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5章 帥哥靚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5章 帥哥靚妹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55節第55章帥哥靚妹

黑鐵膽出來之前,已經和在省城工作的老同學石磊打過電話。石磊雖然也是中專畢業,但人家的命好,老子石破天是省紀委的副書記。因此,石磊中專一畢業就分到了省委辦公廳,現在已經是副處級幹部了。這個副處級還算不得什麼,關鍵是人家石磊現在還是省委副書記汪大洋的秘書。

石磊這小子還不錯,一直接到了新州市南邊的高速公路入城口。

石磊一見鐵膽的面,就上前兩步和鐵膽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黑鐵膽扛了扛石磊的肚子說,磊子,當了領導是不一樣啊,看看,這肚子。

石磊笑道,我天天都在減肥,可不管用埃你小子不錯,畢業七、八年了,身材還這麼棒。是不是那散打,你還堅持天天練?

黑鐵膽說,是啊,一天不練,渾身痒痒。磊子,不瞞你說,俯撐,我一口氣還能做250個。

石磊又拍了拍黑鐵膽的胸脯說,不錯,不錯。俯撐,我現在是連25個也做不了了。

黑鐵膽說,磊子,不過你現在可是印堂發亮,一臉紅光,運道十足啊!

石磊說,是么,怎麼,你現在也學玄學了,成半仙了?

黑鐵膽說,那個不用學,你的運勢就擺在臉上,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石磊說,算了吧,你就別糊弄你老同學了。噢,你小子混得不錯啊,坐上寶馬了。

黑鐵膽說,這是集團的公車。

石磊又問,公車、私車還不一樣。以你坐車的這個待遇,那可是比我們的汪大洋書記還高啊!

黑鐵膽說,要是讓我當省委副書記,我坐拖拉機都行。

石磊說,算了,不提他們了。啊,這位是?

黑鐵膽已經發現,石磊一邊和他說話,一邊拿眼去瞄白如玉,而且那眼神還時時停留在白如玉的胸部。黑鐵膽就想,石磊也是同道中人啊!

黑鐵膽笑笑說,直顧說話呢,忘記介紹了。如玉啊,這位就是我的老同學石磊石處長,是咱們省委副書記汪大洋的私人秘書。石處,這位是我們白沙酒業的總裁助理,白如玉小姐。

石磊連忙過來和白如玉握手,並笑道,看來,你們白沙集團那是群英薈萃啊,都是帥哥靚妹!

白如玉笑笑說,石處長好,常聽我們王總提起你。年輕有為,氣吞萬里如虎啊!

石磊不由哈哈大笑起來,如玉小姐不僅是靚,而且還很幽默啊!歡迎,歡迎你啊!

黑鐵膽在一傍說,磊子,上車吧,有什麼話到飯桌上再說。你看,我的肚子已經在抗議了。

石磊忙說,好好好,走,到新州大飯店去。這家酒店原是省政府招待所,剛剛經過改制,現在的接待水平很不錯。

黑鐵膽就說,好啊,那咱們就去檢閱檢閱。

晚上這頓飯,石磊沒有叫別的人來陪。就連那個代他簽單的中州龍騰礦業集團的老總杞憂天也沒有到常

大家坐下來后,石磊說,今天晚上就住在這裡,因此,都得放開喝。

黑鐵膽問,磊子,你們平常喝酒,喝不喝咱們的白沙老酒?

石磊笑笑說,鐵膽啊,咱們的白沙老酒是不錯,口感也好,但有一個問題,你知不知道?

黑鐵膽忙問,你說,你說。

石磊就說,檔次還不夠高。如果白沙老酒的高端酒,每瓶能在200塊錢以上,我敢斷言,它會在政務和商務接待中大顯身手。

黑鐵膽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說,提價是一個選擇。

石磊讓服務生在每人面前放了一盒大中華說,咱們各抽各的。

白如玉說,石處,煙,我可是沒有學會啊!

石磊眨了眨眼說,不會,可以學嘛!

白如玉笑笑說,我需要學的東西很多,不過,這煙,還是算了吧,我真是啃不動。

石磊晃了晃腦袋說,沒事,女士優先,女士隨意。不過,煙不抽可以,這酒不喝可不行。

石磊忍不住又看了看白如玉,這才回頭對服務生說,把酒倒上,可以上冷盤了。

黑鐵膽一看,上的酒是五十二度飛天茅台。

黑鐵膽就想,白沙老酒的度數還得提高,五十二度是名酒的標誌。

剛要端酒,石磊的手機又響了。

在他和鐵膽接觸的這段時間,石磊的手機總是響個不停。

黑鐵膽就說,磊子,你可是大忙人埃

石磊苦笑了一下說,不少人與其說是想結交我,不如說他們是想結識汪大洋書記更合適。這些人啊,哪裡像咱們這幫同學的關係單純。

石磊打開手機嗯嗯了兩聲就掛斷了,這一次,他又玩了一個更陡的,乾脆把手機給關了。

黑鐵膽問,你是汪大洋的大秘書,敢關機?

石磊說,王書記這幾天出國了。要在平時,這個破手機還真不敢關。不管是節假日還是黑更半夜,都得開著。

黑鐵膽說,沒想以,你們當領導的也辛苦啊!

石磊笑笑說,我們可沒有你們這些當老總的瀟洒啊!好了,今天晚上,咱們只說感情,不說身體,好好喝,喝它個一醉方休!如玉女士,怎麼樣?

白如玉微微一笑說,好啊,那我就捨命陪君子了!

接下來,石磊又是敬,又是碰,果然表現得非常心情。

其實,石磊的酒量並不大。三兩酒下肚,臉就紅了,話也多了。不過,他今天晚上還是有重點的,自己雖然喝了不少,但他同樣纏著白如玉也喝了不少。

白如玉半斤白酒喝下去,已經是面如桃花了。

大家便吃便聊,便吃便說,顯得相當熱鬧。

吃了一陣,黑鐵膽就端起酒杯說,好,今天晚上,我總得借花獻佛,給石處敬一杯。

石磊擺擺手說,酒不攀東,要讓我喝,可以,那得讓如玉也加入進來,咱們大家一塊兒碰著喝!

黑鐵膽也看出,石磊其實並沒有喝高,他有不少做秀的成分。省委副書記的秘書嘛,可以理解,要是每場酒都喝高,豈不是天天都要爛醉如泥了!?

不過,幾年過了,原來同班時候那個樸實的石磊已經不見了。眼下的時候,多多少少有些華而不實了。黑鐵膽能原諒,在官場上混的人,如果你是個實心眼,怕也不行。

黑鐵膽看了看白如玉說,石處,她已經喝得不少了。我還從來沒見她喝過這麼多。

石磊笑道,怎麼,憐香惜玉了?

黑鐵膽笑笑說,她可是白如玉,你說,又有誰不惜她?難道,你石處就忍心?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