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6章 為有犧牲多壯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6章 為有犧牲多壯志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46節第46章為有犧牲多壯志

搶險工作的大盤子定下來后,各路人馬就立即行動起來。

這時,白沙鎮的白明遠書記給王國慶、王天恩彙報說,鳳凰山已有幾處出現山體滑坡,好在住在附近的人早就在鎮政府工作人員的勸說下,提前撤離,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不過由於這些村民不大相信會出現山體滑坡,物資沒有及時搬出,損失了不少。

王國慶說,只要人還在,就是勝利。

王天恩也彙報說,西山縣城一些地勢較低的房屋已經開始進水了。不過,縣城的群眾在幹部的帶領下正在有續轉移。

王國慶指示說,首先要保住人,其次要儘可能地保住財產。

這時王國慶的手機響了,一看是省長韓華華打來的,王國慶就說,你好,韓省長。

韓華華已經從省水利廳那裡知道了兩河口水庫出現的特大險情,現在兩河口水庫里已蓄積了天量的水,如果出現垮塌,不但對壩上參加搶險的人是一場災難,就是對西山縣城,對山陽市區,乃至對下游的河陽市,都會造成致使的威脅。

韓華華在電話中焦急地說:「王書記,兩河口水庫出現險情,你知道嗎?」

王國慶凝重地說:「韓省長,我現在就站在兩河口水庫大壩上。」

韓華華鬆了一口氣說,這就好,這就好。兩河口水庫的重要性,我就不用說了,你一定要確保兩河口水庫平安無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王國慶定定地說,請韓省長放心,如果大堤潰塌,就讓洪水先從我王國慶的身上衝過去!

韓華華連聲說好,國慶啊,有什麼情況請在第一時間和我聯繫。

王國慶說,韓省長,你放心,我會隨時向你彙報。

韓華華是k省抗洪救災工作的總指揮長,這一段,他累得夠熗。女兒韓冰說,老爸啊,你可要挺祝可不要那些大壩沒垮,你的身體先垮了。

韓華華苦笑了一下說,冰冰,你總算也知道關心你老爸了。你放心,我沒事,我的身體結實著哩!

這時,韓華華在電話中又問,王書記,現在的水位怎麼樣了?

王國慶說,離壩頂還有50厘米,水位仍在上漲。

韓華華說,得想辦法,不能讓洪水翻過大壩。

王國慶說,我們正在全力搶險。

王天恩、黑鐵膽等人就站在王國慶的身邊,黑鐵膽聽著王國慶說話的語氣,真有一種如鼎之鎮的氣概。

黑鐵膽就想,像王國慶這樣的人,大概放到哪裡都會讓組織上放心吧。

三天前,王天恩就安排黑鐵膽他們打開了泄洪道,滾滾水流順著泄洪口急流下,水庫水位上升的勢頭暫時得到了遏制。

沒想到兩天,上游的水流陡然大起來,泄洪道無法及時泄洪,水位開始逐漸上升。到昨天為止,水庫的水位是只差一米就要到堤壩頂部了,而且看形勢,上游的山洪還沒有減弱的跡象。

王國慶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決定趕到這裡的。

王國慶和韓華華通過電話不久,水位離壩頂就只有20厘米了。好在通過解放軍和武警官兵的努力,上面已築起了半米高的臨時堤壩。

看到這裡,王國慶也挽起了袖子,扛起沙袋來。

王天恩連忙跑到跟前說,王書記,你是總指揮,這活兒你還是讓我們突擊隊來干吧!

王國慶大手一揮說,我是總指揮,哪裡危急我就得衝到哪裡。

見勸不動王國慶,王天恩就連忙讓縣電視台的記者搶拍王國慶在一線奮戰的鏡頭。另外,他又特意囑咐黑鐵膽,組織10個人的特別護衛隊,切實保證王國慶書記的安全。

此時,水庫的閘門已開到最大,壩底的幾個閘閥也全部開到最大,在巨大的壓強之下,渾濁的水流激射而出,頗為壯觀。可惜就是把水庫的泄洪能力開到最大,也無法沖抵上游瀉下的山洪,水庫的水位還是慢慢地上漲著。

王國慶雖然在扛著沙袋,但他時刻關注著水位的變化。

他想,這樣還不行,築壩的速度趕不過水位上漲的速度。如果大雨不停,洪水仍將翻過堤壩。而且庫容量越大,將來對下游的為害也越大。

想到這裡,王國慶又召集一個緊急會議。在會上,王國慶讓水利局的技術人員談了防洪搶險的技術問題,根據氣象部門的通知,這雨還要到後天下午才會過去。

大家商議了很長時間,可專家們也拿不出一個萬全之策。

這時,黑鐵膽想了想說,我不是工程專家,我說一個外行人想法,請專家和領導們看行不行。我覺得,治水之法宜疏不宜堵。就眼下的情況看,加高大壩只是應急之策。我學得我們還必須在堤壩裡面靠山體的地方,挖一條泄洪溝。這樣,當水位到了壩頂的時候,可以增大泄洪能力。

王國慶看了看黑鐵膽說,這個辦法好。我們在壩上堆沙袋,是揚湯止沸。開挖一條新的泄洪通道才是釜底抽薪。專家們看這個辦法行不行。

專家們互相看了看,都覺得這是眼下最好的辦法了。

制定了搶險方案,按照分工,這開泄洪道的工作,就由黑鐵膽那500人的突擊隊負責,水利局的技術人員負責技術指導。

當然,在堤壩上用裝滿泥土的編織袋加築臨時堤壩的工作仍不能停,這項工作仍由解放軍和武警官兵負責。

安排完這些,王國慶還是不放心,決定做好最壞的打算,於是把王天恩叫過來,讓他派人通知下游的村民,做好撤退的準備。

王國慶想,如果大壩潰堤,先保住西山縣城的百姓吧。山陽市區因為人口太多,如果發出徹離的預警,恐慌太大,影響太大,事態的發展就不是他一個市委書記所能左右得了的了。

從18日這一天開始,雲集在兩河口水庫的搶險大軍整整忙碌了一天一夜。

因為那條備用的泄洪道已經開挖成功並順利啟用,水庫的水位終於慢慢地回落了。

開挖這條泄洪道,工程量很大。黑鐵膽的雙手都被鋼磨出了血泡。

此時此刻,黑鐵膽只感到鑽心的疼痛。

他不是被手上的血泡折磨的,說實在話,一雙大手早就麻木了。讓黑鐵膽倍感痛心的是,就在剛才,白沙集團的突擊隊員小周同志犧牲了。

泄洪溝開挖成功后,突擊隊員們都大聲歡呼起來。可就在洪水奔涌而下的那一瞬間,站在黑鐵膽身邊的小周,也就是周大牛卻腿一軟、腳一滑,跌入到了呼嘯而過的巨浪之中。

黑鐵膽一看不好,下意識地就要跳下洪水去營救。站在他身邊的刀子和鉗子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腰。

刀子說,老大,這樣大的浪,這樣急的水,誰下去誰完蛋。眼下,就是神仙也沒辦法。

黑鐵膽說,不行,不行,咱們得救人。

小周的腦袋似乎在巨浪中閃了一下,緊接著就無影無蹤了。

黑鐵膽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小周才19歲,還是一個孩子,他哪裡有什麼經驗。也許是他離水太近了,也許是他太累了。他就站在自己的身邊,自己如果早一點提醒他,也許就不會這樣了。小周犧牲了,該如何向他的父母交待啊!

黑鐵膽一下子陷入到了巨大的自責之中。

此時此刻,黑鐵膽深深地感到,在大自然面前,一個人的力量是多麼渺校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