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4章 七匹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章 七匹狼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24節第24章七匹狼

鳳凰山的主峰鳳凰頂就位於西山縣殺虎口境內,山下到山頂,還有三處文化遺存。山腳處是鐵佛寺,山半腰是鳳凰書院,鳳凰頂近旁是煉真宮。

張大彪開著杜天堂的那輛賓士越野車,沿著山區公路朝鐵佛寺馳去。

這次上山,張大彪還帶了兩把雙管獵槍。另外,他還帶了一個新人蠍子。

張大彪對黑鐵膽說,老大,蠍子是個好兄弟,是鳳凰山保住區的護林員。他常年在這山上巡視,沒事就用手去劈大樹,砍石塊,練就了一雙鐵砂掌。他對你的功夫佩服得緊,也想加入到咱們當中。

黑鐵膽笑笑說,是嘛,歡迎啊!

蠍子說,鐵膽哥,真的,我給彪哥說了幾次,想加入你們。

張大彪說,以前吧,鐵膽、我、虎子,還有刀子、鉗子、鎚子6個人是磕過頭的把兄弟,這次蠍子再加入進來,那咱們就是7個人了。我的意思是,以後咱們這幫人乾脆就叫「白沙七匹狼」得了。

黑鐵膽說,七匹狼,名號很響啊!但是我得說明了,咱們這七匹狼,那只是拳友,只切磋功夫上的事,不參與社會上的事。不然的話,人們會把咱們看成像龍牙、胡衙內他們一樣了。成了黑社會了。

張大彪說,白沙七匹狼,那就是純粹的拳友。

蠍子說,大哥,就是。

張大彪說,鐵膽啊,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們的狼頭了。

黑鐵膽說,狼頭?

虎子說,狼頭,必須的。

在車上,黑鐵膽說,咱們鳳凰山很有意思,佛家的鐵佛寺,儒家的鳳凰書院,道家的煉真宮,共聚一山、和平共處。

虎子說,看來咱們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有很強的包容性。

黑鐵膽說,眼下,除了鳳凰書院是林場的辦公場所外,鐵佛寺和煉真宮已經恢復了宗教活動,聽說這兩處的香火還很盛。

虎子說,是的是的,香火都很盛。煉真宮是太極真人張三丰的修行地,鐵佛寺里供奉的是彌勒佛,老百姓都喜歡他們。

下得車來,山腳下是竹林和茶園。

不久,幾個人就來到了一大片竹林中。

在婆娑的林子間,張大彪問:「我小時候也到這裡採過菌子,咱們這裡怎麼會有偌大一片竹林?」

黑鐵膽言道,這裡面還有一個故事呢。據老人講,此地原本沒有竹林。明末李自成的大軍經過此地要打往陝西時,聽說鐵佛寺里的和尚們已不再打坐禮佛,而是把心思用在了如何盤剝百姓上,當地的山民是敢怒而不敢言。闖王大怒,要剿了他們,寺里的和尚頓作鳥獸散。方丈老兒臨行前將鎮寺之寶深埋地下,為便於日後尋找,他便把手中的竹杖插在地上作為標記。

若干年後,方丈又輾轉來此,哪裡還有竹杖的影子,原來那根竹杖早已是落地生根,並成就了這一片無邊的竹林,早年埋在地下的寶物是再也尋它不見了。方丈從此大徹大悟,一改昔日的塵俗之念,終於在他百歲高齡時,成了曹洞宗的一代宗師。

虎子問,我記得咱們的鐵佛寺和河南的少林寺那都是禪宗啊!怎麼變成了曹洞宗了?

黑鐵膽說,不錯,咱們這裡是屬於禪宗。禪宗達摩祖師在傳法時有過一偈,偈語中說:「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後人把「一花」比喻是惠能頓悟一宗,而「五葉」比喻是頓悟法門的五個宗派。禪宗五家分別是溈仰宗、臨濟宗、曹洞宗、雲門宗和法眼宗。

虎子笑了笑說,噢,原來禪宗是分為五個流派的。鐵膽啊,你這全總裁秘書可以啊,現在是博聞強記啊!

張大彪說,正是,鐵膽現在與杜天紅、張炎元、李士珍幾個人天天在讀什麼《資治通鑒》呢。

虎子說,難怪啊,看來,要不我多久,咱們的鐵膽就會成為集團的領導了。

鉗子說,那是肯定的。

張大彪問,這片竹林有多大?

黑鐵膽說,林子屬於鳳凰山保護區林場,他們說是有2000多畝。

虎子說,2000畝的竹林,這在中原地區已經相當大了。

在竹林中走了一會兒,涼風一吹,黑鐵膽的心情好多了。

來到鐵佛寺,黑鐵膽他們看到一個白鬍子老和尚正在一棵大銀杏樹下打坐。

黑鐵膽說,這就是鐵佛寺的明月大師。聽說今年100歲了。

張大彪他們看了看,明月大師的腦門發亮,面色紅潤,似乎是一位得道的高僧。

黑鐵膽小聲介紹說,這裡的明月大師和煉真宮的清風道長都說自己今年是100歲了。清風和明月曾長期爭執誰的年齡大,早幾年,頭一個說是85,后一個說是88,頭一個又說90,后一個又說93。雙方各執一詞、爭執不下。他們那個時代,沒有戶口薄又沒有身份證。最後兩個人達成了默契,說是一般大,今年都是100歲。更有意思的是,兩個人還把各自己的生日選定為好日子。

張大彪笑了笑說,有意思,生日怎麼定的,是不是也在同一天。

黑鐵膽說,生日倒不是不同了。明月大師說自己生在農曆正月初一,這一天也是傳說中的彌勒佛的生日。而清風道長也厲害,說他是正月初九生人,這一天是玉皇大帝的生日。這樣一來,明月就比清風大了8天。

虎子說,乖乖,出家人也學會包裝自己了。

這時,幾個年輕僧人腿上綁著沙袋從寺院跑了出來,徑直超山上快速跑去。

張大彪說,咱們這裡真的和少林寺一樣,也有武僧?

黑鐵膽說,有是有,不過不多。這些都是明月大師的徒弟。聽說明月大師還是少林寺當年主持海燈法師的師弟。

張大彪說,明月今年都100歲了,可是比海燈法師大啊!

鉗子說,他們講的是入門的先後,論的是輩分,不講歲數的大校

張大彪說,海燈法師我聽說過,二指禪,很厲害!明月大師會不會二指禪呢?

黑鐵膽說,好像不會,沒人見他練過、教過。他教徒弟們的是小紅拳、大紅拳和老紅拳。當然了,他自己最拿手的還是咱們當地的鐵佛拳。

張大彪問,鐵膽啊,你怎麼對明月大師這麼了解?

黑鐵膽說,我小的時候曾跟我師傅沙雲飛先生多次到過鐵佛寺,沙老先生和這個明月大師像咱們一樣,也是拳友。我還跟著他學過鐵佛拳。可以說,他算是我的半個師傅吧。

張大彪說,怪不得呢。

黑鐵膽又壓低嗓門說,清風和明月不僅在年齡上較勁,在武功上也互不服氣,總在爭誰才是武林中的正宗,誰才身懷絕技。

虎子感到這小小的鳳凰山上真的很有意思,他便笑笑說,這還不容易,讓他們兩個人比試比試不就行了。

黑鐵膽說,比了,10年前年就比了一常還是請我師傅沙雲飛老先生來當的裁判。

鉗子問,是嗎?結果如何?

黑鐵膽說,那場比武是場鬧劇,成了大笑話。比試還沒開始,雙方的弟子都在吹各自師傅的武功有多厲害。清風呢,精的是張三丰88式太極拳。明月呢,精的是少林寺108式大紅拳。

接下來,雙方的弟子們還分別表演了太極和少林。顯得很熱鬧。

當清風和明月正式開打的時候,交手沒多久,兩個人就亂了章法,哪裡還有什麼招式。清風攥住了明月的鬍子,明月薅住了清風的頭髮,一時間亂成一團。

我師傅沙雲飛實在看不下去了,最後,拂袖而去。

清風和明月最後握手言和,說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打了一個平手。兩個人都稱得上是武林中的宗師。從此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各教各的弟子,井水不犯河水。

鉗子笑笑說,沙老先生是有真功夫的,你的拳腳功夫就很了得嘛!

黑鐵膽說,沙老爺子當然厲害了,他早年是鏢師。

聽了山上清風和明月的故事,張大彪也忍不住笑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