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4章 同父異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章 同父異母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34節第34章同父異母

這天傍晚,杜天堂請縣委書記王天恩去鳳凰賓館去泡腳,黑鐵膽隨行。

在車上,杜天堂對王天恩說,王書記,最近這家鳳凰賓館里來了一隻金鳳凰,叫,叫,叫阿雪。人非常漂亮,我覺得,她比那個唱歌的阿花還迷人。今天就點她的鐘,讓她為你服務服務。

王天恩笑笑說,是嗎?咱們這裡還真的會有鳳凰?

杜天堂說,見了你就知道了。

來到鳳凰賓館,老闆一見是杜天堂和縣委書記王天恩一道,激動得話也說不囫圇了。

杜天堂說,我們來泡個腳,讓8號為王書記服務。

老闆忙對領班說,8號現在正在給馬局長服務,你快上去,通知換人。

領班似乎對王天恩不熟,他面有難色地說,這,不好吧?馬局長可是咱們這裡的熟客。

老闆大聲地訓斥道,讓你去,你就快去。

一行人上得樓來,王天恩和杜天堂各進了一個單間,黑鐵膽不想泡腳,就在二樓的一處吧台邊喝起了鐵觀音。

這時,一個漂亮的小姑娘端著洗腳盆從黑鐵膽的傍邊經過。

黑鐵膽一見,不由得大驚失色。這不是阿雪嗎?她怎麼干起這一行了?

說起阿雪,那和黑鐵膽可是有一層不足以與外人道的關係。

阿雪,大名叫李飛雪,和黑鐵膽是一個村的人。當然,他們倆的關係可不單單是老鄉這麼簡單。

1980年,阿雪出生在k省鳳凰山深處的野牛嶺村。她的父親、母親都是地地道道的山裡人,父親李石頭為人老實,不善言辭。母親姚青青倒是身材高挑,面目白凈。一家人的生活主要靠姚青青打理,李石頭只知道死命幹活,別的啥也不管,也不會管。

姚青青雖然治家有方,可山裡面交通不便,信息不靈,又沒有幾畝像樣的田地,因此李石頭這一家和其他村民們一樣,日子是同樣的艱難。阿雪她們兄妹四個,她上面有一個哥哥,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和妹妹。

在兄妹四人中,說來也怪,只有阿雪一個人出落得相當標緻,而且是越長越漂亮。這讓村裡的人們議論紛紛,說阿雪的親生父親並不是李石頭,而是村支書黑明理。黑明理在這一帶人稱「山大王」,生性好色,山上三條嶺、五條溝里稍有姿色的女人,他都睡遍了。被他睡過的女人不生氣,生氣的是那些沒有被他睡過的女人。她們生氣,是因為她們不服。誰比誰差呢?

黑明理今年已經70多歲了,據說還是生龍活虎,每天都要喝二斤白酒,睡一個女人,否則他就要生病,而且是大玻

據說,黑明理是在50多歲時和19歲的姚青青睡覺並留下種子的。

鄉下人都說,凡是雜種一般都格外漂亮、格外聰明。而且,男人和女人相差的年齡越大,效果就越明顯。你們看看這阿雪現在有多漂亮,又有多聰明,那能是李石頭的種?你們再看看,這阿雪現在是越來越像黑明理了。而這個黑明理,當年可是山上的美男子埃他從部隊轉業回來以後就當上了村支書,這一干就是50多年。直到現在還沒有一個接班人,他還得繼續幹下去。不是他不想讓賢,是沒有合適的人選啊!論長相,論才幹,多少年了,還真的沒有一個像樣的人。

更何況接班人還必須是黨員,這就更難了。因為堂堂一個村,除了黑明理,就剩仨黨員了。一個是拐子,一個是半瞎,還有一個是從部隊轉業回來的戰士。可這位戰士和黑明理這個老戰士性格不合,早就出去打工了。

鄉里也曾有人動員黑明理多發展幾個黨員,這樣他不也可以輕鬆一些。但知情人說,黑明理才不會這麼干,50多年他只發展了兩半黨員,而且一個是拐一個是瞎,目的就是不願培養什麼接班人。接班不就是掘墓啊,他才不答應。還有那個半個黨員是他的兒子黑鐵膽,但還沒有轉正。就是轉正了,大概也接不了他的班,因為人家是縣酒廠的領導。

村裡有一所小學,只有一個老師,一個複式班。一到三年級的孩子都在這一個教室里讀書,四年級以上的就需要到白沙鎮上了。村裡很多人,都是小學三年級畢業的。阿雪的哥哥也同樣在他15歲那一個順利地拿到了村裡的最高文憑。他15歲才三年級上完,主要原因是太笨,一年級就讀了三年。

11歲那年,阿雪也上完三年級了。按照父母親的意思,她也可以到此為止了。但阿雪不依,她還要上學。姚青青一開始沒有答應,阿雪就蒙著頭睡了三天,一口水也不喝。這姑娘自小就倔啊,可不像李石頭那脾氣,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

沒辦法,姚青青只好讓阿雪繼續上學。白沙鎮離家較遠,到那裡去只能住校。村裡同去的學生,除了阿雪外,還有兩個男孩。一個叫木驢,一個叫狗蛋。每星期一去一回,三個人都是形影不離。

阿雪雖然只有11歲,可她的身體已經開始發育了。

眼睛格外亮,雙腿格外長。特別是她的胸部已經是鼓囊囊的了,木驢和狗蛋總是往她上下彈動的胸部瞧,害得阿雪常常是滿臉通紅。

一天晚上,阿雪剛從廁所出來,就被人從後面緊緊地摟住了。她要掙扎,卻被那人抱了起來,阿雪嚇壞了,她也不敢喊。那個人就一直把她抱到了學校後面的草堆上,因為天太累,阿雪也看不清這個人是誰。阿雪被扔到草堆上,那個人就撲到她的身上,兩隻手像老鷹爪子一樣伸進阿雪的衣服里,把阿雪的兩個小山包抓得生疼。

那人好像對阿雪的小山包愛不釋手,又是抓又是捏,後來乾脆又用嘴巴來啃,嚇得阿雪不知所措。天啊,這個人不會把自己的小山包啃掉吧?

折騰了一陣,那個人解開了自己的褲帶,一條黑蛇便竄跳在阿雪的面前。阿雪在山裡最怕的就是蛇,她「氨了一聲便暈了過去。

其實木驢這時也沒有睡覺,他是尾隨著阿雪出來看她上廁所的。可是天太黑,他只是透過早先被他挖出的那個小洞看到了阿雪屁股的白光,而且還是疑似。

阿雪出來后,他仍在後面尾隨。

沒有想到,他們的班主任老師老黃頭突然從後面一把抱住了阿杏,並壓在了阿杏的身上。

木驢愣住了,他呆了有一陣子,才從腳下摸索起一塊石頭,一下子就砸在了老黃頭的頭上。老黃頭哼了一聲,便滾倒在地上。這時,阿雪才從暈眩狀態清醒過來。木驢上前拉起阿雪,兩個人但逃也似地跑回了寢室。這時。阿雪上衣的扣子還沒有繫上。

第二天,當木驢和阿雪都在擔心著老黃頭會來找他們算帳時,卻聽說老黃頭因為騎自行車摔破了頭,請長假了。那時的民辦教師工資少得可憐,每月只有5塊錢,可能缺少吸引力吧,老黃頭請假后就再也沒有回到過學校。

阿雪在眾人欣賞或**的目光中一天天長大,她不僅越來越漂亮,而且學習成績也是越來越好。在她上四年級時,還在一次全縣的小學生作文大賽上拿了名次。她的這篇作文還刊發在了《山陽日報》上。木驢和狗蛋都為阿雪叫好,不過,阿雪的家裡人卻高興不起來。因為阿雪的弟弟和妹妹都開始上學了,家裡已經供不起阿雪的學習和生活了。

好不容易堅持到了小學畢業,阿雪以全鄉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白沙中學。但阿雪卻並沒有到學校去報到,她已經隨著同村木驢的姐姐一塊兒出來打工了。沒辦法,14歲的阿雪要擔負起供養弟弟和妹妹上學的重任了。

當時,足浴行業方興示艾,阿雪就跟著姐妹們學會了「良子」的專用手法。因為阿雪的手法好,人又漂亮,她的回頭客是最多的。用業內的話講,阿雪是被「點鐘」最多的人。

過了兩年,阿雪就被鳳凰賓館以高薪挖走了。她成了酒店的前台經理和酒店內部足浴中心的店長。

這一年,阿雪18歲,出落得更加楚楚動人。

黑鐵膽一見到阿雪,心裡猛地一緊。

這些年來,他也很關心阿雪的成長,可惜,雖然他們擁有一個共同的父親黑明理,但黑鐵膽卻沒有正當的理由來救助阿雪。當年,聽說學習很好的阿雪不再上學了,黑鐵膽感到心裡很不是滋味。他曾找到阿雪名義上的父親李石頭,勸說讓阿雪繼續上學,並提出阿雪以後上學的學費由他黑鐵膽來承擔。李石頭雖然愚笨,但他也知道阿雪不是他的種。因此,對於黑鐵膽的提議,李石頭嚴詞拒絕,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接下來,黑鐵膽只是聽說阿雪出來打工了,但他並不清楚阿雪是在西山縣城裡打工,而且是足浴行業里的頭牌。

現在,一想到自己的妹妹是在為形形色色的人們洗腳,黑鐵膽就在心裡罵自己沒有盡到一個哥哥的責任。

阿雪也知道自己的身份,這天她一看到黑鐵膽,臉就有些發紅,連忙小步跑進了縣委書記王天恩的單間。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