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一百一十三章 又是一張藏寶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一十三章 又是一張藏寶圖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剛開始幾天,老道烏守合還跟在劉長青、柳思思身邊,可發現柳思思一雙美麗的鳳目中蘊含凜冽的殺機,嚇得他再也不敢靠近,沒等柳思思靠近,早就躲的遠遠的了,讓劉長青暗呼不講義氣。,

三人一前兩后,向生域中傳送陣方向進發。劉長青計劃要去的下一個地方是黃色的土道域,因為他沒有死域和火道域的地圖,就算進入死域也和瞎子一樣,分不清東南西北,白白浪費時間。

老道烏守合不知跑哪去了,劉長青感覺到柳思思幾次想要張嘴,他都事先叉開,完全忽略了柳思思幽怨的眼神。這讓柳思思十分苦惱,從小到大,她就是一個驕傲的公主,作為上元宗大長老的獨生女,可謂是天之驕子,本身長的花容月貌,姿色出眾,無論是在宗門還是在其他地方,全都是掌上明珠一般,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從來也沒能看上某個人。如今,突然碰到一個讓她怦然心動的人,可那人卻視她於無物,怎麼能不讓她惱火?

可劉長青越是對她冷淡,柳思思心中反而越發感覺劉長青的與眾不同,心中那股親近之意就越發強烈。

「大哥,你這些日子怎麼好像對小妹迴避啊,是不是小妹哪裡做的不好,惹怒大哥了?」柳思思終於鼓起勇氣,脆生生的略帶不滿的對劉長青說道。

「呃這個那個」劉長青不知道一直害羞的柳思思今天怎麼就一下子大膽起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總不能說自己心中有一個和她長的一模一樣的女人吧,她會相信嗎?

就在劉長青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猛然抬起頭,看向遠方,臉上露出狠戾之色:「哼,敢太歲頭上動土,活的不耐煩了!」神識中,他發現老道烏守合被三名修士圍攻,讓烏守合狼狽不堪,步步後退。他也對老道烏守合無語了,每一次見到他都是被圍攻,真是惹事的主啊。

劉長青扭頭對柳思思道:「老道有危險,我先去,你跟上,注意安全!」說完化作一道清風,就向遠處飛了過去,幾乎和風一樣快。

柳思思恨的咬牙切齒,跺了跺玉足,也化作一道遁光跟了上去。

圍攻老道的三名修士全都是元嬰初期修士,外圍還有兩個金丹修士,似乎在看熱鬧。三人兩男一女,手中法寶舞的呼呼生風,不停的向老道烏守合身上招呼。面對三名同階,老道可謂是險象環生,多虧他手中一面金色盾牌擋住了大部分攻擊,不然早就隕落了。老道隱藏在烏金山脈數萬年,悄然無聲的得到了許多寶物,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多寶道人。加上他常年服用各種珍稀的煉器材料,身體堅硬如法寶,漏的攻擊落在他身上,也只不過留下不輕不重的傷口罷了。

這堅硬的身體卻是引起這次禍端的原因。本來三名修士帶著兩名弟子不想弄出太多事情,不過見老道烏守合被一四級高階妖獸襲擊后,渾身上下毫髮無損,肉身強大無比,這次引來他們的覬覦。在他們看來,老道是修鍊了煉體功法,所有才想把老道殺了,獲取煉體功法。

要知道修士在肉身上一直是短處,如果沒有了法力,和凡人沒有什麼區別。可自古以來,流傳下來的煉體功法少之又少,尤其能練到法寶境界的更是稀少,也不怪三人對老道出手了。修仙界,一貫就是強者為尊,森林法則,為了各種功法、修鍊資源,同門師兄都會大打出手,何況是素不相識的外人呢。

劉長青看的怒火衝天,人還沒有到,伏魔鞭就已經祭出去了,對付高階妖獸伏魔鞭起不到很好的作用,但對方區區元嬰修士,應該不在話下。

三名元嬰修士也被突然冒出來的劉長青嚇了一跳,而且見劉長青還是元嬰後期大修士,驚慌失措,尤其是看到劉長青的伏魔鞭一出來就變成了一條尖吻蝮蛇,更是魂飛魄散,跳出戰團就四散而逃,彼此都顧不上了。

劉長青一愣,他沒想到三人會如此不堪,還沒有動手就逃了,劉長青正待追趕,一道紅雲從身邊躥過,向那名女修追去,不是柳思思還是誰。本來她正期待劉長青回答自己的問題,可惜被這三人打斷了,她就把一腔怒火全都發泄在這三人身上了,正好見那女修慌裡慌張的逃跑,她自然不會放過。

劉長青苦笑一聲,手一抬,把已經嚇傻的兩名金丹修士拘拿過來,二話不說直接搜魂。

呃?劉長青沒有指望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誰知一名金丹修士記憶中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金丹修士記憶中無意發現師傅得到了一張藏寶圖,這事情連兩位師叔都不曾知道。劉長青拋出兩個火球,二人屍體立即化為灰燼,身形微晃向那人師傅追了過去。

伏魔鞭幻化的尖吻蝮蛇已經追上另外一人,酣鬥起來。若是平常心應對,那元嬰修士或許能打個平手,畢竟只有法寶,而沒有主人加持,威力要小一些,可那人已經被嚇破了膽子,無心戀戰,幾個回合就露出破綻,被尖吻蝮蛇一口咬下腦袋,元嬰剛剛出現也被吞食而下。尖吻蝮蛇裹著此人的儲物袋追向劉長青。

劉長青身如疾風,整個人化作一縷青煙,很快就追到元嬰修士身後百丈距離,手腕一抖,雙尾雷火蠍化作一道火線緊追上去。

那修士見劉長青緊追而來,雖然心生膽怯,卻也沒有慌張,拋出一張靈符貼在身上,其身法立即快了兩成,距離又拉大了十幾丈。但卻沒有雙尾雷火蠍快,只瞬間,兩隻猙獰的蠍子就追上他,兩條彎曲的尾鉤高高揚起,向他身上刺去。

那修士吃了一驚,不再藏拙,取出一枚靈丹放入口中,整個人氣息驟然升高,靈力充盈,幾乎在雙尾雷火蠍尾鉤落在他身上時候,遁光又快了一籌,堪堪躲開了尾鉤襲擊。從外表看來,修士的修為一下子提升到了元嬰後期,整整跨越了兩個小階!

「道友何必苦苦相逼,得饒人處且饒人。翁某的兩位師弟、師妹恐怕已經遭了毒手,還不足以抵償翁某的錯嗎?」那修士一邊飛,一邊開口道:「何況道友就算把翁某擊殺了,翁某也會臨時前拖著道友下水的!」

劉長青微微一笑,白蛇妖自己都殺了,區區一名服用靈丹提升修為的人類修士卻要囂張,他也不答話,右手向前:「天地囚籠,畫地為牢,封!」

那翁姓修士人在半空就無法動彈,被緊追而來的雙尾雷火蠍追上,眼中露出不可思議和恐懼的目光,兩條尾鉤逐漸變大,一邊一個叮在他的脖子下,黑氣立即沿著修士脖子向上、向下擴散開來,整個身子都麻木了。

劉長青袖口一抖,玄天劍氣激射而出,翁姓修士的腦袋立即衝天而起,肉身立即化為一灘烏黑血水,剩下一個元嬰孤零零茫然的漂浮在空中。

劉長青右手伸出,一隻青色的靈力大手出現在元嬰頭頂,一下就把元嬰拘拿回來,二話不說直接展開搜魂。過了半柱香時間,劉長青鬆開已經獃滯的元嬰,獨龍神君一閃而出,張開腥臭的大嘴,一口就吞了元嬰。元嬰對於煉屍來說是不錯的補品,就像妖獸喜歡吞食人類身體和元嬰一樣,可以提升它們的修為。

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劉長青虛空抓過翁姓修士的儲物袋,收了雙尾雷火蠍向回飛去。另外一邊,柳思思已經取下了那名女修的首級,連元嬰也攪成粉碎,魂飛魄散,解了一口悶氣。作為上元宗天之驕女,渾身寶物多多,避風罩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劉長青是要還給柳思思的,可偏偏避風罩被劉長青的鮮血沾染了一個遍,鬼使神差的被血煉了,只好留下了。

最為交換,劉長青就把從白蛇哪裡得到的手鐲法寶送給了柳思思,這讓她非常高興。雖然她因為昏迷了,沒有見過手鐲的厲害,但從手鐲散發出來的淡淡威壓就能感到不俗,柳思思之所以喜歡,更重要的是劉長青送給她的。

柳思思一身神通在劉長青面前不夠看的,但面對其他同階修士,可是無敵的,何況那女修已經被嚇破了膽子,不長時間就斬於法寶之下。

伏魔鞭卷著一個儲物袋也來到身前,劉長青袖袍一掃,收起伏魔鞭和儲物袋,看向唯唯諾諾的老道烏守合:「我說老烏啊老烏,每一次都惹禍呢?這一次如果不是我你是不是又在劫難逃了?不要整天光想著逃避,把時間放在修鍊上吧,多修鍊一下法術,煉化幾樣法寶,自保是沒有問題的。」

烏守合被說的面紅耳赤,抬不起頭來,自己也知道錯了,一味的逃避、膽小也不是事,自己堂堂一個修鍊數十萬年的化形大妖怎麼連千年的人類都打不過,也太丟人了!心中暗暗發狠,今後一定要刻苦修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