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7章 總裁助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章 總裁助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27節第27章總裁助理

白沙集團的總裁助理老馬頭到齡了,他退了來后,杜天堂又反聘自己的這個舅舅當上了集團的發展顧問,老馬頭拿到的工資比他當助理的時候還翻了一倍。

白沙集團的影響力全縣人都知道,縣委副書記王國棟想把自己的一個親信安插進來,接老馬頭的班,當集團的總裁助理。老馬頭則極力推薦黑鐵膽。

老馬頭對杜天堂說,天堂啊,讓鐵膽上吧。鐵膽是自己人,關鍵是這個鐵膽還有頭腦,有本事,有他來幫你,舅舅我放心。

杜天堂點了點頭說,鐵膽不錯。

就連平時不愛插手集團其他事務的杜天紅也給哥哥建議,還是用鐵膽好。

杜天堂這些天也感到杜天紅對鐵膽有些意思,他雖然沒有點破,但他在內心深處是挺支持妹妹的選擇的。他知道,這兩年,追天紅的人可不少。有集團內部的,也有縣上、鎮上的幹部,以及幹部的子弟們。但杜天紅的心氣挺高,根本沒有把周圍的人放在眼裡。鐵膽就不同了,據杜天堂的了解,人家鐵膽似乎並沒有向天紅示愛,倒是天紅對人家鐵膽是情有獨鍾。

杜天堂就想,姑娘家的心思真是猜不透。

說實在話,杜天堂並不想考慮縣委副書記王國棟推薦的人。白沙集團是他杜天堂一手締造的商業帝國,如果拿當年的上海灘來比,他就是坐在塔尖上的杜月笙,下面的人那都是他的兄弟,他的門徒,他可不想讓外人來摻沙子,或者當什麼監軍。

另外,通過一個時期的觀察,他也覺得黑鐵膽這個人很有思想,處理起事情來能抓住要害,挺難的事,黑鐵膽都能通過自己的辦法來擺平。連縣長郭紅梅不是也對黑鐵膽刮目相看嗎?杜天堂想了想,決定把黑鐵膽推上來。

如同胡四海在白沙鎮那樣,縣委副書記王國棟是西山官場上的坐地炮,是西山縣的實力派人物。王國棟的提議,杜天堂又不能正面拒絕。

杜天堂便找來鐵膽商議,當然,杜天堂沒有明說要提拔鐵膽的事。他只是說,縣上有位領導打招呼,想讓某個人來集團接老馬頭的班。杜天堂的意思是不打算接收,他準備從集團內部選拔合適的中層幹部來接手總裁助理之職。問鐵膽有沒有合適的辦法,既能用集團內部的人,又能堵住縣上領導的手和嘴。

黑鐵膽想了想說,杜總,咱們可以面向全社會公開選聘集團總裁助理。組織筆試和面試,縣上領導推薦的人當然也要參競聘。如果這個人的確優秀,咱們集團也可以選聘。畢竟,咱們已經是一家大集團了,需要來自五湖四海的優秀人才。如果領導舉薦的這個人能力一般,過不了筆試、面試這兩關,我想,縣上的領導也會利總不能讓一個已經被咱們集團淘汰的人來當總裁助理吧!

杜天堂一聽連聲好說,鐵膽啊,這個辦法好。此事就由你親自策劃和組織。不,你可以拿出一個通盤的計劃,你不便親自參與了。因為你還要代表咱們集團來競聘這個總裁助理的職位,你還需要迴避。

黑鐵膽看了看杜天堂說,杜總,你也想讓我參加競聘?

杜天堂說,是啊,好好準備一下,我相信你。

黑鐵膽在這場總裁助理的爭奪戰中,由於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加上他自己也越來越成熟,最終鐵膽過五關斬六將笑到了最後,不負眾望地當上了集團總裁助理,享受副總一級的待遇。而王國棟推薦的那位人選,由於沒有想到還要公開競爭,準備不足,倉促上陣,結果自然是名落孫山,很是狼狽。王國棟雖然對杜天堂有些不滿,但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人家是公開選聘。另外,杜天堂又是縣委書記王天恩傘

黑鐵膽當上了總裁助理,身邊的人少不了都向他祝賀。

黑鐵膽總是笑著說,哥們兒,我還是我,就是一個打工的。

張大彪就說,鐵膽啊,你這個打工的現在可是我的領導了。

黑鐵膽說,你原來就是保安部的部長,那個時候,我也沒把你當成我的領導。咱們,始終都是哥們。

張大彪伸了大拇指說,好,好,鐵膽,我最服你的就是這一點。走,到訓練房裡練練。

黑鐵膽說,好,有一陣子沒和你打了,看看你的本事。

兩個人戴上拳套,擺開架勢,還沒有動上三招五式,張大彪已經被黑鐵膽輕輕地摔在地上好幾次了。

張大彪說,鐵膽啊,你這是什麼功夫,我費了大力卻打不上你,你輕輕一弄我就倒了?

黑鐵膽說,彪子,我現在可是無招勝有招啊!你看,我不用啥招,借力打力,化勁發勁,就這麼簡單。直於發勁的時候,是用拳,還是用腳,是靠擊還是摔跌,都根據當時的情況,也就是敵我雙方的勢來決定。看似隨心所欲,其實是因勢利導。

張大彪搖了搖頭說,高深,太高深了,我聽不明白。我只知道,兩個人過招,那就是要出重拳、下狠手。好了,我打不過你,你等會兒,我把鉗子、鎚子他們叫過來,我們一齊上,看你還能不能借力打力。

鉗子和鎚子接到電話后,很快就跑過來了。

他們三個人圍著黑鐵膽你來我往,都弄得一頭大汗,才勉強和鐵膽打了個平手。

鉗子說,鐵膽啊,這一陣子也沒見你怎麼下苦功練習嘛,怎麼這水平是噌噌噌往上長?原來,雖然我的拳腳一般,但咱們倆也基本上半斤八兩啊,今天這是怎麼了?我們仨一起上,還弄不過你?

鎚子說,我看哪,領導就是領導,鐵膽這當上領導了,拳腳功夫也見長了。用一個成語來說,那就叫水漲船高。

張大彪說,不打了,再打咱們仨還是白給。走,哥幾個,喝酒去,讓鐵膽請客,誰讓他當上領導了。

鉗子和鎚子都說好,鐵膽請客,義不容辭。

張大彪說,咱們就不到白沙賓館了,出去吃,上胖子酒家去。

黑鐵膽說,好啊,我的口袋裡反正就是這200多塊錢,到哪兒都一樣。

鉗子說,那咱們還是自己帶酒吧,就你這200多塊錢,只夠弄幾個下酒菜。

張大彪說,酒,咱們有的是。一會兒到了胖子那裡,就讓人送去一塑料桶。

柳如煙跟了胡衙內后,胖子酒家的生意就顯得比以前冷落多了。這些天,胖子沒少往縣城跑,想挖幾個「角兒」過來撐檯面。

張大彪一見高胖子就大聲地說,胖子,我們黑總來了,開個雅間,好好侍候著。

高胖子一抱拳說,哥幾個好,走,上樓,我又裝修了兩個豪華包間,請哥幾個檢驗檢驗。

張大彪笑笑說,就你高胖子,再收拾也乾淨不了。

張大彪是話裡有話,一個雞子窩,能幹凈到哪裡去。

兄弟幾個來到二樓的一個包間坐定后,點了六樣小菜,燉了一隻老公雞,便魁啊五啊地划起拳來。

喝了一陣,鉗子說,刀子快出來了。

張大彪說,好啊,刀子出來那天,咱們得去接他,拉到酒樓里好好接接風,去去晦氣。

黑鐵膽想,刀子出來后,看到他的心上人白如雪已經是杜天堂的第一情婦了,不知道心裡會咋想,還會不會去鬧騰。

得給刀子打打預防針,另外,還要給刀子找一個光明正大、陽光燦爛的掙錢營生。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