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一十九章 銳金之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 銳金之精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時間一點點過去,到了子時,劉長青突然被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驚醒了,到了他這樣的級別,就算修lin、睡覺也都會隨時注y周圍的環境,不會有絲毫懈怠。劉長青睜開雙眼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異常,神識中突然多出一道白色的光芒,向遠處飛遁而去。

劉長青飄然出了洞府,緊隨其後,玄風遁施展到極致,也才堪堪和那白色遁光保持好距離,不至於被落下。

白色遁光和劉長青一前一後,飛出五千多里,遁光速度才慢了下來,顯露出真容。卻是一隻白色的老鼠,樣子和之前所得到的尋寶鼠有些相像。

這是什麼妖獸?劉長青看不出什麼級別,感覺它不像是真的妖獸,反而更加像妖魂類的東西。

「主人,主人快抓住它!千萬不要放它跑了!」書靈興奮的叫起來,書靈可是許久都沒有如此激動過了,三界天中那個小孩手舞足蹈,激動的不得了。

劉長青雖然不知那白色小鼠是何物,還是毫不猶豫的右手一探,一隻青色靈力大手出現在空中,向那白色小鼠抓去。

誰知小鼠不過巴掌大小,卻絲毫不懼,眼中亂轉,張嘴吐出一道白光,劉長青以精純法力凝成的靈力大手居然被那兩尺來長的白光劈成兩半,消散在空中!

劉長青吃了一驚,自己的靈力大手雖然比不上法寶,可也是堅不可摧,凡鐵俗鋼都能捏碎,居然被區區小鼠射出的白光劈成兩半,這怎麼可能?那小鼠是什麼怪物?

「銳金之精,果然的銳金之精!主人,只要找到它的本體,你的五行靈體就湊全了!」書靈狂喜,大叫起來。

小鼠在噴出一口白光后,四條小腿立即騰空而起,快如疾風,向一座黃色的山峰竄去。劉長青眼睛瞪得溜圓,他怎麼能放它就此離去?展開身法緊追而去!

!小鼠徑直撞向山峰,絲毫沒有躲避的跡象,但奇怪的一幕出現在劉長青眼前,只見小鼠突然變成白色的一陣煙霧,消失不見了。

「主人,銳金之精的本體就應該在這下面!快些挖掘出來!」書靈急促的聲音說道。

但劉長青並沒有著急,而是在蛇戒中一陣翻找,取出七桿土黃色的陣旗,這是一套七位坤艮陣的陣旗,以防禦著稱,不知從哪個修士儲物袋裡發現的,正好可以用來防止白鼠逃跑。

劉長青揚手拋出陣旗,七桿黃旗迎風招展,嘩啦啦落在七個方位,把一座山峰防守的固若金湯。然hu劉長青祭出黃天印,房屋般大小的黃天印飛到半空,向下不斷的砸去。

轟!轟!轟!

塵土飛揚,亂石紛飛,四十多丈高的一座小山半柱香時間就被夷為平地,可也沒有見到白色小鼠的身影。

劉長青微微一笑,有了七位坤艮陣,量他銳金之精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逃出去。只是小山已經完全坍塌,剩下平地黃天印就沒有用了,收起黃天印,劉長青袖袍中飛出一道道玄天劍氣,嗤嗤的轟在地面上。黃色的地面立即阡陌縱橫,不一會兒,就出現了一個深達數丈的大坑。

坑中白光衝天,一團白色的東西衝天而起,卻被七位坤艮大陣阻攔住,無法突p,橫衝直撞,左衝右突。

最後無奈之下,那團白色東西只好停下,漂浮在陣中。劉長青眯縫著雙眼,定睛看去。白光耀眼,裡面卻是一塊白色金屬,呈現不規則的六棱形狀。

劉長青一愣,怎麼銳金之精的本體就是一塊金屬嗎?這是什麼東西?

「主人,這就是銳金,是金屬性先天靈寶!而剛才的白色小鼠就是此寶通靈後生成的神智,不過卻化形為老鼠模yng。之前救了你一命的厚土之精也是如此。好了,別耽誤時間了,快抓住它吧!」書靈說道。

劉長青點點頭,右手向前拍出,玄天大手印飛了出去,徑直打在銳金之上。白色的銳金被擊了一個跟頭,裡面一隻白鼠若隱若現,渾身數十道白色光芒飛出,玄天大手印立即被射了個千瘡百孔,潰散在空中。

劉長青無奈的笑了笑,這個小傢伙還真難纏啊,看來法術對它來說是毫無用處了。想罷,劉長青雙手一翻,神雷鑿出現在手中,左手持鑿,右手握錘,叮的一聲,一道紫色雷電出現在空中,劈向銳金。

嚓!

紫色雷電還沒等飛到銳金之前,白色小鼠嘴裡就噴出一道筷子粗細的白光,正好撞到紫色雷電之上,電光閃過,二者竟然煙消雲散,勢均力敵!

劉長青有些無語了,這個小鼠還真厲害,不過卻也激起他對銳金的佔有慾,如果以融寶決融入身體,不知會有什麼天f神通衍生出來。

收起神雷鑿,劉長青把目前最厲害的陰陽棍祭出,雙手緊握,呼的一棍向銳金砸去。陰陽棍也帶著一片白光橫掃過去,噹噹當一連三棍落在銳金之上。

白色小鼠銳金之精把打的暈頭轉向,吐出的白色光芒對陰陽棍卻失去了作用。劉長青心中一喜,看來還是道器厲害,手中不停,棍影重重,陰陽棍狂風暴雨般落下,金屬相交聲音不絕於耳。

隨後,劉長青左手一點,一道藍光激射而出,落在暈頭轉向的銳金之精上。

,,!

銳金被藍冰焰凍成了一個冰塊,連白色的光芒都無法射出,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掉在劉長青腳邊。

劉長青微微一笑,彎腰拾起藍中帶白的冰塊,剛要收起,耳邊卻傳來一個聲音:「且慢,寶物見著有份,道友不應該獨吞吧?」

劉長青樂了,自己一路追蹤而來,又是布陣,又是出動各種手段擒獲了銳金之精,怎麼就多出一個不要臉的人來呢?是誰?

劉長青朝聲音望去,數道個黑色身形剛剛落下,站成一排。來人一共五人,可謂勢力不小,一名元嬰初期修士,兩名中期,兩名後期,而且後期中的一人已經是大圓滿境界,可以說是半隻腳踏入了化神期!怪不得他們會如此囂張,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原來有囂張的資本。

他們一定是被銳金髮出的白光吸引而來的,靈寶出世都有異象出現,相隔數百里都能夠清晰可見。這是劉長青的疏忽,沒想到附近還有修士存在。

「怎麼,道友想要這寶物?」劉長青看了一眼說話的元嬰後期修士,問道。

「沒錯!」那修士抬起腦袋,高傲的回答道:「我們早就發現這異寶了,不過還沒有準備好收取就被你捷足先登了,該物歸原主了!」

劉長青一聽氣樂了,見過無恥的從來沒見見過這麼無恥的,既然如此那就給他們!

「好,既然是你們的,你們就收著吧,給你!」說完手中藍色冰塊向那人一甩而去,不過手中卻牽住了藍冰焰一端,就好像一條藍色綢緞,一點點從銳金上剝離出來。

嗖!

藍冰焰飛回劉長青袖口,脫困的銳金立即爆射出耀眼的白光,數十道白芒向四周激射,劉長青早在收取了藍冰焰后就退出了數十丈,笑吟吟抱著膀子看起來。

事出突然,那說話元嬰修士大驚失色,暗叫不好,連忙祭出一面紅色盾牌,當中身前,其他幾人動作也不慢,唯一稍微慢一點的就是那元嬰初期修士,只來得及祭出靈力護盾,白光已經來到了身前。靈力護盾如同紙紮般,瞬間就被白光割的支離破碎,半邊身子應聲而倒。

一個孤零零元嬰茫然失措的漂浮在空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剛才就是一片耀眼白光閃過,自己元嬰怎麼就出來了,肉身呢?

「師弟小心!」說話修士手中盾牌雖然擋住了白芒,可一道裂痕出現在盾牌中間,見元嬰還是不知躲閃,立即出言示警。可惜銳金又發出了數十道白光。

啊!

元嬰慘叫一聲,被一道白光一劈兩半,身死道消!

「師弟!」那修士悲呼一聲,心如刀絞,兩行淚水流淌而下,眼睜睜看著師弟隕落卻無法施救,這是何等的無奈和悲涼!剛要爆發心中的怒火,面前的紅色盾牌發出一聲悲鳴,轟的變成碎片,四散飛濺!

修士大吃一驚,這白光如此犀利嗎?再看其他師兄弟,也只有陸師兄全身而退,另外兩名師弟也都慘叫著,鮮血射,只兩波白光,就死了一人,傷了兩人!

此刻,他看向銳金的眼神已經不再是貪婪了,而是充滿了恐懼,這哪裡是異寶,分明就是奪命煞星!銳金之精見自己的白光屢建功勛,不似在劉長青手中屢屢吃癟,立即向前一竄,滴溜溜亂轉,一道道白光從中紛射而出,嚇得那四名修士各展神通抵禦白光。

可惜最終也只剩下了兩名元嬰後期修士,受傷的兩位也慘叫著斃命!

說話的修士和陸師兄悲痛欲絕,一次尋寶,寶物沒有抓到,反而折損了三名師弟,這如何向宗門交待?如何面對師尊?

「陸師兄,那法寶該動用了,只有把此金屬性異寶抓回去,才能將功贖罪!不然你我二人全都逃脫不了門規的懲罰!」那修士對陸師兄說道。

,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