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0章 副總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章 副總裁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40節第40章副總裁

這次白沙集團改制,雖然沒有達到杜天堂理想的私有化,但他佔了2%的股份,可以確保他每年都能拿到幾百萬的紅利了,這對於他個人來說,那絕對是一次大大的勝利。眼下的改制這隻能推進到這一步了,現在,杜天堂可以沉下心好好地謀一謀企業的事了。

黑鐵膽一直在勸他,還是要把精力用在集團的主業,也就是白酒上。不能一味地鋪攤子,讓集團背上不良資產的包袱。

杜天堂感覺黑鐵膽說的在理,便對白沙酒業重新進行了整合。

在白沙酒業這一塊,「酒王」杜天堂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負責全面工作。黑鐵膽,擔任了副總經理,主抓企業發展戰略這一塊。石中玉擔任黨委書記,兼任副總經理,主抓企業內部管理這一塊。「酒鬼」李大白擔任副總經理,主抓企業外部營銷這一塊。「酒仙」白崇光擔任白沙酒業的總工程師,「鐵算盤」杜天紅擔任白沙酒業的總經濟師。除了總裁杜天堂,上述這些人既是白沙酒業的副總裁,也是白沙酒業董事會的董事。

白崇光的到來,還費了一些周折。

為了提升白沙老酒的質量,杜天堂把中國白酒界的老權威,中國白酒協會的副會長白崇光請到這裡,擔任了白沙酒業的總工程師。經過和縣上協商,白崇光作為一個特例,拿的是年薪。

杜天堂對王天恩書記、郭紅梅縣長講,白崇光是中國白酒界的杜康,號稱「酒仙」,沒有年薪一百萬,就體現不出咱們的誠意,也體現不出人家的價值。

最後,白崇光的年薪就定為100萬。

為了加強白沙酒業的管理力量,白如雪的姐姐白如玉研究生畢業后,也到白沙酒業擔任了總經理助理。而在石中玉的提議下,老革命金不換則出任白沙酒業的監事長。

石中玉說,咱們白沙酒業是上市公司,一切都要按規矩來。

杜天堂說,好啊,咱們有了董事會,有了監事會,下一步,找機會咱們再成立個理事會。

石中玉說,杜總,要成立理事會,就要任命理事長。說白了,理事長乾的就是你現在的總經理的活兒。

杜天堂是董事長兼總經理,總經理這個職務他還不想放手,因此,理事會的事也就先放到一邊去了。

老馬頭和老白頭一聽老金頭擔任了監事長,心裡都不服氣。兩個人就合夥來找杜天堂。

杜天堂說,監事會是工人們選出來的代表,那就是個聾子耳朵——擺設。他金不換能頂啥用,屁事也不管。

老馬頭說,天堂啊,這個金不換在工人們中間很有影響,可不能小瞧了他。這樣吧,就讓我和老白頭也到監事會去,我們替你監視他。

杜天堂笑了笑說,你們真想去?

老白頭說,想去!

杜天堂說,那行,你們兩個就是監事了,同金不換一道掌管監事會。

老馬頭高興地說,天堂啊,他金不換是你的監事,我們又成了他金不換的監事。這叫一環套一環,螳螂撲蟬,黃雀在後。我看他金不換還能監出個什麼事來?

白沙酒業經過整合后,杜天堂就把老總們召集在一起發布了戰時動員令。

杜天堂信心滿滿地說,石總、黑總、李總、白總,還有天紅,你們幾個就是白沙酒業新的五虎上將,以後就看你們的了。

鐵膽啊,你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出我們白沙酒業新一輪的發展戰略。

黑鐵膽就點了點頭。

杜天堂接著說,白總啊,你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我們的白沙老酒提高品質和口味。

總工程師白崇光就點了點頭,捋了捋鬍子。

杜天堂用目光掃過李大白的臉說,李總啊,你是酒鬼,你要把咱們的庫存給賣光了。

副總經理李大白拿起手邊的一個酒杯一飲而盡,說了兩個字——放心!

原來李大白有一個習慣,那就是不管是辦公還是談話,手邊都放著酒,隨時都要泯上一小口。

杜天堂滿意地說,你們三個,是咱們集團的精英,我,石書記,還有天紅,那都是給你們搞服務的。我想啊,今年,咱們新的產品要投放市場,整個白沙酒業這一塊兒銷售收入要突破50個億,利潤要突破10個億,稅收要實現5個億。怎麼樣,弟兄們有沒有信心?

李大白拍了拍胸口說,沒問題。

白崇光又捋了捋山羊鬍說,我總要對待起我那百萬年薪吧。

石中玉笑笑說,咱們是既有分工,又有在杜總統一領導下的合作。我想,只要我們在下一步定位明確,調整戰略,全力出擊,杜總定下的宏偉目標是完全可以實現的。

杜天堂又用眼光掃了掃黑鐵膽說,鐵膽啊,你今天可是不大發言啊!

黑鐵膽說,讓我牽頭戰略這一塊兒,我感到壓力很大。

杜天堂說,井無壓力不出油,人無壓力沒勁頭。你們這些年輕人,沒有壓力可不行。當然了,你感到了肩頭的壓力,這很好,說明你已經進入角色了。

老馬頭則笑呵呵地說,我覺得,我們白沙酒業馬上就會迎來一個輝煌的時代。為什麼?我們這裡有酒王杜總,有酒仙白總,有酒鬼李總。有這三位神仙,白沙酒業一定能變成中國數一數帝國。

會議結束后,黑鐵膽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里,翻看了很多資料。他又在互聯網上查看了不少的信息,最後,他決定向杜天堂建議,在新一輪的發展中,白沙酒業應當採取提度提價的戰備。

黑鐵膽知道,他的這一提議在杜天堂那裡一定會遇到極大的阻力。因為就在8年前,杜天堂挽救白沙酒廠的得意之作恰恰是降度降價。現在,黑鐵膽的這個提度提價的想法和杜天堂當年的做法是截然相反、背道而馳,杜天堂會同意嗎?

不過,黑鐵膽也清楚,杜天堂絕對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只要能讓集團發展,只要能為集團掙錢,不管採用什麼戰略戰術,他應該都會同意的。

黑鐵膽正在沉思,杜天紅敲門進來了。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黑鐵膽就囁嚅著說,天紅啊,那天晚上,我喝得太多了,我,我,你不會怪我吧?!

杜天紅笑笑說,鐵膽啊,你的話我怎麼聽不明白呢!

黑鐵膽說,我真的是,我真的是對不住你。真的,天紅。

杜天紅說,鐵膽啊,我又不是沒有行為能力的少女,我的事,我自己清楚。你既不用自責,也不用為我擔心,更不要有什麼一定要負責的心理負擔。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一切順其自然。我一點也不後悔,怎麼,你後悔了!?

黑鐵膽說,不不不,我哪裡會後悔?我只是覺得對不住你。

杜天紅說,鐵膽啊,又說傻話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