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三十章 符文玉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 符文玉簡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飛天虎把手中的數十把匕首遞給劉長青,忽然感覺一道殺人的目光向自己看來,卻是柳思思一雙美眸中濃濃的殺意,嚇得他感覺逃竄了。自己什麼時候得罪這個姑奶奶了?

劉長青接過無名匕首,取出蛇戒中的無名匕首,數十把匕首就飛到了半空,而劉長青手中的那一把中,數十道烏光飛出,原本合在一起的匕首全都飛了出來,在空中排列出一個圓形的圖案,不停的旋轉,不多不少,正正好好八十一把!

在旋轉了半柱香時間過後,四周的八十把匕首全都如同飛鳥投林般沒入中間的那一把匕首當中,當的一聲落在地上,歸於沉寂,還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匕首!

劉長青五指虛抓,無名匕首飛到手中,剛要收起,卻發現匕首身上多出了幾個字「混沌蓮座」,這是什麼東西?一把匕首怎麼會有如此奇怪的名稱?

劉長青也不在意,收入蛇戒當中。

「好了,休息夠了,出發!」劉長青跳下巨石,帶頭向深處行去。

四人一屍找了六天還是一無所獲,按照計劃,明天再有一天,若是沒有發現就可以離開這裡了。這六天時間,有化神期的獨龍神君煉屍,一些妖獸嚇得屁滾尿流,不敢靠近,倒是省去了許多煩惱。

劉長青整理了一番七個儲物袋,又發現了六枚爆丹,果然還是一人一枚。不過讓劉長青高興的是發現了十幾萬上品靈石,終於讓癟下去的蛇戒再一次充盈起來,滿足幾個吃貨日常服用。

除此之外,劉長青又發現了十幾枚玉簡,全都是關於靈丹方面的,法寶十幾件,沒有一個能看上眼的,讓柳思思等人挑選,也只有老道選了一件拐杖模樣的法寶。他好像對拐杖情有獨鍾,已經有兩件拐杖法寶了。

第七天,依舊是一無所獲,七天時間,劉長青等人把整個紛亂崗都轉了一個遍,看來必須失望而歸了。

劉長青拿出地圖,尋找傳送陣位置,他的目的是想去火道域,因為那裡有一頭狻猊神獸幼崽!

辨明方向,劉長青收起獨龍神君,領著三人向傳送陣方向飛去。

四人飛行了兩天,剛剛出了紛亂崗沒有多遠,就碰到了一名修士,是一名逃命的修士,在修士身後不遠處是幾名緊追而來的修士,一個個凶神惡煞般,緊追不捨。

逃命修士渾身是傷,鮮血淋淋,見到劉長青等人立即高聲呼救:「道友救我!道友救我!」

劉長青並沒有著急出手,而是站立不動,他一來不知道此人為何被追殺,二來也不知道此人是好是壞,冒然行事可是不好的。

逃命修士轉向劉長青他們這裡,按下遁光,一邊喘著粗氣,一邊道:「道友請救我一救,本人必有重謝!」

「他們為什麼追殺你?」劉長青淡淡的問道。

「這個」那人支支吾吾不願意多說,眼神遊離。

「既然道友不願意言明,我等也愛莫能助了!道友請便!」劉長青一佛袖袍,道。

「道友且住,道友且住。我說,我說。」那人著急了,一旦眼前幾個不理會自己,自己必將的死路一條,連忙道:「我前一段時間,無意中闖入了一個洞府,裡面是一個坐化的上古修士。在洞府里我得到了幾樣寶物和古樸玉簡,誰知被同伴聯合其他人想要搶奪。我拼死拼活的逃了出來,還請道友仗義相助,為我主持公道!事成之後,我願意將寶物分一半給道友!」

「道友不要聽他胡說!此人卑鄙無恥,說好幾人一同尋寶,然後統一分配,結果他趁我們不備,偷走了寶物!我等這才追殺於他!」說話功夫,追殺此人的幾名修士趕到眼前,一名身穿儒袍的修士義憤填膺的說道:「齊老三,你敢不敢對天發誓,是你獨自偷取了我們一尋到的寶物?」

齊老三眼中亂轉,並不敢接話,這巴巴的看著劉長青,希望寶物的承諾能夠打動他。

劉長青自然看的清楚,是這個齊老三沒有說實話,當然不會管他們之間的事情,雖然他劉長青喜愛寶物,可也取之有道,不會無端的去爭搶不知名的寶物的。

「好了,既然是你們內部事情,本座當然不會插手,這位道友,你們請便吧,本座告辭!」

劉長青對儒生修士抱拳道,然後領著柳思思三人後退了出去,把齊老三讓了出來。

「道友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這樣,我把寶物六成都給你,不!七成!我只留三成即可!」齊老三見狀連聲求救,一再更改條件。

但劉長青無動於衷。

「大哥,為什麼不答應他?」飛天虎不解的問道,「看樣子他們得到的寶物不同尋常啊,不然也不會千里迢迢一路追殺下來。只不過是伸手幫助他一下而已,那些人咱們也不怕!不用你大哥出手,我一個人就收拾了!」

追上來的一共五人,修為最高的也才不過是元嬰中期,就是說話的儒生修士,另外四人全都是元嬰初期,劉長青當然不放在心上。以飛天虎的本事,一個打五個也是輕鬆的解決掉的。

劉長青搖了搖頭,道:「飛天虎,作為人類,應該有自己的底線,不能見利忘義。如果咱們意外得到了寶物,他們搶奪,咱們自然不會手下留情,而且要狠狠的滅殺他們!但不能因為覬覦別人的寶物就大打出手,濫殺無辜,這和野獸就沒有區別了!記住,每個人都有其機緣,是你的終究會是你的,不是你的及時你得到了,也會失去!」

飛天虎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他才化形沒有多久,之前一直是妖獸形態,過的就是強者為尊的森林法則,沒有什麼禮數,劉長青的一席話讓他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

儒生修士感激的點點頭,之前他非常擔心劉長青會因為寶物原因插手他們之間的事情,比較劉長青可是元嬰後期修士,加上不知深淺的彪形大漢,雖然己方在人員數量上有優勢,可根本沒有勝算,好在此人講理。

「齊老三,快把寶物交出來,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或許能饒你一條性命!」儒生修士對齊老三說道。

劉長青暗中點點頭,此人宅心仁厚,竟然沒有想要齊老三的性命,做人留有一線,不錯。

「想要我交出寶物,沒門!除非你殺了我!可我就是死也和寶物在一起,你們一個都別想得到!哈哈,哈哈!」齊老三雙眼通紅,瘋狂的大笑起來,狀似瘋狂:「蕭本山,你不要假仁假義了,只要我交出了寶物,你們是不會放過我的!要死我也要帶著這些寶物!」

劉長青暗中搖了搖頭,他還沒有見過如此視寶如命的人呢,真是死不足惜!

儒生修士見狀也猶豫起來,不敢出手,真是惹急了齊老三,他抱著寶物一同自爆,可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現場居然詭異的寂靜下來。

劉長青見儒生毫不辦法,微微一笑,就幫助他一下吧,袖袍一甩,一道金光飛出,遁龍樁從天而降,正好落在齊老三身後,整個人都被五花大綁,動彈不得。

儒生修士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法寶?毫無聲息的就困住了齊老三!

「你去搜吧,他破壞不了什麼東西了。」劉長青對儒生修士道。

「多謝道友!」儒生修士感激的一揖,來到齊老三身邊搜走了儲物袋,並從懷裡取出了幾枚玉簡。

「不!不要拿走我的寶物!那是我的!我的!」齊老三嘶吼起來,聲嘶力竭。

儒生修士強行抹去齊老三儲物袋上神識,取出了自己應該拿走的寶物,不過是幾件法寶和幾瓶靈丹,另外就是那幾枚古樸的玉簡。

儒生拿著這些寶物來到劉長青面前,「多謝道友出手相助,我蕭本山可以做主讓道友挑選幾樣寶!」

劉長青擺擺手,道:「呵呵,道友好意在下心領了。我也沒有做什麼,舉手之勞罷了。就此別過!記住你剛才說的話,放此人一條生路吧。」

儒生蕭本山微微一愣,他還從來沒見見過這樣的修士呢,送到嘴裡的寶物都不要,心中對劉長青肅然起敬,稍作猶豫拿出一枚玉簡遞給劉長青:「道友,這是一枚奇怪的玉簡,裡面全都是奇怪的文字,我們幾人全都看不懂,時間一長反而頭昏眼花,神識消耗嚴重。我見道友修為高深,就借花獻佛送給道友吧。」

「哦?還有這等事情?」劉長青好奇的接過玉簡,神識滲了進去,果然裡面是一個個奇特的文字,不過劉長青卻是曾經見過!

這些說是文字,更像一種符文。紛亂崗那些石怪身上就有,震天鼓鼓面上也有,穿雲箭箭身上也刻有此符文,記得逍遙神君被雷劫擊毀的內甲上也曾經出現過少量的這樣的符文!

劉長青默不作聲,收起了玉簡:「好,我就收下了,多謝道友!不知道友這玉簡是從何處得來的?能否把具體地址告訴我?」

「沒問題!」蕭本山爽快的答應下來,拿出一枚空白玉簡把地址刻錄進去拋給了劉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