什麼?為什麼留下三人?

周剛也是微微一怔,可不敢說話,張了張嘴,好心的留下了螢火珠,在身上貼了幾張靈符,快如閃電的向外面衝去。

「前、前輩,不知你留下我等所為何事?」女修小心翼翼的說道,並拋了一個媚眼,女修樣子雖然比較清秀,但眉宇之間散發著**之意,劉長青怎麼會對她產生興趣,她的獻媚算是白費了。

「哼!本座勸你收起你的小伎倆,你們只需留在此地一個時辰,等周剛走遠你們才能離開。時間不多不少,你們好自為之!」劉長青只留下一句話轉身向深處走去。

三人聽的冷汗直流,原來他們想要謀害周剛的小心思都讓劉長青看穿了,沒有殺了他們三人已經算是燒高香了。三人等劉長青走遠后,戰戰兢兢、老老實實等了一個時辰才匆匆離去,他們當然不敢有任何異動,不遠處的化神期煉屍還看著他們的呢,一個不好,三人可就要像司馬一樣屍骨無存了。

劉長青獨自一人拿著尋陰盤,繼續尋找屍氣最重的地方,同時觀察地形,如果沒有記錯,寶藏地圖就在白骨湖附近。不過或許時間久遠,白骨湖如今的形狀和地圖上所繪製的有些出入,變大了許多。

劉長青拿出地圖,仔細觀看了一番,參照地圖上標記的一座山峰,發現寶藏位置居然是在白骨湖裡,距離獨龍神君煉屍和金吾子煉屍不過才百十丈距離。

劉長青看著滿湖的白骨,有些犯愁,為了取寶真的要進入這堆滿白骨的湖中嗎?而且尋陰盤顯示寶藏之地居然的屍氣最重的地方,莫非這寶物能聚攏屍氣?

看來不下去是不行了,劉長青眉頭一皺,噗通一聲躍入白骨湖中,向下面沉去。

可劉長青身上是藍冰焰卻把湖水焚燒的冒出騰騰水汽,就連劉長青周圍的骸骨都燒成虛無,眼前全是白茫茫一片,無法看清任何景緻。沒有辦法,劉長青只好重新回到湖岸,突然想起日月環,正好可以用了抵禦湖水和白骨。

收起了藍冰焰,劉長青手一抖,日月環出現在手中,一道法決打出,日環嗡的一聲飄到劉長青頭頂,月環則懸浮在劉長青腳下,一道透明的光幕把雙環連接起來,正好把劉長青罩在其中。光罩就像一個玻璃瓶子,把劉長青保護在其中。

劉長青滿意的重新躍入湖中,向著湖底潛去。

湖水冰冷,隔著光幕都能傳過來刺骨的陰冷,越向下,陰寒之力越濃郁,似乎連呼吸都被凍住了,但湖水卻依然是湖水,沒有結冰跡象。裡面的寒、冷是陰寒之氣,屍氣之地的屍氣原來都是由白骨湖散發出來的!

不過向下潛了數十丈,還沒有碰醋,劉長青已經被凍的瑟瑟發抖。身體內藍冰焰卻興奮雀躍,一副要出來的樣子,正好為了禦寒,劉長青就把藍冰焰釋放了出來。

藍冰焰剛剛出來,四周的陰寒之氣全都向劉長青這裡湧來,日月雙環居然發出的聲音,它們發出的光幕上結成了一層厚厚的冰層!

但藍冰焰卻呼的從劉長青手上飛出,貼到冰層上,光幕外的冰層立即被藍冰焰吸收了進去!幽藍的火焰中多出了一絲白色的寒氣,顯得更加絢麗詭異!

因為藍冰焰吸走了陰寒之氣,劉長青感覺立即好了許多。他不由的苦笑,如果沒有藍冰焰,想要獲得寶物還做不到了,恐怕早已經變成冰坨了。

一直入了近二百丈,劉長青的雙腳才踏在實地之上。此刻,日月雙環已經完全被凍住,從外面看去,劉長青就像被封印在一個冰柱里了。藍冰焰雖然一直在吸收陰寒之氣,但外面的冰層卻有一尺多厚,而且還在逐漸增加。

劉長青有些犯愁了,此刻可真是進退維谷,等待藍冰焰完全吸收了陰寒之氣或許得不少時日,而裡面屍氣卻極為濃郁的,不如就在此先修鍊一番,爭取能讓魔妖丹碎丹成嬰!

拿定主意,劉長青立即盤坐在中間,渾身魔氣翻湧,從剛剛還說玄門正道之人變成了一個目露寒光,陰風陣陣的魔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