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零六章 白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 白蛇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噗噗噗!

符文飛刀射到黑色蟒蛇身上,剛才還把玄天劍氣擋在外面的鱗片此時卻如同紙糊一般,毫無作用,符文飛刀就射入了蟒蛇身體內。急速游弋的黑色蟒蛇身形一頓,身體搖晃了幾下,發出痛苦的嘶吼,不由自主的打起滾來。

站在白色蟒蛇腦袋上的白衣女修見狀露出驚怒的吼叫,似乎在安撫黑色蟒蛇群。但黑色蟒蛇隨著震天鼓發出的符文飛刀越來越多,一把把符文飛刀射入黑色蟒蛇身體內,黑色蟒蛇慘叫聲音越發響亮,顯得更加痛苦萬分,巨大的長尾把四周那些墨綠雜草都夷為平地,滿地狼藉。

「住手,快住手!你、你什麼?」白衣女修見自己無法安撫黑色蟒蛇,驚慌起來。

但劉長青怎麼會停手,剛才白衣女修命令這些蟒蛇向他們三人發起攻擊,雙方就不死不休了,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如果沒有震天鼓呢,那些黑色蟒蛇會嘴下留情嗎?當然不會!

劉長青不但沒有停手,反而加快了法力輸出,鼓聲越發密集,數不清的符文飛刀如同天女散花般飛出,鑽入那些在地上翻滾的黑色蟒蛇身體內。

終於,一條黑色蟒蛇堅持不住了,三十丈的身體爆裂開來,把地面都炸出一個深坑!緊接著其他黑色蟒蛇全都一個個的爆zh,變成了血霧,方圓百丈血腥瀰漫,染紅了地面。

「你、你該死!本仙子要殺了你!」白衣女修雙眼通紅,玉足一頓,腳下的白色蟒蛇立即飛身向前,直直的撞向劉長青。

劉長青調轉震天鼓,密密麻麻的符文飛刀向著飛撲而來的白色蟒蛇飛去,但無往不利的符文飛刀飛到白色蟒蛇身上,白色蟒蛇周身發出一片白光,那符文飛刀立即如同冰雪見到了陽光,化為虛無,潰散開來!

劉長青吃了一驚,袖袍一掃收起震天鼓,身後的風雷翼撲棱的閃出,用力一扇,躲開了白色蟒蛇的一撞,同時左右手把兩邊的飛天虎和柳思思推了出去。

面對五十多丈的巨大白色蟒蛇,劉長青伸手一點,黃天印激射到半空,滴溜溜一轉,變成三十丈大小,如同小山一般呼嘯著砸向白色巨蟒。這一旦砸中,白色巨蟒不死也得重傷。

但白衣女修眼冒怒火,也不見她如何動作,一個白光四射的鐲子就飛到半空,眨眼化作一個直徑二十多丈的圓環,重重的和黃天印碰撞在一起。

當!

劉長青只覺得腦海中好像要炸開了一樣,眼冒金星,身體搖搖欲墜。小小的一個鐲子居然和數十萬斤重的黃天印鬥了個旗鼓相當。再看柳思思,更加不堪,已經七竅流血,被震暈了過去。劉長青連忙吩咐飛天虎帶著柳思思躲得遠遠的,眼前的女修是劉長青自從修仙以來最為強大的對shu了。

如今赤焰紅蓮的「焚天煮海」和一元重水的「水滴石穿」都已經用完了,就連厚土珠的「無懈可擊」也用了,最強的攻擊手段和最強的防禦消耗殆盡,用什麼去對付那白衣女修?

裂天弓和穿雲箭是非常厲害,可適合偷襲和遠距離攻擊,剩下的就只有神雷鑿了。藍冰焰雖然厲害,但還是火種,對付普通的五級妖獸倒還可以,但若是對上眼前的化形妖恐怕就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不再猶豫,劉長青手掌一翻,左手鑿右手錘對準白衣女修狠狠的鑿了下去。

叮!刺啦!

一道紫色閃電從天而降,落在白衣女修身上,可女修渾身靈光大作,那紫色閃電卻被那靈光吸收了進q,彷彿就是認祖歸宗一般,溫柔順從。

劉長青一呆,神雷鑿又不管用了,這是怎麼了?

「主人,如果小靈沒有看錯,那女修就是一條修lin化形的白蛇。白蛇本身就是龍的後裔,自然擁有比較純正的真龍血脈,而龍天生就是控制風雨雷電的,主人你要小心了。」

書靈的話剛落,女修冷笑一聲,玉手五指虛抓,一團紫色雷電就出現在她手中,嘴裡輕叱道:「去!」

那紫色雷團立即向劉長青飛去,相隔數十丈,劉長青都能從那雷團中感受到讓他心悸的破壞力。劉長青不敢大意,剛剛祭煉的冰烏錦立即祭出,擋在身前,又把紅色鱗片拋出,化作一面巨大的紅色盾牌。

白衣女修看見金色鱗片,臉色驟變,玉指一揮,蘊含恐怖破壞力的雷團從劉長青身邊繞了過去,落在遠處。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爆zh聲響起,地面被炸出了一個直徑二十幾丈、深不見底的深坑。

「說,這本命鱗片你是從哪裡得來的?」白衣女修聲色俱厲,喝問道,劉長青明顯從其語氣中感受到她聲音顫抖、憤怒和恐慌。

本命鱗片?劉長青當然不明白了,這金色鱗片不過是從獨龍神君儲物袋裡面得到的,他怎麼會知道從何而來?不過本命鱗片倒是聽說過。

本命鱗片就像人類修士的本命法寶一樣,對於妖獸來說相當於生命。而且本命鱗片相當堅硬,也不是每一個長著鱗片妖獸都會長出本命鱗片,只有擁有真龍血脈的妖獸才能長出本命鱗片。或許因為這一塊本命鱗片太過珍gu,獨龍神君才沒有找到相匹配的材料煉製成防禦寶物,白白便宜了劉長青。不過卻不影響它的防禦力,多次救了劉長青的性命。

劉長青聽女修如此發問,又想起書靈的話,聯想到白衣女修是白蛇化形,莫非眼前的白衣女修也擁有一塊本命鱗片,於是定睛看去,就見白衣女修頜下咽喉位置果然有一塊白色的鱗片。

想到金色鱗片的防禦力,劉長青對白色鱗片也充滿期待,如果把兩片本命鱗片都用來防禦,自身防禦力豈不是提升一大截?不過前提條件還是要擺平眼前的白衣女修才行。

見白衣女修住手,也不回答她的問題,劉長青手掌一翻收起神雷鑿,左手上緊接著出現了裂天弓,右手卻不是穿雲箭,而是遁龍樁!只見遁龍樁閃過一道金光,飛向白衣女修。

就在遁龍樁落在白衣女修身後,金光大盛,把茫然失措的白衣女修綁縛在遁龍樁上,劉長青右手已經把穿雲箭搭在裂天弓的弓弦之上,拉成滿月,嗖的一箭射了出去。

白衣女修神情激動,正等待劉長青回答自己問題,誰知他如此卑鄙,居然偷襲了自己。枉自己一身法力卻無處施展,也不知道遁龍樁是用什麼煉製而成的,怎麼掙扎都逃脫不了。眼見穿雲箭帶著凜冽的殺氣疾馳而來,白衣女修眼中露出決絕:「移形換位!」

就見白衣女修身上靈光乍現,發出一團耀眼光芒,刺的劉長青眼睛都睜不開了,等他再一次睜開雙眼,白衣女修居然從遁龍樁上逃了出來,而被穿雲箭釘在遁龍樁上的已經變成了那頭白蛇,蛇頭被穿雲箭一穿而過,緊接著的一聲炸成了碎片。

「好,好!該死的人類,連本仙子的小白你都殺了,今天本仙子就替它們報仇,不把你扒皮抽骨誓不為人!」白衣女修咬牙切齒,氣息逐漸攀升,長發隨風狂舞,臉上的面紗也飄落而下,露出俏麗的面孔。不過臉頰上卻是一層細細的鱗片,鱗片白色晶瑩,顯得詭異而艷麗。

劉長青一驚,原來這女修剛才沒有施展全力,如今徹底激怒了她,想要和解是萬萬不能的了,剛要告訴飛天虎和柳思思先走,白衣女修已經鬼魅般出現在他身後,兩隻玉手變成了兩把骨刀,冰烏錦如同豆腐一般被骨刀切成兩片,變成了廢品。那金色鱗片倒是擋住了骨刀,不過也被擊飛了出去,落在遠處。

劉長青大驚失色,最後的防禦沒有了,如何禦敵?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白衣女修的雙手就化刀為拳,一拳拳落在他身上,劉長青就如同隕石般飛了出去,身後的法寶風雷翼居然被白衣女修兩拳就打的粉碎,再也無法幫助劉長青了。

哇!

劉長青搖晃著爬起,吐了一口鮮血,五級高階妖體居然被一個弱女子打傷了,不過卻讓激起了他的鬥志,雙眼通紅,雙臂肌肉隆起,強大的妖元流轉,身上的傷立即好了大半。

「沒想到你一個人類居然修lin了妖功,算是半妖了。如果不是遇到本仙子,同階內是無敵的了,可惜本仙子不會讓你活著離開這裡的,但也不會讓你輕易的死去!」白衣女修聲音冰冷,雖然詫異於劉長青的體修,但依然視他為死人。

「大哥!大哥你怎麼樣?要不要緊?」飛天虎見劉長青口噴鮮血,忙放下柳思思,揮舞著陰陽棍沖了過來。

白衣女修冷眼看向飛天虎,「愚蠢,作為妖獸的一員卻卑躬屈膝,甘為一個人類效命,留你何用?死吧!」她右手一旋,一個拳頭大小的水珠出現在手掌上,緊接著無數同樣大小的水珠漂浮在她身邊,「去!」

水珠發出嘶嘶的破空之聲,激射向飛天虎。

「小心!」劉長青大喝一聲,手指朝金色鱗片一點,鱗片立即飛向飛天虎。

,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