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8章 恍然如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8章 恍然如夢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58節第58章恍然如夢

在北京盤桓了幾天,等事情都辦齊了,白如玉特意纏上黑鐵膽抽出一天時間,陪她上西山、游頤和園。

這一天,黑鐵膽穿上了那件白如玉剛在北京給他買的米黃色風衣,而白如玉穿的是一款天藍色的套裙,腳蹬一雙桔紅色的高跟鞋,遠遠看過去,就像是一位從天而降的空姐。

金秋十月,西山紅葉燒的正旺。

來這裡爬山賞紅葉的人還真不少,山道上到處都是興高采烈的遊人。

在一處茂密的紅葉林下,有一條幹凈的石凳。鐵膽用嘴吹了吹說,我的女神,坐下休息一會吧,明知道要爬山,還穿高跟鞋。

白如雪說,那沒辦法,高跟鞋就是為我們這些女生定做的。

黑鐵膽說,死要面子活受罪啊!其實啊如玉,你根本不必弄什麼包裝,你是秀外慧中。如果渾身上下一絲不掛,那才叫精彩絕倫。

白如玉用小坤包拍了一下鐵膽的腦袋說,天底下就你最壞,我怎麼會偏偏看上你呢?

黑鐵膽說,誰讓我是禽獸不如呢!你知道美女與野獸的故事,美女只能配野獸,平常的人,已經打動不了她的芳心了!

白如玉說,你這是混蛋邏輯,禽獸邏輯!

在山上,無論黑鐵膽和白如玉兩個人走到哪裡,都會贏得人們的駐足觀看。

是啊,大概不少人都在想,這位男人也太帥了,這位女士也太騷了。他們兩個人引來了很多男人的嫉妒,他們嫉妒鐵膽的帥氣和艷福。他們兩個人也引來了許多女人的嫉妒,她們嫉妒白如玉的美艷和性感。

在這樣被人嫉妒的環境中,黑鐵膽感到了江山如此多嬌,白如玉感到了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不知不覺間,兩個人就拉起了手。又過不久,兩個人又挎上了胳膊。在別人的眼裡,他們絕對是戀人,不是戀人,那也絕對是情人。或者乾脆講,那就是出來偷情的。

中午他們一家西餐廳里簡單地吃了一個快餐,下午繼續遊玩。

在頤和園的一個僻靜之處,他們看到很多年輕人都在接吻。有的是躺在草地上,有的是靠在大樹上,還有的人是乾脆就將雙手互相伸到了對方的褲子里。

白如玉說,鐵膽啊,你看現在的年輕人可真夠開放的。

黑鐵膽說,年輕人,難道你不是年輕人?

白如玉說,二十好幾的人了,算不得年輕了。

黑鐵膽說,你要這麼講,我就沒法活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可是比你大啊!

白如玉故意嘆了一口氣說,男人是越大、越老,越吃香啊!沒聽說嗎,你們到了四十還是一朵花呢。

黑鐵膽笑笑說,如果你這朵鮮花願意插,我寧願當一泡牛糞。我才不當什麼鮮花呢。

白如玉撇撇嘴說,明明是臭狗屎,還想當牛糞。

黑鐵膽拍了拍白如玉說,這麼漂亮的女人,說話如此刻毒!你不是白如玉,你分明就是一個白骨精。

不成想,黑鐵膽正好拍在了白如玉鼓鼓的乳峰上。

白如玉便說,看看,你都壞成啥了,白骨精你也敢碰。

黑鐵膽乾脆又在她的胸脯上揉了糅說,我如果學壞,也是你教唆的。

白如玉就說,算了吧,得了便宜還賣乖。

午飯吃的簡單,晚餐就要豐盛一些。

黑鐵膽爭求白如玉的意見,問她喜歡吃什麼。

白如玉就說,我雖是中原人,但喜歡吃川菜,我喜歡麻辣的食品。

黑鐵膽笑笑說,白骨精就是白骨精,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

在一家正宗的川菜館,黑鐵膽點了幾樣川菜的特色菜品:宮爆雞盯麻婆豆腐、夫妻肺片、魚香肉絲等。

白如玉說,鐵膽啊,就咱兩個人,點那麼幹什麼,吃不了埃

黑鐵膽笑笑說,吃不了,讓你兜著走。

白如玉又捶了黑鐵膽一下說,壞死了,你!

黑鐵膽又問,喝點什麼酒?白的、紅的,還是啤的?

白如玉說,今天太高興了,我想瘋一回,醉一回,拿瓶白的來吧。

黑鐵膽也說,好啊,我陪你醉它一回,不醉不歸。

讓他們兩個沒有想到的是,這裡居然還有賣白沙老酒的。看來,北京這個總經銷李秋水做得不錯。

兩個人邊吃邊喝,一瓶白沙老酒不知不覺就見了底。

白如玉故意拍了拍桌子說,鐵膽,再拿一瓶來。

黑鐵膽見白如玉的眼中有些迷離,就說道,酒是好東西,可咱也不能喝到傷身體吧。你想喝,改天我再陪你。

白如玉就說,鐵膽,不,就不嘛,不醉不歸,你說過的。

黑鐵膽就又拿了一瓶,給兩個人都倒上了。

白如玉端起酒杯,和黑鐵膽一碰,就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喝乾告起以後,白如玉就拿著空杯子在黑鐵膽的眼前晃了晃說,鐵膽,你看看,妹妹喝的怎麼樣?

黑鐵膽也有點喝麻了,他就說道,妹妹的酒量太讓哥哥我佩服了,不服不行埃

白如玉就說,對,神州行,我看行。

她看黑鐵膽這一杯還沒有喝,就說道,想耍賴不是,喝。

黑鐵膽只好端過杯子幹了。

白如玉笑道,這才是男子漢嘛。

第二瓶喝了不到一半的時候,兩個人都暈得不行了。剛進飯店時還衣冠楚楚、瀟洒風流、光鮮亮麗的兩個人,現在都變成了沒尾巴老鷹。難怪西山的人都說,酒是什麼?酒是速效二球水。

到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兩個人互相攙扶著坐了進去。來到賓館后,黑鐵膽架著白如玉的胳膊艱難地挪到了電梯里。來到888房間,黑鐵膽一邊仍攙著白如玉,一邊費力地關上了房門。轉身向裡面走時,黑鐵膽一個踉蹌,腳下一軟,兩個人就一塊兒倒在了羊毛地毯上。

其實,江白帆一直坐在酒店大廳里停候白如玉。

當他看到黑鐵膽架著爛醉如泥的白如玉回到酒店時,江白帆的眼睛就有些濕潤。

他在想,也許,他心底里那個最美好的東西正在腐爛。也或者,是他的那顆心有些碎了。

江白帆猛地抽了幾口煙,定了定神,這才呼地站了起來。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胃部很疼,像錐子擰了一般,他只好又慢慢地坐了下來,而眼中的淚水也終於掉了下來。

第二天,李秋水又陪著鐵膽和白如玉到白酒批發市場轉了轉,李秋水是白沙老酒北京地區營銷經理,她也是新州營銷經理李春山的親妹妹。這兄妹二人是「酒鬼」李大白的侄兒和侄女,也是李大白最為得意的黑白雙煞。

在市場上轉了有兩三個鐘頭,黑鐵膽突然指頭旁邊的一個衚衕問,秋水啊,這是什麼地方,我看著好眼熟啊!

李秋水說,黑總,這個地方看著不起眼,其實厲害著呢,衚衕里設有兩個部,北京當地人把它們稱為七部和八部,這還是在大清朝時的稱呼。原來在清朝後期,原有的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已經無法滿足時代的要求,應付眾多的事務了,因此,又增設了三個部,俗稱是七部、八部和九部。這三個部,有負責外交的,有負責交通的,有負責水利的。

現在,這三個部依然保留站,而且權力越來越大。

大門口除了原有的石獅子外,又增加了武警。

黑鐵膽拍了拍腦袋又問,噢,我似乎也聽說過,八部的大門外是不是有兩棵樹,一棵是歪脖子國槐,一棵是千年刺柏。衚衕的那頭是不是還有一個小湖?

李秋水驚奇地說,黑總,這地方你肯定來過。

黑鐵膽搖了搖頭說,北京我這是第三次來。第一次,只去過一家酒類批發市場,上過一次郊區的建築工地。第二次是參加全國抗洪表彰大會。那一次,我只到過釣魚台國賓館和人民大會堂。別的地方,哪裡也沒去過。

李秋水說,這就奇怪了。這個衚衕,就是北京人,也有很多是不知道的。更不要說八部門口那兩棵老樹,還有那個小湖了。

黑鐵膽笑了笑說,也許是我在夢裡來過,或許我上輩子就是北京人。

黑鐵膽心裡也在暗自吃驚,這究竟是咋回事?莫非與已經失去聯繫的大森有關?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問李秋水,秋水啊,八部,這幾年有沒有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

李秋水說,有啊,還是特大新聞。三年前,快四年了吧,八部的部長,一把手,開槍自殺了。你們肯定聽說過,就是王大森啊!

聽到王大森這三個字,黑鐵膽的心裡猛地一揪。

原來如此啊!大森,大森,竟然會是王大森!怪不得每次在夢中交流,這個王大森總是見多識廣的樣子。

黑鐵膽就對李秋水說,是嗎,王大森,我聽說過。一會兒,你如果方便,就給我買兩本有關他的。

李秋水說,好啊,沒問題。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