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九十八章 血源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 血源精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就在劉長青拿起茶壺蓋放到茶壺上后,壺蓋居然縮小了,變成茶壺所需要的茶壺蓋大小,嚴絲合縫。.org就在壺蓋蓋在茶壺上后,整個茶壺就發出一陣耀眼奪目的光芒,五光十色,艷麗多彩,晃的劉長青眼睛都睜不開了。

光芒過後,原本黝黑的茶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青色的茶壺,壺身上靈光流轉,雕刻著鳥獸魚蟲、飛禽走獸,一個個活靈活現,好像是活的一樣。

「天啊,主人,你也太幸運了,氣運太盛!這是仙界十大仙寶之一的『煉妖壺』啊!這怎麼可能?仙寶怎麼會遺落在人間界?不可能啊!」書靈有些抓狂了,簡直不敢相信,「不對!這壺雖然是煉妖壺,可裡面沒有仙靈了,已經不是仙寶了!」

劉長青在聽到「仙寶」二字就完全傻掉了,他不敢相信自己會如此命好,居然能得到一件仙寶,可聽到書靈後面的話,反而送了一口氣。仙寶?可不是自己一個小小元嬰期修士能擁有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是古不變的真理!就是此壺已經不是仙寶了,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總比道器還要高出處許多吧,已經是自己得到的最厲害的寶物了。

不過劉長青懷著激動的心情對煉妖壺進行煉化,可依舊以失敗告終。雖然有些失望,但高興的心情還是不變的,現在無法煉化,是因為修為太低,等自己修為大漲,達到跟高級別,一定會煉化的!

最後,劉長青拿出一個一直都沒有關注過的寶物一個長著一雙翅膀的小車。這還是從金吾子那裡得到的,如果沒有記錯,這長著翅膀的小車就連金吾子都一直沒有煉火過。原因有兩個,一來此寶極為特殊,是飛行類法寶,是輔助類交通法寶,就像劉長青之前用過的遁地梭一樣。不過此寶上禁制多達一百零八道,其中防禦禁制七十二道,加速禁制三十六道;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此寶不能單獨操控,必須由五級以上級別的飛行妖獸拖拽才可以駕馭。

不說一百零八道大宗師級別的禁制,就算這第二個條件就難以滿足。要知道妖獸只要是成年了,就極難被馴化,因為妖獸凶性暴戾,所以妖獸都是從小和人類修士簽訂主僕契約。但幼小的妖獸想要變成五級妖獸,沒有十萬年都做不到。.org可人類卻沒有那麼悠長的生命,可以說此寶煉化了也沒有機會使用,誰會煉化一個一直都無法用的寶物?

但劉長青卻不同,他有飛天虎!

如果沒有看錯,飛天虎其實早已經痊癒了,但它吃了數枚長生果,加上凝元露,這一次反而因禍得福。劉長青相信,當飛天虎醒來時候,應該進入五級高階妖獸級別了,再修鍊一段時間就會渡劫進入六級妖獸!

到時候,飛天虎就會生出一對翅膀,這追風車就會大有用處,因為追風車加上飛天虎,其速度就算是化神修士都望塵莫及。

不過追風車這一件法寶,就耗費了劉長青三天時間才煉化完畢,畢竟上面是一百零八道禁制。

接下來,劉長青按照書靈的指示,把伽羅王屍體放出來,收了藍冰焰,用無名匕首把伽羅王渾身上下的皮剝下來,打算日後煉製一套鎧甲。要知道伽羅王的防禦就算紫金盤龍槍都無法破開,自然是煉製防禦法寶的最佳材料。

不過書靈讓劉長青重點收集的卻是伽羅王肉身中的鮮血。書靈雖然對伽羅王不太熟悉,但根據它的經驗,伽羅王防禦力如此強大,其血液中肯定能夠提煉出一種叫「血源精」的物質,這種物質對其他人沒有任何作用,但對於體修之人卻是極為珍貴的煉體材料。

如今,劉長青的煉體一直位於五級低階妖體,遲遲無法進階,這和沒有好的煉體材料有關。血源精的出現讓他看到了新的希望。強大肉身可以多出一條命,可以在瞬間萬變的戰場上多一絲生機!

劉長青拋出一個玉瓶,瓶口朝下對準伽羅王屍體,一道法決打出后,玉瓶中湧出強大的吸力,伽羅王屍體中就鮮血噴涌,飛向玉瓶。誰知伽羅王屍體內鮮血太多,足足裝了五個玉瓶才停止。每個玉瓶里足有三百斤血液。

劉長青把失去血液的伽羅王肉身收起,雖然這肉身對他沒有什麼用處了,但對於飛天虎卻是大補之物,等它蘇醒過來就可以吃了。

劉長青先拿過來一個玉瓶,拋在空中,瓶子鮮紅的血液流淌而出,卻被劉長青用法力穩在空中。雙手一攤,兩團金色火焰從手心中冒出,這是他的嬰火。因為藍冰焰溫度太高,如果用在提煉血源精上,恐怕連整團血液都燒成虛無了。

「去!」劉長青叱喝一聲,金色嬰火從手中飄出,飛到半空中對準那團血液焚燒起來。

紅色血液翻滾,發出的聲音,裡面湧出了騰騰水汽。三百斤的血液逐漸縮小,很快,就變成拳頭大小的一團。不過此時,血液濃縮后已經不是紅色的,而是變成了淡金色。此時任憑嬰火如何焚燒,拳頭大小的淡金色血液都不繼續縮小了。

劉長青又如法炮製的把其他四瓶血液都提煉出這樣淡金色血液,五個玉瓶一千五百多斤的血液不過才提煉出五六斤的濃縮血液來。

「書靈,這就是血源精嗎?」劉長青看著空中漂浮的濃縮血液向書靈問道。

書靈沉默片刻,道:「主人,我感覺好像和傳說中的血源精有些不一樣。似乎還應該繼續濃縮下去。血源精經過是純金色,而不是淡金色,你應該用藍冰焰試一試。」

劉長青也知道火焰的溫度決定提純的純度,這就像煉製法寶一樣,火焰溫度越高,各種煉器材料中留存的雜質就越少,提煉伽羅王血液亦是如此。

把五團淡金色濃縮血液合在一起,收起金色嬰火,張嘴吐出藍色的藍冰焰。誰知藍冰焰剛剛飛出,空中那團淡金色濃縮血液居然顫抖起來,自己就沸騰了,汩汩冒出氣泡。只一個翻滾,就變成一個迷你版的伽羅王,化作一道金光,慌裡慌張的逃遁而走。

劉長青一驚,血液居然還能化形?這有些太神奇了!但劉長青好不容易提煉出來的血液怎麼會讓它跑了,大手一伸,空中就出現了一個靈力大手,一把抓住那迷你伽羅王帶了回來。

藍冰焰立即飛上去,緊緊包裹住迷你伽羅王,開始灼燒。

迷你伽羅王表情痛苦,發出無聲的嘶吼,但很快就被藍冰焰的高溫熔化了,又恢復成一團血液模樣。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五個拳頭大小的血液又變成了一個拳頭大小,足足縮小了八成。這一次血液可就變成純金色的了。

收起藍冰焰,單手拖著血源精。劉長青能清楚的感受到血源精裡面發出的強大的生機。如果這血源精鍊化到身體內,劉長青相信自己的煉體一定會再上一個台階。

脫掉衣服,劉長青赤身**坐在蒲團上,把血源精拋到頭頂,粘稠的血源精如同瀑布一般,緩緩流淌而下,慢慢的就遍布劉長青全身。當劉長青渾身上下都布滿了血源精后,劉長青立即運轉許久都不曾用過的煉皮鍛毛術,渾身毛髮長出了數尺長,用毛髮把血源精包裹起來,形成一個繭蛹,劉長青在裡面快速吸收起來。

但那血源精剛剛滲入劉長青的肌膚,劉長青差點沒有跳起來。血源精居然滾燙滾燙的,好像無數根火熱的針刺在劉長青身體上,而且還帶著麻癢,似乎是成千上萬隻螞蟻鑽入他的身體內,來回啃咬爬行。

怎、怎麼這麼難受?劉長青牙齒咬得咯蹦蹦直響,這可不之前任何痛苦都難受,抽髓換血也不過如此吧。

劉長青額頭青筋暴起,渾身冒起一個個鼓包,在身體內亂串,但劉長青牙關緊咬,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保守元神,緩緩煉化血源精

時間又過去三年,外面烏龜形狀山峰處來了兩個人。每個人都是狼狽不堪,身上沒有一處好的地方,衣衫襤褸,就像討飯的叫花子。

「小和尚,你已經找了八年了,你確定那人就在這裡嗎?」老道用幽怨的眼神看著蓬頭垢面的小和尚,問道。

「嗯,應該沒有錯了。他應該就在這裡!」小和尚非常篤定的說道。

「這句話你已經說了不下一百遍了,不然咱們也不至於八年時間也沒有找到他了,唉,當初他怎麼就不等等咱們呢!八年啊,咱們跑了多少冤枉路?至少有一千多萬里了吧?」老道一臉苦相的說道。

小和尚滿臉尷尬,這個、那個的支支吾吾不再說話,而是左顧右盼,尋找著什麼。

轟隆!烏龜型山峰突然衝出一道光芒,飛到半空,二人定睛望去,卻是一隻長著一對翅膀的老虎,後面還拖著一個長著一對翅膀的戰車,上面站立的不是他們苦苦尋找的劉長青還是誰!

「原來是你們,一路辛苦了。上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