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6章 我的女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6章 我的女神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56節第56章我的女神

石磊對黑鐵膽擠了擠眼說,鐵膽啊,你甭管我是忍心,還是別有用心,反正我得和如玉碰著喝。

白如玉站了起來,端起酒杯,花枝亂顫著說,好啊,哪裡是酒,分明是心情!來,干!

這一杯下去,石磊就不行了,身子有些搖晃,出氣也不勻了。

不過,黑鐵膽仔細觀察了,發現石磊明顯有作秀的成分。這也許是當領導秘書們的一種自我保護手段吧,特殊的職業要求他們可以常喝酒,但不能喝醉。

石磊又端起酒杯對白如玉說,如玉啊,咱們倆可是有緣。玉者,石之美也。我哪,沒有別的,就是不缺石頭。兩個字的名字中,就有四個石。當然了,我這裡石頭再多,恐怕都是一般的石頭。你哪,石之美也,那是石頭上生出的精靈。來,下面,讓兩個有緣人,讓我這塊頑石來敬美玉一杯小酒。

白如玉大概也是喝高了,她有些興奮地說,好啊,有緣人,干一杯。

這一杯下去,鐵膽就看到白如玉的眼光就變得有些迷離了。

黑鐵膽連忙一抱拳說,磊子,夠意思。今天晚上,酒,就不再喝了。來日方長。

石磊立正道,好,吃罷們,咱們唱歌、泡腳去。

黑鐵膽拍了拍石磊的肩膀說,唱歌、泡腳就免了,你得休息,我也得休息啊!

石磊就拉著白如玉的手說,好,好,如玉,今天哥暫且放過你,改日再戰。

白如玉笑笑說,好好好,一定奉陪。

送走石磊后,黑鐵膽就拿起剛才石磊留下來的三個房卡上到貴賓樓。刀子打開自己的房間,就關起門來,看起了內部電視。

黑鐵膽和白如玉一塊兒來到了白如玉的房間門口,他正吃不準是不是該進去時,白如玉卻對他發出了邀請,鐵膽,你不陪我進去喝點水嗎?

黑鐵膽裝作猶豫的樣子說,有點晚了,怕影響到你休息了。

白如玉搖搖頭說,今天我在車上已經睡了,現在一點也不困,就想找人聊聊,進去吧。

黑鐵膽預感到今天晚上要有故事發生,他也不想就此分手,白如玉的話可謂正中下懷。

客房裡的燈光是這樣昏黃和浪漫,兩個人一走進房間都有了一種莫名的緊張,兩人的心也砰砰的急跳起來。白如玉就感覺自己有了一種像熊熊烈火般的情緒在心底燃燒了起來,一種本能的**燒蝕著她的心。

一會兒白如玉就換上了睡衣,一件白花邊蕾絲的絲質睡裙,寬鬆地覆蓋住她誘人的嫵媚嬌軀。胸口的領口處,被豐滿的雙峰撐得高高的,從縫隙處能見到裡面的黑色薄紗鏤空胸罩,艱難地兜住兩團碩大的粉肉。睡裙下半身短得出奇,只堪堪包裹住她圓潤的翹臀,白粉粉的大腿毫不吝嗇地暴露在外,泛著象牙般瑩潤的光澤。

白如玉的眼裡流露出幾分得意,她已經感覺到鐵膽對自己的身體沒有什麼抵抗力,心中竊喜的同時,更加大膽地拋了個性感的媚眼,水汪汪地能把人魂兒勾走。

她帶有明顯的挑逗說,鐵膽,我漂亮么?

黑鐵膽覺得口裡幹得出奇,他伸了伸脖子說,漂亮,漂亮得要死。

黑鐵膽此時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早已雄赳赳氣昂昂了。這老天爺是不是搞錯了,這女人地獄來的吧,不是說魔鬼才有這身材么?

白如玉眨了眨眼,一隻手緩緩將上衣領子扯開小塊,露出白嫩的胸部肌膚,一雙美腿則微微鬆開一些,讓腿根處的朦朧美感清晰了幾分。

黑鐵膽倒抽一口涼氣,雖然他見過不少美女,早幾年還曾偷窺過不少美女,可眼前的白如玉,真的是少有的美人。稱她為尤物,一點也不過分。氣質嫵媚迷人不說,身段更是熟透的桃子。此刻的白如玉如同吐露芬芳的紅玫瑰,甜美的花汁令人頭暈目眩。

黑鐵膽緩緩地走近,一直到白如玉的面前,才慢慢俯下身,直盯盯地看著她那電眼迷人的桃花眼,忽然壞壞地笑著說,如玉,我真想摸。

白如玉吐氣如蘭的說,咯咯,你真壞。

黑鐵膽就帶點誇張的說,你太誘人了,我骨頭都酥了,沒準我到時候真會沒力氣。

白如玉丁香小舌舔了舔櫻唇,語氣嬌懶撩人地說,那就不要試了1

黑鐵膽猛地吸了口白如玉身上散發出來如蘭似麝的催情體香,目光也朦朧起來,白如玉也變得腮暈潮紅,春光外泄。

白如玉不再等待和猶豫,用她那豐潤的嘴唇吻到了鐵膽的嘴唇,兩個滑膩綿軟的舌頭攪在了一起,纏在了一起。

黑鐵膽沒有了選擇,他早就對她有了了幻想和衝動,兩個人的激情燒的他們全身火熱,她自己脫掉了約束自己美麗身材的服裝,一個如希臘女神一樣美麗,成熟,誘人的**出現在鐵膽的面前。

看著這肌若凝脂,氣若幽蘭的美女,鐵膽已經沒有閑暇去欣賞和領略,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佔有,那就是衝鋒。

當那銀白的月光似一襲薄霧輕紗,透過窗欞照射進來,房間里更瀰漫著一層朦朧的美麗,兩個幸福的人彼此凝望著對方,那一縷縷的愛意,在這夜色里渺渺的融入了那一片月光中。

黑鐵膽覺得自己里裡外外都是火,上上下下都在燃燒,他撲上白如玉的身子,嘴裡不停地叫著,女神,女神,我的女神!

事畢,當心中的那團火熄去后,黑鐵膽有些不好意思。倒是人家白如玉倒顯得挺自然,仍一手抱住黑鐵膽的胳膊,一手撫摩著黑鐵膽的肚子。

黑鐵膽有些尷尬的對白如玉說,如玉啊,今晚上喝多了,我,我讓你受委屈了。都是酒之過,都是酒之過啊!

白如玉說:「看把你嚇的,我倆都是成年人。難道我還會訛上你不成?一個巴掌拍不響,這件事是咱倆兩廂情願的。難道你還後悔了?」

黑鐵膽有些結巴地說,如玉啊,我豈能後悔,我是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埃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這一輩子肯定是要交給你了。

白如玉說,鐵膽啊,咱兩個是心有靈犀埃我也是一見到你,就愛上了你。並且,我還知道,我對你的這種愛,還是不可救藥的。當然了,今天晚上這事,你可不要去說什麼為本小姐負責的屁話。我要的就是現在,要的就是你!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