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1章 龍虎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章 龍虎幫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21節第21章龍虎幫

胡衙內的手裡有了錢,就把胖子酒家的柳如煙請到了銀河拆遷公司,名義是公司辦公室主任,實際上是他的姘頭。胡衙內就想,還是有錢好啊,從今以後,他就可以真真正正地獨佔花魁了。

龍牙的手下多以牙相稱,比如龍牙、虎牙、狼牙、血牙等,就連龍牙手下那個光頭打手,因為是一嘴的黑牙根,也被人叫作蟲牙。

時間長了,人們就把龍牙這幫人叫作西山地面上的「長牙幫」。長牙,是西山當地的方言,說誰是長牙,是說這個人愛啃、愛咬、愛拽,只能沾光,不能吃虧。大家覺得,長牙幫這個名號用在龍牙他們身上,非常貼切。

在長牙幫里,龍牙自然是龍頭老大,胡風雲也成了當仁不讓的二當家。

不過,長牙幫里的人對外是自稱為龍虎幫的。

這天下午,胡衙內和龍牙他們正在銀河ktv裡面瀟洒,龍牙的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縣政府辦公室主任方曠遠打來的。

龍牙擺擺手,蟲牙連忙上前把音響關了。

龍牙說,是方主任啊,有何指示?

方曠遠說,龍牙啊,你現在就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白沙鎮那個電機廠的職工因為拆遷的事來上訪了,他們把縣政府的大門給堵上了。郭紅梅縣長很生氣。

龍牙說,是嗎,這幫人怎麼能這樣?我們在拆遷的過程中可都是講程序、講文明的。

方曠遠說,先不說了,見面再說吧。

龍牙把嘴裡的雪茄往煙灰缸里一按說,風雲,走,咱們一塊兒到縣政府去。

當龍牙他們乘車趕到縣政府門口的時候,這裡已經圍了很多人。

帶頭上訪的正是電機廠的老朱,他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說,這次政府不出面,不答覆,咱們明天就到市裡去。我就不信了,這西山的天還真變了。

小車好不容易擠到院子里,這時胡衙內隔著玻璃看到了黑鐵膽也站大門口,他不由吃了驚。黑鐵膽難道也加入到了上訪大軍,不會吧?

黑鐵膽當然不是來上訪的,他是來幫助政府解決問題的。

原來,剛才杜天堂也接到了方曠遠打來的電話,要他們白沙集團也派出代表到縣政府商量。杜天堂就把黑鐵膽給派來了。

黑鐵膽在去政府辦之前,先站在下面聽了聽,想進一步了解一下情況。在為征地拆遷的前期工作交給銀河公司后,白沙集團就變得相當省心。不少事情黑鐵膽也沒有過多地深入,一些細節,他還真不知情。

這時,一位官員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了政府門口。

黑鐵膽一看,認得,政府辦主任方曠遠。

一位警察連忙迎了上去說,你好,方主任。

群眾中有人認識這個方主任,老朱就說,大家靜一靜,看看政府辦的方曠遠主任如何說。

不過,方主任並沒有對群眾說什麼,而是訓斥起了那位胖子警察。

方主任說,李所長,你們馬局長知道現在這個事嗎?

警察說,知道,我們就是馬局長派過來的。

方主任看看了李所長後面的幾個警察說,就你們幾個,能行嗎?現在就給你們馬局長打電話,就說是我說的,也是書記、縣長的意見。立即把防暴隊調過來,把門口鬧事的人給趕走了。另外,對那些不聽勸告的死硬分子,先抓起來再說。

李所長點頭哈腰地說,是是是,我現在就給我們馬局長聯繫。

方曠遠與李所長說話的時候,聲音很大,也許他是故意讓上訪的群眾聽到的,想震懾一下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群眾。

沒想到他的話音剛落,人群就炸開了鍋。

老朱氣憤地說,方主任,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不想著解決問題,卻要趕我們走,還要抓我們。好啊,今天你就先把我抓起來。老子是平頭百姓,標準的無產階級,什麼也不怕。倒是你方曠遠要小心了,咱們中國仍然是無產階級專政,你不要搞錯了對象。弄不好,被專政的就是你方致遠了。

方曠遠為這群上訪的群眾,早就是一肚子的火。他便用手指著李所長說,李所長,就這個姓朱的鬧的最凶。他如果還是這個樣子,今天就把他先拷起來。他就是我們專政的對象。

李所長說,方主任,你放心,他跑不了。

功夫不大,幾輛警車就呼嘯著開到了政府的大門口。

一群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就組成人牆站在了大門與群眾之間,一位戴著墨鏡、滿臉橫肉的指揮官跑步到方曠遠的跟前敬禮道,方主任,防暴大隊石中堅向你報到,請指示!

方曠遠說,很好,石隊長,你們行動很迅速。下面,請勸退這些圍堵政府的群眾儘快離去。如果有人堅持妨礙公務、尋釁滋事,就先抓起來。該拘留的拘留的,該訓戒的訓戒。

石中堅一個立正說,請方主任放心,我們保證在10分鐘內完成任務。

這時,方曠遠也看到了龍牙、金牙,還有黑鐵膽等人。

他揮了揮手說,走,到我的辦公室去。

電機廠的方廠長已經來方曠遠的辦公室里多時了,鐵膽見他一臉的焦慮,不停地走來走去。

這時,方曠遠的手機響了。

他連忙打開手機說,郭縣長,我是曠遠埃好,好,都來了,我們這就過去。

方曠遠一邊拿起自己的茶杯、筆記本,一邊對屋裡的幾個人說,走,到小會議室去,郭紅梅縣長要聽彙報。

一行人剛在政府小會議室里坐定,郭紅梅縣長就帶著秘書吳天然走了進來。

眾人慌著起身打招呼,郭紅梅擺擺手說,都坐,都坐!

郭紅梅望了望大家說,好,白沙集團的鐵膽,銀河公司的龍總、胡總,電機廠的方廠長,好,好。剛才政府門口那一幕,大家想必都看到了。現在,工人們是散去了,但問題並沒有解決。今天咱們大家坐在一起,就是想找出一個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辦法。好了,大家都說說吧。

方曠遠清了清嗓子說,方廠長,這些上訪人都是在策、在崗的工人,是國家的正規職工,怎麼就沒有一點組織紀律性了呢?人是你的人,事是你的事,你得把人領走,把矛盾化解,並保證他們以後再不上訪。

方廠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說,郭縣長,方主任,我們電機廠的拆遷沒有問題,現在的關鍵是職工們的那兩幢住宅樓,產權是工人們的,廠里也做不了主。他們不願意搬,我也沒有辦法。另外,銀河公司在拆遷的過程中,做的也的確有些……

龍牙笑了笑說,我們手裡可是有政府的准遷證埃按理說,我們可以強行拆遷,但為了穩定,為了大局,對那兩幢住宅樓,我們一直沒有去動。我們,已經相當克制、客氣了。

黑鐵膽看到,郭紅梅雖然在聽,但眼神中已經有些煩躁。因為這幾個人說來說去,都在相互推責任,並沒有找到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郭紅梅喝了一口茶說,鐵膽,你是白沙集團的代表,說說你的看法。

黑鐵膽看了看郭紅梅眼睛到下巴這個「中三角」大約有三、四秒鐘后開了腔,郭縣長,就目前的形勢看,我們白沙集團這個1000畝的征地擴建項目,在縣委、縣政府的關心支持下,開局良好,推進迅速,我們杜總非常感激。

眼下,由於政府在鎮上建起了移民新村,解除了群眾的之憂,因此,那兩個村被拆遷的百姓都很高興,也很配合政府的工作。現在唯一的難題是電機廠那兩幢住宅樓。

我覺得,我們還是應當借鑒一下移民新村這樣的成熟經驗,先從解決工人們的後顧之憂入手。

黑鐵膽頓了頓,抬眼看了看郭紅梅。

郭紅梅點點頭,好,鐵膽,繼續說。

黑鐵膽就又說到,我想,工人們也都是通情達理的。現在,電機廠已經拆遷,新的廠址選到了縣城,我想,他們應當都是歡迎的。之所以拆遷受阻,是他們擔心按目前的補償標準,他們在縣城買到同樣面積的房子。

這是這樣想的,在縣城的電機廠新廠區里,可以先建職工住宅樓,擁有白沙鎮住宅的職工可以按一比一或者更多一點置換縣城的房子。這樣,補償職工住宅樓的資金可以用來建新房,差額的部分,政府可以補貼一些,我們白沙集團也可以資助一些。如果這個辦法可行,而職工們又看到了在縣城開工建設的新的住宅樓,我想,他們沒有理由不歡迎拆遷。另外,在新的住宅樓建成前,可以由政府、電機廠、白沙集團三家商議按月支付職工當前的住房租賃金。

黑鐵膽看到,郭紅梅在筆記筆上迅速地寫著什麼。見他仍沒有抬頭,黑鐵膽就說,郭縣長,我的話說完了。

郭紅梅抬起頭,仔細地打量了一下黑鐵膽說,鐵膽同志講的很好。下面,針對電機廠職工住宅樓的拆遷問題,我說兩點,其實也是剛才鐵膽同志談到的。第一,按一比一的面積置換。鎮上的舊房置換成縣城的新房。第二,在新的住宅樓交付使用前,職工的住房租賃金由政府支付。

方曠遠一邊在筆記本上寫一邊說,郭縣長說的這兩條,工人們一定歡迎。這就從根本上解決了他們上訪的問題。

郭紅梅笑笑說,這兩條的原創者是鐵膽同志。方廠長,你回去后就向工人們傳達這兩條政府的意見。

方廠長的臉上總算露出了笑容,他呵呵一笑說,這樣辦,我看還有誰不慌著搬家。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