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一十二章 奇怪的寶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奇怪的寶物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三隻小獸,發出刺耳的怪叫,十二把鐮刀觸手一起揮向劉長青,金色鱗片也擋不住詭異的觸手,劉長青的心沉入了谷底。遠處的驅風獸發出得意的大笑,揮舞著一支獨觸手:「殺了他!殺了他!」

就在劉長青馬上要殞命在鐮刀觸手下,蛇戒突然發出一陣刺眼的光芒,一個茶壺飛了出來,漂浮在半空,任憑陰煞罡風如何吹拂都巋然不動。

是煉妖壺!

劉長青吃了一驚,自己一直無法煉化這聞名仙界的仙器,怎麼突然出現了?在劉長青懷疑的目光中,煉妖壺壺蓋突然打開,一道霞光飛出,四頭小獸被霞光一卷,就被收入了煉妖壺中,緊接著霞光像長了眼睛一樣,又卷向遠處的驅風獸。

驅風獸目瞪口呆,什麼情況?剛才還勝券在握,眼看那可惡的人類就要斃命,怎麼突然形勢逆轉了?而飛來的霞光好像有一種魔力,纏住它的身體讓它無法動彈分毫,也同樣被捲入了煉妖壺中。

當!

當驅風獸被煉妖壺收走,壺蓋蓋上,煉妖壺從半空中墜落,劉長青身上接住,只感覺煉妖壺一陣顫抖,從壺嘴裡噴出一顆青色的珠子,就再也沒有了動靜。

「主人,你真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這是風源珠,如果煉化此珠,主人對各種風的領悟和控制就遠超常人。原來煉妖壺是把天生地長的妖獸煉化本源,如果能抓到混沌獸豈不是能煉化出混沌珠?真是發大了!」書靈幾近吼叫的說道,羨慕的不得了。

劉長青也懵了,怎麼這煉妖壺自己突然見就冒了出來,還把厲害無比的驅風獸給煉化成了一顆風源珠?是不是以後也可以用它來禦敵?可任憑劉長青灌輸靈力,加強神識,煉妖壺還是無動於衷,就像根本沒有啟動過一樣。

劉長青並沒有失望,能保住了性命就已經不錯了,何況還得到了一枚珍貴的風源珠。他並沒有著急尋寶,而是把風源珠吞下,開始煉化。如果煉化了風源珠,這下面的白色陰煞罡風他就不會在怕了,或許還可以控制也說不定。

一天之後,劉長青身上的傷口已經癒合,擁有不死之體,生命力就是要旺盛許多,但煉化風源珠卻還沒有完成,上面的柳思思都瞪得著急了,幾次想要下來,可又沒有辦法抵禦白色的風,只好作罷。

當第七天的太陽初升,劉長青睜開明亮的雙眼,把手伸出避風罩外,原本肆孽的陰煞罡風好像聽話的孩童般悄然落在他的手中,肌膚不會褶皺,生機不再流失!劉長青微微一笑,這風源珠固然是控制風的最佳靈物。

五根手指輕輕一旋,一道由陰煞罡風組成的旋風就出現了,把四周深淵壁上孔洞溢出的陰煞罡風全都吸了過來,形成了一條蜿蜒曲折的風柱,直上雲霄,蔚為壯觀!

劉長青五指一攥,風柱消失,白風淵又恢復了平靜。劉長青撤去避風罩,帶著獨龍神君來到深淵底部。

深淵下面卻風平浪靜,沒有一絲陰煞罡風,而且地勢平坦。放眼望去,一馬平川,好像是一個獨立的世界。劉長青散開神識,查找地圖上的寶藏位置,展開身形疾馳而去。

耳邊風聲呼嘯,劉長青意外發現自己的身形快了五成有餘,而且似乎不用消耗靈力,只憑微風就能快如閃電。之前想要御風飛行,必須施展御風術,而今卻不用了,這都是風源珠的功勞!劉長青仰頭大小,神情豪邁,宛如一道清風,消失在遠處。

飛行了數百里,眼前出現了一座灰色的建築。建築就是一座石屋,只有三丈見方。劉長青拿出地圖再三對照,就是寶藏所在。

推開石門,一張石桌出現在眼前,桌子上擺放著一個錦盒。劉長青神識掃過,見沒有什麼異常,伸手打開錦盒,裡面擺放著一件奇怪的物品。

劉長青輕輕拿起那件物品,好奇的神情顯露在臉上。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奇怪的東西,只有四分之一圓大小,好像是蒲團的一部分,但上面全都是一個個圓形孔洞,從一側能看透另外一側。這就是存放在此處的寶物嗎?劉長青哭笑不得,耗費幾個約時間,跋山涉水,歷經千難萬險,幾乎送掉了性命,得到的居然是這麼一樣東西,連一絲靈力都沒有。

失望!除了失望再也沒有其他的感受了。

劉長青有些不相信,在石屋內仔仔細細查找了幾遍,最終確定尋找的寶物就是手中這個奇怪的東西。

之前在白骨湖尋到的那寶物是一個圓盤,還有陰燭液、禁制,可眼前卻只有一個錦盒,是不是有些太容易了?但回頭一想,好像不是。白風淵里的白色罡風奪人生機,人還沒等落到深淵底部就身死道消了,而且那怪獸強悍無比,如果不是煉妖壺主動出現,收了那妖獸,自己早就被砍成肉醬了,普通人是無法獲得此物的。

但千辛萬苦得到的寶物就是這麼一個東西,劉長青很失望。就在劉長青情緒低落把寶物放回錦盒的時候,眼睛突然亮了起來,拿起錦盒認真的看起來。錦盒是金色的,光澤晦暗,入手極重。

是九度金!

劉長青神情激動,剛才光顧著查看寶物了,忽視了盛裝寶物的盒子,誰會想到這盒子是用極為罕見的九度金打造的?手中的錦盒三尺見方,是之前得到的九度金十幾倍大小,足夠煉製炫光劍了!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劉長青興奮的大笑起來,真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本來還為一時大意失去了九度金而懊悔,如今卻不用了。

不過,劉長青感覺有些不對,裝寶物的盒子都是用珍貴的九度金打造的,那寶物還會普通嗎?劉長青當然不會犯「買櫝還珠」的錯誤,再一次拿起那奇怪的寶物。

寶物黝黑,看不出是用什麼材料煉製的,劉長青試探性的發出一道玄天劍氣,結果連一絲白痕都沒有留下。緊接著,他又祭出火雲重劍,用盡全力劈在寶物上,火雲重劍都被磕飛了出去,寶物依舊毫髮無損!

果然不同凡響!其他用處都沒有,也可以當做防禦寶物,起碼關鍵時候能救自己一命。劉長青欣喜的把寶物放入九度金打造的盒子中,然後又仔細的檢查了一圈,沒有什麼遺漏的這才向原路返回。

在回來的路上,劉長青一直琢磨,如果能把深淵壁上那銀色的岩石弄下來一下,煉製一些防禦法寶是不是防禦力極強,可惜任憑他用盡了各種手段,也沒有辦法弄下來一塊,只好失望的來到深淵上面,結束了這一次尋寶之旅。

柳思思一連七天都不見劉長青有什麼動靜,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見劉長青毫髮無損的從深淵中飛出,立即飛奔而來,情不自禁的就要撲到劉長青懷裡,還好最後忍住了,但也俏臉緋紅。

「劉大哥,你、你沒事吧?」柳思思低垂臻首,聲若蚊蠅的問道,連稱呼都從「道友」變成了「劉大哥」。

劉長青微微一愣,瀟洒的一攤雙手,「連一根頭髮都沒丟,好好的!事情已經辦完,咱們走吧。」

柳思思乖巧的點點頭,等劉長青收起了洞府外的陣旗,跟在劉長青身後,一起離開了白風淵。

「道友還有什麼打算嗎?是繼續尋寶還是等待黃天絕境關閉,把宗主令牌安全的送回宗門?」劉長青一邊走,一邊問道。他從柳思思火辣的目光中讀懂了一些事情,心中暗暗叫苦,自己是因為她長的像鄭萃雯才伸出援手,並沒有其他想法,誰知她內心卻發生了變化,讓劉長青有些措手不及。

「劉大哥還是叫我『思思』吧,大哥救過小妹的性命,就是小妹的恩人!而且這黃天絕境中小妹的同門都死了,大哥怎麼忍心小妹孤零零一個人面對各種危險?小妹想一直跟著大哥,直到黃天絕境關閉為止!不知大哥應允嗎?」

劉長青看著柳思思水汪汪、充滿祈求目光的眼睛,心中一軟,不由的點了點頭,可隨即有些後悔,因為柳思思一股香風靠了上來,幾乎要貼在他身體上了。如果飛天虎沒有受傷就好了,起碼有一個人陪著,也不至於氣氛如此尷尬。可飛天虎一直在沉睡,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蘇醒過來。

劉長青心神一動,把烏守合從三界天內放了出來。柳思思本來想和劉長青說幾句話,被突然出現的老道嚇了一跳,後退一步,就差祭出法寶來了。劉長青連忙解釋說是自己的一個朋友,這才讓柳思思釋然,可二人世界卻不在了,不滿的撅起小嘴,先走了。

老道烏守合被弄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本來在三界天待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就被劉長青弄出來了,這裡可十分危險,他一貫的膽小如鼠,不想打打殺殺,他只想安安穩穩的活著。

劉長青哪裡看不出他的心思,尷尬的推了他一把,「走吧,當一個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