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8章 浪奔浪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章 浪奔浪流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8節第8章浪奔浪流

刀子仍緊緊地瞪著對面,這時,胡衙內讓馬仔拿起東西要走了。

黃豐英說,如雪啊,送送你胡哥。

如雪嘴一噘說,這地方,他比我熟。

胡衙內連聲說,沒事,沒事,不用送,不用送,有空我再來。再見啊,再見啊如雪。

胡衙內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如雪家的小賣部,這邊刀子已經是怒火中燒了。

他對哥幾個說,一會兒,你們仨只管揍那倆馬仔,胡衙內就交給我了。

張大彪說,好的,讓你好好解解氣。

見胡衙內他們離開小賣部后正往另一條小巷裡拐,張大彪擠了擠眼,哥幾個就尾隨上去。

張大彪和鐵膽一塊兒趕在了胡衙內他們前面,刀子和鉗子則從後面緊跟而上。

在一條狹小的弄堂里,張大彪故意扛了一下手拿酒瓶的那個狼牙,狼牙一時沒有抓牢,兩瓶劍南春掉到地上碎得粉碎。

狼牙一看不由得大聲地叫罵,你沒長眼睛,往哪兒撞呢?這可是剛買的酒,你就看著辦吧!

張大彪上前就給了狼牙一耳光,小子,你罵誰呢?你是怎麼走路的,硬往爺的身上撞?爺這褲子可是剛從美國買的,一萬多塊錢呢。睜開你的狗眼瞧瞧,髒了!沒說的,小子,賠吧!

胡衙內正要發作,一看是是杜天黨的妻弟張大彪,勉強笑了笑說,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彪哥啊!

他回頭對狼牙說,還不快向彪哥陪不是!

狼牙只得說,彪哥,是我不對,你大人不記小人過。

張大彪冷笑一聲說,一句對不住就行了,我這可是一萬多塊錢的褲子啊!小子,我知道你就是去賣屁股也陪不起。算了,你今天跪在地上把老子的褲子舔一舔,爺也許就不再和你計較了。

聽到這裡,胡衙內不高興了。他心想,在白沙鎮這個地方,他胡衙內可是說一不二的人。剛才和張大彪客氣,那只是看在杜天堂的面子上。既然你張大彪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胡衙內就說,彪哥,打狗還得看主人,怎麼,今天一點面子也不給?

張大彪說,你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面子?你不就是仗著有個名叫胡四海的老爹嗎?

此時的胡衙內已經氣得臉都變形了,他指著張大彪的鼻子說,張大彪,不要給你臉不要臉。你算什麼東西,你不就是仗著有個名叫杜天堂的姐夫頭子嗎?

張大彪上去就給了胡衙內一個耳光,他媽的,你敢指老子的臉?老子這輩子最煩的就是有人指著我的臉!

胡衙內沒有想到張大彪敢動手打他,因此並沒有防備,這一耳光就實實在在、極為響亮地煽在了他的臉上,那腮幫子立馬就腫了。

胡衙內捂著臉大罵道,他媽的,敢打老子,弟兄們給我照死里打!放他們的血!出了人命由老子頂住!

虎牙和狼牙平時就驕橫慣了,那裡受過這等氣,胡衙內一發話,他們立馬從腰裡掏出匕首撲了上來。

原來這兩個馬仔平時就是人不離刀,刀不離手。

就在此時,鉗子和刀子已經從後面上來了。

因為已經有過交待,鉗子並沒有搭理胡衙內,而是和大彪、鐵膽一道收拾那虎牙和狼牙。

虎牙和狼牙哪裡是他們三個的對手,幾個回合過去,他們倆就被打趴下了。

說實在話,就是黑鐵膽一個人,放倒他們兩個那也是小菜一碟。

胡衙內想跑,但刀子卻攥著他的領子一連打了十幾個耳光。

此時的胡衙內已經是鼻青臉腫、順嘴流血,他雖然想極力地掙脫,無奈卻遠沒有刀子的力氣大,兩手揮舞著,像個撲棱著雙翅、即將挨刀的公雞。

胡衙內的眼裡生出一絲恐懼問,兄弟,你不是刀子嗎?我和你可是平時無仇,近日無怨,你憑什麼對我動手?你是不是打錯人了?

刀子冷笑道,小子,老子打的就是你!

胡衙內說,刀子,你想沒想過今天所做所為的後果?好,你打吧,最好把老子打死。今天你打不死老子,老子明天就找人弄死你全家。

刀子抬腿一腳把胡衙內踢翻在地上,又照著他的腦袋跺了兩腳說,老子今天就跺死你!

黑鐵膽一看刀子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便上前拉過刀子說,差不多就行了。再弄,就要出人命了。

刀子仍不解氣,又抬腿朝胡衙內的肚子踢了兩腳說,小子,以後,你離白如雪遠點。要是再見你去糾纏白如雪,老子一定廢了你!

黑鐵膽拉過了刀子,胡衙內朝地上吐了幾口血沫,似乎有兩顆牙齒也被吐了出來。

胡衙內呲牙咧嘴地說,哈哈哈,刀子啊刀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我就是不纏白如雪,她就會看上你?太可笑了!老子敢說,就是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的白如雪也決不會看上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哈哈哈……什麼東西?

刀子撲上來抬腿又是一腳,嘴裡罵道,你是什麼東西?我讓你笑,我讓你笑!

黑鐵膽連忙抱著刀子的腰,把他弄到一邊說,行了,行了。算了,算了。

胡衙內見有人勸架,語氣更硬了,黑鐵膽,你讓他打,他今天打不死我就不是他媽生的。

黑鐵膽說,胡風雲,快滾吧!在咱們白沙鎮這個地面上,你還是好自為之吧。

胡衙內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土說,好好好,你們幾個有種就等著,等著……

他回頭對虎牙和狼牙說,走,沒用的東西!

見胡衙內三人狼狽不堪地走了,大彪、鐵膽哥四個一起推了推掌說,耶!

因為剛才喝了不少的啤酒,又掄了一陣霸王拳,幾個人都有些尿意。於是四個人並排站在一堵牆邊,一齊朝上面澆了起來。你高,我比你還高。最後,還是鐵膽這個練過童子功的一直澆到了對面人家的窗子上。

哥幾個不由得哈哈大笑。

澆罷尿,哥四個又並排走在大街上,他們嘴裡哼著「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淘盡了世間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昂然而去,一時間覺得他們幾個就是天下無敵的好漢。

黑鐵膽覺得現在的日子很好,並不想讓那個所謂的大森在他面前指手畫腳。你看,現在自己有功夫,有火眼,這就很好了,根本就不需要那個50多歲的大森了嘛。什麼讀心術,就讓他見鬼去吧!

黑鐵膽知道,這個大森只能在夜間的夢裡和自己溝通,因此,鐵膽決定今天晚上就大醉無夢,讓大森無機可乘。

對,就是這個主意。

回到家裡,黑鐵膽又獨自喝了一茶缸白酒。白酒加啤酒,人更容易醉。一茶缸白酒下肚,黑鐵膽很快就醉倒在床上。

醉是醉了,但大森分明又站在自己面前。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