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九十四章 腸子都悔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 腸子都悔青了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劉長青自從進階為元嬰後期修士,還沒有仔細觀看蛇戒裡面情況,如今裡面百丈面積已經變成了近千丈,四周灰濛濛的氣團向外面退縮的不少,顯得格外的寬闊。莫非蛇戒會隨著自己修為提升,面積會逐漸加大?

劉長青喜出望外,一個蛇戒就能把幾個宗門所有寶物都裝的下了,今後不用為沒有地方儲存寶物擔心了。

「如果這裡面能形成一個個房間,房間里再有貨架就好了,這樣寶物存放就不會如此凌亂。」劉長青這樣想到。

劉長青念頭剛落,蛇戒中就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一排排高大的土黃色建築物拔地而起,威武壯觀!這是什麼情況?莫非只要自己一個念頭,蛇戒就會隨著自己的想法而改變?

如果是這樣,裡面應該就有一個個貨架了。

推開一個房門,房內果然的一個個整齊的貨架,和火龍谷寶庫內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不過劉長青觸碰貨架,手卻從貨架上穿了過去,這些貨架都是虛幻的。劉長青有些失望,看來眼前的都是假象。

「主人,別看貨架是假的,但房間全都是真的。你可以分門別類整理、擺放各種寶物了。如果有機會,主人可以再找一塊九度金,貨架就會變成真的了!」

原來如此,劉長青鬆了一口氣,看來這蛇戒還能自我升級改造,不錯!

可是九度金如此珍貴,自己能得到一塊就已經是天大機緣了,怎麼能再找到一塊呢。九度金?再找一塊?劉長青心中一驚,莫不是,他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連忙翻找那幾口裝有炫光劍材料的箱子,匆忙打開,裡面的九度金不見了!

劉長青只覺得眼前發黑,怪不得眼中建築物顏色有些眼熟,原來是九度金!

「該死的,快還給我!還給我!我的九度金!」劉長青咆哮起來,指著一排排建築吼道。

可四周靜悄悄的,連書靈聲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劉長青幾乎是撕心裂肺的吼叫。過了一炷香時間,劉長青才平復了氣憤的心情,「書靈,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誰偷了我的九度金!是誰!」

「是誰、是誰」空中只留下劉長青的怒吼,沒有人回答。

過了良久,書靈才悠悠道:「主人,是你自己啊!」

劉長青兩個眼珠子立即瞪得溜圓,「怎麼會是我?我沒有啊!」

「主人,你剛才不是想在這裡形成一個個房間嗎,蛇戒自然就按照主人的意思行事了!」

劉長青傻眼了,原來罪魁禍首就是自己!此刻,他腸子都悔青了,自己怎麼就突然多出如此想法來了,炫光劍又缺少了一樣最重要的煉製材料了!

垂頭喪氣的從蛇戒中退出來,連整理寶物的心情都沒有了,臉上陰沉的想要下雨一樣。

就在此時,遠處飛天虎進階之處傳來強烈的靈力波動,劉長青散開神識,發現竟然有人在攻擊飛天虎所待的山洞。此刻正是飛天虎進階的關鍵時候,一旦被驚擾,定然進階受到影響,輕則失敗,重則受傷,境界掉落!

劉長青勃然大怒,正好心中鬱悶無法發泄,立即飛了過去。

攻擊山洞的三名修士都是元嬰期修士,一名竟然是元嬰後期,另外兩人全都是中期修為。銀衫書生已經變成一堆廢鐵,被拆散了。

三人出手狠毒,招招致命,就是想要把正在進階中的飛天虎擊斃!五級妖獸渾身皮毛、骸骨都是寶物。平時自然不敢輕易上前,如今正是飛天虎進階關鍵時刻,極為虛弱,無法攻擊,只能憑藉強大肉身防禦三人攻來的法寶。

那元嬰後期修士使用的是一件大刀古寶,長達三丈有餘,聲勢浩大,每一刀都呼呼作響。另外元嬰中期修士一個用的是一條長鞭,一個用的是長弓。長弓狀的法寶還是劉長青第一次見到,和裂天弓不一樣的是此人用的弓是帶弓玄的,射出的箭矢長三尺,拇指粗細,箭身漆黑,上面似乎有奇怪的符文若隱若現,一看就不是凡物。

只見箭矢從長弓上激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黑色殘影,嗖的消失不見,等出現時候已經來到飛天虎眼前,直接跨越了近百丈的距離!

劉長青瞳孔微微一縮,此箭竟然有空間神通!

飛天虎見狀露出膽怯之意,一邊控制身體內狂暴的妖元,一邊揚起巨爪拍向疾馳而來的箭矢。

「不要碰!」劉長青大吼一聲,手中金色鱗片飛出,后發先至,在空中一轉變成鍋蓋大小,擋在飛天虎身前。

當!

一聲驚天巨響,金色鱗片被箭矢擊的搖晃了幾下,還是擋住了箭矢。飛天虎嚇得驚出一身冷汗,如果剛才自己爪子去抓此箭,恐怕已經被穿透了。

洞口人影一晃,劉長青修長的身形擋在飛天虎前面:「飛天虎,你專心突破。這裡交給我!」關鍵時刻,劉長青會擋風遮雨!劉長青從來不惹事,但卻不怕事,自己的小弟受到攻擊,自己這個當大哥的怎麼也要找回面子!

對面的三人同時收起了法寶,那黑色箭矢自己飛回主人手中。

「這虎妖是道友的?」元嬰後期修士看了一眼劉長青,問道。眼前之人,年紀不大,卻有著和自己一樣的修為,太驚世駭俗了,莫非的那個化神期老怪的後人?如果是他的獸寵,自己還不好強行搶奪了。五級妖獸皮毛、獸骨是非常珍貴,可要為此得罪化神期老怪可就不值得了。

「沒錯,飛天虎是本座的坐騎,也是本座的朋友!你們如此恬不知恥的攻擊正在進階的它,是不是有個交代!」劉長青語言冰冷,毫不客氣的說道。

那元嬰後期修士眉頭一皺,化神期老怪的後人都是如此猖狂嗎?他是不是認為元嬰後期就能吃定自己三人了?

另外兩名元嬰中期修士向元嬰後期修士圍攏過來,使用長弓的修士道:「大哥,你看怎麼辦?」

元嬰後期修士沉思片刻,道:「既然此妖是道友圈養的,那都是誤會。我們兄弟三人告辭了!」

「且慢,這是你們家嗎?想來就來,想打殺就動手?不給個讓本座滿意的交待,誰都走不了!」

元嬰後期修士怒極而笑,「好,好!我們長空三英還沒有見過如此囂張的人呢。就算你背後是化神修士又如何,我們兄弟三人把你打殺於此,誰也不會知曉!老二,老三動手!」

另外二人立即祭出法寶動起手來。

劉長青早就憋著一肚子火,珍貴的九度金沒有了,飛天虎進階差點被殺了,而且進入元嬰後期,還沒有真正的打過一仗,也不知自己有多厲害了。

手中一翻,裂天弓出現在手中。裂天弓剛剛出現,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那用長弓元嬰中期修士黑色箭矢剛剛射出,突然轉了一個彎,好像臣子見到皇帝,僕人見到主子,竟然飛到劉長青身前,一動不動,然後嗖的來到裂天弓上,搭在弓上,完全那麼自然,就像是天生一套似的。

那用長弓修士驚呆了,這是什麼情況?

劉長青一喜,剛才看見此箭就覺的不凡,沒想到居然是裂天弓的箭矢,不再猶豫,拉滿裂天弓,弓如滿月,那黑色箭矢符文閃爍,箭身冒出黑色火焰,離玄而去!

嗖!

破空聲刺耳,黑色箭矢帶著火焰,在半路竟然變成了一條冒著火焰的黑色蛟龍,鑽入那修士身體內。

轟!

那元嬰中期修士帶著吃驚、恐懼的表情四分五裂,連元嬰都沒有逃出來!

「二弟!」

「二哥!」

兩人大聲悲呼,雙眼通紅,瘋一般沖向劉長青。

劉長青也是一愣,這黑色箭矢可不靈力箭矢威力大出數倍,以前靈力箭矢最多能傷到元嬰初期修士,而對方可是元嬰中期修士,一箭就結果了此人!劉長青大喜過望,伸手接住飛回的黑色飛箭,發現飛箭上篆刻著三個古文「穿雲箭!」

「裂天弓」配合「穿雲箭」正是絕配!

但面對元嬰後期修士劈來的大刀和元嬰中期修士的長鞭,劉長青也不敢輕視。手掌一翻,紫金盤龍槍出現在手中,迎頭直刺元嬰後期修士的大刀。同時嘴裡噴出伏魔鞭,迎風一轉,變成尖吻蝮蛇,張開蛇口,咬向飛來的長鞭。劉長青以一敵二,和兩人鬥了起來。

裂天弓雖然犀利,但只適合偷襲,面對撲上來的二人稱手的還是伏魔鞭和紫金盤龍槍。尤其是紫金盤龍槍,渾身發出紫色火焰,宛如一條蛟龍把大刀逼的步步後退。

元嬰後期修士冷靜下來,眼前的年輕修士不可小覷啊,居然只憑藉一人之力,就和他們兄弟二人鬥了個旗鼓相當,一旦他的獸寵進階完畢,他們可就危險了,莫非必須用那件寶物了?可那寶物是第一次使用,掌門曾經說過,不到萬不得已不能使用!

元嬰後期修士右手一抹儲物袋,一個巴掌大小錦盒出現在手中,思慮片刻,還是沒有打開。見自己的法寶開山刀已經落了下風,一拍胸口,精血噴射到開山刀上,大刀一震,發出耀眼的光芒,以泰山壓頂之勢重重的劈向紫金盤龍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