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錦衣春秋>第八六一章 殺人滅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六一章 殺人滅口

小說:錦衣春秋| 作者:沙漠| 類別:玄幻魔法

齊寧二人浮出水面之時,四周便響起一陣叫喊聲,齊寧也根本無暇去理會,看向唐諾,擔心道:「唐姑娘,你傷勢如何?要不要緊?」

唐諾搖搖頭,兩人都看向段清塵,只見到段清塵背部朝上,此刻卻如同一具浮屍般浮在水面之上,似乎已經失去了知覺。

「唐姑娘,此人可能是謀反要犯,我要審訊。」齊寧只以為唐諾也要從段清塵身上獲得什麼,以一絲商量的語氣道:「我準備將他送進刑部大牢,你看如何?」

唐諾臉色略有些蒼白,但臉頰卻有一絲暈紅,輕聲道:「你你帶他去就是。」微蹙秀眉,齊寧知她方才只是簡單處理傷口,接下來還要用藥,道:「唐姑娘,你先去療傷,這裡交給我就好。」暗想唐諾醫術精湛,雖然被刺中后腰,但以她的醫術,想必也不會對她形成太大的危害。

唐諾點點頭,齊寧這才四下里看了看,只見到四周圍竟然有四五艘畫舫,形成了一個大圈子,每艘畫舫的船舷邊都擠著一大群人,所有人都是看著自己這裡,不少人更是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齊寧知道圍觀熱鬧是人們的通病,也不去多理會,伸手過去拉住段清塵手臂,段清塵身體卻是隨著水波起伏,毫無一絲一毫的反應,齊寧心想莫非自己吸取內力太過,段清塵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

他倒擔心自己方才吸取太猛,將段清塵弄死,將段清塵的身體在水中翻轉過去。

段清塵髮髻已經散開,在水中漂浮開去,可是那張本來十分白皙的臉,此時卻有些烏青,齊寧見段清塵雙目緊閉,牙關緊咬,渾然如同死了一般,倒也有一絲擔心,伸出兩根手指去探段清塵鼻息,觸碰鼻端,卻發現段清塵弊端冰涼,竟已經沒了呼吸。

齊寧吃了一驚,急忙翻看段清塵眼睛,卻發現段清塵眼內一片血紅,瞳孔渙散,沒有絲毫光彩,心下一沉,這眼珠子完全就是個死人的癥狀,難道自己果真吸取太猛,這段清塵被自己吸干內力而死?

卻忽聽唐諾道:「小心。」已經撥動水面靠近過來,一隻手伸過來,手中多了一顆藥丸,「吞下去。」

齊寧知道唐諾絕不會害自己,想也不想,將那顆藥丸吞下,這才向唐諾道:「唐姑娘,段清塵似乎似乎死了1

「他中毒了。」唐諾壓低聲音道:「我擔心他身上的毒會感染到你身上,所以才讓你吞下藥丸,你將他翻轉過去。」

齊寧這才明白唐諾為何給自己吞下藥丸,可是聽唐諾說段清塵中毒而死,齊寧心下駭然,立刻按照唐諾所言,將段清塵身體再次翻轉過去,背部朝上,唐諾一雙清澈的眼眸盯在段清塵背上緩緩騷動,忽地停住,右手伸出兩指,齊寧便看到,唐諾兩隻指甲從段清塵背上一處緩緩抽出一根極為細小的銀針來。

那銀針已經發黑,而抽出銀針的肌膚那裡,隱隱泛紅,若不細看,實在難以看出來。

「唐姑娘,是你?」齊寧微皺眉頭,他知道唐諾也擅長暗器,心想難不成方才自己沒有注意的時候,唐諾已經出手,用毒針毒死了段清塵。

唐諾搖搖頭,只是盯著銀針看,猛地抬頭,扭頭看向附近的畫舫,齊寧也順她目光看過去,只看到船舷邊黑壓壓的人群。

「毒針剛剛射入進去。」唐諾神情凝重,聲音很輕:「若是沒有判斷錯誤,段清塵浮出水面的時候,有人出手打出了毒針。」

齊寧眉頭一緊,目光四周掃動,可是數艘畫舫加起來有一兩百人,又如何判斷出是誰趁機偷襲。

毫無疑問,自己與段清塵在水下纏鬥的時候,已經有人在畫舫上準備著,段清塵浮出水面,對方立刻出手,用毒針毒死了段清塵,歸根結底,當然是害怕段清塵向齊寧招供,這是要殺人滅口。

齊寧萬沒有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忽地想到什麼,低聲問道:「唐姑娘,有沒有可能是?」後面卻沒有說出來,唐諾搖頭道:「你是懷疑阿瑙?不是她。」她沒有說原因,但語氣十分肯定,齊寧心知既然唐諾判斷不是小妖女所為,那便真的不是小妖女。

毒殺段清塵之人,自然有可能是段清塵的同黨,對方知道段清塵行蹤,一直在暗中監看,緊急時刻,果斷出手。

齊寧立時便想到陸商鶴,目光犀利,往畫舫船舷邊掃過。

陸商鶴武功了得,從畫舫上打出毒針,對他來說絕非難事。

只是齊寧也知道,如果當真是陸商鶴,他既然出手成功,必定會迅速退離,這時候再想找到,並不容易,即使將這幾艘畫舫迅速控制住,一一盤查,也未必能夠真的抓到陸商鶴。

他正自沉思,忽見到唐諾身體一側,竟是向水中沉下去,齊寧吃了一驚,這時候也顧不得段清塵屍首,伸手抱住唐諾,急聲道:「唐姑娘,你你怎麼了?」

「我我中毒了1唐諾眼睛勉強睜開:「你你幫我找找個地方,我解毒1

「你中毒了?」齊寧一怔,暗想難道又有人偷襲唐諾,但猛地想到什麼,失聲道:「段清塵匕首上有毒?」

唐諾勉強點頭,卻是有氣無力。

對齊寧來說,唐諾的性命遠比要查出是誰毒殺段清塵要重要得多,這時候瞧見不遠處有一葉接送客人的小舟,向那邊招手道:「快過來1

那人不知底細,顯然也怕捲入是非,不敢靠近,齊寧心下惱怒,厲聲道:「我是錦衣候,趕快過來,有賞1

那船夫猶豫一下,終於還是盪著船槳過來,到得邊上,齊寧抱著唐諾先將她送上船,這才翻身上船,瞧了瞧岸邊,猛地瞧見不遠處有一艘畫舫極其眼熟,與其它船隻不同的是,那艘畫舫船舷邊並無幾個人。

齊寧立時認出,那竟然是卓仙兒的畫舫。

他也不多想,指向那艘畫舫向船夫吩咐道:「去那裡。」

那船夫也不敢違抗,操舟往那邊過去,到得船邊,早有人過來接應,只見到卓仙兒船上管事王翔在等候,看到齊寧過來,王翔已經叫道:「侯爺。」

齊寧也不嗦,道:「趕緊騰間空房。」抱著唐諾跳上了船,這時候也不忘回頭向那船夫道:「回頭去錦衣侯府領賞。」

唐諾這時候已經有些昏昏沉沉,王翔看出事情緊急,忙道:「侯爺隨我來,那邊有空房。」

卻聽一個聲音道:「到樓上去,屋裡有冰,不會炎熱。」聲音之中,一道倩影已經轉過來,正是卓仙兒。

齊寧也來不及解釋,道:「仙兒,去你屋裡,這位姑娘要療傷。」

卓仙兒也不廢話,急忙領著齊寧上了樓,進了艙內,齊寧將唐諾放在床上,這才問道:「唐姑娘,我該怎麼做?」

「水先給我水1唐諾身體綿軟無力,連說話也是不似平日那般清冷。

卓仙兒聽唐諾要水,急忙過去倒了一杯水過來,齊寧讓唐諾倚在自己懷中,接過水杯,喂著唐諾飲水。

唐諾卻似乎口渴至極,一杯水瞬間見底,又含糊不清道:「水1齊寧這時候卻感覺唐諾身體發燙,宛若火爐子一般,心下著急,暗想唐諾的體溫已經遠超正常體溫,這定然是毒性發作,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卓仙兒忙又去倒水,連續三杯水下去,唐諾的呼吸才微微均勻一些,便在此時,卻聽到外面傳來叫喝聲,又聽一個聲音道:「我阿姊在上面,誰要是攔我,我殺了誰。」聽得「砰砰」兩聲,似乎有東西摔在甲板上,又聽腳步聲響,隨即一道人影已經從艙外衝進來。

齊寧聽到叫喊聲,就知道是小妖女過來,也不去看他,卓仙兒有些錯愕,小妖女見到齊寧於這粉色香閨之中抱著唐諾在床上,幾步衝上來,怒聲道:「你你要對我阿姊做什麼?」

齊寧看也不看她,只是問唐諾:「唐姑娘,我還要做什麼?」

「怎麼了?」小妖女此時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對勁,見唐諾一張俏臉紅彤彤一片,整個人看起來也似乎是有氣無力,「阿姊,你你怎麼了?齊寧,你對我阿姊做了什麼?」

「你不是說自己用毒厲害嗎?」齊寧忽地想到什麼,看向小妖女:「你阿姊中了毒,你可有辦法救她?」

「中毒?」小妖女靠近過來,「傷在哪裡?」

齊寧猶豫一下,心想自己對毒藥一竅不通,卓仙兒自然也不會懂,眼下也唯有小妖女了解毒術,輕輕讓唐諾側躺下去,背對這邊,這時候幾人都看到,在唐諾腰肢下方翹臀上一點點,被匕首劃開了一條口子,水靠已經被劃破裂開,傷口處卻有一片黑巾堵著。

小妖女湊近過來,小心翼翼將那水靠撕開,那腰肢下雪嫩的肌膚便即顯露出來不少,小妖女又取下那黑巾,只見到傷口處的流血卻已經止住,不再向外流血,匕首劃得並不深,只是淺淺一道。

只不過唐諾肌膚雪膩,那道刀口就異常的顯眼。

小妖女湊聞了聞,從身上取了一隻瓷瓶子,打開瓶塞,將裡面的粉末往唐諾傷口處塗抹,唐諾似乎吃疼,嬌軀微顫,齊寧只是看著,這時候也只盼小妖女有幾分本事,並不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