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一十章 避風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避風罩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獨龍,你去吧,小心些!」劉長青不再猶豫,一指白風淵,獨龍神君立即縱身躍下。∮,

可僅僅過了半柱香時間,獨龍神君就從白風淵中飛了出來,身上衣衫破碎,幾處尺許的傷口流淌著黑色的腥臭鮮血。這還是獨龍神君是煉屍,沒有感覺,不然早就疼的哇哇痛叫了。

劉長青吃了一驚,獨龍神君的身體強硬程度他是知道的,普通法寶落在身上都不會造成傷口,莫非這白風淵中有厲害的妖獸存在?見獨龍神君身上的傷口樣子好像是什麼利爪租可如何是好?連化神期的煉屍都受傷了,自己下去還不是送死一樣?

獨龍神君聽話倒是不假,可惜無法把下面詳細情況傳達回來,如果自己能親眼看看下面情況就好了,自然會想出好主意來了。

不過獨龍神君身上有傷,想要再一次下去,也得把傷養好才行。正好趁此時間,自己想一個萬全之策。

「主人,你可以用一絲神念附在煉屍身上,這樣你就可以親眼見到下面的情況了。」書靈突然開口說道。

劉長青微微一怔,他當然也知道可以附著一絲神念,可自己沒有神識,如今神識可是利用星辰訣衍生出來的,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分裂出去。

「書靈,你的意思是讓星辰龍附在獨龍身上嗎?這可以嗎?雖然一直修鍊星辰訣,可除了能衍生神識外,其他的用處卻沒有一絲。」劉長青問道。

「主人,你記不記得當初在盧家村祭煉奪魂旗的時候,星辰蛇曾經就發生過異變,離體而去,所以小靈才能判定星辰龍也能離體附在獨龍身上。」

劉長青想了想,是有這麼一件事,眼睛一亮,書靈的主意不錯,於是劉長青就領著獨龍神君回到洞府,打算試一試。可這事有些太過驚世駭俗,屬於他自己的秘密,當然不想讓柳思思見到。雖然他對柳思思因為長的像鄧萃雯生有好感,但也不代表所有事情都要公開。

柳思思見到獨龍神君煉屍身上的傷口也是吃驚不小,不由替劉長青擔心起來。要知道那可是化神期煉屍啊,它都受傷不輕,如果劉長青下入白風淵,生命堪憂啊。不知不覺中,柳思思對劉長青的安危記掛心上,焦急起來。只恨自己修為太低,幫不上什麼忙。

劉長青回到洞府,關閉洞門,先讓獨龍神君療傷,自己琢磨星辰訣。許久沒有修鍊星辰訣,剛一修鍊,細鱗就跑了出來,眨巴著一雙小眼睛,死死盯著劉長青,似乎有些激動。劉長青對細鱗越發好奇,上一次封神榜上顯示細鱗居然的什麼百變獸,不僅他不知道,就連書靈也不知道什麼是百變獸。細鱗對所有一切全都淡然不感興趣,唯有在劉長青修鍊星辰訣時候才昂起小腦袋,吸收散發出來的星辰力。

劉長青雙手掐訣,按照星辰訣修鍊起來,白茫茫的空中立即風起雲湧,似乎有什麼東西衝破蒼穹墜落而下,可偏偏白茫茫的空中有一種神秘的力量阻止了,劉長青修鍊了兩個時辰都感受不到一絲星辰力,他後背上的星辰龍依舊是一副圖案,紋絲不動。

劉長青停止修鍊,這是怎麼回事?莫非是因為在黃天絕境中,其規則之力無法容忍其他力量湧入?雖然劉長青對各個界位的事情懵懵懂懂,可也知道靈界之人不能擅自進入人間界,仙界之人也不能闖入靈界。每一個界位都存在一種規則之力,不能擅自改變,如果強行改變界位規則,那個界位就會崩塌!

這就好比大人不能穿小孩的衣服,如果強行穿衣,那衣衫就會被掙破,損壞!

如果沒有猜錯,黃天絕境就相當於一個獨立的界位,裡面有獨立的規則之力,星辰力自然無法進來,劉長青的計劃失敗了。

書靈也閉上嘴巴,不再吱聲,它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既然無法附著神念,劉長青又開始想其他辦法。如今寶物在前,劉長青可沒有放棄的想法,就是面前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闖上一闖!一路走來,劉長青吃了不少苦,而且飛天虎還至今重傷昏迷,半途而廢可不是他一貫的作風。

目前想要取寶就要解決的兩個問題:第一,如何克服白色風剝奪自身生命力,第二,如果對付下面的妖獸。尤其是獨龍神君都傷在那妖獸之下,想必極為厲害。

可劉長青一連想了幾天,都沒有想出一個完全之策,反而是獨龍神君身上的傷完全好了,畢竟它只是煉屍罷了,不知道疼痛、叫嚷。

就在劉長青無計可施的時候,洞府外傳入一道聲訊符,劉長青伸手接住,神識滲入,裡面傳來柳思思的聲音:「道友,妾身有事情想要跟你說一說。」

劉長青嘆了一口氣,自己這幾天一直苦思方法,居然把柳思思忘記了,正好可以把上元宗宗主令牌交給她,如果她願意離去,就讓她走吧,自己這一次尋寶時間也無法確定,吉凶未卜。

走出洞府,就見柳思思手中托著一件寶物,寶物模樣是一個半透明圓罩,好像一口鐘倒扣在柳思思晶瑩的手中。

「道友,這是我們上元宗的『避風罩』,可以阻擋一切疾風,不知道對你有沒有用!」柳思思脆生生的聲音傳來,讓劉長青心中一暖。看來這個丫頭也一直在為自己考慮,還把宗門的寶物拿來給自己,真是難為她了。

投桃報李,劉長青非常自然的就把上元宗的宗主令牌拿出來,還有卜元子的遺願玉簡以及他的腿骨,一併交給了柳思思。

柳思思突然看到苦苦尋找的宗主令牌和記載上元功功法的腿骨,嬌軀一震,不解的望向劉長青,自己和他相處了數月,怎麼才把令牌拿出來?

「道友不要誤會,這令牌一直在劉某分身那裡,前幾天才帶來的,當時為了白風淵的事情,忘記給你了,勿怪!」

聽到劉長青的解釋,柳思思釋然,接過令牌和玉簡,對劉長青深施一禮:「多謝道友大義!」

劉長青擺了擺手手,伸手一抓,柳思思手中的避風罩就飛到他的手中。避風罩,聞其名字就知道此寶的用處,只有能把白色風擋在外面,無法近身,自己的生機就不會被掠走,第一個問題解決了。

喚出獨龍神君,劉長青祭起避風罩,把二人身體罩在裡面,向白風淵內躍去。

避風罩發出耀眼的白光,在劉長青和獨龍神君二人四周形成一個半透明光罩,那些白色風落在光罩上,發出噗噗的聲音,光罩晃動,卻真的把白色風擋在外面,無法近身。

劉長青心中一喜,這避風罩還真管用,免去了生機流失的麻煩。一道法決打出,避風罩帶著劉長青二人急速向下飛去。雖然避風罩把白色風擋住了,可劉長青不清楚究竟能支撐多久,還是速戰速決的好,而且他在避風罩內也能感到越往下,白色風越強烈,越密集,一道道宛如風刃般打在避風罩上,讓避風罩搖晃起來更加劇烈。

劉長青下潛了近千丈,裡面一片漆黑,深淵壁已經不是蒼白之色,而是變成了銀白色,光潔耀眼,上面長著一個個雞蛋大小的孔洞,那些白色的風就是從銀白色壁上一個個孔洞中散發出來的。

劉長青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能發出掠奪生機的白色風,想要一探究竟,可惜沒等有所動作,一股心悸的感覺湧上心頭,想都不想立即催動避風罩向一旁斜刺飛去。

當!

一個紅色的鐮刀狀觸手劈過剛才的位置,落在銀白色深淵壁上,激起無數火星。鐮刀狀觸手倒是不大,不過尺許長,但劉長青眼中卻露出駭然之色,僅僅一個觸手就相當於法寶級別,而且還是上品法寶,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妖獸?如果沒有看錯,獨龍神君身上的傷口就是這鐮刀狀觸手造成的。

劉長青集中神識掃視過去,終於看清楚那妖獸的全貌。就見白風淵中浮現出一簇強烈的白色風,風口中懸浮著一隻怪獸。怪獸兩丈來高,呈現橢圓形狀,在身體兩側各長著三個鐮刀狀觸手,下肢幾乎沒有了,能看出是兩條短粗的腿支撐著身體。腦袋好像一個西瓜,頂在橢圓形身體之上,眼睛眯縫著,露出一縷凶光。

這是什麼妖獸?劉長青雖然讀了許多典籍,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妖獸,而且它一點都不怕那白色風,可以御風飛行。這就讓怪獸的靈活性遠遠超過劉長青,讓劉長青陷入了被動。那鐮刀狀的觸手連銀色深淵壁都能砍出一道深深的痕,一旦落在自己身上,不死也重傷!

五級高階妖體在怪獸的鐮刀觸手面前就是一個渣!

劉長青小心翼翼的看著怪獸,手掌一翻,金色鱗片和白色鱗片出現在兩手中,毫不猶豫的祭出擋在身前,這是他最強大的防禦手段了。

接著,劉長青祭出神雷鑿,右手鎚子用力擊打在左手的鑿子上面,一道兒臂粗細紫色雷電激射而出,劈向對面的怪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