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零三章 黑蓮仙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 黑蓮仙子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不去管長髯修士怨毒的目光,劉長青已經落在無盡河河面上,但奇怪的是他並沒有沉入河水中。雅文言情.org凡是劉長青落腳地方,河水立即結成厚厚的冰,每一步都是如此。在劉長青左腳之下是一團幽藍的火焰,火焰貼在他的腳下,落到水面上,河水就迅速的變成了冰!經過數十年滋養,劉長青已經可以熟練操控藍冰焰釋放其中的寒氣了。

在他右腳之下,卻是小飛蛇,每到一處,小飛蛇就噴出一口寒氣,河水也變成了冰,劉長青就這樣在河面上飛奔而去!

長髯修士瞳孔微微一縮,這是一個強大的對手!自己可不敢冒然追去,還是等七人殺光了那些修士再說吧。

「道友,救命,救命啊!」

「前輩,請出手懲惡揚善,我等一定重謝!」

「啊--!」

被幾名元嬰後期修士打壓的修士們見劉長青順利逃出碧雲船,開始向他呼救,希望劉長青能援手,不過劉長青可不想多事。那幾名修士可不像表面上看去的那麼簡單,好像是傀儡一般,眼神空洞,似乎被某種秘術控制了心神,其背後說不定有極為重大的危機。

不過劉長青目光掃過,卻愣住了,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進河水中。

甲板上原來的二十一名修士已經死了七八名,每個人的元嬰都被一個冒著魔氣的巨兜起來,無法逃脫。這並不是讓劉長青震驚的事情,而是那紅衣女修。紅衣女修右臂受傷,鮮血橫流,倒在地上,臉上遮面的面紗脫落,露出真容。

肌膚賽雪,目如彎月,因為疼痛,柳眉緊鎖,讓人憐惜。劉長青發獃不是因為次女修的美貌,而是此女長得和鄭翠雯幾乎是一模一樣!久久平靜的心激蕩起來,雖然內心深處知道眼前之人不是鄭翠雯,但卻不得不救一救了。

劉長青身形一轉,向碧雲船奔去。

此時,一名黑衣元嬰後期修士正伸出大手抓向紅衣女修,臉上沒有一絲憐香惜玉之色,一片木然。紅衣女修嚇得花容失色,居然忘記了躲閃。

劉長青哪裡還猶豫,嘴中爆喝:「敢耳!」右手五指微張,五道精純的玄天劍氣激射而出。劉長青修鍊的玄天劍氣早已經是大成境,每一道威力都堪比普通法寶,隨著嘶嘶破空聲,玄天劍氣準確的落在那黑衣修士伸出的手臂上。.org

噗噗噗噗噗!

一條手臂被斬成了五截,落在地上。但那黑衣修士面無表情,似乎那斷臂不是自己身上的一樣。身形一晃,劉長青已經站到紅衣女修身邊,伸手拉起紅衣女修。

紅衣女修臉色慘白,還沒有從剛才驚嚇中緩過來,見是劉長青出手救了自己,低頭蚊蠅般道了一聲謝,就要離開。

劉長青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沖向無盡河:「他們不是一般修士,咱們快走!」

「等等,還有如花他們呢!」紅衣女修一愣,轉而明白劉長青的意思,露出感激之情:「道友能否把他們三人一併救了?」

「不能!」劉長青斬釘截鐵,沒有絲毫商量餘地。

「他們不走,我也不走!」紅衣女修卻很固執,掙脫劉長青的手臂,就要向裡面走去。

「小姐,你快走,不要管我們!快走!啊」三名僕人中的一人原本正朝紅衣女修說話,卻遭了毒手,另外的女修也慘叫一聲,跌在血泊中。

「如花!」紅衣女修悲呼一聲,祭出法寶就要衝上去,劉長青一個箭步來到她身邊,手刀一揮,打在她後頸,紅衣女修軟綿綿的倒下。

劉長青伸出手臂攬住女修身子,扛在肩膀上,從碧雲船豁口飛身跳下,迅速的奔向遠方。

身後碧雲船上慘叫聲連連,剩下的修士很快就全都被滅了,他們的元嬰全都一個個被黑兜住,昏迷不醒。碧雲船上的禁制讓元嬰無法瞬移出去,進入碧雲船就像進入了牢籠中一樣。

長髯修士沒有看一眼那斷臂的黑衣修士,而黑衣修士們在殺完人後就立即清理現場,每個人的法寶、儲物袋全都堆放在一起。長髯修士盯著劉長青遠去的背影,沉吟片刻,拿出一枚傳訊玉簡,對著裡面說了幾句話,然後鬆手放了出去。傳訊玉簡變成一道火光消失在天際。

劉長青扛著紅衣女修,健步如飛,腳下每一次落在無盡河上,都生成一塊浮冰,托著劉長青的身子,不至於下墜河中。

劉長青狂奔了一個時辰,也不過奔出才奔出四百多里,遠處隱約能看見了河岸。劉長青心中一喜,加快腳步。誰知肩膀上的紅衣女修嚶嚶醒來,睜開迷茫的雙眼,見四周是一片白茫茫的水,臉色驟變:「放我下來,放我下來!我要回去!死也要和如花他們死在一起!」

劉長青站住身形,右腳一跺,身邊方圓十丈之內的河水立即變成了一塊巨大的冰,把紅衣女修放了下來,望著她既熟悉又陌生的臉頰,微微出神,腦海中全都是鄭翠雯的影子,一滴一滴。畢竟二人一同生活了十年,經過數十年的沉澱,雖然沒有見面,但對鄭翠雯的思念卻越發強烈。

紅衣女修被劉長青看的有些發毛,那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睛啊,充滿憐惜、愧疚、自責,更是充滿滄桑,卻有異常的明亮、深邃!紅衣女修連多路而走都忘記了,就那麼獃獃的被劉長青目光注視著。

嘩!

不遠處,無盡河水突然掀起了滔天巨狼,浪高十幾丈,向兩側分出,中間形成一個直徑近十丈的水柱,水柱上水花翻湧,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蓮花台,上面端坐著一名身穿黑衣的女修。

女修貌美如花,比紅衣女修還要略勝一籌,可眉宇之間顯露出一絲絲邪氣,嘴唇上塗抹著紫色唇脂,更加詭異。

「小傢伙,就是你們兩個差一點壞了本仙子的好事?」黑衣女修黃鶯般的聲音傳來,卻充滿了冷漠和蔑視,但龐大的威壓彌散開來,整個無盡河水都靜了下來,不再波濤洶湧,變成了一面鏡子般。

劉長青面對美麗的黑衣女修,竟然生成一種畏懼,比面對逍遙神君還要可怕!而紅衣女修也驚呆了,蓮足不住的后移,來到劉長青身後,似乎眼前的男人才更加安全、可靠。

「你是誰?莫非是無盡河中的化形大妖?」劉長青警惕的問道,「那些變成傀儡模樣的修士都是你弄的?」

「嘻嘻,小傢伙挺聰明的嗎,不錯,本仙子是黑蓮仙子,這千萬里長的無盡河就歸本仙子管轄!既然你們來了,而且知道的事情還不少,就不要走了!」黑蓮仙子說罷,伸出纖纖玉手,一揮,周圍的無盡河水立即涌了起來,足有百丈高,向劉長青和紅衣女修二人傾軋下去。

劉長青臉色一變,雖然自己肉身強大,但要是面對十幾丈高的大浪還是有些吃力,這浪里不僅僅是水,還有那黑蓮仙子的妖力!但他不能退縮,因為他身後還有紅衣女修,如果自己躲避開來,那紅衣女修必然會被巨浪拍成肉餅!

劉長青大吼一聲,雙臂肌肉隆起,身體內的靈力湧向雙臂,雙手之間出現了一個方圓近十丈的靈力護盾。這是玄天靈盾的大成模式。

「快,躲到我身後來!」劉長青對目瞪口呆的紅衣女修喝道。

「哼,區區靈力盾就想擋的下本仙子的驚濤駭浪,痴心妄想!」黑蓮仙子輕蔑一笑,另外一隻玉手也是一揮,又是一道十幾丈高大浪襲來。

不過劉長青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就見雙手藍光閃爍,藍冰焰從雙手中湧出,融入到玄天靈盾中,那些已經落下的河水在藍冰焰的寒氣之下,迅速的變成了一道冰川!

,!

寒氣四溢,後來的大浪也全都變成了冰川,劉長青和紅衣女修就像兩座冰川縫隙間的螞蟻一樣!

紅衣女修呆住了,就連黑蓮仙子也是一愣,這是什麼火焰?居然能釋放寒氣!

劉長青轉身攔住紅衣女修的柳腰,趁著黑蓮仙子發愣的當兒,向遠處竄去。這一次並沒有刻意讓藍冰焰和小飛蛇節省寒氣,人還沒有到,無盡河上就已經形成了一趟冰路。劉長青身法如電,玄風遁在冰路上也是極為迅速,眨眼就奔出去數百丈之遠。

「不錯喲,不過以為這樣就能從本仙子手中逃出去,也太異想天開了!如果今天讓你們兩個小傢伙跑了,本仙子這無盡河的主人也就不用當了!去!」黑蓮仙子依舊盤坐蓮花台上,袖袍揮舞,百丈高冰川立即轟然坍塌一部分。

但坍塌的冰川化作數十頭冰怪,狀如野狼,四蹄如風,張開利嘴,向劉長青二人追去。每頭冰怪都有十幾丈高,威風凜凜,氣勢洶洶。

劉長青大驚失色,這是什麼神通?能化冰成怪,而且還賦予它們生命,太震撼了!

劉長青用力把手上的紅衣女修向前一拋,「你想辦法自己逃吧,我來阻擋它們!」此時此刻,劉長青已經沒有心思顧及紅衣女修了,想要活命,必須把那些討厭的傢伙擊倒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