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1章 杜天堂的槍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章 杜天堂的槍聲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11節第11章杜天堂的槍聲

這天中午,白沙酒店裡擺了幾十桌,在杜天堂的一再挽留下,經縣委書記王天恩首肯,縣上和各鄉鎮前來祝賀的頭頭腦腦們都留了下來。杜天堂說,領導們難得來的這麼齊,一塊兒吃個便飯嘛。

雖說是便飯,但席上仍上了海參和魷魚,上了娃娃魚和野羊肉。

杜天堂在外人的面前,總以草莽英雄自居,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就拿今天來說吧,別人用的都是酒杯,唯獨他端著一個大海碗。

在集團幾位副總的陪同下,杜天堂端著海碗走遍了每桌。

特別是縣委書記王天恩這一桌,杜天堂那可是實實在在喝酒的。他端著海碗說,王書記,感謝你多年來對我們白沙集團的關注和支持,來,我敬你!

杜天堂一邊說,一邊就拿起海碗往嘴裡倒。

王天恩呵呵笑道,行了,我知道你是造酒的,但酒也不能這麼喝。好了,好了。

王天恩一邊說,一邊也拿起一隻高腳杯乾了。黑鐵膽一看,王天恩喝的不錯,一杯下去,怕是有一兩開外。

接下來,杜天堂和每一個縣上的領導們都紛紛碰杯,不,應當說是碰碗。

縣長郭紅梅說,杜總真是海量啊!中國白酒之王這個位置那就是給你留的。

杜天堂抹了一下嘴巴說,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酒,那絕對是個好東西啊!

不過,縣長郭紅梅是個女同胞,她只是捏著小酒杯站了起來說,杜總,我的酒量不行,但我態度好。這杯酒我就幹了,祝你再接再厲,永創輝煌!

杜天堂呵呵一笑說,郭縣長,你是一縣之長,應當是海量啊!

縣委書記王天恩說,女士嘛,可以隨意!

杜天堂見王書記發了話,便順勢說,好好好,謝謝你,郭縣長,以後要常來我們白沙集團。給你透露個小秘密,我們集團正準備研發一種女士專用的白酒。

郭紅梅雙手合十道,好,好,到時候我一定帶頭品嘗。

一圈轉下來,鐵膽算了算,杜天堂怕是已經喝下三斤左右了。但杜天堂除了臉有些緋紅外,腳步仍然沉實,說話也依然在板。鐵膽就想,這個杜天堂,你不服還真不行。

宴會結束后,眾人紛紛散去。

縣委書記王天恩又在白沙酒店稍作停留,杜天堂還有些事情要單獨向他彙報。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殊的事兒,杜天堂只是塞給了王天恩一個牛皮紙袋,裡面裝了5萬塊錢的現金。

王天恩推託了一下說,天堂啊,見外了不是?

杜天堂說,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不成敬意啊!

送走了王天恩,杜天堂就在白沙酒店睡下了。因為中午喝酒太多杜天堂的晚飯也沒有起來吃。

杜天堂這一覺一直睡到晚上8點多才醒了過來,他喝了一杯放在床頭的涼白開,然後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酒店的前台經理小蘇就進了房間。

小蘇上前用手摸了摸杜天堂的腦門說,哥,醒了,今天你喝得太多了,怪讓人心疼的。

杜天堂握住小蘇的小手說,哥今天高興。來,外面挺冷的,到哥的被窩裡來。

小蘇笑了笑便鑽到了杜天堂的被窩裡。

杜天堂養有不少情人,眼下,這個小蘇是比較得寵的一個。

杜天堂趁著酒興,在小蘇身上折騰了足有半個多小時,才大吼一聲釋放出來。事畢,小蘇的雙腿仍然緊緊地纏著杜天堂的腰不鬆開。

杜天堂拍了拍小蘇的屁股說,行了,寶貝!

小蘇笑咪咪地穿上衣服,似乎仍意猶未盡地看著杜天堂。杜天堂從皮夾子里掏出幾張大團扔給小蘇說,買件新衣裳穿給哥看。

小蘇抓起錢說,好的,妹妹這朵花只為哥哥開!

小蘇走後,杜天堂就給自己的秘書黑鐵膽打了一個電話。

是鐵膽吧,到我的辦公室把的手槍拿到酒店301房間。

為了聯繫方便,杜天堂前些時候送給了黑鐵膽一部手機。

杜天堂不知通過誰的關係還佩有一支手槍,並有一張持槍證。

接到電話后,鐵膽立馬把杜天堂的手槍送到了301房間。

這個時候,杜天堂已經起床了。他接過手槍對鐵膽說,走,到院里去放兩槍。

黑鐵膽隨著杜天堂下了樓來到酒廠的大院里,杜天堂舉起槍,對著夜空就是三槍。

聽到槍聲,四周很快就有人燃放起煙火來。

不久,杜天龍、張大彪等人也拿著手槍或獵槍跑了過來,大家都一個勁兒地朝天上開槍。酒廠的工人們早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因為杜天堂好這個口,一時間長槍短槍成為集團班子成員的新寵。有了槍,杜天堂就找到了一種新的娛樂方式。杜天堂好酒,每當千杯嫌少,酒興衝天之際,杜天堂就要放幾槍以示慶祝。於是,廠里職工只要一聽到槍響,就知道杜天堂第二天的心情一定很不錯,因為夜酒喝得很帶勁。

杜天堂把槍遞給黑鐵膽說,來,鐵膽,打兩槍。

黑鐵膽這還是第一次打槍,心裡難免有些緊張。

杜天堂把槍往他的手裡一塞說,怕個球,打!

黑鐵膽接過槍趔著身子朝天上連開了兩槍,看著鐵膽這架勢,杜天堂不由得哈哈大笑,看你這個熊樣!

這天晚上折騰了很久才曲終人散,臨了的時候,杜天堂還拉著黑鐵膽的手說,鐵膽,最近這一段你搞的不錯,你為我們集團立下了汗馬功勞。

黑鐵膽說,都是杜總您指揮有方,我們這些跑腿的能做什麼?

杜天堂擺了擺手說,話不能這樣講,一個好漢三個幫,沒有你們這一幫弟兄們,我杜天堂就是渾身是鐵又能打幾個釘?

隔了兩天,杜天堂問,鐵膽啊,我的那幅畫像怎麼樣了?

黑鐵膽說,我正催他們呢,馬上就好。

杜天堂說,好,我並不是為自己樹碑立傳,搞個人崇拜,而是想以此來提升集團的凝聚力和戰鬥力。

黑鐵膽點點頭說,我明白。

第二天,白沙集團的人們突然發現,僅僅隔了一夜,白沙酒廠門口居然豎起了一座兩層樓高的巨像,像中杜天堂面帶微笑,向群眾揮手致意。

乖乖,現在任憑是誰,只要一進到廠里就能感受到杜天堂的威風和光芒。面對這一巨型雕像,就是那些進進出出的各級領導們,也得行注目禮。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