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二十四章 神通化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神通化形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飛天虎等的百無聊賴,把幾個蒲團整理到一起,獨自一人躺在上min睡著了。誰知他突然來的一個陌生空間,四周全都是金色的煙霧,一個個奇形怪狀的圖案出現在空中,連貫起來似乎的一套奇異的功法。飛天虎好奇的看著,手腳不知不覺中跟著圖案模仿起來

就這樣,大堂內一個人站著,一個人躺著,全都陷入了一種玄奧的境界當中。

一天一夜后,劉長青看完了正本《陰陽經》。他抬起頭,左眼微微發熱,眼中的「陰之靈眼」轉動起來,發出微弱的灰色光芒!自從在白骨湖湖底以融寶決融合了「陰之靈眼」后,它就一直沒有反應,誰知一部經文竟然讓此靈眼發生了變化,這讓劉長青欣喜不已。

但他並沒有發現,發生變化的可不止是「陰之靈眼」,在他全神貫注觀看《陰陽經》的時候,左臂上黑白相間的太極形狀的陰陽輪飛了出來,一直盤旋在他頭頂,一絲絲看不到的黑白絲線從《陰陽經》中飛出,投入到陰陽輪中。黑色更加黑,白色更加白!陰陽輪在劉長青合上《陰陽經》后,悄然無息的變成了黑白光點,消失在空中,他絲毫沒有覺察到。

劉長青見飛天虎保持一個奇怪的姿勢入睡,不由的搖了搖頭,真是貪睡的傢伙,也不知道抓緊時間修lin。殊不知,飛天虎也經l了一場奇遇。

劉長青放下手中的《陰陽經》,又拿起《地藏經》看起來,為了舒服一些,他也坐在蒲團之上,可惜並沒有出現飛天虎那樣的奇遇。

飛天虎不停的轉換姿勢睡覺,劉長青就一直在看經文,七天後,一部厚厚的《地藏經》看完了,他又拿起了《**經》。這《**經》可像《陰陽經》、《地藏經》一樣,是經文了,而是真正的一部佛家功法!

劉長青心中一喜,認真的看起來。

《**經》是以法力形成一個巨大的飛輪,進可攻,退可守。飛輪呈現四分之三圓環狀,外面看去像太陽,從裡面看卻像是月牙,四周長有鋒利的利刃,犀利異常。修lin至大成境可以達到數丈大小,就算一座小山都能削平!

劉長青雙目緊閉,雙手掐訣,手勢不斷變化,交替穿插,一個微弱光芒從兩手中間浮現出來,緊接著嗡的出現了一個四寸大小的圓環,正是**雛形!

劉長青心中大喜過望,沒想到自己竟然有如此悟性,對於佛門功法居然一聞千悟,這麼快就掌握了其中要領。接下來,劉長青心無旁騖的修lin起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數月時間過去了,劉長青一直沉溺於修lin當中,餓了吃幾把靈丹,渴了,喝幾口靈元液,不知不覺中,十年時間就過去了。

等劉長青雙手一旋,一個丈許的飛輪出現在手中,熒光流轉,清晰的梵文出現在飛輪之上,居然發出的靡靡佛音,讓他聽了心平氣和,心如止水。

劉長青睜開雙眼,眼中金光閃爍,深邃而充滿智慧,好像能看透一切世間萬物一般。

嗯?怎麼過去十年時間了?劉長青有些不相信,可書靈卻告訴他沒有錯,確實是修lin的十年時間!可飛天虎還在睡覺,不過姿勢又發生了變化而已。

劉長青站起身,剛剛修lin成的飛輪出現在手中,散發出淡淡的威壓,對準大門猛然轟去。

嗡!

飛輪嗡鳴著,急速旋轉著,切在大門上,大門依舊巋然不動!

唉,還是不行!劉長青失望了,自己被困此處已經十年時間,再有不到十年,黃天絕境就要關閉了,如果出不去,就會被困此地一千年,只有千年之後才能在再一次開啟黃天絕境時候出去!可如果真是那樣,雯兒該怎麼辦?自己豈不是要食言了?她要遭受多大的磨難?

想到此,劉長青心煩氣躁起來,雙手一抖,裂天弓出現在手中,彎弓搭箭,對準大門一箭射出,可惜大門依舊的紋絲不動。

接下來,黃天印、陰陽棍等各種重寶全都一一試過,大門依舊的大門,連一塊門角都不曾被打落下來。

劉長青徹底絕望了,自己該怎麼辦?像飛天虎那樣呼呼大睡嗎?還是忘記這一切,專心待在這裡?

一連幾天,劉長青呆坐在蒲團上,不言不語,苦苦思索出去的方法。忽然他想起這裡的佛修宗門,而案台上有三部經書,自己不過才通讀了一遍,修lin了《**經》而已,是不是自己把這三部經文全都融會貫通,熟練掌握就能從裡面出去?就像閉死關一樣,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一定是這樣!

劉長青又拿起《陰陽經》看了起來,這一次是逐字逐句的分辨、理解、領悟,不是之前那樣走馬觀花般的瀏覽。

為了加快進度,劉長青一邊研習經文,一邊讓思維繼續練習各種法術。而且,劉長青把靈藥分身放出來,讓他獨自修lin。可靈藥分身卻說這裡無法修lin,因為靈藥分身主修的是「化血魔功」,屬於魔道功法,這大堂內佛光普照,佛法殷殷,一切魔道功法修lin起來,事倍功半,而且極易走火入魔。

既然如此,劉長青就讓靈藥分身重新回到身體內,獨自一人修lin起來。

一年,二年,五年,劉長青把《陰陽經》、《地藏經》通讀數遍,倒背如流,可大門依舊緊閉,沒有辦法,他只好繼續修lin下去。

有了金剛舍利,劉長青把金剛舍利拋在空中,嘴中默念金剛法相法決,渾身金光大作,佛光閃現,一道佛像虛影浮現在空中,立即來到金剛舍利周圍,以金剛舍利為中心,緩緩的旋轉起來。四周的佛光緩緩向虛影匯聚,不過這現象剛剛出現幾息時間,虛影就潰散了。

劉長青嘆了一口氣,這金剛法相還真難修lin,尤其是靈力凝聚無法准qu掌握,讓剛剛出現的法相虛影短短几息就消散,看來必須刻苦修lin才行。劉長青休息片刻,又念動金剛法相法決,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專心修lin起來

不知不覺中,時間又過去了十年,二十年,劉長青修為一直沒有變,但一座三丈高的金剛法相出現在劉長青身後,雙手合十,寶相**,萬道佛光普照,和煦而溫暖,讓人忘記一切煩惱憂愁。合手金剛法相成!

劉長青睜開雙眼,長吁一口氣,站起身,怔怔出神。如今黃天絕境已經關閉了,自己無法出去了,可惜雯兒變成毫無神智的孤魂野鬼,連投胎都做不到了!劉長青心頭滴血,悲從心中來,兩行清淚滴下。

「大哥,你怎麼哭了?」飛天虎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站在劉長青身邊,好奇的問題。這個傢伙居然一睡就是三十五年,不吃不喝居然強壯如從前。不過精神頭好像很差,顯得非常疲憊。

劉長青按下心中的悲傷,好奇的問道:「飛天虎,你睡了三十五年,怎麼好像沒睡醒一樣啊?」

「大哥,別提了,這些日子我根本就沒睡!一直就有無數的圖案在我腦海中飛來飛去,讓我學習,怎麼都不讓我睡覺!三十五年啊,整整三十五年,我一直都是清醒著!好了,大哥,先不說了,讓我好好睡一覺再說!」飛天虎說完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來,鼾聲四起。

劉長青心中奇怪,這個傢伙看來是有什麼奇遇了,等他醒來后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既然還是無法出去,劉長青只好繼續修lin,分身雖說無法修lin化血魔功,但無數珍奇的煉器材料吃了不少,身體強度有上了一個台階,就算是上品法寶都無法造成傷害了。

學會了金剛法相,劉長青就讓思維投影繼續研習,他把精力放在「氣化絲」和玄天功上,首先修lin的還是氣化絲。

之前,修lin氣化絲神通,他已經能夠把一道玄天劍氣分裂成兩道,但每一道威力下降了不少,這可和神通要求相悖。氣化絲,雖然把劍氣化為絲,但威力不能下降,不然就失去了意義,於是,劉長青開始專心鑽研如何提升「絲」的威力。

嗤!一道玄天劍氣從劉長青手指中飛出,在空中一旋,一條變成兩條,在空中不是直來直去,而是柔軟如絲,兩條劍氣互相糾纏著飛了出去,的落在一面盾牌上。

「大哥,這一次非常不錯,繼續加油!」盾牌後面露出飛天虎的臉,鼓勵道。飛天虎一連睡了十天才醒,便把夢裡見到的情形告訴了劉長青。劉長青立即明白,飛天虎是傳承了一項極為厲害的佛門神通,替他高興不已。

劉長青讓飛天虎施展出裡面的神通,飛天虎扎開步伐,雙拳舞動,以一種奇怪的動作向前擊出,劉長青只感覺一股強烈的殺氣湧出,四周的靈氣都被抽走了一般,一頭猛虎從飛天虎背後沖了出來,威風八面,殺氣騰騰!

居然的靈力化形!不,是神通化形!

劉長青大吃一驚,人類修士可以藉助靈力幻化出任何形狀,不過是要藉助某些功法才行,可飛天虎只打出一招一式就飛出了一頭猛虎,這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