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0章 文明拆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章 文明拆遷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20節第20章文明拆遷

龍牙嘴裡叼著一根粗大的雪茄,手裡盤著一串油光光的佛珠。他閉著眼睛聽了胡衙內的介紹,覺得可行。

龍牙睜開眼說,不管那個黑鐵膽是出於何種目的提起這個事,但拆遷公司的業務一定壞不了。這樣吧,咱們弟兄就合夥註冊成立一家拆遷公司。白沙集團那1000畝地算是咱們的第一單生意,全當練練兵。這個活幹完后,我們就把重點放到縣城。

胡衙內眼裡閃著光說,好的,好的,龍哥,我就等住你這一句話呢。

接下來,龍牙動用了一些關係,「銀河拆遷公司」很快就掛牌成立了。

因為胡衙內還有公職在身,因此龍牙就做了銀河拆遷公司的總經理,虎牙和狼牙則當上了副總經理,胡衙內嘛,算是幕後的老闆吧。這家公司由龍牙和胡衙內各出資一辦,效益嘛,也五五分成。

龍牙對胡衙內說,胡兄啊,我的事太多,這家拆遷公司就由你來親自打理。

胡衙內點著頭說,好的,龍哥。

在龍牙的介紹下,胡衙內就和縣拆遷辦主任王全民搭上了線。

一般的拆遷工作,像棚戶區改造房屋以及擴街涉及房屋的拆遷工作,被拆遷戶要想得到補償或置換房屋,必須經過3道審核關:首先,拆遷辦工作人員要丈量房屋,對被拆遷戶房屋面積進行登記;其次,評估公司對房屋及相關物品進行評估;最後,報有關領導審批。

為了方便工作,胡衙內除了和王全民拉上關係外,他還把一些基層的內勤、拆遷組組長等一一買通。

比如說拆遷辦的內勤,在幫胡衙內寫摸底調查表時,內勤把常把戶主的名字都換成銀河公司里的人,達到增加拆遷面積的目的;在拆遷辦工作人員丈量房屋時,胡衙內又開始造假,明明只有一堵圍牆,卻說成是房子,每戶的人口也隨意增加。

銀河拆遷公司的第一桶金,的確是從白沙集團這1000畝土地徵用中賺來的。

在具體的運作中,胡衙內又結識了山陽市鳳凰房地產估價有限公司估價師周三濤,一來二去,兩人也成了不分你我的朋友。

在這一次的拆遷工作中,拆遷辦工作人員向被拆遷戶提出每平方米按200元補償,被拆遷戶提出每平方米500元才肯搬,並且500元不及時兌現,被拆遷戶又要漲價,價格就在雙方商議中來回博弈。

胡衙內就對王全民說,還是由我們銀河公司幫政府做拆遷吧,拆遷費暫時由我們銀河公司支付,到時政府再和銀河公司結賬,事後我們會單獨給你們拆遷辦好處費。王全民看有利可圖又有人幫忙拆房子,就同意把工程包給銀河公司。

胡衙內帶著幾個虎牙他們先到白沙村支書白老虎家,他白老虎說,我給你100萬元,你3天內搬走。

白老虎知道胡衙內是個無賴,不相信他手裡會有100萬,就故意激胡衙內說,你要是現在給我100萬元,我們白沙村的所有拆遷戶立馬搬走。

胡衙內就打開車門,從後備廂里拿出一個箱子,打開竟然是100萬元現金。

白老虎見狀,立即代表村委會和胡衙內簽了拆遷合同。

隨後,胡衙內讓手下挨家挨戶去談。有一個釘子戶,胡衙內額外多給了他1萬塊錢,對方很快簽訂了拆遷合同。

就這樣,野牛嶺村也被胡衙內用150萬元,順利地拿走了拆遷合同。

其實,胡衙內的手裡並沒有錢,他是通過黑鐵膽向杜天堂拆借的。為了加快征地的步伐,杜天堂就借給了胡衙內300萬元的現金。不要利息,只等征地完成後還上就行。

等到兩個村都商談好了,胡衙內就找評估師周三濤做虛假評估報告。在這些評估報告里,沒有房子光有圍牆也算成房子,80平方米的房子多出30棵樹,一口井變成三口井,沒有商鋪的房子長出商鋪。他們還製造假的公證書,一座20萬元的小樓公證為100萬元。在王全民的幫助下,政府就會根據這樣的評估報告給銀河公司付款。

整個拆遷項目做下來,胡衙內就覺得自己的腰板硬氣多了。

除去工人們的工資和各項開銷外,這第一次出擊就賺了不少。

胡衙內對龍牙說,龍哥,咱們的開局不錯。這第一個項目,你知道咱們弄了多少?

獲利的情況,龍牙心裡很清楚。因為根據他們兩個人當初的約定,銀河公司的財務經理是龍牙委派的。

龍牙故作不知地問,有多少,到不到100萬?

胡衙內笑笑說,龍哥,你說少了,一共是380萬啊!

龍牙說,胡老弟,乾的不錯。政府那邊反映也很好。咱們沒有進行強行拆遷,都是一家一戶首先簽過字的。王天恩書記和郭紅梅縣長都說咱們西山縣的拆遷,走出了一條成功的路子。沒有發生在其它地方常見的強行拆遷。領導們說,咱們西山的拆遷是文明拆遷。在這項工作中,咱們銀河公司功不可沒。老弟你也費了不少心思。

胡衙內說,龍哥,應該的,應該的。咱們要的是利益,只要能夠和氣生財,銀河公司就不會來硬的。但如果真的遇到了個別釘子戶,難纏戶,那咱們的兄弟們也不是吃素的。

龍牙覺得,這個胡衙內還是有些頭腦的。胡衙內則覺得,那個黑鐵膽不錯,真的是給他指出了一條發財的捷徑。

首批380萬的贏利,胡衙內和龍牙兩個人各分得100萬。餘下的180萬用來購買新的設備。

因為前期投入的資金是通過鐵膽向杜天堂拆借的,為了感謝鐵膽,胡衙內還特意給了黑鐵膽兩萬元的感謝費。

胡衙內覺得,黑鐵膽這個人可交。

其實,胡衙內一幫人的拆遷並不是十分順利的,比如他們在在西山電機廠這裡就碰到了釘子。

為了給白沙集團讓道,電機廠要被拆遷,工人們都很不服氣。銀河集團是縣屬國有企業,西山電機廠也是縣屬國有企業。憑啥,電機廠就該搬遷?工人們撂出話來,誓死保衛電機廠的一草一木,決不退讓半步。

可事情一開始就有些貓膩,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那個拆遷公司的老闆胡衙內來和他們說的賠償價比市場價低很多。可能是廠里的領導班子都收了人家的好處,這樣的價格就準備簽字了。

工人們當然不答應。除了工廠,他們當中的大部分人還住在廠區的宿舍樓里。宿舍樓早些年經過房改,產權已經屬於工人們的了。如果沒有適應的賠償,房子都扒了,讓他們住到哪裡去?

工人頭兒老朱就放出話來,賠償價格如低於市場上商品房的價格,工人們就不會答應。

沒過幾天,老朱就聽說,電機廠的方廠長已經和銀河公司簽定了協議。不過,他的簽字只管廠房和地皮。那兩幢住宅樓樓,因為業主屬於工人,他就無權代簽了。

銀河公司的人也不急於和老朱他們談,他們先是不緊不慢地扒廠房。過了一陣,工人們發現,出入住宅區的道路給毀了。坑坑窪窪,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腿泥。更要命的是,自來水管道也被拆遷的人給弄斷了。工人們出來抗議,就給接上。停了幾天,又斷了,反反覆復,三天兩頭停水,工人們的生活大受影響。

水不能正常保證,連電線、電話線、有線電視線也時常被拆遷公司的人有意無意地弄斷。住在小區里的人是罵聲連連,怨聲載道。

又過了一陣,化糞池和下水管道也被弄壞了。髒水出不去,住在一樓的人可就慌了神。如果不及時修通,等髒水從便池裡翻上來,弄一屋子糞和尿,那可就糟了。

找拆遷的人協商,他們就推託說是他們只會拆,不會修。住戶們如果想修,得自己找人。

工人們就找老朱商量,說這分明是拆遷公司在拿掐他們,在逼他們就範。他們不能再做沉默的羔羊了。

老朱說,是的,胡衙內他們在使陰招。他們在等我們去找他們,到時候,他們就掌握了主動權,肯定就要壓我們房子的價格。

有人就說,朱大哥,咱們不找他們不行啊,今天水不通了,明天電不通了,咱們沒法生活了啊!

還有人說,朱大哥,咱們到政府去投訴他們。拆遷歸拆遷,他們怎麼能影響我們正常的生活呢?

工人議論紛紛,都說應當到政府去告他們。

有人就說,這不是在坑爹嗎,不告他們可不行。

老朱說,我決定到縣委、縣政府去上訪,你們敢不敢去?

一群人都說,去,咋不敢去?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