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9章 以和為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章 以和為貴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9節第9章以和為貴

胡衙內哪裡受過像今天這樣的窩囊氣,本來當天晚上他就要糾集弟兄們去報復,但他手下那個叫虎牙的馬仔說,大哥,你還是先到衛生院去治一治吧。報仇的事,放到明天、後天都可以。以小弟看來,刀子他們是有備而來,咱們現在就去找他們,怕不一定能佔上風。

胡衙內覺得虎牙說的在理,就說,好,咱們先去衛生院檢查一下。

護士小美這天晚上正好當班,她與胡衙內也是老相好了。一見胡衙內鼻青臉腫的樣子,小美心疼地說,哥,你這是咋弄的?

虎牙說,小美,先領著大哥檢查一下。

聽說是胡衙內被人揍了,衛生院院長岳當歸暗自高興。不過,因為胡衙內的特殊身份,岳當歸也連夜趕到了醫院,親自為胡衙內做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兩顆門牙被打飛,這是明的。一根肋骨被打斷,這是暗的。

一聽自己斷了一根肋骨,胡衙內當即就感到腹部傳來了鑽心的疼痛。也許是剛才正麻木著吧,也許是聽了岳當歸的話他得到了心理上的暗示,反正胡衙內現在是真的受不住了。

聽說兒子被人打斷了肋骨,胡四海不由得怒火中燒。是誰,敢在這太歲頭上動土呢?還沒趕到醫院,胡四海的老婆古明月已經是哭得死去活來了。

她對胡四海說,孩他爸,你可得為咱們家風雲作主啊!

胡四海氣呼呼地說,他還不是你自小嬌慣大的,整天給老子找事。看看,今天他吃虧了吧?這小子吃虧那是早晚的事。

古明月一聽哭得更傷心了,她捶打著胡四海的肩膀說,你個沒良心的,風雲就不是你的骨肉,啥時候了,你還說這種風涼話?

胡四海有些心煩地說,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再添亂了。我這不是正往醫院趕嗎?

來到衛生院,胡四海就和院長岳當歸議起了胡風雲的病況。而古明月則一頭撲到胡風雲的病床上摟著胡風雲的脖子哭了起來。

胡四海問,岳院長,他怎麼樣?

岳當歸說,胡書記,別的都不要緊,關鍵是肋骨斷了一根。為保險起見,咱們還是上縣醫院吧。

胡四海說,好,咱們現在就去。

縣醫院的手術還是很成功的,但胡衙內還必須在床上躺上三個月。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嘛!

躺在床上自是不能親自統帥弟兄們去報仇雪恨,胡衙內就想讓虎牙去找縣城的大哥龍牙,讓龍牙組織人手去白沙鎮替他報仇。

胡衙內還交待虎牙說,我知道,你也是龍牙的兄弟。你出面,他會出馬的。不過,情是情,規矩是規矩,請人家要花多少錢,我一分也不會少。

胡四海聽說胡衙內還要動手,立即對他破口大罵,你個小鬼孫,你看看你都成啥了,還要打?我已經準備好了,通過法律的渠道解決。誰致你傷害,就讓誰去坐牢!

胡衙內說,爸,先教訓教訓他們,我的面子才好看。

胡四海說,面子?你都把老子的臉給丟盡了!讓他們坐牢一樣有面子,後面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安心養玻

結果,刀子以故意傷害罪被判入獄三年。

因為張大彪是西山名人杜天堂的小舅子,加上雙方都動了手,特別是胡衙內的手下還動了刀子,因此,張大彪、黑鐵膽、鉗子哥幾個,還有胡衙內的兩個馬仔經公安局訓戒后就該幹嘛幹嘛去了。

這期間,杜天堂帶著張大彪拿著禮物到縣醫院去看了胡衙內,同著胡四海的面,杜天堂又把張大彪叫訓了一頓,還說了不少陪不是的話。

胡四海笑笑說,杜總,沒事,年輕人嘛,誰還能沒有一點脾氣。俗話說,不打不相識,也許他們年輕人以後還會成為好朋友們、好哥們呢!

臨走的時候,杜天堂還留下了一個兩萬元的紅包,算是一點心意吧。

杜天堂他們走後,古明月咬牙切齒地說,那個刀子才判了三年,照我看,就應該槍斃。還有這個張大彪,也該槍斃。

杜天堂說,你這是頭髮長見識短。杜天堂是誰,他可是咱們縣委書記王天恩跟前的紅人。咱們白沙鎮的黨委書記白明遠還得看人家杜天堂的臉色行事,你算老幾?哼哼個啥?

古明月說,那就任憑他杜天堂騎在咱們家頭上拉屎了?

胡四海說,你看,你家杜老闆不是已經來賠禮道謙了嗎?殺人不過頭點地,以後咱們和人家杜老闆相處的日子還長著哩,你就不要再瞎嚷嚷了。

因為黑鐵膽這些天覺得自己的精力分外充沛,因此工作效率也格外高。辦公室主任老馬頭對鐵膽近來的表現非常滿意,在老馬的建議下,鐵膽榮升為辦公室的副主任。

老馬頭對黑鐵膽說,鐵膽啊,咱們杜總非常看好你,最近啊,咱們酒廠正在申報成立集團的事,材料的任務很重,你可不要掉了鏈子。

鐵膽說,放心吧馬主任,成立集團是一件大好事,我不會怠慢的。

為了酒廠改集團的事,鐵膽又重新研究了一下白沙酒廠的歷史,還有老闆杜天堂的人生軌跡。

1949年9月,西山縣政府按照當時的山陽行署「全區各縣各辦一酒廠」的指示,將位於該縣白沙鎮的作坊式私營企業「白沙槽坊」改建為「國營白沙槽坊」,並於1950年再次改名為「國營白沙酒廠」。從此,歷經多年風雨的小酒廠靠裝白沙老酒」支持著,但其經營狀況卻是一波三折。

1989年,白沙酒廠還是一個縣級小型企業,形勢很不好,酒賣不掉,工人發不出工資。

西山縣委、縣政府為了救活這個廠子,1990年年初,就由當時的縣委書記王國慶作主,把38歲的杜天堂從縣印刷廠經理的位子上派了過去。當時,杜天堂還是非常樂意的。因為一方面他對酒廠有感情,他父母、兄弟姐妹都在酒廠。杜天堂也是在酒廠長大的,他父親杜明亮是1949年進廠的老工人,杜天堂1975年參加工作以後也在酒廠。另一方面,杜天堂認為在酒廠能夠更好地發揮他的作用,能夠創造更大的業績。因為越是這樣的企業,越是困難的地方,就越能創造出更好的業績。

那時候酒廠職工住的還是20世紀50年代的破草房,如果廠子垮了,老人、孩子都吃什麼呢?所以,杜天堂一上任就有一種責任感,覺得一定要干好。於是,他帶領大家跑市場,大江南北,長城內外,中原地帶,跑了好多地方。

當時杜天堂還寫了一首打油詩《銷售員之歌》,其中有這麼兩句:「蚊蟲的叮咬算得了什麼?冷水乾糧也能精神煥發1這兩句話其實也就是當時酒廠員工共同創業的真實寫照。

1989年企業才上繳稅收幾十萬元,杜天堂到酒廠后,經過一年的努力,到1990年年底就上繳了1700萬元。接下來,1991年是3000多萬,1992年是6000多萬,1993年將近一個億。從1994年開始,每年交稅都在一個億以上了。企業規模連續擴大,經濟效益連年翻番。

眼下,這一個小小的白沙酒廠對西山縣的貢獻,用縣委書記王天恩的話講,白沙酒廠的稅收佔到了全縣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二。白沙酒廠是寶貝,杜天堂是功臣,西山正是靠著白沙酒廠的支撐才成為整個山陽市的首個億元縣。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