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一十一章 驅風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 驅風獸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嚓!

紫色雷電穿過十幾丈的距離,落在怪獸身上。但怪獸晃了晃腦袋,沒事一樣,毫髮無損!劉長青心中駭然,神雷鑿可是半道器法寶,其威力就算是飛天虎被打上一記也受不了,那怪獸皮怎麼會如此堅硬?連一道痕都沒有留下。

怪獸驀然睜開雙眼,凶光畢露,短粗的一雙腿微微一跺,身下的白色風就卷著它沖向劉長青。

劉長青大駭,顧不上激發神雷鑿,兩道法決打出,一金一白兩片鱗片瞬間就變成丈許擋在劉長青身前,同時命令一旁的獨龍神君出手。

噹噹!

怪獸驟然伸出的鐮刀觸手砍在鱗片上,鱗片劇烈的晃動起來,被砍的後退不止,劉長青只好大吼一聲,伸出雙手,兩頭手臂遍布金色鱗片抵在兩片鱗片上,這才止住。

獨龍神君從避風罩里鑽出,一雙瘦骨嶙峋的手指甲伸長數寸,惡狠狠的抓向怪獸。怪獸怪叫一聲,兩條鐮刀觸手好像麵條一樣,彎曲著,以詭異的角度砍向獨龍神君的一雙手!

劉長青見狀自然不會讓獨龍神君受傷,屈指一彈,金色鱗片飛出當中獨龍神君身前,身後虛影閃過,靈藥分身閃出,左手一抖,七根黑血神針激射而出,直刺怪獸雙眼,右手山河扇用力一扇,一道旋風驀然在深淵中形成,捲動那白色風沖向怪獸。

獨龍神君雖然是煉屍,但也知道趨吉避凶,躲在金色鱗片後面,一雙鬼爪準確的抓住怪獸的兩個觸手。劉長青見狀手腕一抖,火雲重劍出現在手中,用盡全力向被獨龍神君抓住的觸手砍去。

火雲重劍靈光大作,射出一道劍芒,刺啦一聲斬在觸手之上。

當!火雲重劍被一彈而開,毫無作用!

劉長青心中駭然,這可如何是好?神雷鑿無用,火雲重劍連一條觸手都砍不斷,還有什麼能降服此妖?劉長青心中都有逃走的念頭了。

嗷!這時傳來怪獸的一聲慘叫,一隻眼睛射出鮮血,卻是黑血神針偷襲見效,準確的刺入了它的左眼當中,緊接著從其腦後竄出,返回劉長青手中。黑血神針作為針形法寶偷襲倒是不錯,也最多使用一次,劉長青只好收起。怪獸雖然重傷,但右眼寒光爆射,越發讓人不寒而慄,張嘴一吸,山河扇發出的旋風就被它吸入了肚內!

劉長青倒吸了一口氣涼氣,這怪獸也太妖孽了,不僅控風神通無與倫比,就連法術生成的風都能一一克服,莫非此怪獸是風屬性的妖獸?

劉長青還真猜對了,這驅風獸不是一代代繁衍出來的,而是天生地養,就是在這白風淵內,由這白色的陰煞罡風所生!數十萬年才生成了這麼一頭驅風獸,其飛行速度遠超化神期修士,而且可以驅使天下一切風!

劉長青大感頭疼,忽然想起裂天弓和穿雲箭,連忙吩咐靈藥分身:「你先抵擋一陣,我用裂天弓試一試,如果不行就只好撤退了。」

靈藥分身點點頭,二話不說祭出萬鬼幡,萬鬼幡魔氣衝天,無數鬼物沖了出來,張牙舞爪的撲向驅風獸,可惜萬鬼幡中大多是鬼將、鬼帥級別的鬼物,被驅風獸其他幾隻鐮刀狀觸手連砍帶削,摧古拉朽般就滅掉了。好在靈藥分身只是要拖延時間,給本尊開弓射箭的機會,並不指望這些低階鬼物能幹掉驅風獸。

劉長青左手持弓,右手把穿雲箭搭上,弓若滿月,穿雲箭嗖的射向驅風獸。但劉長青並沒有射驅風獸的身體,而是對準被獨龍神君死死抓住的一條觸手。在見過神雷鑿和火雲重劍都無效后,劉長青不敢冒然再試了,如果穿雲箭連一根觸手都射不斷,這仗真的就沒法打了。

轟!

穿雲箭準確的射中一條觸手,觸手應聲而斷,斷掉的鐮刀部分從觸手上脫離開來,漂浮在陰煞罡風中。

驅風獸痛的怒吼起來,獨龍神君立即被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到深淵壁上,但穿雲箭已經飛回劉長青手中,劉長青二話不說立即又射出一箭。

因為驅風獸發怒,靈藥分身壓力驟然增加,從萬鬼幡內放出的數千鬼物消失速度加劇,只幾息就又死去了兩千多鬼物。但劉長青的第二箭又轟斷了驅風獸的一條觸手,讓劉長青失望的是這一次穿雲箭並沒有像以往那樣可以直接轟碎對方,僅僅把觸手從中間斬斷而已。

驅風獸吼叫連連,四條觸手上的鐮刀一起發力,砍在靈藥分身前面的白色鱗片上,白色鱗片立即飛了出去,讓靈藥分身暴露在它前面,一隻獨眼散發怨毒的目光,四把鐮刀惡狠狠的向靈藥分身砍去。

靈藥分身大驚失色,立即祭出黃龍盾擋在身前。黃龍盾是土屬性防禦法寶,剛一出現就變成一堵厚重的黃色土牆,誰知在驅風獸的鐮刀觸手下卻像薄紙一般,輕鬆的就被劈成兩半,成了廢品。

「吾命休矣!」靈藥分身大駭,強烈的死亡氣息迎面撲來,讓他心神絕望,而一旁的劉長青想要援手也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分身隕落了。

就在此時,面對鋒利的鐮刀觸手,靈藥分身體內的殺戮之珠突然快速的旋轉起來,裡面一把灰色殺戮之劍虛影閃現出來,從靈藥分身體內直刺而出,在空中形成一把丈許的灰色之劍,迎著驅風獸砍來的四條觸手一斬而下。

噗噗噗噗!

驅風獸的四條觸手應聲而斷,但殺戮之劍的虛影也消失在空中,靈藥分身身子一軟,暈了過去。死亡激發出靈藥分身的潛力,激活了殺戮之劍,但也讓他元氣大傷。

嗷!

驅風獸疼得翻滾出去,獨眼中露出恐懼,這是什麼劍?自己數十萬年來還是第一次受傷如此嚴重,讓它也生出了退意。不過見那灰色殺戮之劍消失后,卻又重新飛過來,張嘴用力一吸,那些斷掉的觸手全都被他吸入嘴裡,嘎嘎一陣亂嚼,聲音刺耳,讓人發寒。

劉長青來到靈藥分身旁邊,讓分身融入身體,不解的看著眼前的怪獸,它怎麼吃自己的殘肢斷臂?

下一刻,劉長青就後悔了,不應該給怪獸時間,只見驅風獸張嘴一連吐出五個肉團,每吐出一個肉團,它身上氣息就弱一分,但每個肉團在空中一滾,就變成了一頭和它一模一樣的驅風獸!

只瞬間,劉長青就被六頭驅風獸包圍了!

劉長青驚呆了,這是什麼神通?能把自己的斷臂變成自己模樣,雖然比本體弱了一些,可強在數量上,此時此刻,想要逃走都不可能了。

劉長青苦笑起來,看來今天是在劫難逃了,手中裂天弓拉成滿月,穿雲箭遙遙對準了驅風獸本體:「咱們就此罷手如何?本座知道你能聽懂人類語言,這樣下去,咱們可就要兩敗俱傷了。」

「該死的人類,現在想要求饒了?都是你,讓我損失了數萬年的修為,現在我恨不得對你剝皮抽筋,抽魂煉魄,想要和解沒門!」驅風獸嘶啞的聲音說道,獨眼中的怨毒把它內心對劉長青的仇恨表露無疑,似乎不把劉長青碎屍萬段,誓不罷休!

劉長青嘆了一口氣,既然如此,手中的穿雲箭嗖的射了出去,這一箭卻是直接射向驅風獸剛剛形成的一頭小獸。

轟!

那頭小獸在穿雲箭的爆射之下,立即粉身碎骨,但其他四頭小獸不要命的撲上來,讓劉長青無法繼續射出穿雲箭。

金色鱗片雖然旋轉著擋在身前,可劉長青身上瞬間還是挨了數刀,五級高階妖體在小獸的鐮刀觸手之下無法完全抵禦,一道道尺許傷口出現,熱血射,染紅了避風罩。避風罩能擋住各種風,卻無法擋在小獸。

獨龍神君沖了上來,也只能纏住一頭小獸。化神期煉屍竟然只能和一頭驅風獸小獸打一個平手,傳揚出去,讓獨龍神君情何以堪啊,好在獨龍神君沒有神智,不知道難為情。

劉長青心中焦急起來,雖然身上的上不足以致命,但長此以往,流血也要流幹了,面對幾個張牙舞爪的小獸,劉長青真的的無計可施,該怎麼辦?

那些小獸全都的只剩下一根觸手的驅風獸以秘法消耗其修為衍化出來的,是不是只要把驅風獸幹掉,這些小獸就會消失?但如何幹掉驅風獸?它渾身堅若玄鐵,連神雷鑿發出的雷電都無法破開其防禦,還有什麼能殺死它?

三隻小獸十二把鐮刀狀觸手不停的向劉長青身上招呼,就算劉長青渾身不滿了鱗片,半妖功施展到極致,身上的傷口還是越來越多。

!劉長青一拳擊在一條觸手上,鋒利無比的鐮刀把拳頭劃出了一道血槽,血流如注。鮮血染紅了手上的蛇戒,劉長青沒有發現,他的血居然深入蛇戒中,被裡面存放著的一樣寶物吸收了進去。

劉長青絕望了,這一次真的是在劫難逃,可惜無法完成對鄭翠雯的承諾了,她只能當一隻孤魂野鬼了。雖然有養魂木滋養魂魄,不至於喪失了神智而輪迴,但失去了輪迴機會,鄭翠雯的魂魄也只能變成孤零零的孤魂野鬼,無法轉世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