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5章 毒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章 毒誓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25節第25章毒誓

聽見有人來了,明月大師便睜開了眼睛。

黑鐵膽上前一步一報拳說,明月大師好啊,打擾你了!

明月笑笑說,這不是鐵膽嗎?有些時間沒見了。

黑鐵膽說,是啊,今天我和幾個朋友專程來山上看看你。

聽說是專程來看自己的,明月大師便起身雙手合十說,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從施主光顧寒寺,老納有失遠迎了。

黑鐵膽說,客氣,客氣,打擾大師清修了。

明月說,哪裡哪裡,客官請!

鐵佛寺前有兩棵高大的銀杏樹引起了黑鐵膽的興趣。

明月大師介紹說,這兩個銀杏樹,一公一母。小者為公,大者為母。大的一棵高九丈有餘,需要11個人合抱,是目前已知的全國最大的一棵銀杏,專家們稱之為銀杏王,志書上則稱為千年銀杏。現在,這棵銀杏王是不是全世界最大的,還正在考評。據初步的比較結果,這棵樹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一棵。可謂是天下第一。

黑鐵膽說,天下第一,這就是看點啊!哪一天咱們集團的經濟實力請允許了,可以成立一家旅遊開發公司,把這鳳凰山好好地開發一下。

張大彪說,就是,旅遊開發弄成了,以後不就跟拾錢的一樣嗎。

明月說,這銀杏王似忘記了自己的年齡,歲歲碩果累累,每年能產銀杏上千斤,價值數萬元,惠及鐵佛寺的一干僧眾,鐵佛寺因此而早已衣食無憂。

明月還說,這棵銀杏王遮蔭一畝有餘,如果不是下雪天、下大雨,我們這些老僧們就喜歡天天在樹下讀經、弈棋。

虎子看了看明月,身體似乎非常健康,他就上前問其何以身板硬朗似神仙?

明月笑笑說,一是靠練功吐納,一是靠這個。

明月指了指身旁的一個紫銅茶壺,原來他每天要煮一壺銀杏葉茶,一壺水煮一撮葉片,恰夠一天飲用。

明月說,這銀杏樹,當地人叫作白果樹,渾身都是寶。

它木材緻密,是雕刻的上等原料,開封大相國寺內的那尊千手千眼觀世音雕像,就是由一棵白果樹雕成的。

它的果實即白果,是一味上好的中生食可止咳平喘,熟食可溫腎滋補。

它的葉片更是有益人的健康,它可以降血脂,降血糖,被越來越多的人們用作保健佳品。

就連它的樹皮也是一種綠色殺蟲劑。

黑鐵膽補充說,白果樹生命力奇強,它飽經滄桑,成為當今植物界的「活化石」,它是地球上少有的幾乎從無病蟲害的物種。日本長崎地區在原子彈的廢墟中最先破土而出的植物就是白果苗,足見其生命力之強勁。

虎子笑著說,有了強勁的生命,自有不凡的神力。

明月說,每到金秋時節,不少城裡人長途跋涉來到鐵佛寺,他們是專程來採摘白果葉的。只要不折斷樹的枝條,葉子儘管摘,僧人們是不要一分錢的。如今,現代醫學已能從其葉片中提取降血脂、穩血壓、擴血管的精華素,受惠於它的人那就更多了。

黑鐵膽言道,白果樹,學名銀杏,又叫公孫樹,是指爺爺植樹,孫子輩方可坐享其成,這可真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

虎子說,公孫樹,好啊!不知何時何人種下幾棵樹,對他們來說也許只是舉手之勞,但已澤被了鳳凰山地區世世代代的鄉親們。現在的人們,若能多種一棵苗,少砍一棵樹,還大地一片綠,那也是一件了不起的功德。

張大彪說,是啊,如果有機會,咱們就可以規劃以這棵全國最大的銀杏為龍頭,建一個銀杏園林。銀杏園建成后,不僅可以用,還要中作為綠化苗木銷到大城市去。

黑鐵膽說,你的這個想法好。這件事比你當保安隊長更有意義。

見黑鐵膽小瞧了自己,張大彪就咬著牙說,今天我就在這裡撂下話,我張大彪以後一定會來這裡開發鳳凰山。如果做不到,我張大彪就狗屁不是!

黑鐵膽笑笑說,好,好,一言為定。

鉗子撇撇嘴說,彪子,你就吹吧!

張大彪說,牛皮不是吹的,火車不是推的。要不,咱們打下賭?!

黑鐵膽說,好啊,怎麼賭?

張大彪說,如果我來開發這座鳳凰山,你黑鐵膽就給我拿1萬塊兒。如果我辦不到,我給你拿1萬。另外,我如果辦不到,我面對大山立下毒誓,我張大彪不得好死。

黑鐵膽說,你把那1萬塊錢輸給我就行了,什麼死的活的?!

鉗子說,好,我當公正人。

黑鐵膽說,好,這就這麼說定了。另外,你如果有實力開發鳳凰山,我就有實力當上市委書記。

張大彪說,你就吹吧!

鉗子說,這個我和鐵膽打個賭。他要是能當上市委書記,我給他拿10萬塊錢。

張大彪說,好啊,這一次我當公證人。

虎子說,彪子要想伸頭開發鳳凰山,其前提條件是自己必須是一個億萬富翁。而鐵膽要成為市委書記,其前提條件是自己必須是省委書記的女婿。

鉗子哈哈大笑起來,有道理,有道理!

張大彪吐了一口濃痰說,億萬富翁,那是必須的。

黑鐵膽想了想說,當省委書記的女婿,有意思啊!

聽著幾個年輕人的談話,明月大師不由開心地笑了,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啊!

明月撩起僧袍,引著黑鐵膽一行人進了鐵佛寺。

寺院的面積很大,但真正的大殿並不多,很多建築都在文革中被毀了,現在雖然香火不錯,但到底還沒有恢復元氣。

四下里轉了轉,突然看到了殺虎口鎮的黨委書記胡小雲,鎮長劉大中從大雄寶殿里走了出來。原來,他們倆今天是來燒香的,而且是燒的頭柱香。

黑鐵膽他們幾個和胡小雲也算認識,互相點點頭,打下招呼就過去了。

張大彪小聲說,現在當官的最迷信。

鉗子說,咱們杜總的案頭不是也擺有財神像嗎?

張大彪不屑地說,那是酒神杜康的像。

幾個人在鐵佛寺里轉了轉,又跑到山上練了一會兒拳腳,這才拐向密林深處去打獵了。

山上的野生動物很多,沒費多大勁兒,他們就打到了一隻大黃羊,三隻野兔。黑鐵膽的腿腳快,他還徒手活捉了一隻紅腹錦雞。

虎子就近檢了一些乾柴,鉗子則用隨身所帶的一把土耳其彎刀把手上的獵物剝皮、切塊。

哥幾個圍坐在火堆旁,一邊吃烤肉,一邊喝酒。

在吃喝的時候,刀子又提醒張大彪和黑鐵膽,可別了他們兩個各自的誓言。

一個要開發整個鳳凰山,一個要當上市委書記。

張大彪和黑鐵膽都拍著胸膛說沒事,一點事也沒有。

大家在一起邊吃邊聊,黑鐵膽就覺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

人生,能有幾個哥們真好!

不過,在他的內心深處,仍覺得愧對杜天紅。

現在,也不知道杜天紅的心情怎樣,她會如何看待黑鐵膽的舉動。

黑鐵膽想,自己只有好好努力,儘快地成為集團裡面的一名領導幹部,只有這樣,他才能取得和杜天紅平等對話、也就是談情說愛的權利。

黑鐵膽對自己說,剛才說自己能當市委書記,那是一時性起,吹的大話。但要成為集團的副總,那還是有機會的。

他就對自己說,好好努力吧,小子!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