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零七章 陰陽棍發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 陰陽棍發威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可金鱗片距離飛天虎太遠了,只飛到一半,飛天虎就被水珠擊中。

作為五級高階妖獸,其防禦力堪比法寶,但在普普通通的水珠面前好像紙糊的一般,身上爆射出一團團血花,染紅了雜草,染紅了他手中的陰陽棍。

噗通,飛天虎右手緊握著陰陽棍摔倒地上,生死不知。

「飛天虎!」劉長青聲嘶力竭,怒火中燒,胸口劇烈起伏,飛天虎可是他耗費了八年時間陪伴,養好了重傷,如今卻因為自己再一次生命垂危,怎能讓他不憤nu?

可劉長青手段頻出,遁龍樁偷襲一次能成功,白衣女修有了防範,就不會再有效果了,如今之計只有定身印定住其身形,然後趁機下手了。

打定主意,劉長青不再猶豫,雙腳用力一蹬地面,直奔白衣女修飛去:「天地囚籠,畫地為牢,封!」

「主人,她太強da了,定身印只能定住她三息時間!」就在劉長青打出定身印的時候,書靈突然開口警示道。

劉長青只感覺三界天內儲存的靈力不要錢的流出,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個深奧的印記,印記靈光大作,金光芒照耀,把半邊天空都變成了金。

白衣女修開始絲毫沒有瞧得起定身印,輕蔑的一笑,就要隨手破之,可她驚駭的發現自己居然動不了了,渾身上下彷彿被禁錮住了,這可比剛才被遁龍樁敷住還要震驚,他是怎麼做到的?

劉長青一雙手臂因為靈力的劇烈衝擊經脈寸斷,變得血肉模糊,疼痛難忍。但他還是忍著劇痛,一拍儲物袋,一把長槍出現在手中,正是道器弒魔彎月槍!當初使用此槍還是築基期,使用弒魔彎月槍后的慘狀還歷歷在目,讓劉長青不寒而慄,可這槍卻是他最厲害的兵器了,如果不是沒有辦法,他是不想動用道器的。

嗡!

弒魔彎月槍發出一聲嗡鳴,劉長青只感覺身體內的靈力不由自主的湧入槍內,就連最後一滴靈力也被榨乾,開始流淌精血了!弒魔彎月槍好像是一個無底洞般,劉長青還距離白衣女修三丈距離,就已經變成了一具乾屍模樣,骨瘦如柴,渾身精血都被弒魔彎月槍吸收乾淨了。如果不是因為擁有不死之體,恐怕早就被弒魔彎月槍吸成乾屍了。

「還剩下一息!」書靈緊張的聲音突然冒出,提醒劉長青。

劉長青渾然不顧,專心制止的手持弒魔彎月槍刺向白衣女修的胸口。弒魔彎月槍散發駭人的火焰,準確的刺在白衣女修身上。

噗哧!

槍頭入體,可也僅僅刺入了兩寸就無法深入。

「啊!」「昂!」

白衣女修慘叫一聲,長發狂舞,嬌軀後仰,人在半空翻滾不已,妖氣肆孽,現出了本體。一條近百丈的巨大白蛇出現,雖然是蛇頭,但腹部卻長出了一對龍爪,威猛駭人。其蛇頭下一個傷口不停的噴出鮮血,弒魔彎月槍的傷口居然無法癒合。

「小子,你惹怒本仙子了!本來本仙子的不喜歡吃人類的,不過今天你就當本仙子的果腹之物!」巨蛇口吐人言,張開大嘴用力一吸,劉長青就不由自主的向巨蛇飛去。

如果落在巨蛇口中,想要活命可比登天還要難了。可風雷翼已經被毀,任憑劉長青如何掙扎都無法避開巨蛇的強da吸力,身體逐漸飛向蛇嘴。以劉長青如今狀態已經無法再一次使用弒魔彎月槍了。

吼!

千鈞一髮之際,一頭斑斕猛虎扇動翅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來,把劉長青撞飛了出去,但它十丈的身體卻飛向蛇嘴,眼看就要被巨蛇一口吞下。

「飛天虎!」劉長青翻滾著落在地上,看清救自己的還是飛天虎,眼角崩裂,傷心欲絕。

「大哥,好好保重!」

飛天虎只來得及說了一句話,就被白蛇吸入了口中,陰陽棍卻噹啷一聲落在劉長青面前。劉長青伸手虛抓,陰陽棍飛到手中,一種莫名的悲涼湧上心頭,心如死灰。握著的陰陽棍黑一端的雙手傳來一種莫名的死意,讓他心生絕望,有一種揮棍自盡的衝動。

不過這一念頭剛剛升起,就被劉長青怒火沖淡了,他不知從哪裡湧出來的力氣,瘦骨嶙峋的雙手緊握陰陽棍就這麼直直的沖向白蛇,一棍接著一棍的打向白蛇。

「這一棍是為了飛天虎,這一棍還是為了飛天虎!」

劉長青雙眼通紅,已經陷入了瘋狂,嘴裡喃喃自語,陰陽棍雨點般落在白蛇身上。

白蛇雖然近百丈長,可腦袋也就是十丈大小,雖說蛇可以吞食比腦袋大幾倍的食物,可那必須緩緩吞食,如今白蛇嘴中正被飛天虎巨大的身體塞住,一口氣沒有喘上來,只能忍受著劉長青的沒有章法的棍子,不過每一次陰陽棍落在她身上,白蛇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流失。

而劉長青卻感到一股生機從陰陽棍中傳來,乾癟的身體逐漸豐滿起來,這是怎麼回事?

被打了十幾棍,白蛇終於知道是什麼東西流失了,那是它身體內的生機!因為它身上的鱗片都還是晦暗起來,失去了光澤,渾身酸軟無力起來,這讓從來都不曾知道害怕的它對劉長青產生了恐懼,尤其是劉長青手中那一端黑一端白的棍子,就是那棍子吸走了自己身體內的生機!

顧不上吞咽飛天虎,白蛇慌亂的向遠處游去,速度奇快。但劉長青卻緊追不放,取出存放靈元液的玉瓶,吞下幾滴靈元液,靈力立即豐盈起來,不要命的向手中的陰陽棍中灌入。

腳下快如疾風,緊追不捨,一邊追,手中的陰陽棍一邊落下。白蛇身體內的生機逐漸流失,加上嘴中一直被飛天虎阻塞,呼吸不暢,身法慢了下來,但也比劉長青要快的多。劉長青心神一動,許久不曾露面的嗜魂藤從他胸口飛了出來,十八條藤蔓纏在白蛇身上。

誰知白蛇就算虛弱了許多,可也不是區區三級高階的嗜魂藤能綁縛的,白蛇隻身軀一竄,藤蔓就節節寸斷,變成一粒種子縮回到劉長青胸口,進入到蟄伏期,無法再驅使了。

劉長青勃然大怒,眼見白蛇就要消失在眼前,飛天虎的大仇就無法報了,萬年木髓晶的「千絲萬縷」立即被他施展出來。此刻,萬年木髓晶不過才融合了四成,但還是可以勉強發動一次千絲萬縷的。

白蛇此時正暗自慶幸,終於可以逃脫了,誰知四周的雜草卻瘋長起來,一根根雜草全都變成了一條條粗壯的藤蔓,向白蛇纏繞而來。

白蛇大驚失,這些雜草已經存在數萬年了,從來沒有如此這般過,怎麼還會主動幫助那個人類?不過她神識掃過,立即發現也就只有方圓千丈之內的雜草才如此,其他的都保持原來狀態,她立即明白過來是那個人類搗的鬼!

吃驚、憤nu,但身上的雜草越來越多,震斷了一根,卻多出十根、百根!最後,白蛇被包裹的像一個粽子,無法動彈分毫。

劉長青大喝一聲,一躍而起,手中的陰陽棍用力掄圓,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弧,砸向白蛇。劉長青沒有注意到,陰陽棍所到之處,所有原本生機盎然的墨綠雜草全都一下子變成了灰,生機全無,微風一吹,全都變成了飛灰,隨風飄逝。

陰陽棍帶著一道黑光落在白蛇身上,白蛇立即慘叫一聲,聲音充滿恐懼,它感覺身體內的生機一下就丟了一成!萬年壽元就沒有了!

它想求饒,可嘴裡還被飛天虎塞著,無法發聲,只瞬間,陰陽棍帶著劉長青的仇恨,帶著憤nu雨點般落下,卻沒有發現陰陽棍發出的黑芒越來越盛,把附近所有雜草的生機包括變成藤蔓的雜草的生機全都吸收了一乾二淨。在劉長青周圍,形成了一個死亡之地,而且緩慢擴張著。

雖然沒有了雜草綁縛,白蛇也沒有力氣逃亡,有的只有眼中的驚懼,驚懼逐漸變成了恐懼,之後就是一股絕望,它身體內的生機徹底消失了,雖然肉身還在,可身體內已經沒有了一絲生機!

當!劉長青在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打出最後一棍,連人帶棍一起跌倒,昏迷了過去。雖然陰陽棍反哺了一些生機,讓他肉身豐滿了許多,但他被弒魔彎月槍和定身印消耗的精元太多了,一場苦戰讓他筋疲力盡,還強行施展了千絲萬縷,讓他內臟受損,終究還是沒有支撐住。

就在劉長青倒地后,失去生機的白蛇身上的血肉卻如同飛灰一般,一塊塊從身上落下,沒等落在地上,就變成了齏粉,一塊塊,一片片,瞬間就只剩下一個骨架,還有一片丈許的白鱗片,正是那本命鱗片!

巨大骷髏頭內飛天虎一動不動的趴在鋒利的牙齒上,腹部被毒牙穿透,已經開始發黑,不知生死。

現場一片安靜,遠處黃天大印和鐲子因為失去主人的法力支持,全都跌落下來,變化正常大小。只有方圓四百多丈的雜草全都變成飛灰,出現一片空曠的真空地帶和一條百丈骸骨才昭示著剛才的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

一下「掌印乾坤」第一時間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