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三十八章 恩將仇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恩將仇報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劉長青摸了摸鼻子,這一切好像都是自己搞出來的,頗為不好意思,見左右無人,快步離開了綠洲。.org

就在劉長青離開不久,整個綠洲上的所有綠色植物全都枯萎,樹木凋零,落葉繽紛,四周黑色的沙漠涌了進來,綠意盎然的綠洲短短一炷香時間就變成了無邊無際黑色沙漠的一部分,從此,綠洲消失了,神奇效果的神泉也消失了!

劉長青自然不知道這些情況,按照地圖一路飛奔。雖然意外的被傳送至死域,但收穫卻是大大的,靈藥分身進階為元嬰中期巔峰,雙尾雷火蠍意外的也進階到四級高階靈蟲,不再是短腳,而且獲得了屠人斬、碧綠玉石、命泉等寶物,可謂收穫頗豐。

此外,魂幽殿武定方四兄弟那裡得到的「影遁術」神功也頗有借鑒之效,其實武定威修鍊方向錯誤了,影遁術並不是像「血遁術」一樣,逃命的神通,而是藉助各處影子,隱身在影子中,讓人無法察覺的神通。劉長青在洞內三個月時間,把影遁術研究了透徹,已經掌握了其中的奧妙,空中飛過一直蒼鷹,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影子,劉長青施展出「影遁術」,整個人就消失在空中,隨著蒼鷹的影子一直潛行,消耗的靈力極為少。

如果蒼鷹不被人射下來,他還會繼續下去,可惜沒有了影子,劉長青顯露出來。見蒼鷹被射,劉長青頗為氣憤,是誰破壞了自己的好事?

撿起蒼鷹,發現蒼鷹身中一隻袖箭,箭長五寸。之前蒼鷹距離地面至少有四十多丈,區區一隻五寸長的袖箭就能射到如此高度,看來射箭主人修為不弱。

「那位道友,能不能把你手中的蒼鷹還給我?我是想用來熬湯給師傅喝的!」一個弱弱的聲音從劉長青身後傳來,劉長青轉過身,來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修,娃娃臉,胖嘟嘟的很是可愛,不過修為卻已經是元嬰初期。

劉長青把手中的蒼鷹拋給女修,「你是修仙者,你師傅當然也是修士了,怎麼要吃蒼鷹,以飽口腹之慾嗎?」劉長青好奇的問道。

女修臉上一紅,緊接著雙眼噙滿淚水,「我師父受傷中毒了,眼看活不成了,她想臨死前再嘗一嘗人間的美味,可惜這裡只有蒼鷹,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劉長青一愣,女修是元嬰初期修士,那麼她的師傅怎麼也是元嬰中期以上,作為修士,什麼毒能讓一名元嬰修士束手無策呢?自己要不要幫一幫她呢?

「道友如果不嫌棄,能否帶在下去看看你的師傅呢?」劉長青出聲問道。

女修立即露出警惕的神色,驚慌的看著劉長青,「道友意欲何為?」

劉長青苦笑一聲,自己長的像壞人嗎?「道友不要誤會,在下這裡有一些解毒靈丹,說不定能幫你師傅解毒呢。」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道友快隨我去吧!」女修立即露出欣喜的表情,上前拉住劉長青的手,飛快向一個方向跑去。

劉長青無奈的跟著,飛奔出數里,在一株大樹下,一名蒼老的女修奄奄一息的依靠在樹榦上,身下是一堆乾草,顯然的弟子弄來的,怕她依靠的不舒服。

「道友,你快看看我師傅吧,求你救救她!」年輕女修拉著劉長青的手苦苦哀求道。

劉長青蹲下身子,仔細觀察她的師傅。只見那蒼老女修渾身發黑,臉上、手上都是黑色的,而且正有黑色向綠色轉變,下肢露在外面的肌膚已經潰爛,和之前碰到的那一對兄妹情況有些相似。

劉長青心中一動,看來也只有「命泉」能救她了,可命泉自己也才三斤左右,還等著見到烏守合送給他呢。要不要用命泉就此人呢?

年輕女修見劉長青猶豫起來,眼中的淚水流淌下來,噗通給劉長青跪下,的磕起響頭:「求道友發發慈悲,救我師父一命!我陳香做牛做馬都報答你的活命之恩!」

劉長青連忙伸手攙起陳香,「道友不必如此,我既然答應你救你師傅,就不會食言!不過我正在考慮如何救治,請容我思考一下。」

劉長青左眼流光一轉,已經融合了的陰之靈眼發出一道光芒,看出女修還有數百年的陽壽,不是短命之人。既然如此,那就救她一命吧。

劉長青想起雙尾雷火蠍就喜歡吞噬劇毒,手掌一翻,一隻雙尾雷火蠍鑽了出來,放到女修身體旁邊,蠍子張開嘴巴,要在女修的腿上,貪婪的吮吸起來。

慢慢的,女修身上黑色毒氣慢慢消退,氣色好轉起來。陳香高興的爬起,把師傅摻坐起來:「師傅,香兒找人來救你了!」

女修睜開雙眼,見是自己的愛徒,伸手摟住陳香,喜極而泣:「我還活著嗎?」

「是,師傅。道友正在給你解毒!」陳香說道。

女修見一隻巨大的蠍子趴在自己腿邊,嚇了一跳,可雙腿無法動彈,只能任憑雙尾雷火蠍吮吸毒液。隨著毒液的流失,她感覺反而好了許多。

但雙尾雷火蠍停止吮吸,女修身上的黑氣又緩緩冒了出來。

劉長青眉頭一皺,看來這毒還真厲害,光憑雙尾雷火蠍是無法驅除的,只好取出玉瓶,倒出幾滴命泉,讓女修服下。

蒼老女修在喝下「命泉」后,渾身感覺從內心深處湧出了一股強大的生機,蒼老的面容開始變的光潔、圓潤,身上的黑色毒氣還是緩緩消退,整個人年輕了許多。陳香都看呆了,這還是自己的師傅嗎?

半柱香時間,女修從地上一躍而起,變成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修模樣,不再是垂垂老矣的狀態,對著劉長青盈盈下拜:「多謝道友出手相助,妾身銘感五內!不過,請問道友,剛才給妾身服用的是什麼靈丹妙藥?」

「哦,那是死亡沙漠中的『神泉』,我偶然得到了一份!」劉長青沒有說是「命泉」,她們也不懂。

「是嗎?其實猜測就是那最為神奇的『神泉』!不過這『神泉』妾身要了!」女修抬起頭,眼中充滿貪婪,語氣篤定,讓劉長青一愣,她是什麼意思?

沒等劉長青反應過來,女修一拍腰間的一個黑色葫蘆,葫蘆嘴裡噴射出一大片黑色的沙子,直射劉長青,把他上下左右全,無處可逃!

事出突然,而且距離又近,數千顆黑色沙粒打在劉長青身上,劉長青慘叫一聲,到地不起,臉上黑氣湧向,這沙子有劇毒!

「師傅,你」陳香目瞪口呆,師傅這是在幹什麼?怎麼好端端的就拿奪命沙打恩人呢?這不是恩將仇報嗎?

「香兒你別說話!」女修厲聲對陳香道:「你是不是覺的師傅做的不對?」

陳香點點頭,不解的看著師傅。

女修一臉嚴肅:「按牢師,為師應該感恩戴德,可要怪就怪他擁有『神泉』!師傅聽說喝一口神泉相當於修行一天,如果長時間服用神泉,不僅可以增加修為,而且能夠延長壽命!」

「可,師傅,那是他的東西啊,咱們就像想要可以向他購買啊,也不能動手殺人啊!何況他還是你的救命恩人!」陳香大聲說道,眼中噙滿淚水,如果不是自己央求,他就不會來救師傅,也就不會露出了寶物,被師傅覬覦而丟了性命。

「香兒,你不知道修仙界的殘酷!一直以來,你都生活在師傅的羽翼之下,從來沒有一個人獨闖修仙界!如今修仙界修鍊資源匱乏,每個人都為了獲得更多的資源而奮鬥,都不擇手段,弱肉強食就是最終法則!香兒,那『神泉』不是師傅想用,而是要留給你,希望你能再進一步,你還年輕,師傅已經老了,沒有進階化神期的希望了!為師的願望就是有生之年能親眼看見你進階化神期!」

「師傅」陳香感動的流下了熱淚,心中對師傅的怨氣煙消雲散,師傅原來是為了我啊,可也不能隨意加害恩人啊!

「好一個師徒情深!不過這就是你要加害恩人的原因嗎?人如果連感恩的心都沒有,還能成為人嗎?」倒在地上原本應該斃命的劉長青睜開雙眼,站了起來。剛才雖然極為驚險,避無可避,但不要忘了,劉長青可是五級妖體,而且身中毒砂的身體並不是他,而是靈藥分身!

靈藥分身作為老道烏守合的化身,自然也會他的一些神通。當初老道烏守合被奇丹教的照妖鏡照射,差點連本尊被打回原形,就是憑藉替換**,讓另外一個化身替代自己,逃過一劫。劉長青在看后,也讓靈藥分身學習的此神通,此刻,另外一個「劉長青」也從地面上站起,渾身一抖,密密麻麻的毒砂落在地上,身上毫髮無損!

要知道靈藥分身的肉身強度可比劉長青的五級妖體還要強上一分!在無名宮殿內,靈藥分身不能修鍊魔功,只有不停的吞噬各種煉器材料,百年時間,肉身強大了許多,已經超過了劉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