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二十九章 爆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 爆丹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劉長青當然也想滅敵石怪,尋找那無名匕首,可那幾名修士的話卻不會相信。論狡猾奸詐人類排第二,其他沒有誰敢排第一了。

三十三頭石怪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還是等著幾名修士被滅了再說吧。

劉長青一擺手,領著柳思思三人後退了出去,但神識一直放在幾名修士身上,靜觀其變。

「大哥,你怎麼不出手相助?」柳思思不解的問道。

「哼,你剛才沒有聽到那人的聲音嗎?他的聲音洪亮,充滿底氣,絲毫也沒有驚慌的感覺。他們沒有出盡全力!如此危機時候都不想儘力,他們是包藏禍心的,想要拖咱們下水,沒門!」劉長青靠在一塊石頭上,悠然自得的說道,「生死一線了,還不付出點代價,把別人當炮灰,其心可誅!」

柳思思有些明白,也放開神識注y戰團內的情形。

果然過了片刻,那七名修士見劉長青四人無動於衷,臉上露出不悅之色,為首的兩名元嬰後期大修士互望一眼,氣息暴漲,手中法寶猛地一變,瞬間消失在眼前,斬在一頭石怪胳膊上,把一條胳膊卸了下來。

「動手!消滅它們!」

其他修士也全都用盡全力,向四周圍著他們的石怪發起了猛烈攻擊,一時間法寶漫天,法術不斷。

但石怪卻也法生了變化,一個個變的靈活起來,不在笨拙,每一頭石怪踏的方位不同,好像暗合某一種陣法,攻守兼備。

三十三頭石怪,十一頭進攻,十一頭防守,剩下十一頭遊走補缺,弄的眼花繚亂。劉長青是用神識觀察,本身神識就強大,柳思思已經看的頭昏腦漲,看不下去了。

被包圍的七名修士也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笨拙之物一下子變的比猴子還要靈活起來,這可如何是好?

七人慢慢集中靠攏,「師兄,該怎麼辦?」

「是啊,師兄,快些拿主意吧!」

「如果一旦被它們完全包圍住,想要突圍就更難了!快些做決定吧,師兄!」

幾名修士紛紛對剛才發號施令的元嬰後期修士說道。

那修士臉上陰晴不定,朗聲對劉長青道:「這位道友,我等都是『奇丹教』修士,如果道友出手相助,本座願以爆丹相贈!」

奇丹教?劉長青聞聽一愣,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沒有想到他們幾人居然全都是奇丹教的,劉長青把目光投向老道烏守合,只見他已經怒目而視,恨不得生啖其血了。這也不怪他,好端端的一具分身,修lin十幾萬年,居然被奇丹教的大師兄以照妖鏡毀去了人形,打回本體。

「老烏你的意思是」劉長青問道。

「我、我聽老大的!」

「好,老大我就給你一個交代!」劉長青眼中露出殺機,向前面走去。

那修士見劉長青趕來,心中一喜,以為說服了劉長青,畢竟「爆丹」名頭太過響亮了。

劉長青取出震天鼓,祭到半空。

「阿彌陀佛!」一聲空靈的佛音響起,五丈高的金剛法相出現在空中,盤坐虛空,震天鼓落在其膝蓋上,兩個拳頭當中鼓槌,落在鼓面上。

咚——!咚——!鼓聲雷動,一個個奇怪的符文在鼓聲中散播出來,向石怪漫延過去。石怪一個個彷彿被施展了定身咒一般,不再動彈,神識符文閃現,和震天鼓發出的聲波相抗衡。

「啊——!你這是幹什麼?快住手!」不僅是石怪被震天鼓攻擊了,就連場中的七名修士也全都抱頭慘叫,修為最弱的已經是七竅流血,慘不忍睹。

劉長青這是想一打盡,替烏守合報仇!當然所有的石怪必須滅掉,他對那些無名匕首可是勢在必得!他想看看集齊八十一把匕首后,會有什麼變化。

咚!咚咚!咚咚咚!

鼓聲雨點般加快,幾頭石怪轟然炸開,一時間煙霧瀰漫,場中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劉長青以法相催動震天鼓,靈力消耗極為巨大,三界天內已經有三層牢房內靈力被法相抽走,劉長青額頭見汗。

「大哥,我們來幫你!」飛天虎、柳思思、烏守合三人來到劉長青身邊,就要出手相助。

「不用!你們先退下,我一個人足以!」劉長青雙眼通紅,咬牙堅持著,因為是法相擂鼓,無法區分敵我,飛天虎他們一旦闖入戰場,他們也會受到鼓音的攻擊。

!!!

石怪接二連三的爆zh,符文陸續飛向震天鼓,鼓聲越發響亮。

「啊——!我受不了了!」場中傳來一聲慘叫,緊接著一聲爆zh傳來,一名修士居然受不了鼓聲震蕩,自爆了!

「路師弟!啊——!我要殺了你!」那元嬰後期修士咆哮起來,雙眼通紅,像是一頭野獸,不顧身邊師弟的反對,取出一枚靈丹放入口中,整個人的氣息驟然飆升,很快就達到了元嬰大圓滿,然hu是化神期!一枚靈丹居然讓他的修為直接跨越了元嬰到化神的鴻溝!

劉長青見所有石怪全都崩潰,七名修士也死了三人,只剩下重傷的三人和一名服用爆丹飆升為化神期修士的師兄,就收起法相和震天鼓。

「本座要你生不如死!」變成化神期修士后,師兄充滿了悲傷,他知道自己的下場,但又對渾身激蕩強大的靈力充滿激動之情,這就是化神期境界嗎?感覺渾身強大的力量,天地元氣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師兄一拳悄無聲息的向劉長青擊來,四周空氣都被帶動起來,呼呼生風,口中喝道:「給本座受死吧!」

劉長青淡然一笑,自己見過化神期修士不止一人,可沒有像他這樣囂張的,莫非是第一次掌握了化神期修士力量無法自拔?還是知道自己必將已死就任性、張狂一次呢?

劉長青袖袍一掃,獨龍神君出現在師兄面前,兩隻鳥爪般手掌伸出,迎向師兄的一拳。以化神期煉屍對抗化神期修士,是最佳的組合了。

!師兄身軀巨震,後退了幾步,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腳印。

「不可能!」師兄驚呼起來,自己可是化神期修士了,怎麼會敗退?但神識掃過獨龍神君煉屍,頓時目瞪口呆,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會是化神期煉屍?剛剛進入化神期的喜悅頓時煙消雲散,就好像突然想入洞房,可發現新娘卻奇醜五比,無法入眼一樣。

「怎麼可能?本座可是化神期修士!」師兄大吼一聲,噴出一把金燦燦的飛劍,直刺獨龍神君面門。

獨龍神君面無表情,也不躲避,十根長長的墨黑指甲驟然伸長三尺,宛如十把鋒利的寶劍,在半空旋了一個圈,噹噹的就把師兄的飛劍攔下,緊接著張嘴吐出一口氣墨綠色煙霧,那飛劍哀鳴一聲,從半空跌落,靈性大失。

師兄心神受到牽動,怒極攻心,噴出一口鮮血。他可是被獨龍神君壓制的死死的。要知道他雖然也化神期,但畢竟不是以真正修為提升起來的,而是用靈丹暫sh激發了潛能進入的化神期,那獨龍神君原本就是化神期修士,又在屍氣之地被純正的屍氣侵蝕了上千年,自然不是他這個「化神期修士」能瓶蹋師兄鬱悶的要瘋掉一般。

劉長青沒有理會二人的鬥法,面無表情的來到重傷三人面前,一人面露絕決之意,也要取出爆丹服下,劉長青雙手微顫,數道禁制飛出,三人全都被禁錮無法動彈。

「老烏,全都交給你了,想怎麼報仇就怎麼報仇!不要心慈手軟!記住,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多謝老大,多謝老大!」老道烏守合感激涕零,不住的向劉長青作揖施禮。如果不是劉長青自己想要報仇談何容易,雖然自己也是元嬰期修士,可也是這一年多時間增加了許多戰鬥經驗,哪裡能打的過那些修士?

烏守合轉過頭,看向三人,三人面色慘白,沒等求饒,腦袋已經被老道祭出的狂風錘擊碎了腦袋,連身體都變成了一灘肉泥,元嬰也沒有逃出。烏守合撿起六個儲物袋交給劉長青,劉長青也不客氣,全都放入懷裡,他現在可是急缺靈石。

另外一邊的戰鬥也結束了,師兄的化神期不過是曇花一現,被獨龍神君抓住撕成兩半,元嬰也被它吃了,儲物袋向劉長青扔了過來。

劉長青接過儲物袋,坐在一塊巨石上休息,剛才使用金剛法相對他來說負擔不輕。柳思思心疼的拿出手帕在劉長青額頭擦拭了一番,把汗珠擦掉。簡單的動作讓劉長青心中一暖,看向柳思思的目光中充滿了柔情,似乎回到自己和鄭翠雯一起生活的時光。當年,自己冒充郎中,平時也研磨藥材,妻子鄭翠雯也是這樣替自己擦汗的。

柳思思被劉長青的目光融化了,獃獃的望著劉長青,從他的目光中她感受到了疼惜、愛憐,還有隱隱的疼痛,不知不覺中有些痴了。

「大哥,我又找到了這些匕首!」飛天虎的聲音不適事宜的響起,打斷了寂靜的氣氛。

,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