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零五章 軒逸平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軒逸平原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如果不是此人,自己恐怕早就死了,可如花也,想到此,紅衣女修嚶嚶的哭了起來。,

劉長青一聽到女人哭泣,腦袋就大了三圈,可人家因為失去了親人而哭泣,又不好發作,只能忍著。不過紅衣女修的軟心和鄭翠雯一模一樣,讓劉長青心生憐惜。

過了好一會兒,紅衣女修才停止了哭泣,起身對劉長青盈盈下拜:「多謝道友出手相助,妾身柳思思銘感五內!」

劉長青連忙出手攙扶,手指碰到紅衣女修晶瑩的玉手,入手處滑膩柔軟,不由的心神一盪,微微失神,好在他反應極快:「姑娘身子還沒有恢復,不必如此,快快請起!」

柳思思俏臉一紅,抽回玉手,又想起如花,眼窩裡又噙滿淚水:「道友多餘救妾身。如花和妾身情同姐妹,如今她死了,妾身也了無生趣,還不如也隨她去了。嗚嗚」

劉長青腦袋又大了,忙出言安慰:「柳姑娘此言差矣。當時的情形你可曾記得?如花姑娘是為了你,她是希望你活下去!如果你再輕生,那麼她的死就沒有任何意義!死很簡單,活著才是最為辛苦的!你有沒有想過替他們報仇?如果你就如此死去,那些惡人就會一直逍遙,為什麼不想辦法替如花他們報仇呢?」

柳思思停止了嗚咽,眼中冒出仇恨的怒火:「道友說的對,我柳思思發誓,一定要替如花他們報仇雪恨!」

劉長青滿意的點點頭,此女心智還算不錯,能明白過來就好。接下來,二人有聊了幾句,互相詢問了一下,這才知道柳思思是從無花大陸來的,而且就是上元宗修士,其父親就是上元宗的大長老柳寒山。

劉長青心中一動,怎麼這麼巧?又碰到了上元宗修士,上一次是周剛,誰知那個傢伙假仁假義,包藏禍心,想要盜取自己的化神期煉屍,最終卻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不知這一次的可是真的?不過那宗主令牌等物全都在靈藥分身哪裡,自己也空口無憑,也就算了。

不過從柳思思嘴裡,劉長青也打探出重要的消息,就是他們上元宗派出數十修士,進入黃天絕境,就是為了尋找宗主令牌的。莫非宗主令牌還關係到什麼隱秘不成?

如今不是打探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還是儘快把軒逸平原的寶物找到,儘快離開生域。原本以為生域極為安全,可經過無盡河驚心動魄的一戰後,劉長青總感覺又重大事情會發生,生域中處處存在詭異。

二人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天一亮就出發了。

柳思思已經沒有了同門相隨,自然跟在劉長青身邊了。好在她此刻已經從悲傷中清醒過來,無時無刻不在修鍊,就算在呼嘯的追風車上,柳思思也心無旁騖的修鍊。

飛天虎拉著追風車,半天時間就來到了軒逸平原。軒逸平原遠遠望去,被一層厚厚的不知名的雜草所覆蓋,就像一床厚厚的被子,不過這些雜草顏色都是墨綠色,和白茫茫的環境有些格格不入。劉長青從墨綠色雜草上清晰的感受到濃濃的生機,比之前森林中參天大樹帶來的生機還要濃厚。這些不知名的雜草長的都有一人來高,根莖粗壯。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雜草都如此茂盛?這是否和此地的寶物有關?劉長青無法臆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取出地圖,劉長青仔細辨認方向,地圖所繪的藏寶地點是一處深淵,距離他們還有兩千多里。兩千多里對他們來說不過是一個時辰是事情,但若是從地面上去過時間可就要長了許多。

雖然劉長青和柳思思、飛天虎三人也想飛過去,可惜軒轅平原上空還是有禁空禁制,無法御器飛行,只能徒步前行。

飛天虎在前,用陰陽棍撥開雜草,趟出一條路來,劉長青和柳思思緊隨其後。

雖然雜草茂盛非凡,但三人行進了數十里,都沒有發現任何一個活的生物,哪怕是活的蟲子都沒有見到,四處靜悄悄,只有風吹過雜草發出的沙沙聲音,顯得詭異莫測。

劉長青強大的神識潮水般散發出去,方圓近千里範圍內全都覆蓋在神識當中,有一絲的風吹草動都能覺察到,可看到的全都的一片死寂,依舊沒有任何活的生物。

這是怎麼回事?太不正常了,如此繁茂的草叢中,雖然不至於有許多的野兔、田鼠等野生動物,可也應該有許多蚊蟲、螞蟻等蟲子,可偏偏什麼都沒有!

劉長青停下腳步,對在前面開路的飛天虎喊道:「飛天虎,先停一下,情況好像有些不對!」

「大哥,有什麼不對?」飛天虎拎著陰陽棍返回,來到劉長青面前,不解的問道。

「你們不覺的這軒逸平原太過安靜了嗎?似乎除了這些茂盛的不像話的雜草外,沒有其他活的東西!」劉長青環顧四周,眼睛里透露出警惕之意。

飛天虎和柳思思聞聽,終於發現了異常,柳思思緊張起來,向劉長青靠攏過來,但飛天虎卻不以為然,大咧咧的道:「大哥,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任他什麼怪物都難逃我手中的陰陽棍!」

此時此刻,飛天虎信心滿滿,之前憑藉陰陽棍,打的那些寒冰怪物落花流水,他還從來沒有如此威風過呢。

劉長青一把拉住飛天虎的胳膊,神情莊重的說道:「飛天虎,人類有一句話叫做『小心無大錯』,並不代表害怕什麼,而是為了更好的讓自己安全。如今,你不是一個茹毛飲血的野獸,而是化形了,就應該盡量學習按照人類的思維去考慮事情。何況,你不是一個人,還有我!如果你再出現什麼三長兩短,讓愚兄如何能安心?」

「大哥」飛天虎眼眶發紅,他沒有想到劉長青這個人類會真的把自己當成兄弟,聲音哽咽:「大哥放心,我會小心的,不會讓你分心!」

一旁的柳思思見劉長青和飛天虎真情流露,頗為驚詫和感動,要知道劉長青可是人類,人類往往把妖獸當成戰鬥工具,很少關心其死活,但劉長青卻不同,而是把化形妖獸當成人類,當成兄弟,似乎這一人一妖獸比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還要深厚。

就在此時,劉長青猛然抬起頭,看向遠方,遠處一人多高的墨綠雜草掀起了大浪,如同海水般連綿起伏,數十道黑線在雜草中從四面八方疾馳而來,劉長青他們被包圍了!

等黑線來到近處,劉長青三人這才看清那些黑線全都是一條條黑色的蟒蛇!蟒蛇三十幾丈長,一丈多粗,空氣中彌散的全都是蟒蛇嘴裡散發出來的腥臭氣味。一片片鐵鍬般大小的鱗片閃爍發光,長長的舌頭從巨大的嘴裡不停的吞吐。不過數十條蟒蛇不過把劉長青三人圍住而已,並沒有發起攻擊,好像再等待命令一般。

「好感人的話啊,沒想到人類居然能和妖獸相處的如此和睦,就是不知道關鍵時候是生死與共還是各自逃亡了!」

隨著清脆是聲音,綠草中一條白線如同閃電般,遊走於其中,很快就來到劉長青面前,卻是一頭近五十丈長的白色蟒蛇,小屋大小的腦袋上站在一名白衣女修。女修輕紗遮面,眉目如畫,一雙眼睛靈光四射,不過卻冷若冰霜,看著劉長青三人就好像看著三個死人。

劉長青瞳孔微微一縮,眼前的年輕白衣女子似乎和之前的黑蓮仙子不相上下,自己怎麼又遇到了一個高手,真是才出狼窩又入虎窩。而且那數十條蟒蛇可不是冰做的,每一條都是四級高階,相當於元嬰後期修士,還有什麼辦法?

「閣下是何人?為何擋我們的去路?」劉長青向前邁了一步,看向白色蟒蛇腦袋上的白衣女修。

「哈哈,你們闖入本仙子的地盤,卻還要問本仙子為什麼擋你們的去路?真是可笑!孩兒們,讓他們知道胡亂闖的代價!」白衣女修玉手一揮,嚴陣以待的數十條黑色蟒蛇立即昂首嘶叫著撲向劉長青三人。

劉長青雙手一抖,十道青色的玄天劍氣激射而出,斬斷前方的雜草斬在最前方的一條黑色蟒蛇身上,卻發出噹噹當的聲音,火星四濺。那黑色蟒蛇身上的鱗片居然堅硬的連玄天劍氣都無法破開防禦!

劉長青心中一凜,手掌一番,震天鼓再一次出現在手中。黑色蟒蛇防禦力極強,恐怕一般法寶都沒有作用,而且黑色蟒蛇數量眾多,震天鼓才是最佳的武器。

這一次劉長青沒有出手試探,而是直接把震天鼓祭到半空,法決一道道打出,落在震天鼓上。

咚咚咚咚!

震天鼓發出響徹天地的鼓聲,如同寺院里的晨鐘暮鼓,連大地都顫抖起來。無數枚奇特的符文從震天鼓中飛出,漫天飛舞,轉眼就變成一把把鋒利的飛刀,向游弋而來四面八方的黑色蟒蛇飛去。

那由奇特符文變成的飛刀好像認識自己人一樣,從柳思思和飛天虎身邊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