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9章 動之以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章 動之以利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19節第19章動之以利

高胖子知道胡衙內現在肯定在房間里生悶氣,他便知趣地跑到大門外去抽煙。

抬頭碰到了黑鐵膽正往這裡趕來,黑鐵膽雖說不上是好鳥,但平時也很少光顧像胖子酒家這樣烏煙瘴氣的地方。

不過,做生意的,「壘起七星灶,銅壺煮三江。擺開八仙桌,招待十六方。來的都是客,全憑嘴一張。相逢開口笑,過後不思量。人一走,茶就涼……」高胖子連忙掏出煙,陪著笑臉迎了上去。他笑呵呵地說,是鐵膽兄弟啊,你可是有很長時間沒來照顧你胖子哥的生意了。

黑鐵膽接過煙笑笑說,高胖子,瞅瞅你這肚子,是不是越來越大了。這就說明,你的生意是越來越好。

高胖子一抱拳說,小本生意,全憑弟兄們捧常

鐵膽說,算了吧,你這還是小本生意。不過,也對,一本萬利嘛!

高胖子說,兄弟說笑了。

鐵膽說,對了,胖子,胡衙內是不是在你這裡?

高胖子說,在啊,在樓上打牌呢。

鐵膽說,麻煩你上去通報一聲,就說我來找他。

高胖子應了一聲,就返身回了酒樓。

胡衙內在房間里咕咚了一瓶啤酒說,這個死胖子,一去就沒影了。

高胖子推門進來說,胡哥,來了,來了。

胡衙內不滿地說,怎麼不歡迎是咋地,把兄弟們涼在這裡?

高胖子連忙說,哪裡哪裡,我上后廚去看了看,這幾個小子總想偷懶。對了,胡哥,有人來找你。

胡衙內問,誰啊?

高胖子說,白沙集團的鐵膽。

胡衙內臉上的肉抽搐一下問,他帶了幾個人?

高胖子說,就他一個。

胡衙內說,就他一個?不會吧?

虎牙連忙把頭伸到窗外看了看說,哥,真的就他一個。

胡衙內朝虎牙和狼牙使了使眼色說,好,讓他上來見我。

虎牙便朝外面叫道,鐵膽,鐵膽,胡哥讓你上來。

不大功夫,鐵膽就推門進來了。

見胡衙內的神情有些不自然,鐵膽就笑笑說,胡站長,你好清閑埃我到鎮上去找呢,沒想到,你在這瀟洒呢。

看鐵膽似乎沒有惡意,胡衙內就淡淡說,原來是黑總啊,找我有事?

鐵膽說,胡兄,我想和你單獨談談。

在黑鐵膽進來之前,胡衙內還專門讓虎牙將一把三尺多長的鋼刀放在了桌子上。

黑鐵膽拿起這把刀看了看說,這把刀看著明晃晃,其實不行。他一邊說,一邊用手輕輕一掰,刀就斷了。

在場的人看著這一幕,都大為驚異。胡衙內更是驚得說不出話來。

其實,在小時候,黑鐵膽就跟著野牛嶺的老鏢師沙雲飛學過少林護身錘,在鐵佛寺學過全國聞名的鐵佛拳,還專門練了一種叫「鷹爪功」的功夫。現在,他還能輕鬆地用三個指頭捏碎核桃。

就是現在,黑鐵膽仍能一口氣做俯撐250個以上,可以一口氣做三指伏撐80多個,做雙指俯撐40多個。

胡衙內想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高胖子的酒店裡,量他鐵膽也不敢胡來。他就對虎牙和狼牙說,你們在外面候著。

虎牙就把這把斷刀收拾起來,無聲地退了出去。

等人都走了,胡衙內問,鐵膽啊,啥事?

黑鐵膽坐在胡衙內對面的一張椅子上,從桌上的煙盒裡抽出兩支煙,一根遞給了胡衙內,一根自己點上了。抽了一口,黑鐵膽就決定單刀直入。

黑鐵膽看了看胡衙內的眼睛說,胡兄,有一個發財的機會,你想不想干?

胡衙內在心裡暗笑,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黑鐵膽不坑害我就算是好的了,還能給我一個發財的門路?

胡衙內笑笑說,我跟錢沒有仇。

黑鐵膽說,是這樣,你也知道,我們集團要征1000擬是一個難題,但也是一次發財的機遇。

胡衙內說,我聽不明白,或者,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黑鐵膽說,本來,我想攬這個活兒,可我是集團的人,不好出面,眼看著白花花的銀子就是沒法弄。是這樣,我知道,你在咱們鎮上的影響力,如果你能出面,以後的票子就會源源不斷地滾進老兄的腰包。說白了吧,拆遷這一塊兒,利潤很大,政府不好出面,我們集團也不好出面。如果你能出面成立一家拆遷公司,那這1000畝地面上的所有建築都由你來拆。另外,政府的補償也對住你,由你來給每家每戶結算。這其中的差價……

胡衙內想了想說,你是說,如果我成立了一家拆遷公司,那所有的群眾也由我們出面來簽協議,政府的補償金也通過我們兌付給群眾。

黑鐵膽說,不錯。其實吧,這是其一。如果有一家正兒八經的拆遷公司,不僅是這一單活兒。你看啊,現在各地的發展速度都很快,城市建設一天一個樣。拆遷又是一個老大難問題,如果有一個社會化的拆遷公司作中介,政府不和群眾面對面。那,政府高興,群眾高興,拆遷公司自然更高興。可以預見,拆遷公司的生意肯定會一天比一天好。當然了,這裡面的訣竅老兄你比我更明白。我想,拆遷公司只要能贏得政府的支持,那必定會財源滾滾。我總覺得,暗錢到底沒有明錢來的痛快。胡兄啊,還是辦公司弄錢好啊!

胡衙內雖然是個花花太歲,但他的腦子並不笨。他覺得鐵膽說的還真是一個發財的問路。但他吃不準鐵膽為什麼會找上他,要知道,他們當中畢竟還是有一些恩怨的。鐵膽這次來,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

想到這裡,胡衙內就說,這麼好的發財門路,你怎麼會想到來找我呢?

黑鐵膽看著胡衙內的額頭說,我覺得弟兄們之間不必繞彎彎,我就直說了吧。我聽說,白沙村,還有野牛嶺村的群眾,還有那個機電廠的工人們都在說,他們誰了信不過,要談,得讓你胡兄作他們的代表。因此,這個拆遷公司只有你牽頭才最合適。

聽了黑鐵膽這番話,胡衙內就覺得這應當就是根本的原因。弄了半天,白沙集團還是在拆遷群眾那裡碰了釘子,這才想到了他胡衙內。白沙集團大概不想錢走暗路,他們要讓他胡衙內名正言順地拿錢,同時搞定拆遷的事。這是一個一箭雙鵰的策略埃不過,鐵膽的提議也的確會讓他胡衙內得到更多的實惠。

想到這裡,胡衙內就撓了撓頭皮說,我的確是一個熱腸子,平時呢也愛管些閑事。但你們集團征地這件事,我可是從未插過手埃這些人,怎麼會這麼說呢?

黑鐵膽呵呵一笑說,這就是影響力。我知道胡兄你沒有插手此事,但誰讓老兄你名氣大呢,老百姓就是信服你。這是民願,沒有辦法的。

胡衙內說,是嗎?不會吧。鄉親們如此抬舉我?

黑鐵膽說,一點不假,他們信你。

胡衙內的眼光躲開鐵膽的眼睛,盯著桌上那個煙盒想了一會兒說,鐵膽啊,不管這事成不成,胡哥佩服你講義氣。你說的這個事,我得和兄弟們合計合計。

不過,剛才黑鐵膽已經看到胡衙內的瞳孔放大了,他就明白,這個胡衙內是真的動心了。

黑鐵膽打了一個響指說,我就知道胡兄是爽快人,好吧,這兩天我就靜候佳音了。

送走黑鐵膽以後,胡衙內就暫時忘掉了柳如煙,他點上一根煙想起了心事。

成立一家拆遷公司容易,手頭也有這1000畝地的拆遷活兒。但既然成立了公司,就得讓公司一直有活幹才行。要是這樣的話,公司的業務就至少要發展到縣城去。小小一個白沙鎮,能有多大的油水?想到這裡,胡衙內就覺得應當和縣城的大哥龍牙商議一下,爭取拉龍牙合夥。龍牙有影響,有人手啊!他和上層的官員們走的也很近,只要龍牙入了伙,這個拆遷公司就絕對會有前途。

想到這裡,胡衙內就掏出手機給龍牙要了一個電話。電話上不便細說,他只說是有一個生意頭兒,想當面請教一下龍牙。

龍牙說,好啊,你到縣城的「銀河」來吧。

「銀河」是龍牙經營的一處高檔ktv,也是一個公開賣淫的地方。

西山縣城的人都說,哪裡是銀河?分明是淫河嘛!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