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5章 驚濤駭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5章 驚濤駭浪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45節第45章驚濤駭浪

這天上午,黑鐵膽正在把玩血核桃,突然覺得血核桃的表面似乎有一層細密的潮氣,擦了擦,血核桃就變得愈發晶瑩閃亮。

這時,天上響起了一個炸雷,緊接著就又是一陣瓢潑大雨。

1998年夏天,黑鐵膽一直覺得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夏天。入汛以後,由於氣候異常,全國大部分地區降雨明顯偏多,部分地區出現持續性的強降雨,雨量成倍增加,致使一些地方遭受嚴重的洪澇災害。

整個鳳凰山區如同全國的降雨形勢一樣,整天大雨不斷。

長江發生繼1954年以來又一次全流域性大洪水,先後出現8次洪峰,宜昌以下360公里江段和洞庭湖、鄱陽湖的水位,長時間超過歷史最高記錄。

嫩江、松花江發生超歷史記錄的特大洪水,先後出現3次洪峰。

珠江流域的西江和福建閩江也一度發生大洪水。

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黑龍江、吉林、內蒙古等省區沿江沿湖的眾多城市和廣大農村,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都受到洪水的嚴重威脅。

一時間,九江告急,荊州告急,武漢告急,大慶告急,哈爾濱告急。災情一次次傳向北京,傳向中南海。一時間,洪水成了大江南北的共同話題,抗洪搶險成了長城內外的一致行動,一幕幕催人淚下、感人至深的動人畫面在洪水中上演,一幅幅戰天鬥地、可歌可泣的雄壯樂曲在三江奏響。

堅決戰勝這場洪水,是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保衛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成果的一場重大鬥爭,也是對中國人民與天奮鬥的勇氣、信心和力量的一場嚴峻考驗。

相比之下,山陽地區、西山縣所遭受的洪災要比長江、松花江流域小得多。主要原因是這裡的白龍江穿過的地方都是山區,洪水來的猛、消的也快。

山陽地區唯一的心腹之患是兩河口水庫。

如果兩河口水庫潰壩,下面的西山縣城及山陽市區將會是一片汪洋。

白龍江的水勢雖然沒有三江地區來的兇猛,但也足以讓人驚心動魄了。白沙鎮野牛嶺村的村文書王愛民就說,今年是龍王爺大發威,不死上成千上萬的人怕是過不去。

在野牛嶺,王愛民是以知識分子自居的。在鄉親們的眼裡,這傢伙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大家還送給他一個響噹噹的綽號——王半仙。

在持續的大雨中,王半仙開了口,野牛嶺的百姓們對龍王爺要發威,鳳凰山要死人的判斷深信不疑。

黑鐵膽還替杜天堂到市裡參加了一次會議,聆聽了市委書記王國慶對整個山陽市抗洪搶險工作所發出的動員令。

王國慶強調的是兩個重點,一是山陽城區,二是兩河口水庫,而兩河口水庫又是重中之重。

黑鐵膽知道,6月30日,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發出《關於長江、淮河防汛抗洪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各級領導立即上崗到位,切實負起防汛指揮的重任,迎戰洪峰,戰勝洪水。

早在此前,山陽市已經率先成立了「抗洪搶險指揮部」,山陽市市長韓冬梅出任指揮長。

在黑鐵膽參加的這次會議上,王國慶又對全市的抗洪搶險工作提出了明確要求:一、市、縣兩級防汛指揮部的所有領導要高度重視此次的抗洪防汛工作,防汛指揮部人員二十四時輪流值班。二、按照分工,每一名副市級領導聯繫一個縣市區,聯繫領導為第一責任人,負責組織實施該縣市區的防汛搶險工作。三、民政部門要做好抗洪防汛物資的籌集和災后救濟物資的籌措,和水利部門一起負責防洪物資的供應。四、交通部門負責確保全市公路的暢通以及人員物資的運輸。五、電信部門負責保障通訊網路的安全暢通。六、市武警支隊和民兵等組成的應急分隊隨時聽命,準備應付出現的緊急情況。七、所有防汛指揮部的人員必須保證二十四時開機,隨叫隨到。

在王國慶的安排下,市政府還成立了一個督導組,到下面各縣去巡查。因為西山縣的兩河口水庫是此次防汛的要害部位,市水利局局長汪大海就帶了一隊人馬駐紮到了西山縣。對了,汪大海是省委副書記汪大洋的親弟弟。

西山縣縣委書記王天恩、縣長郭紅梅等人,也是三天兩頭跑到兩河口水庫查看汛情。

杜天堂看到今天的汛情非比尋常,市裡、縣裡的領導們又格外重視,他立即組織召開了一個集團董事會,決定抽調出500名員工,組成「白沙集團搶險突擊隊」,由黑鐵明任突擊隊隊長,以張大彪的保安大隊、白沙建設為核心,立即開赴兩河口水庫,堅守在抗洪一線。

杜天堂說,調出去500人,咱們集團的生產肯定會受到影響,但這值得。這是講政治,我以前常對你們說,政治經濟學,在咱們中國,經濟離不開政治,在很多時候,搞經濟,仍是要讓政治來挂帥。

在縣委書記王天饗攏駐西山縣的我二炮部隊某部22旅也派出了一個連的官兵,負責兩河口大壩的防護工作。另外,山陽市武警支隊也派來了130人的隊伍參加會戰。

這期間,黑鐵膽一直駐守在兩河口水庫,刀子和鉗子就像是他的左膀右臂,如影隨形地跟在他身後。

黑鐵膽統計了一下,市委書記王國慶曾經先後五次到過兩河口水庫,特種是7月18日那天,王國慶給在場的幹部群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一天,白龍江的洪水已經連續上漲了一個星期,兩河口水庫的水位達到了建庫40年來的最高點,大壩上到處都出現了管涌的險情,有專家說,兩河口水庫的大壩隨時都有被洪水衝垮的可能。

7月17日傍晚,天空開始變色,不是有冷風颳起,然後就飄起雨來,漸漸的,風越來越大,雨也越來越大。先是大顆大顆的雨點往下掉,隨後就成了瓢潑、盆倒,巨大的水流往白龍江里匯聚,往日清澈寧靜的白龍江,很快渾濁起來,兩河口水庫的水位也在不斷地往上漲。

王國慶在市委坐不住了,他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來趕往兩河口水庫。

天上的雨仍下個不停,擋風玻璃前的刮雨器不停地划動,司機全神貫注地開著車,靈巧地避開路上的坑,車像箭一般向前駛去。

來到兩河口,王國慶就在王天恩等人的促擁下登上了大堤。

王國慶雖然披著雨衣,穿著膠鞋,但他的全身早就濕透了。他站在大壩上,揚頭看了看天,電閃雷鳴中大雨如潑;低頭看了看水庫,驚濤駭浪中煙霧迷離。

兩河口水庫的水位早就超過了警戒線,泄洪道已無法完成泄洪,水庫隨時有漫堤的危險。

王國慶把汪大海、王天恩,還有解放軍的那個上尉連長林虎,武警支隊一個少校參謀吳迪,白沙集團的突擊隊長黑鐵膽等人,叫到一起開了一個緊急會議。望著眼前這些一身泥、一身水的幹部們,王國慶有些心疼,但現在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王天恩介紹說,西山全縣的所有水庫的水位都在猛漲,有幾個水庫已出現險情,公路也多處被沖斷。尤其是兩河口水庫,大水就要漫過壩頂了。

經過緊急商議,眼下最關鍵的是兩條:一是忙快消除管涌,二是迅速加高大壩。

堵管涌要灌漿,就是往大壩裡面注水泥砂石,而加高大壩就是用沙袋往上摞。

王國慶指示,堵管涌的任務由市水利局的技術人員指揮民兵們去完成,運送沙袋的任務則由解放軍和武警指戰員為突擊隊。

而黑鐵膽所率領的這支突擊隊的主要任務,就是服從汪大海的指揮,堵塞水庫的管涌。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