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九十二章 符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符寶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鬼物雖然眾多,但大都是鬼將、鬼帥級別,無法和元嬰中期的周剛相撇間就被周剛滅掉了數十隻,可隨著鬼王的湧出,周剛有些吃力起來。,

可他依舊是毫無懼色,右手一指分水叉,分水叉發出一聲嗡鳴,在空中一滾,變成一條藍色蟒蛇,搖頭晃腦,張開大嘴噴出一片碧浪。碧浪噴涌而出,落雨紛飛,水滴落在撲來鬼物身上,發出陣陣青煙!

鬼物慘叫起來,臉上現出恐懼之色,向後不停退卻,就連鬼王也膽戰心驚的倉皇逃離,不敢攖其鋒芒。

靈藥分身驚呆了,這是什麼法寶?如此厲害,似乎正是克制萬鬼幡中的鬼物,難怪周剛有恃無恐。這可有些麻煩了。

周剛微微一笑,打出一道法決,藍色蟒蛇呼嘯著在其身邊游弋,所到之處,鬼物紛紛退避三舍,無法近身。

靈藥分身望著周剛身後兜里一動不動的煉屍,心中一動,有了主意。

周剛在驅走了鬼物之後,伸手一招,召回分水叉,趾高氣昂的向靈藥分身走來:「道友不要在掙扎了,如果想要保住元神,趁早離去為妙。看在你曾經幫個本座的份上,饒你元神一命!」在他看來,靈藥分身已經無計可施,針形法寶偷襲不成,已經失去了先機,鬼物法寶也被自己的分水叉克制的死死的,自己此戰定然大獲全勝。

靈藥分身面不改色,「你一直就是這樣忘恩負義、扮豬吃虎的嗎?」

周剛哈哈一笑,得意的說道:「在修仙界,如果太過張揚就死的快,如果心不黑,同樣沒有好下場!當初本座拿出螢火珠給他們用,他們不是一樣想要算計本座嗎?本座又不是傻瓜,當然清清楚楚,只不過本座能隱忍罷了。」

「你不是隱忍,而是早已算計,當初把螢火珠留給他們三人,不是好心給他們用,而是怕他們一旦離去,殺戮域地大物博,你一時半刻找不到他們,無法報仇。留下你的螢火珠,自己就能輕易找到他們三人,自然就殺了他們三人,取走了螢火珠。你為了製造是妖獸殺死他們的假象,偏偏沒有動他們的儲物袋,可你卻拿走了螢火珠!」靈藥分身淡淡的說道,從本尊已經知道前因後果,自然能推斷出來周剛的行徑。

啪,啪!

周剛拍起巴掌,讚歎道:「道友果然心思縝密,連這都能猜到。不知你是否重新返回那山洞了嗎?知道少了什麼嗎?」

「如果沒有猜錯,你拿走的大腿骨上有什麼秘密之物,而這秘密之物只有你們上元宗修士才知道,本座猜的可對?」

周剛臉色一變,看向靈藥分身的眼神就不一樣了,只憑藉少了一根大腿骨就能猜出自己真正的目的,此人不能留下!如果傳揚出去,自己連上元宗都回不去了,還指望當上元宗的宗主呢。周剛眼中露出凶芒,雙手緊握分水叉,向靈藥分身走來。

「怎麼,說中你心事了?想要殺本座了?你能殺得了本座嗎?」靈藥分身依舊是風輕雲淡的表情。

「你以為本座殺不了你嗎?你的針形法寶失去作用,鬼物也被本座的分水叉克制的死死的,還有金屬傀儡幫助本座,要不是原來想要留下你這具分身,本座早就殺了你了!如今你知道的太多,留你不得!納命來!」周剛表情猙獰,惡狠狠的吼道,手中分水叉猛然祭出,直刺劉長青胸口!

誰知靈藥分身毫無懼意,連黃龍盾都沒有祭出,雙手背後,就那麼直直的看著周剛。

周剛一愣,難道他已經嚇傻了嗎?連防禦都忘記了,眼見分水叉距離靈藥分身不到一尺,突然一雙枯槁一般的拳頭落在分水叉上,強悍如斯的法寶居然被一雙拳頭轟成了碎片!

哇!本命法寶被毀,周剛心神震蕩,不由的噴出一口鮮血,是煉屍!他是如何從鎮屍符下逃脫的?這不可能啊!

看著周剛詫異的表情,靈藥分身微微一笑,伸手一招,一道黑光帶著鎮屍符飛回,落在手心中,手掌一翻,黑血神針和鎮屍符全都被收進儲物戒中了。

「你、你」周剛顫抖的手指指著靈藥分身,自己怎麼就忽略了針形法寶呢。此刻大勢已去,萬鬼幡中鬼物見沒有了威脅,立即風涌而至,密密麻麻的撲了上去。

周剛手忙腳亂的又祭出一件法寶,可威力遠不及分水叉,雖然有螢火珠這樣的至陽寶物,可片刻后,在付出了數百鬼物的代價之後,周剛渾身血肉全都被鬼物吞食了,剩下孤零零的一個元嬰,瑟瑟發抖,還沒有等瞬移出去,獨龍神君煉屍就一把抓住了元嬰,和儲物袋一起送到靈藥分身之前。

靈藥分身毫不猶豫的把手放在元嬰頭頂,施展搜魂術。

過了半柱香時間,靈藥分身鬆開手,示意煉屍把已經痴獃了的元嬰吞下。元嬰對於煉屍來說可是大補之物,長期服用可以提升其修為。

經過搜魂,靈藥分身終於知道周剛取走的卜元子大腿骨有什麼秘密了。

上元宗有一個公開型的秘密傳統,所有核心弟子都會知道,每一代宗主都會把宗門的鎮門之寶《上元功》的功法記錄在身體某一部位,這是怕宗主一旦發生意外死亡,還會有人把《上元功》找回來,免得遺失在外。而卜元子卻把記錄《上元功》的玉簡以秘法藏在了大腿骨內。當初劉長青如果會在意兩塊骸骨?

周剛按照劉長青所給的地圖找到了骸骨,但賊心不死,惦記起煉屍來,這才因為貪婪身死道消!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如果好好得了宗主令牌和鎮宗之寶,回去當一個宗主,豈不是逍遙快活?宗門大量修鍊資源都會提供於你,何苦死在這裡呢?」靈藥分身嘆了一口氣,拿著儲物袋和螢火珠,袖袍一揮,三個無主變成巴掌大小的金屬傀儡也收起來,沉入湖底繼續修鍊。

白骨湖又陷入了平靜,獨龍神君煉屍張嘴吸走了萬鬼幡,也進入湖中。

劉長青此時已經坐在飛天虎背上,一路向西,按照逍遙神君的記憶,尋找去往生域的入口。

就在劉長青趕了二十幾萬里路后,不遠處傳來一陣強烈的打鬥,遠遠就能看見法術、法寶漫天飛舞。劉長青散開神識,發現居然是兩伙人類修士,其中一夥他還非常熟悉。

劉長青毫不猶豫,立即示意飛天虎向戰團奔去。

這兩伙比較奇特,一夥是一僧一道,二人背靠背,各展神通,抵禦外圍的六七名修士的攻擊。而外圍修士身上穿著各不相同,顯然是臨時組成的,不過每個人出手狠辣,看向老道的眼神全都的充滿貪婪,卻又不想傷到老道,所以各種法寶幾乎九成是向和尚身上招呼,讓和尚險象環生。

「那小和尚,識相的快些離去,看在多年份上,我們饒過你不死!」外圍的一名修士喊道,他們原本和小和尚是一夥的,而且小和尚多次救過他們的性命,但前幾天無意間遇到了眼前那邋遢的老道,剛開始並沒有注意,後來才發現老道居然的極為罕見的靈藥化形!

這可是修仙界最為珍貴的祭煉身外化身的最佳材料,每個人都眼紅了。有了身外化身,可是相當多了一條命,而且戰力翻倍啊。

可小和尚卻偏偏一根筋,說什麼萬物皆有靈,既然人家都已經修出人形了,就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只要他沒有危害到他們就不能肆意殺戮!

雖說一個和尚、一個道士,比他們要少好幾個人,但是和尚的戰力極強,雖然一直處於劣勢,卻每次都會化險為夷,久戰不下。

為首的一人頗為惱火,幾次挑撥離間,讓小和尚離去都沒有奏效,此刻卻惡向膽邊生,臉上露出狠戾之色,一拍儲物袋,心疼的取出一件靈符,手腕一抖,對準小和尚投了過去。

靈符的變成一把金色小劍,半尺長,上面一股驚人的威壓四散而出,竟然在空中就發出呼嘯之聲,所到之處,空氣都為之扭曲了。

「符寶!」就連劉長青都大吃一驚,這符寶已經不算是靈符之用了,雖然也是一種符籙,可能繪製符寶之人其修為必須是化神期以上。化神期以上修士,會以秘法把某一驚世駭俗的神通封印在特殊的載體上,留給後輩救命之用。這神通雖然不及全盛時期化神修士,但至少有一半威能。而且符寶不像其他符籙一樣,是一次性的,而且還可以多次使用,直到符寶裡面的靈力潰散為止。

劉長青雖然曾經得到過三個化身修士的儲物袋,但裡面都沒有符寶。原因很簡單,化身期修士一般都不輕易煉製符寶,因為符寶都有一定的失敗率,而且失敗率很高,比普通靈符要高出數倍,這就造成極大的風險;此外,修士如果煉製符寶,對自身修為都有一定損失,至少損失十年二十年修為,所以一般人極少煉製符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