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九十一章 分身出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分身出戰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那是三具骸骨,骸骨身上衣衫破爛,儲物袋就在身邊,身上的血肉全都不見了,渾身上下沒有一絲血肉,看樣子已經死了不段時間了。▲∴,不過劉長青從三個儲物袋和衣衫不難看出,這是兩男一女,而且他還曾經見過,就是那在屍氣之地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火元大陸三修士。

他們怎麼會死在這裡?莫非是遭了妖獸毒手?可三人縱使不計也是元嬰期修士,怎麼會毫無還手之力就被殺了,難道妖獸太過強大?

劉長青伸手一招,收了三個儲物袋,伸手一抹,上面殘留的神識全都被抹去,大致看了看裡面的物品,靈石、法寶、靈藥等都有不少,可惜劉長青完全看不上。

看過三人儲物袋,劉長青發覺少了一樣東西,就是那周剛留給三人的螢火珠不見了。按理說三人從屍氣之地出來就用不著螢火珠了,那螢火珠去哪裡了?是殺手他們的妖獸奪走了?妖獸不可能只拿走螢火珠,何況三個儲物袋上面殘留神識都是三人的,沒有妖獸氣息,妖獸也無法直接從儲物袋裡取走螢火珠。

劉長青收起儲物袋,伸手一推,地面出現一個深坑,劉長青袖袍一掃,三具骸骨落入坑中,堆成一座簡單墳墓。

「塵歸塵、土歸土,你們三人終究還是同年同月同日死了,安息吧!」

安葬了三人,劉長青總感覺有些不對勁,躍到飛天虎背上,調轉方向,向發現卜元子骸骨的山洞行去。

數天後,一人一虎來到坍塌的山洞前,亂石已經被清理出來,劉長青跳下來,邁步走入山洞,山洞內原本兩條殘餘的大腿骨只剩下一條,另外一條不翼而飛。

劉長青心中奇怪,當初周剛說要把卜元子宗主骸骨帶回上元宗安葬,怎麼能剩下一條腿骨?從現場清理狀況來看,應該是周剛來的,他為什麼只拿走了一條腿骨?他百思不得其解。

從山洞出來,劉長青袖子里飛出數道玄天劍氣,這一次整座小山峰都坍塌了,徹底淪為一片廢墟。既然不清楚原因,就算了吧,劉長青吩咐飛天虎直奔生域而去。

屍氣之地因為靈藥分身,整體又收縮了數百里,屍氣中存在的大量陰魂似乎覺察到它們賴以生存的地方要消散了,更加惶惶不可終日,更加暴躁。凡是經過屍氣之地周邊的妖獸和修士都受到了陰魂的攻擊。修士和妖獸全都更加害怕,不敢靠近屍氣之地周圍百丈之內。

這一天,一個身影鬼魅一般,出現在屍氣之地邊界,並沒有任何膽怯之意,祭出一枚火紅的珠子,珠子形成一道光幕,把他籠罩在下方,向後張望了一眼,向縱深方向飛去。

來人卻是去而復返的周剛!

他是親眼目睹劉長青離開了屍氣之地,不知用什麼秘法躲避了劉長青神識,為的就是裡面的煉屍!想起化神期煉屍,他心頭火熱,雖然此煉屍已經認主了,但他周剛有辦法讓煉屍再一次認他為主!

此時的他可謂是讓貪婪蒙蔽了雙眼,不僅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宗主令牌,而且連鎮宗之寶都得到了。還有什麼能難得住自己?

四周雖然有眾多陰寒遊盪,但碰到螢火珠形成的光幕,無不慘叫不已,不敢靠近。周剛順利的來到白骨湖,見到白骨湖中修鍊的煉屍,自己賭對了,那人並沒有帶走煉屍!因為這裡屍氣極為純正和濃厚,那人自然不會捨得帶走煉屍,自己的機會來了!

周剛眼中露出貪婪之色,小心翼翼的從儲物袋裡出去一枚靈符。靈符只有巴掌大小,卻散發著古樸氣息,雖然沒有任何靈力流出,但一看就是不同之物。

周剛拋出靈符,然後一口精血噴在靈符上,一股驚人的氣息從靈符上湧出,劃過長空飛向獨龍神君煉屍。

煉屍驀然睜開雙眼,伸出瘦骨嶙峋的手臂抓向靈符,誰知靈符卻無視煉屍的爪子,噗的貼到煉屍腦門上,煉屍竟然一動不動了,被定在白骨湖中!

周剛心中一喜,伸手一指,一件兜法寶飛出,來到煉屍頭頂,把煉屍兜住,拽上岸來。

「你膽子不小啊,敢在本座面前裝神弄鬼!」

就在周剛正待把煉屍收入屍袋中,突然響起的聲音差點把他嚇了一個跟頭,抬頭望去,劉長青就站在他身前不遠處,嚇的他魂飛魄散!

「前輩,我、我」周剛雖然有膽量來偷煉屍,可面對劉長青還是雙腿發軟,冷汗直流。嗯?不對,那人是元嬰後期修士,怎麼眼前之人才不過是元嬰初期,比自己還稍微差了一些,莫非

此「劉長青」當然是靈藥分身,就在周剛來的白骨湖時候,湖底的靈藥分身就覺察到了,不過沒有制止他罷了,就是想看看他耍什麼花招。此刻,原本對周剛的一些好感全都蕩然無存!雖然本尊沒有在此,但本尊傳來的信息作為分身也是知道了,看著周剛頭頂上的螢火珠,劉長青已然明白那兩男一女是周剛所殺。

周剛再一次用神識掃過靈藥分身,確定眼前的「劉長青」就是元嬰初期修為,哈哈大笑起來,身上氣息驟然提升,變成了元嬰中期!

「嚇了本座一跳,不過區區元嬰初期修士,莫非你是那人的分身?嘖嘖,年紀輕輕就祭煉出了分身,可不簡單!不過你在本座眼前可是不夠看的,既然如此,本座就不客氣了,這具分身本座就笑納了!」周剛不再是唯唯諾諾、膽戰心驚的狀態,右手一探,一隻靈力大手出現在空中,向靈藥分身抓去。

靈藥分身搖了搖頭,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忘恩負義和膽大妄為之人,左手一抖,山河扇出現在手中,強大靈力灌入扇中,猛地對準大手一扇。靈力大手立即好像進入了泥澡之中,停滯不前,緊接著被山河扇颳起的罡風吹的四分五裂,轟然變成了斑斑靈力光點,消失在空中。就連附近的陰魂,在山河扇的一扇之下魂飛魄散!

周剛一愣,望向靈藥分身手中的山河扇眼神就不同了,充滿了佔有慾:「不錯,好寶貝!這扇子歸本座了!」

說罷,一拍後腦,一把分水叉從嘴裡飛出,化作一道寒光,飛行靈藥分身。

靈藥分身自然不止一樣法寶,劉長青當初把萬鬼幡都給他了,此刻不用等待何時!

張嘴一吐,萬鬼幡嘩啦啦飛到半空,迎風一展,旌旗飄揚,裡面的鬼將、鬼帥蜂擁而出,貪婪的吸收周圍的屍氣,更有甚者把陰魂當做食物,抓了吞下。

靈藥分身可不是讓它們出來玩耍的,一抖萬鬼幡,近萬鬼物沖向周剛,裡面還有兩條五級妖魂,張牙舞爪,神態兇猛,看的周剛目瞪口呆。

他怎麼變成魔修了?

可靈藥分身不會給他解釋什麼,元嬰中期又如何?自己重寶在身,區區元嬰中期修士還不放在眼中。不過小心謹慎的性格還是讓他偷偷放出了黑血神針這一偷襲利器,相信黑血神針和萬鬼幡的配合下,周剛定然會輕而易舉的授首!

但周剛不過一呆而已,一拍出去袋,三隻銀色小人出現在手中,對準衝來的鬼物一拋,瞬間變成三個銀光閃閃的金屬傀儡人,一個張嘴噴出藍色電弧,啪聲中,數只鬼物就煙消雲散,雷電正是鬼物的剋星。另外兩個傀儡各自揮動拳頭,一拳就打爆一隻鬼物,雖然不足以致命,但一連數下之後,鬼物也被打的魂飛魄散!三個金屬傀儡都是元嬰級別的!

靈藥分身眉頭一皺,沒想到周剛這傢伙還挺難纏的,一抖手腕,黃龍盾出現在手中,黃色靈光大盛,擋在身前。

當!

一聲巨響,周剛祭出的分水叉重重落在黃龍盾上,發出驚天動地的響聲。黃龍盾只是一顫,穩穩的抵擋住了分水叉。

沒等分水叉再一次發起攻擊,劉長青偷偷放出的黑血神針已經來到周剛面前三丈之內。但周剛臉上一變,身形一轉,就消失在黑血神針面前,讓黑血神針落在了空處。

還挺警覺的,既然黑血神針偷襲不得法,就失去了偷襲的意義,空中黑光一閃,黑血神針一分為七,向幾丈外剛剛現場身形的周剛激射而去。

周剛臉上一寒,瞳孔微縮,針形法寶!剛才他是憑藉心中警兆躲避而去,誰知黑血神針如同跗骨之蛆一樣緊隨而來。周剛後退一步,雙手一合,然後張開,掌中出現了一個靈力盾牌,黑血神針剛剛飛到他身前,就被靈力盾擋住,無法前行。畢竟周剛是元嬰中期修士,其法力要比靈藥分身強大許多。

靈藥分身冷笑一聲,一道法決打出,萬鬼幡萬千鬼物轟的四散,躲開三個金屬傀儡,直撲周剛而去。同時袖袍一甩,黑血神針嗖的飛向旁邊,消失在空中隱匿起來,等待下一次偷襲。

周剛警惕的看著四周,神識一動,分水叉盤旋著飛回,在空中劃過一片藍色虹光,撲上來的鬼將和鬼帥就紛紛碎裂,慘叫著變成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