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師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師兄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但劉長青為了妻子甘願冒險,這需要多大的勇氣?柳思思恨不得自己就是那鄭翠雯!此時,她看向劉長青的目光中不再有怨氣,而是充滿了敬佩、疼惜。

「我明白了,大哥你太累了!今後我要好好修鍊,爭取幫你把嫂子的魂魄奪回來!」

劉長青見柳思思一臉堅毅的去修鍊了,內心十分感動,一個素昧平生之人卻為了自己的宏願去努力,自己何德何能擁有了這一幫好朋友?他不知道不遠處的老道聽完劉長青的述說,也是老淚縱橫,沒等柳思思離開就跑到一旁修鍊起來,他也是有著和柳思思同樣的想法:老大有困難了,作為兄弟一定要出手!

柳思思躲入自己的洞府,止住的淚水又忍不住奪眶而出,心中矛盾重重。她為自己的懦弱而懊惱,怎麼就不趁此良機表面心跡?可另外一個聲音卻告訴她不能乘人之危,劉大哥為了心愛的妻子而努力,自己卻想要趁虛而入,不就是長的和劉大哥妻子一模一樣嗎,有什麼優勢嗎?人家可是共同生活了十年時間,三千多個日夜,同床共枕!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緣分,強求不得!

自己的命好苦,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心儀之人,卻無奈放手,或許自己和劉大哥的緣分還沒有到罷了。

三人各自懷著不同的想法度過了一夜。

次日天一亮,劉長青三人就踏上征途,向目標進發。

三天後,在一處茂密叢林中鑽出三個人,為首的正是劉長青。他拿出地圖又認真的看了看,向一個方向一指:「不遠了,前面五百里就是傳送陣,咱們快點走!」

三人架起遁光疾馳而去。

不過剛剛飛出一百多里,劉長青輕咦了一聲,遁光慢了下來。

「大哥,怎麼了?有什麼情況嗎?」柳思思來到劉長青身邊,問道。

「傳送陣那裡有人,而且還不止一個人,咱們不用著急,下去看看再說。」

兩天前,劉長青整理了一下得到的儲物袋,把裡面的東西全都轉移到蛇戒中,兩個儲物袋就以流沙術沉入了大地之中,不會再出現。在翁姓修士儲物袋內劉長青又找到了一張藏寶圖,是死域的寶藏。

經過搜魂,他從翁姓修士哪裡得知,死域是七個域中最危險的域,據說沒有人進入死域后還能活著出來的,因此他才得到藏寶圖后一直沒有去尋寶。另外一個重要的信息就是每個域之間雖然是通過傳送陣進出,但傳送陣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有時候就不知道傳送到哪裡了,可以說的有時候是定向傳送,有時候是隨即傳送。

因此,劉長青這才多了一個心眼,想讓那些要藉助此傳送陣之人探探路,看他們究竟被傳送到何處。如果是極為危險的死域,他就打算先煉製幾件防禦法寶再去尋寶。畢竟寶物重要,生命更加重要,何況有了幾次九死一生的經驗,他怎麼會不吃一塹長一智?

三人落在地面上,不慌不忙的向傳送陣方向走去。

「陳道友,這傳送陣的你們先發現的,你們先請!」傳送陣一旁身穿藍色長袍的三名修士對另外一夥修士說道。

「不不,馬道友你們雖然是後來的,但年紀都比我們大,長幼有序,還是長者先請!」這一夥修士是四人,全都的年輕修士,最大年紀不過四十歲,而藍色長袍的修士全都鬚髮皆白,比較蒼老。雖然陳姓修士說的冠冕堂皇,但眾人心知肚明,兩伙人都是希望另外一夥先去探路,以保自己周全。

兩幫人你謙讓來,我謙讓去,誰也不肯先踏入傳送陣。如果沒有另外一夥修士,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就進入傳送陣了,這就是人的攀比心態!

劉長青差一點沒有樂出來,原來聰明的還不止自己一人啊,這些人年紀都比自己大,真是人老精鬼老靈,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陳姓修士和馬姓修士正爭論不休,忽然見到劉長青三人,眉頭一展,二人互相對視一眼,齊齊向劉長青三人走來。劉長青哪裡不清楚他們的想法,看都不看他們一樣,帶著柳思思、烏守合來到一塊巨石上,一聲不吭就盤膝坐下。

陳、馬二人面面相覷,心中不滿,此人好生無禮,怎麼也該打一聲招呼吧?可神識掃過劉長青身上,驟然色變,原來此人年紀輕輕卻元嬰後期修為,難怪如此高傲!二人不覺后怕,灰溜溜的退了回去,不敢吱聲了。他們不過是元嬰初期修士,給他們兩個膽子也不敢捋劉長青的虎鬚!

回到各自隊伍中,全都嘆了一口氣,看來第一個進入傳送陣的人只能是從他們二人中挑選一個了。他們誰也沒有膽量讓一名元嬰大修士想行啊。

沒有辦法,馬姓修士從儲物袋裡掏出了一枚世俗界用的銅錢:「陳道友,你我二人只能以拋銅錢決定了,正面馬某先入,背面陳道友先行,道友可有異議?」

陳姓修士搖了搖頭,「馬道友的辦法不錯,陳某怎敢妄論,就依照道友的辦法吧。」

馬姓修士高高的拋出銅錢,銅錢在空中翻了十幾圈,叮的落在地上,滾出很遠后躺在地上,卻是正面朝上。整個過程誰都沒有動用法術影響銅錢,完全憑藉的是運氣。

馬姓修士微微一怔,嘆了口氣,「馬某認了!道友把感應珠交給我吧!」

陳姓修士連連致謝,並沒有表現出太得意,讓馬姓修士心情好了一些,接過陳姓修士的感應珠招呼同伴邁入傳送陣。

傳送陣嗡鳴,一道衝天光芒閃過,馬姓修士三人消失在傳送陣中,片刻后,感應珠出現了一段話:「陳道友,你們過來吧,是土道域!」這感應珠的黃天絕境獨有的一個產物,原本劉長青不知道,也沒有,可奪得了許多儲物袋,也搜集了十幾顆。這感應珠可以在兩個不同域之間傳遞信息,和聲訊玉簡功能相似,不過聲訊玉簡有距離和空間要求,不能跨越太長距離也不能跨越不同空間。

但感應珠不同,可以無視距離和空間,非常神奇。但有些貪心之人曾經帶出了黃天絕境,全都失去了作用,說明感應珠只能在黃天絕境中使用。

陳姓修士聞聽,喜上眉梢,毫不猶豫的和同伴踏上了傳送陣,插入靈石后,他們也在一片靈光中被傳送走了。

劉長青自然也聽到了聲音,不錯,正是想要去的目的地。

就在三人快要邁入傳送陣的時候,數道身影搶先一步落了下來,站在傳送陣前。為首的是一名滿臉絡腮鬍的修士,濃眉大眼,國字臉,但一雙眼睛卻是三角形的,看起來凶相畢露,不好相與。

「不錯,有人替咱們探好了路,省去麻煩!真是好運!哈哈哈!」絡腮鬍修士仰頭大笑得意非常,三角眼輕蔑的看向劉長青三人,目光卻落在柳思思身上,一動不動了。眼中散發出來的淫邪之光似乎要把柳思思一身紅衣要剝離下來一樣,驕傲的公主毫不猶豫的躲在劉長青身後。如今,劉長青在她心中就是避風港,一有風吹草動就會靠在他身邊。這樣她有安全感。

劉長青臉色一沉,本來被擋住去路就不爽,還敢不懷好意的看著柳思思,心中怒火熊熊:「大膽!滾開!」

劉長青的聲音如同炸雷,把那絡腮鬍修士嚇了一跳,打斷了好事,不由分說就要破口大罵,誰知身後的同門拉住了他的衣袖:「田師兄,那人是大修士!」

田師兄瞠目結舌,這麼年輕的人竟然的大修士?怎麼可能?連忙向劉長青認真看去,果然從其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靈壓,遠超自己元嬰中期。

「怕什麼?咱們『奇丹教』也不是沒有殺過元嬰大修士!不用怕他!」田師兄也只震驚罷了,震驚之餘表情立即回復了正常,「我們的『奇丹教』的,剛才事情有些誤會,就此揭過如何?」

劉長青和柳思思心有靈犀的互望了一眼,這「奇丹教」修士來的可夠快的,好在他們似乎不知道有同門死在他們手中了,但柳思思在躲在劉長青身後后,公主脾氣又上來了:「把你那雙賊眼挖去我們就饒了你!」

田師兄勃然大怒,就連他身後的幾名師弟也面帶怒色,心道小妞也太蠻橫了,不就是看了你一眼嗎,也沒有少塊肉,這樣就要挖去雙眼?

「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挖我們『奇丹教』弟子的眼睛?」

空中衣袂獵獵,又是三道身影降落在田師兄身邊,說話的是一名頭戴冠巾的修士,其修為卻也是元嬰後期,語氣充滿不善,帶著幾分孤傲,冷冷的看著劉長青三人。

「見過大師兄!」

田師兄幾人立即面露喜色,全都對著此人深施一禮,神態恭敬。

「大師兄,就是那個丫頭想要挖去小弟的一雙眼睛!師兄你可要為小弟做主啊!」田師兄立即向大師兄抱怨道。

「放心,天下間還沒有人敢動我們『奇丹教』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