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7章 敢教日月換新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章 敢教日月換新天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47節第47章敢教日月換新天

19日清晨,在西山縣委書記王天恩和縣長郭紅梅的安排下,西山縣的群眾有組織地往搶險駐地運送了大量的食品和藥品。其中有大米飯,包子,雞蛋,速食麵,礦泉水,雲南白,瀋陽紅,藿香正氣水等。

當突擊隊員們吃到這些熱氣騰騰的飯菜時,全身的疲憊一下子就退去了許多。

這時,市委秘書長朱勝利給王國慶打來了一個電話,彙報說,王書記,昨天深夜白河縣石磨溝水庫出現潰壩,巨大的水流席捲了下面的村子,上百間房屋被毀,有21人失蹤,造成的經濟損失暫時還無法統計。

聽到這裡,王國慶的臉色顯得很難看。

白河縣的縣委書記王天虎是王天恩的哥哥,大前天的一次碰頭會上,王天虎還信誓旦旦地表示,白河縣上上下下早就行動起來了,可以向市領導們打包票,整個白河縣完全可以安全度汛。

因為在整個山陽市,兩河口水庫是重中之重,加下王天虎又是一個能力很強的人,王國慶也就沒有對王天虎多強調什麼。現在看來,還是大意了,應當給白河縣派去一個督導組。

另一方面,這一事件也再次提醒王國慶,很多工作不能停留在聽下面的彙報上。要想掌握實情、統攬全局,必須掌握第一手的材料。

石磨溝水庫出了事,再次給全市的防汛工作敲響了警鐘。

王國慶立即給韓冬梅市長打了電話,通報了白河縣石磨溝水庫的這次事故。並提議立即召開全市防洪搶險工作緊急會議,對防洪搶險工作進行再動員、再部署。

韓冬梅在電話中說,石磨溝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的心情很沉重。好的,王書記,這個緊急會議仍由你主持召開。到時候,我們得讓那些書記、縣長們立下軍令狀。

王國慶臨走前,一再給汪大海和王天恩他們交待,現在水庫的水位雖然已經在下降,但仍不可掉以輕心,有什麼情況及時同他聯繫。

王天恩說,王書記,你就放心好了。

王國慶還特意緊緊握住黑鐵膽的手說,鐵膽同志,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感謝你們白沙集團突擊隊,這一次,你們立下了大功!

黑鐵膽激動地說,王書記,我們就是西山人,保護大壩的安全,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只是,我們白沙集團的小周……

王國慶聽罷深情地說,小周的犧牲是有價值的,是偉大而光榮的。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煙!

市裡的緊急會議開過後,各縣市區行動的力度明顯加大。因為白河縣的石磨溝水庫潰壩了,死人了,已經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頭頭腦腦們都在議論,說白河縣縣委書記王天虎、縣長李龍飛頭上的官帽子能不能保住還很難講。

當官的最怕什麼?還不是怕摘帽子!

有了前車之鑒,書記、縣長們的行動就大為改觀。

直到洪水退去,整個山陽市再沒有一座小水庫出事。

當然了,在隨後的行動中,西山縣委書記王天恩的行動更為主動與果斷,他對黑鐵膽他們提出的要求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嚴防死守。這一點,黑鐵膽自是極為明白。因為王天恩對這次洪水有著切膚之痛,出了事故的白河縣委書記王天虎,那可是他的親哥哥。

不過,在黑鐵膽的心中卻有著極大的悲痛和遺憾,那就是在兩河口水庫的搶險中,白沙集團的小周獻出了他年僅19歲的生命。

當王國慶再次來到兩河口水庫的時候,危機已經過去。王國慶看到,在堤壩上堅守了幾天幾夜的幹部群眾、解放軍指點員、武警戰士們,猛然鬆懈下來,很多人也不管地上臟不臟,倒頭就睡。

王國慶這次來,主要的目的是為了主持召開一個追悼會。此時,在兩河口水庫的臨時搶險指揮部外面,搭起了一個簡單的舞台,在舞台正中那條巨大的橫幅上寫著「沉痛悼念抗洪英雄周大牛同志」!在幾個花圈的上面,還擺放著臨時放大的一張小周的生前照片。

王國慶懷著沉痛的心情主持了這場追悼會,聽著聽著,黑鐵膽的眼淚就止不住流了下來。他覺得,小周的犧牲,他負有責任。因為他是突擊隊長,而小周犧牲前就站在他的身邊。

刀子安慰他說,老大,不要太自責了,這叫天有不測風雲。另外,人各有命,小周雖然犧牲了,但他也為咱們白沙集團爭了光、添了彩。

黑鐵膽也在想,當前中國的實力這麼強大了,怎麼還會被大洪水折騰得遍體鱗傷呢?

黑鐵膽不由想到了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中說過的一段話:「我們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每一次勝利,在第一步都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卻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預料的影響,常常把第一個結果又取消了。」這一百多年前說的話,就好像是對我們今天說的。按中國傳統的說法是動了「龍脈」,得罪了天老爺。

恩格斯的這句話,猶如一記警鐘提醒我們:破壞自然,必將受到懲罰。大自然猶如一個人的軀體,它有著自己固有的平衡系統,多雨的季節,富餘的水份或被綠色植被吸收於地表下,或被湖泊容納於其腹內,或被江河帶入海洋,亂砍亂伐,圍湖造田,這些愚昧的作法,是在毀壞大自然的軀體,一個人的軀體遭破壞,它同樣會病變,與其說九八年洪水的濤聲是猛獸在怒吼,不如說是我們病變的母親河在痛苦的吶喊!

同大家一樣,黑鐵膽也深深地感到這些年來中國的環境問題非常嚴重,旱災、水災、泥石流交替發生,沒有間斷。只有一個原因,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破壞太大,把個自然規律完全搞亂了。今天有些人還在提「人定勝天」、「必教日月換新天」這樣的口號,這是完全錯誤的,根本就不符合事實。人怎麼能夠勝天,它隨便來一場地震、洪水叫你死多少人你就得死多少人,教你損失多少個億的財產你就得損失多少個億,我們勝了嗎?辯證唯物主義哲學說的對,自然規律是客觀的存在,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我們只能遵循自然規律,而不能違背它,更不能破壞它。

短短半個世紀以來,全國共有66.6萬公頃的耕地淪為沙地……全國共有耕地9500萬公頃……如此的退化速度,只需7000年,我國將失去所有的耕地。

縱觀人類改造自然的歷史,土地沙化是一個加速度的過程,可能不要7000年,或許只6000年,甚至5000年,我們將失去生存的家園!

大自然是美好的,也是善良的,她孕育了自然界的所有生靈,祖祖輩輩,年年歲歲,一代又一代勤勞的人民在大自然的懷抱中盡情地享受著大自然賜與的財富!可大家又似乎覺得現代人們的生活的空間越來越小了。

電視上曾出現一幅這樣的畫面:一個陝北農夫一大早發現自己的房子被沙堆掩埋了一半,於是,他不得不將房子東遷10公里,一年後,在他的新居,房子又被沙堆掩埋了一半……電視評論員於是有了這樣的感慨:這是人類把綠色往大海里趕,大自然在把人類往沙海里趕!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