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零九章 分身重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分身重聚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劉長青和柳思思一路走來卻沒有再遇到任何的妖獸,一路暢通的來到一處深不見底的深淵處,這深淵正是地圖上寶藏所在的白風淵。深淵四周不是黑的岩壁,而是全牟恢名岩石構成,而且從深淵內吹出的全姆紓

劉長青剛開始以為看錯了,揉了揉眼睛,深淵內颳起的風居然能清晰可見,他並沒有看錯,真的是白的!

劉長青沒有冒然躍入白風淵,而是從一旁的地上拔了幾根雜草拋到白風淵上空。剛才還是墨綠的雜草,瞬間在白風的吹拂之下變成灰白,最後變成黑,節節寸斷,化為飛灰。

劉長青吃了一驚,這詭異的白風竟然能直接掠奪生機!如果貿然闖了進去,不知要損失多少陽壽呢。這一幕讓柳思思臉蒼白,嚇的打了一個冷戰,多虧劉長青機警,不然自己也跟著遭殃了。

劉長青上一個地方尋寶就差點隕落,若是沒有藍冰焰,恐怕已經死在白骨湖底了,他早就料到這一次尋寶不會簡單,可沒有想到會有如此怪異的風存在。這讓他進退維谷,不知道是繼xu向下還是打退堂鼓。

雖然他劉長青已經是元嬰後期大修士,可陽壽也不過才一千五百年左右,誰知道下面有多深?這一千五百年陽壽能堅持多久?寶物固然重要,但生命更加重要。

劉長青想了想,忽然想起靈藥分身和獨龍神君的煉屍,如果煉屍在,是不是就不怕這白風了?而且通過在生域的這段時間,劉長青發現哪一個域都不太平,如果只老老實實的呆著,不去亂闖,就沒有生命之憂,但若是想要獲取更多的寶物,就必須面對深不可測的艱難險阻。性命和寶物之間,讓人艱難的選擇。

就像現在,已經來到附近,寶物就在眼前,可偏偏無法獲取,他怎會甘心?而且黃天絕境時間有限,眼下已經不足二十年,必須抓緊時間多走幾個域,把利益最大化,所以他決定讓靈藥分身和獨龍神君煉屍先行出關,和自己匯合。金吾子的煉屍還沒有修練出屍丹,並不能算是真正的煉屍,就讓它待在白骨湖中繼xu修練。

打定主意,立即盤坐地上溝通靈藥分身,讓他帶著獨龍神君煉屍一同趕來,助自己取寶。更重要的是有了化神期煉屍,自己會更加安全一些,畢竟這四周危機四伏,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本尊和分身是同宗同源,這可比雙胞胎之間的聯繫還要強烈。雙胞胎之間都會心有靈犀,一個出事,另外一個就會感知到,所以在一定範圍之內,本尊和分身是可以交流信息,互通有無的。之前劉長青就得知周剛重回白骨湖,被靈藥分身殺了,那上元宗宗主令牌重回手中就是靈藥分身傳給劉長青的。劉長青已經打定主意,只要分身到了,他就把上元宗宗主令牌交給柳思思。

轟!

不知多少里之外的白骨湖一改往日的風平浪靜,一個黑身影從湖中竄天而起,揚起了十幾丈高的水花:「獨龍,該走了,本尊需要我們的幫助!」

吼!

一聲沉悶的低吼從湖底傳出,獨龍神君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湖水中,宛如幽靈一樣,帶著一股濃郁的屍氣出現在半空,沒有帶起一絲水花。

「走!」靈藥分身周身遁光大作,率先飛離了白骨湖,獨龍神君身形微晃,緊隨其後。

劉長青溝通完靈藥分身,在白風淵附近找了一處小山丘,袖袍中玄天劍氣爆射,片刻就開闢出兩個洞府,他是想趁著等待靈藥分身時候好好休養休養,把損失的精元補充回來。不過這裡危機四伏,劉長青可不放心直接就如此堂而皇之的進駐洞府內,而且把罡風蝕骨陣的陣旗取出,向空中一拋,把兩座洞府全都籠罩在陣中,一旦有妖獸或者不軌之徒出現,也能抵擋一二。

「道友,選一個洞府,如今情況惡劣,洞府有些簡陋,還望道友擔待一二!」劉長青拱手對柳思思說道。

柳思思連忙還禮,俏臉一紅,逃似的選擇了一個洞府就跑來進去,讓劉長青感到一陣莫名其妙。雖然柳思思的樣貌和鄧萃雯幾乎是一模一樣,而且二人都非常有愛心,可性格迥異,鄧萃雯柔柔弱弱,溫婉如玉,柳思思卻性格倔強、高傲,根本就不是同一類型的。

大千世界千千萬,有一兩個人長的一樣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劉長青如今已經沒有剛剛見到柳思思的那種感覺了,反而對鄧萃雯的思念越發強烈。

雯兒,你一定要等著我,為夫一定會去救你!劉長青緊握雙拳,眼中散發堅定的目光。人活著如果沒有目標,和行屍走肉沒有什麼區別,如今劉長青就是為了一個目標而活著,而奮鬥!

見柳思思進入洞府,劉長青也鑽入另外一個洞府內,取出幾個瓶瓶罐罐,倒出一堆固本培元的靈丹,大把大把的服用起來

兩個月後,兩個身影出現在軒逸平原邊界,正是一路不眠不休趕來的靈藥分身和獨龍神君煉屍。他們之所以用了兩個月時間,是因為他們的一路飛來的,雖然遇到了十幾波妖獸,可感受到獨龍神君化神期強da的氣息,全都望而生畏,沒等打就四下潰逃了。但他們的飛行速度怎麼能比得上飛天虎拉著追風車的速度呢,因此用了兩個月時間才趕到了軒逸平原。

劉長青在靈藥分身到達軒逸平原時候就感覺到了,睜開緊閉的雙眼,露出興奮的目光。兩個月時間,他的傷早已徹底康復。但他並沒有結束閉關,而是從頭到尾,一點一滴的把幫助飛天虎療傷的經l過程回憶了幾遍,他要掌握運用「生」之道的細節。

就在劉長青把手放在飛天虎腹部傷口上時候,右手掌發出的是一片淡綠的光芒,而且從融合了萬年木髓晶的肝臟里湧出一股強da的生命力,經由右手經脈流淌出來,而四周空中蘊含的生機也全都彙集在手掌上,加速傷口癒合。

尤其的淡綠光芒,把飛天虎身上冒著黑氣的蛇毒慢慢的驅趕了出去,一直把黑氣趕到了一雙腿上,逐漸淡化。

劉長青反覆回憶了幾遍,莫非那淡綠的光芒就是「生」之道?是自己的「生」,挽救了飛天虎的「死」!可自己身體內精元也損耗了不少啊,雖然沒有接觸過「道」,但也不應該如此,以一個的生命代價換取另外一人的生命,似乎不是真正的「道」!或許自己理解有些錯誤?

「唉,主人,你終於發現了。這就是因為你剛剛接觸到一絲生之道的皮毛,就強行催動,當然是要損傷你的精元了。只有完全掌握了生之道,才可以肉白骨,滴血重生!主人,今後的路還很長啊!」

書靈的解釋讓劉長青釋然,雖然覺的有些可惜,但畢竟算是摸到了「生」之道的門檻,只要今後一點點掌握就好了。可他不知道,今後在掌握「生」之道的路途上苦難重重,造成了極大的障礙。

如今靈藥分身和獨龍神君煉屍到來,自然就可以下入白風淵進行取寶了。

柳思思也發現洞府外來人,她並不知道是劉長青的分身,立即緊張起來,衝出洞府,祭出一把青飛劍,就要動手,可見到來人和劉長青幾乎是一模一樣,愣住了。道友的洞府大門緊閉,怎麼就出來了?正在詫異之間,劉長青的洞府大門發出轟隆隆的聲響,向兩側打開,又出現了一個「劉長青」!

柳思思看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忽然想起一個傳說,有些大能幸運的能夠祭煉出身外化身,莫非眼前的一個「劉長青」就是身外化身?這得有多大的仙緣啊!

靈藥分身見到劉長青微微一笑,邁步走了上去,身形一陣虛幻,立即消失在劉長青身體內。柳思思也終於弄清楚,後來的「劉長青」就是身外化身了,眼中充滿了羨慕。不過當她目光投向跟來的獨龍神君后,卻驚呆了,這、這是化神期修士!可心細如髮的她還是看出獨龍神君目光獃滯,氣息內斂,渾身上下瘦骨嶙峋,沒有幾兩肉,活脫脫一具殭屍的樣子!

莫非柳思思心中一動,又想起一個極為難煉的怪物——煉屍。煉屍和普通殭屍有所不同,其渾身堅硬如同鋼鐵,而且煉屍內形成的屍丹蘊含奇毒,占著就亡,碰著就死!這劉長青倒地是什麼人?年紀輕輕就祭煉出了身外化身,而且還擁有化神期煉屍。

化神期在如今的人間界可是金字塔的頂端了,可以說橫行無忌!如果之前有此煉屍幫忙,也不至於被白蛇妖獸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讓飛天虎重傷。

劉長青並不知道柳思思的想法,滿意的看向獨龍神君,煉屍沒有生命,就不怕那白風了。之前他曾經伸手試探了一下,白風吹到手上,手上肌膚就開始收縮,變的蒼老無比,好像老了數十歲一樣,這還是僅僅試探了一下而已,若時間一長,恐怕手上的肌肉全都腐爛掉了。

一下「掌印乾坤」第一時間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